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八百八十八章 月亮河边哭泣声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这是?”月亮湖中飘荡一只只死去的赤狗子,一只只泛白的眼睛直直盯着岸边众人。胆小的人,吓着脸色苍白,李峰可以感觉到身边林颖颤抖身体。大伙愣愣看着,一些赤狗子身体断开,还有新鲜的肠子,湖水淡淡红色在岸边白雪映照下在西落的衬托下,越加的红艳了。

    李峰脸色紫青,这些和通过小蜜蜂看到有些不一样,亲身经历,比起如同看视频一般有着天壤之别。

    “这些豺受到啥么攻击,怎么死伤如此多啊?”时间过去了,四五分钟,大家平静了许多。这会有人疑惑,这些豺至少有二十只,到底遇到了啥么啊。几位动植物方面专家对于野生豺的习姓都是了解,豺虽然凶猛,可不是喜欢硬拼蠢货啊,相反这些家伙一个个歼诈狡猾。

    正当一众人疑惑不解时候,李峰说了一个众人意想不到的猜想。“林颖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我们捉着胭脂鱼水潭?”

    “记得啊,怎么了。”林颖当然记着,自己现在还好奇,怎么来着胭脂鱼啊。要知道这种鱼可是大江里生长啊,怎么可能出现山里一个水潭。林颖一直充满疑问,此时李峰问起不由的看着李峰。

    “难道这些死豺和水潭有关啊?”林颖猜对了一些,李峰点了点头。“孟院士和几位专家昨天拾到的爪子说明了问题,你想想洞黑子多厉害,可不是一只二只豺可以拖死,如是我没有猜错,这些豺或许就是昨天的被洞黑子咬死的那一群苦豺。”

    “不可能,这根本说不通啊,这里离着始发地至少有八十多里路,这么远,豺的领地不可能有这么大,再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豺会拖着尸体扔到湖里习姓啊。”不等着李峰说完,一位专家摇头否决了。大家想想也是,这么远,怎么可能啊。林颖满是疑惑看着李峰,此时李峰依旧信心满满。

    这让对李峰颇为了解的林颖越加的奇怪了,对了,李峰刚刚说道水潭,胭脂鱼,月亮湖。

    “李峰,难道你是说,这些豺尸从八十多里外水潭里飘过来不成。”林颖有些激动,说话有点语无伦次,李峰倒是能听到,可是孟怀春等人有些傻眼,尤其是几位老教授,二爷,三爷几位老人都是满脸的疑惑。

    “小颖,你说着啥么,李峰,你说说怎么回事啊,别卖关子了。”孟怀春看了看林颖,又看了看李峰。

    “是啊,小宝,这个啥么八十里,漂过来啊,这个说啥么怎么回事啊。”二爷说话了,李峰简单说了一下。

    “我和林颖,李灿上次出去找笋子时候遇到过一个一个不大水潭,没想着水潭里竟然有大江生长的胭脂鱼,孟教授,你应该知道,一个小小水潭里怎么可能有这种鱼,除非。”李峰顿了顿,留下时间给大家思考。

    “除非这个水潭连着大江,怎么可能,难道是是暗河?”孟怀春一众人可不傻子,一个个都是顶个顶聪明,不过为了确认孟怀春几位专家还是看了看林颖拍摄照片,确定真是一条胭脂鱼,至于几个人这么办把如此难道一条好鱼给吃了的事。,孟怀春只是淡淡看了李峰和林颖一眼没有说啥么。

    “这些还不止,不仅仅这个,水潭边还有不少豺的脚印,我想哪里应该离着豺的巢穴不远了。”李峰说道这里。大伙一想,整个事情脉络就清晰了许多了。豺被拉回到出生地扔到水潭里,最后进入地下河,流到月亮湖。

    那么月亮河是不是可以说连着地下河,这些都是大伙猜测,只有李峰知道这事是事实啊。这会森林警察和一队军人把豺狼漂浮到岸边的尸首给捞上岸。李峰在找到一只缺少后退的豺,指着给大家看。

    此时众人终于确定了,这批死掉的豺真是和洞黑子争斗那一群豺。看着一只只死去的赤狗子,一只只撕裂的身体。此时没有一个再说,豺群不是了。死亡都是平等。一只洞黑子咬死如此多的豺,死有余辜了。

    大伙挖了一个坑,这是李峰提议,毕竟洞黑子和自己有仇,死了就死了。可是这些豺无辜,自己利用豺拖死洞黑子毕竟欠着人家一份情。李峰打算有机会再去一下水潭那里,挖个小水沟多到一些空间泉水。

    豺事情解决了,众人对于月亮湖有了新的认识,月亮湖下面联通地下河,可见这片地区地下暗河多么密集,而且可能地下暗河联通。如是如此越加的证明林成栋猜想多半接近事实真相啊。

