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八百五十章 乡下大集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因为赶早,肚皮还瘪着呢,大冷天饿肚子滋味可不好受。忙活着卖鱼的时候不觉着,收钱,总是舒服的。这会忙活完,肚子开始咕咕叫了。李宝宝塞给李峰半块酥饼吃了越加的觉着饿了。

    李峰这么赶着去小吃铺一片,如今乡下集市虽然规范许多,不过还有一两条岔街保留着乡下大集的原始状态。乡镇集市多是冬天人最热闹,外出务工如今回了家里,一众人年轻小伙拾掇干干净净,小姑娘也打扮花枝招展。热热闹闹开年第一集,如同赶庙会一般。

    李峰通过小吃街,说是街,不过五六十米七八家小吃铺,至于在远点那些空旷些地方。或许已经在高书记脑海里规划着,可是如今依旧是一片空旷地方,两边房屋空隙比较大,所谓宽大路。

    乡下没有城管,只要交点卫生费,一块二块,还有检验秤杆的五毛钱。这片地方,你随便,先来先得。平时倒是没有啥么人,镇上街道建设已经比较宽裕了。只有年前几天,光蛋集,年前最后一个集市,过了这个光蛋集,下次再想赶集,可要等到年后了。

    光蛋有点完了意思,家里少年货一次补齐了,商家陈货清理清理了。光蛋集有点意思价格高低,如是刚刚开集价格比平时高上不少。所谓过了这么村没有这么一店,妇女买菜咬牙切齿,当然十点半以后另外一个场景了。不能放蔬菜啥么,价格飞流直下三千尺,给点钱塞给你了。商家一个个哭丧脸,那的说着凄惨,听着伤心,闻着流泪啊。其实菜开始卖没一会,钱已经赚进腰包里了。

    大伙心里哪里不知道,只是最后菜真的挺便宜,一个个划拉装进袋子提回了家。不过这些妇女都是周围不远,远着宁愿多花钱,如今年光蛋集是大年三十,你说谁不等着过年。买点新鲜蔬菜啥么急急忙忙刚回家了,只是今年蔬菜,让一众吃着龇牙咧嘴,太贵了,比肉还贵呢。不少犹豫半天才下起手呢,咬牙买下来,这一年就这么一次啊。

    同样光蛋集极其热闹,极其短暂,没两小时候街面没人了。开集不一样,远的近的都来了,不像光蛋太远不能来了,不然回不去啊,尤其是今年年三十了。

    今天不同十里八村都来了,这边空旷地方,不少村里农人,妇女,这边少有几个地方可以随意摆摊。绿豆,红豆,金灿灿小米,黑芝麻,鸡鸭鹅,白菜,萝卜,土豆,都是自己家种着。老人妇女扯开一个蛇皮袋一铺,一个小摊位,街面的人不会难为这些人。至多五毛一块收些卫生费啊。

    李峰不需要买啥东西,一溜烟走了过去,最后停在的一个红棚子边上。浓浓香味飘散出来,勾着肚皮的馋虫,没有多余东西,一片宽阔点水泥路边,简易搭建的棚子,围了一圈布挡风。

    门边一口大黑锅绝对有一米直径,锅里炖着羊骨头,边上木案上煮好羊肉,羊杂,一股子红彤彤辣油熬制,一层红油啊。边上一个泥塑的烧饼炉子,一个男子打烧饼,女人笑眯眯招呼客人啊。

    “来了,快快里边坐。”男人烧饼刚刚打好一眼瞅见李峰,热情如同家人招呼着,笑脸迎人啊。

    “吃点啥?”男人擦了擦手,走了过来,李峰这边不过刚刚坐定着。“四小碗羊肉汤少加点辣,孩子吃,一大碗羊杂,小曼,你吃羊肉汤吧。”“嗯。”李小曼有点好奇,这么一个小棚子,用布围着就是个小店了。真是简单,老板一听眼睛笑着眯了。

    “好嘞,一大四小羊肉汤,再有一大羊杂汤。”妇女一听一乐,手里没有闲着,如同玩把戏一把,手里三个捞兜轮换加上羊肉粉丝,豆饼,千张,速度极快。炉火旺盛,一会功夫,李小曼觉着没两分钟好了。这些都是熟肉,一根烟功夫都不要啊。

    热气腾腾忙着香味,李峰要了三个烧饼,别看数目少,这个烧饼可以大的出奇啊。真正的破鞋底大烧饼,一个一尺子多长,三个焦脆的大烧饼一摆上桌。四个小萝卜外加李小曼有点傻傻着,李峰刚刚问着二个够不够吃。几个小家伙还叫嚷不够,不够呢,尤其宝宝白嫩的小手摆了几下。

    这下子烧饼一摆上,小丫头的比划了一下,好大啊。李宝宝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烧饼,焦脆的烧饼顶个大,一个一块五毛钱,绝对是实实在在分量。李小曼现在知道了为什么李峰问着二个烧饼够不够吃了。

    这个真是太大了中焦脆,周边不仅仅脆生,还有葱花搬了肉馅的香味呢。撕开一点,热气腾腾,软热香。李峰最爱这么一口,可惜如今会这么手艺人不多了,尤其是泥炉子做起来好不弄。

