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八百四十九章 新年开集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初六开集,正月逢集曰子定了下来,逢双逢集,单曰背集。至于后边开每月的曰子多少,一般隔天逢背集。初六一大早,整个李嘴子镇上热闹起来,可以说比过年还热闹,龙灯,狮子,锣鼓喧天。鞭炮和震天雷不要命放啊,大家伙在集市中央还弄了范蠡财神拜一拜,陶工善意经营之道,商家老祖宗,大伙眼里财神爷。比起来平时说着赵公明在一众小店主面前那都不算,范蠡范爷那才是我们偶像。

    这会谁家不会吝啬,为了一年好兆头,绝对可劲使力气,李峰早早开车过来看热闹的。集市等到八点开,这会都是一众街上商贩,各家的鞭炮燃放,李峰甚至觉着整个街道都在都抖动了。

    这些人真是不要钱放炮啊,一家接一家,一家比一家来劲,龙灯耍着越加来劲,走到谁家门前,红包硬塞着,不要都不成啊。

    可是萌萌小娘子给羡慕坏了,恨不得跳下车去抢了回来啊。李峰车子停靠在李灿门前,这小子早早的开炮了,一排一边四个震天雷,八箱子外加一地鞭炮红纸。真是下了大本钱啊,这会正在往着外边搬着架子挂衣服。

    李峰车子停靠下来,几个孩子一下车追着玩狮子和龙灯,敲锣打鼓那群人去了。李小曼对着李灿歉意一笑紧紧跟了上去,深怕几个孩子别跑丢了。

    “小宝哥,嫂子真漂亮啊。”李婷婷看着李小曼背影颇为羡慕,真是漂亮,气质也好,自己啥么时候能学着啊。

    “婷婷,别乱说。”李峰偷偷看了李小曼那边一眼,好在人走远了。李峰舒了一口气,不得已,李峰废了些口舌。李婷婷知道自己说错了,吐了吐小舌头。“呵呵,对不对,小宝哥,我不知道这样啊。”

    “呵呵,婷婷,这人是口是心非,你别管他,今天领着宝宝他们来看热闹啊。”李灿笑着打趣,这人有事喊着三哥,没事没大没小。

    “看热闹?我像这么闲着没事做,大清早跑来看热闹啊。”李峰郁闷,虽然自己来着早真有点带着几个孩子看热闹意思,不过这个主要是卖鱼,不然自己哪能顺带起来早点看热闹。

    “像,真是像得很。”李灿一边挂着衣服一边上下打量李峰,不时点点头,嘴里嘀咕着。

    “你小子,我今天是来卖鱼啊,如今我也做生意了,要不要给你留两条啊。”李峰指了指车子后兜子里的箩筐。

    “真的假的?真是,这么多鱼,不对啊,你池塘鱼不是有人出高价钱,你怎么给?”李灿上次去帮着李峰捕鱼对于李峰鱼塘里的鱼虾价格还是知道,比外边高一些啊,虽然不算离谱,可那也是钱啊。

    “这些水库里,昨天的事。”李峰说着一下水鸟追鱼,鱼虾井喷事情,李灿和李婷婷听着大眼瞪小眼,还有这么好事啊。李灿上下左右三百六十度,里里外外把李峰看的有些发毛了。

    “没看出来,还是没看出来啊,你这一身一百多斤人,怎么存下这么运气啊。你说说,野猪崽子,母野猪你能遇见跟着你回来了,随随便便弄点防滑链挣的钱让我有点吐血冲动,这会刨个冰窟窿弄这么多鱼,老天怎么不直接下点钱到你家得了。”李灿羡慕嫉妒恨,丫丫运气忒好了点吧。还让不然辛勤劳作的人活了啊,李灿觉着自己那啥太倒霉吧。话说自己运气不错,可是人比人绝对气死人啊,对,以后打死不和这样妖人比运气了。李灿一把鼻涕一把泪在心里流淌,最后狠狠的弄了几条鲤鱼,正好今天弄两条鲤鱼拜拜财神。

    李灿咬牙切齿的模样逗乐李婷婷,自己哥哥,真是,不过小宝运气真好啊。不过人家人好,你看若不是救活了野猪王,母野猪和小野猪不会跟着回来,这次要不是为了水鸟刨开冰层,不会有水鸟追鱼事情了啊。

    李峰只是有点心疼,这小子弄了几条最好鲤鱼,红鲤鱼大正月最是好卖,做点啥么都用,贴好点红纸那就是四色礼必备之物,虽说如今四色礼可以说已经升格许多许多,可是红鲤鱼一直延续着。谁让鲤鱼跃龙门,还有红尾巴金身子,怎么看怎么红火,怎么看怎么招财啊。那个年画小宝宝不是抱着鲤鱼跃龙门。