    “怎么忙活完了?”李峰整理好自己帐篷,伸了伸腰杆子抬头一看面前站着林颖啊。没办法,二位老人作为向导有着军人和森林警察帮着搭建帐篷,而李峰只有自己来了。

    “呵呵,阿勒拉帮我搭建,我只是帮着递送一下东西啊。”林颖说着阿勒拉那位因为狼犬死掉哭着一塌糊涂小战士。

    “你可是倒是好了,人家还是未成年呢。”李峰拍了拍手,忙活完了,可惜这里不能堆积玉米杆和豆秧子,不然暖和一点。

    “未成年不会吧,不是满十八周岁才能当兵吗?”林颖对着这些农村事情知道不多,毕竟这大半年多数事情这丫头都是在观鸟台。再说了,李家岗还算好一点,虚报年龄不多啊。不想真正山里,离着外边都好几十里路,甚至百多里,还是崎岖山路。这里人,户口问题一直是政斧头疼事,只要你上报了,多半都不会多问,直接给办了。这个算是基层的政绩,镇上乐意接受,大几岁大几岁没啥啥么事情。山里人结婚本就早些,不少七十多岁了几十年夫妻根本没有结婚证,甚至没有户口常有事情。不出山,这个不需要户口之类。

    “真的有这样事情?”林颖不敢相信,如此这个时代还有这样事情存在啊。李峰直摇头,城里人终归城里人,有着这种想法没有啥么错啊。

    李峰笑了笑没说啥么,这会自己还有不少事情要做呢。自己想着炒着几个小菜,弄点酒喝喝,这里有着一辆炊事车,不过李峰还是习惯用铁架子弄个小锅子炒点菜自己吃。当然最后吃饭时候总会多几个人。二爷,三爷,他们此时和孟教授一起吃,李峰没有去凑那个热闹。自己弄了点小菜,一个清炒的茄子,还有鸡蛋青椒丝,这些茄子和青椒都是自己空间里。这次这帮战士带了不少蔬菜进山,李峰有了借口,哪里能不用着。

    砂锅做了一大碗米,加了点油,锅巴酥脆焦黄,油加的时机必须把握好。不然,做出来油酥锅巴不好吃。

    李峰本想着一个人清净一会儿,喝点小酒,睡个好觉。可谁知道高晓松和林颖,外加一个吴正,几人端着饭碗过来,一点不客气,直接下手。李峰傻傻,知道一群小棒槌发起攻击了,李峰反应过来,拦着这些小家伙。

    李峰很是欣慰,这些小棒槌虽然一个个挺喜欢闹腾可是看家本领真不错,是不是偷偷寻觅点东西回来。当然,李峰闹不明白,这些小棒槌怎么会有小狗仔习惯啊。

    “李老弟,你要好好管管这些小鸟,你看看吃点菜有这样,一个个凶神恶煞似的。”高晓松对着李峰养着这十多只小猫头鹰可是恨得牙痒痒,自己手背现在还肿着呢。这会不过吃了点菜,来着一小半盘子都没有,这些家伙一个个铺展翅膀凶相外漏。

    “呵呵,高书记这个可是怪不到我们家小棒槌们身上了。你们这么一下子不说不叫的上前就夹菜,这些小家伙还不给当成强盗了啊。”李峰郁闷,这些人,自己还没吃几口呢,你们这帮人强盗一般,秋风少落叶似的一阵,盘子里只剩下三两根着青椒丝了。

    “呵呵,你看这还不是李老弟你烧着菜太好吃了,我们这个陶醉其中不能自拔了,这个不知不觉的吃完了,这才发现,真是没办法啊。李老弟,不是哥哥说你,这些菜多做一点,独乐乐哪里有众乐乐来着好。你说是吧,高书记,林主任。”吴正这会哪里有着森林警察的威压,整一个不讲理啊。

    “对啊,李峰,你一个人躲在这里吃好,可不对啊,我的伙食可是一直划在你们家呢。至于,别人,我可不管的。”林颖说着高晓松和吴正一愣,这丫头竟然想着撇开我们俩吃独食啊。

    “这个林主任,这可不对了,李老弟和我关系,没说着,这菜理应有我一份。”高晓松说完,吴正不愿意了,这个你们俩合着伙欺负我这位老人家啊。

    “李老弟,以后有啥事情,你找哥哥我,没说着。这菜吃的绝对不让你亏了。”吴正拍着胸脯保证道。

    这下倒是闹的李峰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好了。“算了,算了,不过两盘菜,我再去炒俩。”李峰拿了些蔬菜,当然一部分换成空间蔬菜,随便请了军队那边连副来一起。李峰弄了点酒,本来只想随便喝喝,谁知道这位连副喝着不愿意了,最后炒了三四个菜,一人弄了一瓶一斤二锅头,李峰晕乎乎回到帐篷睡着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