极品乡村生活

第九百三十章 送货上门的师傅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啥么拜师?”李峰一愣,傻傻看着眼前宋老爷子,这个李峰怎么没有想着这么一茬,怎么说着拜师了。

    “这个真不用了,我做菜一爱好,多是给自己孩子老人做点吃,没必要,你老别把时间浪费我身上了。”李峰可知道这些老一辈子说道拜师,可不是如今随口说说,这事不少见证人,事情麻烦堪比传统意义上婚礼了,这个还有一曰为师终身为父说法,虽说如今好点。可是这个师傅有累徒弟代其劳,这个宋老爷子手艺这么好,谁知道有没有冤家对头,如是搞个十年之约之类。李峰找谁哭去啊,自己家一堆事情没有忙活清楚呢,再说了,自己懒得比啥么。

    自己做菜是给自己家老人孩子吃,尤其是小馋猫宝宝这丫头昨天打电话还说带着小点心快吃完了。李峰还一愣这丫头领走带了多少啊,怎么这才两天吃完了,一问才知道这丫头竟然带着点心去学校炫耀,最后苦着小脸撅着小嘴半天,嘀咕乐乐坏,小胖吃着最多,还有好多好多坏小孩抢宝宝好吃的。李峰听着真不知道怎么说着小丫头,最后只能安慰一下,说着星期六爸爸给你多做点,小胖撑得肚皮鼓鼓吃不完,小宝宝乐呵呵说了爸爸真好去睡觉去了。

    “小子,这个师傅你不收不行,走走,去你家,我还不信了。”这家伙李峰无语了,还有这样送上门缠着给人当师傅,你老可是厨子里王者,怎么能这样,不带这样。可是上午说好,赵有才去李家岗条件顺带这位吃白食,只是李峰没想到这位这么厉害。

    李峰无奈帮着赵老爷子把工具放到后备箱看了一眼坐在车里宋江,算了算了。李峰把车子开回李家岗,两位老人在住的问题保持一致,一致同意住到二爷家里。这事二爷早就料到了,家里东头屋已经收拾出来,洗干净着被面。

    洗漱用品是从村里准备着,李峰没有问着二爷怎么知道两人要住到他家。只是宋江宋老爷子有点赖皮,虽然住在二爷家,可是李峰送着两人回来没有一会,这人来到李峰家里。

    老人还真有点不相信李峰能种出这么好蔬菜,直到尝了尝李峰种植菜,这人点头。“不错,如此好的食材,没有个好手艺可是浪费了。”说着还有意无意瞥一眼李峰见着李峰不说话,哼哼两声狠狠下手摘了些蔬菜,装了半竹篓,这个啥都不说提着就走。李峰这个苦笑,这个老人真是有意思,你说你这么好手艺绝对是大师级。

    李峰估摸随便一个美食集团至少一年几百上千万工资少不了,要知道如今一个大师极具影响力。李峰不明白宋江如同老爷子不明白李峰为啥么不跟着自己学厨艺一般。两人各自有着各自打算,有着各自的坚持。

    李峰摇了摇头,自己本来想着送着点蔬菜过去,这下省事了。石碑刻字事情算是解决了,这会儿时间不早了,二爷说了明天着自己大伯去一趟镇上,这个姜师傅每天逢集都会过去。明天这事再说了,李峰这会靠坐在沙发,看着箭猪一溜烟跑进屋里。李峰有点奇怪,这个屁股上光秃秃家伙做啥么。

    “肥仔。”李峰拍了拍肥仔脑袋,不一会肥仔叼着光屁股箭猪出来,小家伙可怜兮兮看着李峰。李峰从箭猪嘴里弄出啃着半个黄瓜头,原来偷吃黄瓜,李峰拍了拍,这不过两天小家伙屁股上的创口贴被清理干净,只是屁股还是红红。

    李峰想了想弄了些红药水,涂了一点药水,整个屁股更加红了比猴屁股还红。小箭猪啃着黄瓜没有理会李峰怎么摆弄自己屁股。小箭猪已经慢慢习惯主人一家爱玩自己屁股事了,有吃,小箭猪懒得管了。李峰看了看涂满红药酒小屁股,颇为满意,小箭猪啃完了黄瓜蹬蹬溜了出去。

    李峰看了看一会养鱼注意事项,迷迷糊糊有点困了,正想睡个午觉。谁知道李长林拎着袋子来了,半袋子管子扔在李峰门前。“三哥,你看这么雷管够不够。”

    “啥么?雷管?你小子打算炸了谁,这么多,你那里来的?”这个雷管一尺多长,这里有好几十根。一座小山头炸飞了,这玩意可不是好玩,可是要出人命。

    “你上午不是说要炸一下老虎岭山头,这些矿里捡来了,现在用复合型的炸药,用电池正负极点火的炸药,不好弄,有专人负责,不过这些雷管很好买,五块钱一根,上次我们一个矿友用了三根炸飞了他们大队长一家老少,差点把一栋六层小楼给炸飞了。”李长林说的眉飞色舞,李峰起来一脚把这人踹趴下。

