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八百九十六章 现代版杨白劳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第二天一早,李峰开始准备蒸馒头,为了更好了解怎么样才能把馒头蒸的和女人胸前之物一般无二。李峰一本正经要求观摩一下家里两位和喜儿差不多大的女士的胸前之物。当然,李峰绝对是正儿八经,可是迎接是两个吃了一半馒头。

    李峰只有拿出自己珍藏已久,有些落了灰尘好片子,这个可是肉团纪念版。李峰观摩有半个小时,心里有了计较,和好的面一点点用双手揉成**形状,为了制造凹凸感,李峰很有创意捏了俩豆豆。

    至于颜色,这个为了突出喜儿真是美女,李峰决定作出突破,露一点,这个要求必须有点粉色。当然这个调成淡淡红色也成。李峰一共蒸了三对馒头,一个个极其饱满,为了不浪费还加了点枣糕,算是长发,长红,李成,李灿中午午饭了。

    李峰很是玩了一把,热乎馒头啊出锅了。李峰比划了一下,有点大,有点鬼子国ak女的架势。

    “算了,节约成本啊。”李峰叹了口气,这已经不错了,白白淡淡红,小豆豆挺了起来,离着远点看还真是星爷说这三个美女六只奶。弹姓十足,不错,除了有点烫,李峰只等着长发兄弟俩弄好,虽说长红般的喜儿彰显了一下黄世仁重口味。不过如今这社会重口味人多了,可不止住海边,盐矿边,这个社会都是爱吃盐的。

    “怎么这么晚,快快趁热开始吧。”李峰拉过长红,不管这家伙脸上抹了和吃了死孩子一般嘴唇,还是脸蛋两个红点点。这人说着是他找四爷爷画,李峰暗叹,四爷爷这门给死人化妆功夫真是不错,还能画出活人了。

    难怪李灿和李成,李长涛三人一直直不起腰,这个真是难为他们,没有笑趴下已经是很有毅力人了啊。

    李峰赶紧给长红戴上小罩罩,长红吸溜着想说这啥么,李峰二话没话踹了过去。时间宝贵,没有功夫耽误,自己打算拍好这个去村里,这个砍竹子事情,现在必须快点做了,这个为了减少灾情损失啊。

    “开始了,李灿,你是黄世仁,不行,不行,长大一点不像,换李成上。”李峰一看李灿穿着地主袍子,怎么看怎么别捏,这人不像啊。还是李成这小子像,李灿有底不情不愿的和李成换了衣服。李成的汉歼服这下子换到李灿身上,李灿如今是穆仁智这个角色。

    五个人多了一个人那啥随便塞进演只老鼠,李峰完全是不顾李长涛哀怨的眼神。飞脚踹了过去,这个就是好,自己年纪大,哥哥教育弟弟在李家传统习俗啊。

    “开始,来。”李峰一说开始,李成开始拿上腔调了。“杨——白劳,你欠我家几万块钱该还了吧,如今地主家没有余粮啊,这刚买的别墅,没钱装修呢。”

    “是啊,是啊,大王家,不对,我们老爷家游泳池的地砖还没贴呢,这年头地主家没有地产粮食了,这钱还被地产商给黑,丫丫,一套房子弄我们家老爷,这半个月只吃了不到三十斤肉,可怜啊,真是太可怜。可恶杨白劳,你这黑心贼,借钱不还,利息不加,还有没有天理啊。”

    “那个,黄老爷,小的家里真是没钱,你看看住的都是廉租房,这个地板砖都是带麻点,多不平,拖地时间多长,可累人,你家装修可要注意了,我这一阵子正在推销瓷砖,你要不要先看看。”杨白劳小摸样委屈,我容易吗我,大过年,下雪天挨家挨户跑,还是电瓶车,冻的尿撒出来都是冰的啊。

    “这个能打折吗?这段时间经济危机,股市套牢,买了块地皮,学着人家做做地产,谁知道那块地是垃圾地,这会种出玉米只能喂猪,天天吃猪肉,我这地主容易我?”黄世仁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的和稀饭似的。

    “可不是,这年头,啥都不容易,大兄弟,不对,黄老爷你看,小的家里水瓶都是二手货,这世道没法过了啊。”杨白劳给黄世仁和穆仁智到了杯茶,人家冒着大雪来一趟不容易,你看看这鞋袜都湿了啊。

    “可不是,地主家都没有余粮了,杨白劳,不是我说你,你家这点破家当连利息都不够,我说,你家还有啥么值钱,快点拿出来,没工夫和你耽误时间,没看着我们家老爷还要开个重要会议嘛,分分钟那就是几十块上下。”穆仁智对着杨白劳摆了摆手,帮着自己家老爷吹了吹茶。

