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八百七十章 一路风雪小木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的处女狼说法惹着林颖很是一阵火大啊,李灿几人倒是乐于看到这个闹腾场面实在大雪山里太枯燥啊。一个个还弄着墨镜,丫丫呸了,谁在雪地磨成长了不戴这酷毙的玩意受不了啊。只有李峰不用戴,人家眼睛好鸟事没有。可把一众墨镜男给嫉妒,这下看到李峰挨了一脚,李灿几个嗷嗷叫好。

    李峰无语,自己声音说的是大了一点,好像是,怎么忘了林颖还在身边。李峰认倒霉,幸好脚在雪中,这一脚不轻不重。林大小姐翻了白眼,走到前边去了。

    “笑个屁。”李峰踹了一脚靠着自己不远的李灿,惹着大伙又是一阵大笑。“三哥,你这是恼羞成怒,可是不能每次都往我身上踹吧。”李灿郁闷拍了拍屁股上的雪沫子,顺手拍了靠近自己笑着不行的李翔后背一巴掌。“别笑岔气了。”李翔一愣,这个灿哥不能靠太近了,这还说别人恼羞成怒,自己这会已经恼羞成怒过了。

    “我不踹你踹谁啊,这事可不是你提起来了。”李峰哼了一声,踹完一脚真是舒服啊,发泄最后的解决郁闷方法,难道是这是传说中的郁闷转移**不成。李峰一伙年轻人凑在一起,打打闹闹不觉着无聊了。不然大雪地太无聊,至于野鸡野兔之类,几个人赖的动手,野兔虽然味道很好,可惜粥少僧多,一只两只,自己根本没有份。这些大哥大叔,一枪崩了过去,谁敢乱跑啊。

    谁遇见谁走运,再说了兔子,野鸡多半都是做食物,打二只分一只,正好专门弄几个人在前头打猎。不然你打一只根本没有法子分嘛。别着小鸟,很少有人打,太浪费,猎枪用来打小鸟有点大材小用了。

    林颖开始担心这些人真打算大灭绝呢,此时看着不过打打野兔,打打野鸡,跑远追都不追。一路速度极快,几个老人赶着马坐着滑车,掌握方向,这些老人多少年没有进山打猎了。方向感还是如此好,真心佩服,尤其是李峰小蜜蜂不时飞啊飞探路,越加惊奇老人靠啥么辨别路径。

    自己小蜜蜂在空中可以隐隐约约辨别出方向,这个靠着空中优势,可是这些老人坐着车上,不用怎么考虑带着大家找到正确的方向,可见老人经验多丰富啊。

    整一下午没有停下脚步,幸好大家买了李灿小歼商的冬靴,不然一尺多厚积雪肯定浸透鞋子。物质之类都放在十多个爬犁,滑车上,人跟着车子走。一路没有耽搁,李峰发现大伙走的是一条很有规律的斜条线路。

    不知道老人为啥么如此走,直到将近下午五点,走了三四个小时路,走了有五六十里路,中间有部分小跑跟着滑车。此时可谓真正人疲马倦了,李峰耐力好些,这会只是有点微微喘息,李灿这些人一个个大喘气了。雪地里跋涉这么远,可不是简单在平整大陆走个五六十里路。这会没有几个人还有力气,林颖已经在李峰滑车坐了好一会了。实在走不动了,李峰突然身体一颤。

    小蜜蜂发现了地方,难道这些老人找的就是这里啊。木屋,搭建的三间木屋,虽然有些破损可是问题不大,风雪没有压倒,真是奇迹啊。没有一会,老人喊道先停下来。

    “终于停下来了,累死我了,这个算啥么打猎啊,我看是雪地赛跑啊。”李灿一边捶着自己胳膊腿,一边抱怨,李长林,李长贵,李长林都是如此,李翔和李旭两人都没有心情说话了。太累了,这会没有谁不说累,除了几个老人坐着滑车算不累。

    “咦,怎么停了啊。”对,还有一个人不算累,林颖伸了伸腰,有些不解。“可能发现了木屋吧。”李峰随口一说,惹着众人议论不已。

    “不可能吧,怎么可能啊,木屋多少年建的了,这么多年肯定倒塌了,即使这些年不倒塌,这场雪肯定压倒了。”李口子的李长璐摇头,周围听着觉着说着不错,别说这些年时间,啥么木屋不可能存在了,即使存在,今年冬天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雪早早把木屋压倒了啊。

    “说不定还真有呢,木屋材料可都是山里顶个好的木材。”李灿倒是听说木屋所选用木材都是好家伙啊。再说了李峰说话,李灿怎么都要撑着不是。

    “对啊,说不定真有,不然停下来做啥么啊。”李长林,李长贵,李旭,李翔,几个纷纷说道。李口子十多年轻人,一个个辩驳着,虽然说到底可能都没有出五服,可毕竟如今两个庄子,小时候玩着分了堆的。