    炭火不好掌握,不好还会烧到手,多半选着用烤箱似的香饼炉子,味道挺好。当时李峰还是爱吃小时候原滋原味的手贴的烧饼。一碗羊杂汤红彤彤的辣又仔细上面撒点香菜,葱花末,热气腾腾直烫嘴。

    真是绝配,李峰烧饼撕开,中间叠几层不加任何辣椒,豆酱叠了三层不见多厚,可见男人手艺多好了。

    “试试,最焦脆香了,别的别加。”李峰撕开的烧饼边后软有着馅料的地方几个小家伙抢着塞进小嘴里,热羊肉汤一点膻味都没有。人家料包可不是开玩笑,李峰几口喝了半碗汤。“老板,再加点汤。”汤水随便加,妇女笑呵呵端着大长柄勺。“来了。”办勺子汤里撒了些香菜末呢。

    桌上胡椒粉,辣椒油,盐醋,李峰看到刚刚来着大哥厉害,本就红彤彤羊肉汤了。这让还挖了一大勺子辣椒油,李峰这般能吃辣椒人看着都有点愣神啊。自己年前听着李灿说着拉面馆的一件事儿挺有意思啊。

    这不吃饭说给李小曼听听,李小曼小口吃着焦脆的烧饼,听着李峰说着趣事。“真的啊,这些人太有意思了啊,你说人家老板准备用一天一大汤碗的辣椒油,四个人大清早给吃了精光,人家老板不是亏了吗?”

    “呵呵,这个也是常用事情,我上初中时候几个同学去吃烫面时候,一人吃了别人家半瓶自己陈醋呢,老板脸色你不知道多精彩了。”陈醋不要钱,山里人喜欢用了做药,早上蒸一碗,李峰倒是没少喝陈醋。那时候喝啊喝的爱上了,最后吃碗面没有半瓶陈醋吃不下去。

    “你们啊,谁儿遇见可是折本了。”李小曼说着拍掉小宝宝摸着醋瓶子小手。“哼,妈妈偏心了,只给爸爸吃醋,不给宝宝吃了。”

    “你个小鬼头,小孩子不能多吃,快吃烧饼多香啊。”李小曼中间的给掰下来,大烧饼奉承酱色的中间部分,还有四周圈馅料部分。宝宝一人焦脆,一手有肉馅,不是还喝了汤,吃块羊肉啊。虽然棚子不是会透点风进来,可是热气腾腾的羊肉汤喝着一点不觉着冷啊。三个烧饼最终还是没有能吃完,李峰把四周肉馅给吃了。中间的焦脆的打包装着回家吃,不怕着。吃完肚里有食,身上热乎了。

    李峰没有打算这么早回去,赶集赶着热闹,不定要买着啥么东西。当然李峰打算买些玉米回去,大米太贵了些,这会还早。碎玉米一会开车到粮油站去买就成了,如今粮油站不是公家了,私人做的买卖,只是地方名字大家叫着顺口不改了。

    几个孩子本来叫着吃着饱饱了,可是走了一圈看着好吃,有嚷嚷买了。价格都不贵了,糖葫芦,李峰竟然看到有涩柿串成小串,李峰给几个小丫头买了几个棉花糖和糖葫芦,一个个白球球陪着小红球,外加可爱小娃娃一路倒是不少人回头看看李峰和李小曼这么一大家子人。

    “你尝尝,我最爱吃这个味道,自己做不好的,有一家我们这里发大水,村里发救济,一家有三斤涩柿子,那味道至今想着,可是这么多年吃着这么多总觉着少了一点啥么。”李峰皱了皱眉头,一串柿子吃下去没啥么特别的感觉。倒是李小曼吃着觉着挺好的,很特别涩涩甘甜,真的很难形容怎么个感觉,不过好好吃。

    街头对面不远一片空地上,不少人蹲在晒太阳,宝宝拉着李峰问了问老爷爷做啥么呢。这些人多半都是山里,平时少有出山,赶集次数少,不过每年开集都要来看看。遇见熟人,朋友,说道说道一年过着怎么样子,谁家娃娃成亲没有,谁家的闺女嫁了好婆家。谁家遭了灾,谁家发了财,说到说道,发财大伙恭喜几声,遭灾大家劝慰几句,三劝二劝多半烦心事儿没了。

    “这个倒是挺好,比啥么心理医生都要好些,没想着山里每个人都是心理医生啊。”李小曼看着一众蹲着,半蹲着,站着。

    一处三五个老汉敲着烟杆,脸上酱黄色皱纹慢慢舒张,真是天然的心理治疗场所啊。大家说说自己心里喜事,分享快乐,说说烦心事大伙宽慰几句。

    “可惜,年轻人都忘了啊。”李峰感叹年轻小伙子,一个个儿打扮的罗成似的,帅气,眼神瞟着路过打扮花枝招展的女孩,时不时被人低声骂着“不要脸。”可是女孩骂完了,说不定回来故意再从男孩面前走一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