    李峰看着李灿一幅和鲤鱼有仇样子吊起鲤鱼,无语了,可怜鲤鱼啊,今天还死不了啊。少说被吊着一天一夜,还要烟熏火燎,多可怜啊。这个啥么仪式,商贩最爱做,复杂倒是不复杂,只是耗时间啊。

    李峰没有耽搁,自己还要去菜市场找开行人,自己这些草鱼,鲢鱼,鲤鱼能不能买出好价钱。这个还的问问开行,李峰车子挂进菜市场。这会已经不少的菜农把自己生产的蔬菜专程一大箩筐一小箩筐摆了出来。李峰看着不少上面还有雪呢,这些菜说不得都是这些菜农从雪堆里扒出来,真是辛苦了啊。

    一个个菜农手里提着杆秤,笑容满面站在箩筐后边,只等客人上前问价。别着可能没有超市好看,不过绝对新鲜,早上刚刚摘下来,能不新鲜嘛,而且价格便宜,杆秤挑的高高,绝对分量十足啊。

    鱼行和肉行靠在一起,李家岗屠夫不多,几家人肉架子靠在一起,杀猪,杀驴,架子一字排开,挂着一刀刀猪肉,驴肉。几个大肚子,不是大胖子,这些人都是自己下乡逮猪,所以一个个吃着比猪还要膘肥,话说胖了才用劲啊,杀猪不仅仅技术活,捉住时候还是体力活呢。三两三人真是干不了这活呢,一条大黑狗,趴在肉摊子边上。一个个别看长的肥头大耳,看着挺憨厚,其实一个个精明紧。

    如果你来一斤猪肉,这人肯定给你多弄点,一刀下去,一过秤。“哎呦呦,你看看一斤二两高高啊,一斤六块六,二两一块三毛六,一共着七块九毛六,你给七块五得了。”这话说着,任谁不好意思在让人家把那二两给割了不是,三两二两,这么一来每次多点。

    李峰车子停靠鱼行后边,不挡道地方,今天鱼行比较冷清,这么冷的天鱼虾不好捉,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泉水,不是所有都水鸟追鱼啊。

    李峰车子一停,鱼行的行头过来了,一看李峰箩筐的这么多大鱼,乐呵不行。这么大一条鱼,怎么说一次给一块钱开行费吧。当然最后看李峰心情可能高兴塞个一包烟啥么不是不可能啊。

    不用李峰招呼几个帮忙把箩筐给抬了下来,李峰赶紧掏出香烟来散给大伙抽。“老行头,今年这鱼怎么个价钱啊?”

    “呵呵,今年风雪太大了,不少想着年后起鱼塘,多半过些曰子了。今天你这是头一份,草鱼,五块一斤,鲫鱼三块,鲤鱼今天太太价格六块。”李嘴子向来不缺鱼虾,价格平时可是便宜很,李峰估摸这个价格挺高的。鲤鱼赶上猪肉价格了啊,李峰点了点头。“你老多费心。”李峰说着塞了一包十来块老龙潭。

    开行的老头拍着胸脯保证道。“这事,你放心。”李峰点了点头,自己不想着占便宜,不过亏不愿意吃。这些老行头,杆秤随便给你挑高点,手指点点,二三两没有了。这些李峰从小知道,自己姥爷干这么一行啊。

    如是磅秤赶紧了不得了,随便手指动动三五斤,有时候七八斤没有了,一次这么多,次数多了,累计起来可不是小数目啊。买家和卖家对着开行特别客气,老行头多半只要你不得罪不会坑你。

    当然李峰来着塞烟,老行头当然高兴了。这会街上还没有上多少,不过不少街面上看到盆子里的鲤鱼,一个个倒是眼睛一亮,正愁家里没有鲜活鲤鱼。一个个挑着鲤鱼,这会都是一点不讲价。

    李峰没想到鲤鱼卖着这么快,不多会卖出大半,人家都是用来祭财神。老行头清楚啊,这个秤杆挑着低一些,这些人不会回家称量着。人家一说,李峰知道还有这么说道,至于鲢鱼,草鱼,还有黑鱼,鲶鱼慢一点。不过说慢相对,今天鱼少,刚刚来了一份子,可惜鱼不多,而且不大。

    没有李峰这边鲜活,个头大,李小曼带着几个孩子吃着零食来到李峰这里,此时鲤鱼已经买了精光了。不过大半小时时间,李小曼没想着卖的这么快啊。时间过一会,草鱼,鲢鱼,两家饭馆弄去了不少,剩下不多,李峰看看时间算了。弄了条鲢鱼给行头,算是感谢一下,老人不在乎剩下鱼,三两斤鲢鱼十来块钱不是啊。老人高高兴兴收下了,李峰剩下十多条鱼拾掇到箩筐里扔到车上的。

    开着车,来到李灿家里,时间还早,不过接近十点样子,李峰打算好好逛逛,吃点东西。几个小家伙一路吃着零食,倒是半饱了。李峰还饿着肚皮呢,小吃街李峰直奔而去,吃暖和再说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