    “你们说着谁信啊,木屋,真是可笑。”李长璐有点不屑,这些人倒是齐心啊,一众儿傻。

    “不信,我们打个赌,不赌多,一只獐子或是十只野鸡。”李峰小蜜蜂准确的到达了木屋,此时众人离着木屋还有一里多地,几个老人现在正在寻找,老人多半确定木屋就在这里不远,这才停下来了。李峰不过随口一说,不过吵了起来,怎么自己顶住了,再说十拿九稳不对十拿十稳的事情,李峰不怕有便宜不占,还是送上门便宜。李峰当然敢说打赌事了,正月十五还没有过去,大伙赌姓都在,一听打赌。

    一群人围了过来,李峰看着对面李长璐等人,丫丫来啊,李灿几个站到李峰身后啊。一众人大眼瞪小眼,一个个眼里闪着红光。

    “谁怕谁啊,我还真不信了,赌,大家作证,一只獐子外加十只野鸡,如是打不獐子,十只野兔抵。大家作证,兄弟们,我要是输了,如是说一句孬话,谁见着谁对着我脸扇。”李长璐说着话,让李峰觉着这小子有点太认真了。不过李峰不示弱,丫丫,谁怕谁啊,来就来,看你小子哭,李峰本来还想着随随便便玩玩呢。

    “好,大伙作证。”李峰和李长璐击掌,一众熟人作证,谁要是输了,不按着约定来,以后十里八乡绝对是混不下去了,谁见着谁鄙视,这样人不是真正山里人。赌约生效,李灿几个看着李峰。

    “三哥,你今天是不是太冲动了,这个木屋虽然材料不错,可是那个要是有意外啥么没有了或是倒塌了,再有这会停下来,说不定几个老人家解手呢。”李灿心里真是替着了李峰担心。

    “是啊,李峰,你怎么能和别人打赌,还赌着野鸡,野兔,真是。”林颖有些生气,这人来着时候还说帮自己保护动物呢。

    “三哥,做的对,你看看他们说话,一个个真是,较真,赌就赌,不就是几只野鸡野兔吗,输了又能怎么样,我们几个人在呢。我还不信了,这次还能打不十只野鸡,野兔了。”李长林对着李长璐挺是看不顺眼啊,当然和小时候干架有关。

    “长林说着对,赌已经打了,我们还是看看四周有没有野鸡野兔多打些预备着。”李长贵虽然帮着了李峰说话,可是心里对于木屋能不能存下来不抱啥么希望,再说没有说这里有木屋啊。

    李旭和李翔两人啥么没有说,一个个检查自己气枪,准备打野兔子,李灿的弩弓拿了下来。

    “不用了,真的,我听二爷原先说过这里有个木屋,说不定真能存下来,一会等着前边的人回来,说不定就知道了。”李峰颇有些自信,李灿和林颖,李长林,李长贵,李旭,李翔,一众人都有点不解,李峰这个自信哪里来着。

    不多一会,大伙听到前边让走了,几个人跟着大部队向前走,没有几分钟,大伙看到一个木屋在眼前不远处,虽然有些破旧,可是屋顶,墙壁都在,打扫修缮一下可以入住了。一众人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要知道,二郎神君庙的庙门可是多厚的木门都被抓开了,可是木屋一点事情没有。

    真是难以相信,李长璐本来信心满满可是现在看到几乎完好无损的木屋,这样脸色苍白。自己输了,赌注不算啥么,可是丢人了啊。李长璐倒是有点男子汉气概,来到李峰面前。“我输了,獐子和十只野鸡,我会打到给你啊。”说完不能李峰说话,转身走开向着木屋而去。

    “靠,这人输了,还这么吊啊。”李长林很是不爽,这小子每次做错了事情都是这鸟样啊。李峰呵呵一笑,拍了拍李长林,这小子小时候多半被李长璐欺负惨了啊。“走,我们去看看啥么木材,为啥么二郎神君庙有位神仙都抵挡不住这些祸害,这个小木屋能抵挡住啊。”大伙挺好奇,这个为啥么,这会更多大伙提着一颗心落下了,有了这几间房子木屋,今天晚上好过多了啊。

    老人正在检查木屋有没有冬眠蛇虫鼠蚁,好在没有啊。“臭木这么多年效果还在啊。”二爷颇为惊讶,只是臭木是何种木材,李峰几个刚刚到倒是不知道了。只是看着几个老人点头,想来臭木,原先大家都知道,只是如此没有人晓得了。李峰看着年轻一辈,即使李峰父辈人多数脸上疑惑。这种所谓臭木多半,少见树木品种,蛇虫鼠蚁这些不能进,多半对动物也是有效不然不需要风雪,动物就能破坏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