    “你们这个矿友脑子烧烂了吧,自己被炸的四分五裂不说,人家一家老少炸的拼凑都拼凑不起来。”李峰听说过这事,整个二十多里方圆都有感觉,一声巨响。没想到李长林这小子说到这事还挺骄傲,再有看了一眼地上这么一袋子雷管。李峰真想踹飞了这个小子,雷管用来炸鱼倒是时常听人说,炸死人时常有的事情。

    只是李峰没想到李长林这小子弄了这么多,半蛇皮袋,这家伙整个山头都能给炸飞了。这些用来炸石头的雷管都有半米长,火药最烈不说,这玩意还会有延迟哑炮,或是不定啥么时候炸了这样高级属姓,如今煤矿还是别着矿都已经改用复合炸药用正负极点火,即使不炸没有多少危险。

    不像这些雷管用火药引线,时不时给你来个刺激的,半天没动静,你一上爆了。这个不是没有发生过事情,李峰听说这小子用这个炸石头,真想一脚踹飞了这个不怕死的。

    “你小子,找死别带上我们,这玩意,你玩的转吗?”李峰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谁知道李长林一挺脖子。

    “这个还不简单,用钻头在石头打个一米左右眼洞,塞进用粘土一封简单很,你不是说老虎岭山头石头要打掉一些,用这个半天功夫炸了一层,你信不信。”李长林信心满满说道,李峰笑了,这人气笑了。

    “别说炸一层,你这么多老虎岭你给掀了我都信,你小子,是不是忘了老虎岭离你家多远,不怕你家新房上砸出坑来,你小子安生点,这些雷管我给收了,火药不是这么用,还有没有小点,这些太大,一个炸飞一片人。用手指长,给我震震老虎岭岩石就行。”李峰没说着不用,只是这些雷管太长了,绝对炸山利器,可是靠近村子玩,绝对是找死。别说大伯这一关了,这炮一放绝对是大半个镇子都能听到。这可是大事,高晓松铁定不敢睁一只眼闭一眼,不然上面问下来,这人还顶不住。

    “小的,有啊,我去年收了不少一块一根,还有两蛇皮袋本来打算在大河炸鱼,后来天赐他妈不让。”李峰一听吓了一条,两蛇皮袋,这家伙要是家里失火这么李家岗都要上天了。

    “村里还有谁家,这玩意不能随便放,出事可就晚了。”李峰真心被吓住了,村里还有李长贵好像也在矿上,李旭这小子也干了一段时间,五叔好像前些年干了一段时间。李峰想想这下子坐不住了,这不是说李家岗整个坐在火药桶上,说不定哪天上天了。这不是下鱼了,整个下人。

    “不行,你小子别走,我们俩一起去大伯家,这事说清楚,你们真是有够大胆,这玩意威力你们不清楚,如是沾了火星,整个李家岗交代了。”李峰说着脸色变得铁青,拉着不情不愿的李长林来到大伯家。

    “大伯,别看没出事,如是真出事,谁家小孩子不小心,玩火点燃可是要出人命。长林,你想想你家天赐如是玩火碰到了这玩意,后果你想想吧。”本来还有点不以为然,还觉着李峰大惊小怪,这会一听,李长林吓着一身冷汗,自己两蛇皮袋小雷管随手仍在一边。说不定真有可能,想着这个后果,李长林哪里还能待着下去。

    “大伯,三哥,我先回家吧雷管给拿来,这玩意我不要了。”李长林说完,一路疯跑到家,看看天赐没啥事舒了一口气,这人不管背后媳妇叫着自己帮忙提桶水,背起两袋雷管向着李福奎家里跑。

    大伯一家家询问才知道,一个村子竟然有十多家有雷管,这可是把李福奎吓了一大跳。尤其是听了李峰说着,如是着火可怎么好。这边李福奎想着李口子差不多,李福奎赶紧让李峰给李福星打了电话。

    事情一说,李福星吓了一身冷汗,幸好没有出事,赶紧问问,一问,这人傻了,将近八十户家里或多或少有藏着雷管,最后集中到李家岗村口。李峰看看大雷管有三麻袋,将近一千根,小雷管无数了。

    这么多,完全可是开出一个巷道了,真是不知道矿上怎么管理,这些雷管泛滥成灾了。李峰想了想还是先运到自己家里,自己先扔到空间里以后再处理。李峰运回家没多一会扔到空间,对外就说都给抽了引线,用水泡埋了。

    李峰最后坐在沙发想了想还给高晓松打了电话,这事可不仅仅是李家岗这么一片,说不定整个矿区百多里范围都有可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