    “那个真的没有了,要不我这还有点瓷砖,你拿回去贴游泳池吧。”杨白劳正想着怎么劝说着,边上的长红饰演的喜儿忍不住啊了一声。

    “谁谁谁,快给我出来,不然我关门放狗了,是不是啊,老爷。”穆仁智回头对着黄世仁说道。

    “对个屁,尼玛这话我说的,快出来,不出来我放狗了,穆仁智赶紧趴下啊。”李成爽着不行,让你早上放狗,这下子轮到我放狗了。“靠,不带这么玩,小宝哥,要不你家里肥仔客串一下吧。”

    “啊,肥仔出门了,快点,这玩意机器只有一个小时电量,还有十多分钟没时间了,快点啊。”李峰这个导演赶紧催促道。

    “曰了,忍了这次。”李灿很是不爽对着李成瞪了一眼,趴下汪汪几声。“啊,不要嘛,人家最怕狗狗了。”长红般喜儿,一下恶心死了,一片。李峰觉着自己胃里一阵翻滚啊。

    黄世仁吞了吞口水,差点没吐了出来。“杨白劳,杨白劳,没想到没想到,你小子好样子啊,还藏着这么个美人啊。”

    “小妞跟大爷回去怎么样,这个杨白劳要钱没钱要人没人,一副排骨样,没有三两肉,一看就是肾亏样子,还是买不起会员肾宝的。哪里有大爷好,天天一瓶会员肾宝,床下两大箱子伟哥,用的都是超薄还有花香的套套,还有合格证绝对安全。你要跟了大爷,天天和美容养颜汤,还有口服液,吃香喝辣的,虽然我家游泳池还没有修好,可是我房子浴缸大啊,那个还要香精呢,出门有专车,少于一百万车,老爷我都不看,告诉你老爷家商场衣服,包包,首饰随便你拿,。”黄世仁没说完,喜儿眼睛里冒星星了。

    “黄老爷,不带这样啊,喜儿是我的命根子啊,你不能这样啊。”杨白劳这下慌神了,看看喜儿样子,眼里满是小星星啊。

    “去,你们结婚没有,有证件没有?哼,我们家老爷看上你家喜儿是你的福气。”穆仁智问着杨白劳一愣。

    “结婚证?虽然我们现在没有,可是我们有真感情,我们是两情相悦,惺惺相惜。”杨白劳说着看着喜儿。

    “真的,喜儿,你说呢?”黄世仁这会小手开始挑起喜儿下巴了,当然,李成忍了几次没吐掉。李灿觉着自己这个狗装的值了,这黄世仁正他吗不是人演的啊。这么个极品喜儿,绝对比凤姐还带劲啊。放到医院里洗胃不用了,看看吐了。

    “老爷,讨厌了,不要摸这里,人家罩杯小了。”黄世仁一愣,老爷我没有摸着呢,你呀太快了。长红心里急啊,这个馒头太烫了,这会赶紧衣服给脱了,露出一点红来。**辣的,那个黄世仁小手一摸上撕拉一声,烫着脸都红了啊。

    几次摸下来,慢慢硬了冬天凉的快啊,李灿实在忍不住了,这个黄老爷还摸上瘾了,没听着时间不多了啊。

    “啊,好烫好硬啊。”黄老爷一声惊叫,穆仁智上前了一把拉住喜儿,杨白劳和喜儿上演了一出生离死别。

    “好了,收工,哦,长红馒头你们分分吃掉吧,别浪费了。”李峰摆摆手,可是看着一脸苦色的长红有点郁闷,这个怎么了。

    “不是小宝哥,这个馒头粘住了。”李峰听着一愣,几人这才发现,馒头烫了一点,去掉一看,长红的胸口烫出大馒头。

    “这个,你小子傻啊,烫怎么不说啊,快坐下,我去拿烫伤膏啊。”李峰没想着馒头这么烫啊,自己为了赶时间,这下子弄的。

    “我-我怕时间不够,机子只有一小时。”长红说着李峰几人一愣,李峰点了点头拍了拍长红的肩膀。

    “长红,好样子,快把烫伤膏擦擦。”几个人给擦擦了烫伤膏,长红直说没事了,凉飕飕。李峰拍了拍,想着明后两天没事在,嘱咐长红多休息,烫伤膏给了两兄弟。李峰这边忙活完,看看时间还不过九点呢,这会去村里,大伯的应该通知大家开会了。

    “以后,你们几个别开玩笑,长发,长红都是老实人。”李峰不忘记嘱咐一下李灿,李成,李长涛几个人。

    “嗯知道了,小宝哥,我这只老鼠好像还没有说话呢。”李长涛有点疑惑,自己蹲了半天腿都麻了。

    “是吗?老鼠本来不说话,你是道具,下次给你弄个会说话。”李峰说完自己都笑了,李长涛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是李峰随口应付自己,自己当真了。难怪李灿和李成憋笑别的跟便秘似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