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八百二十九章 小赌大鬼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和李翔几人远远听到吊水楼喧闹声,隐隐约约李峰觉着吊水楼顶层似乎有人瞥了自己几人一眼。李峰暗道,难怪这些人敢选在自己聚众赌博了。平常年景的多半是在村里学校伙或是谁家小院子里门关着严严实实。哪里有如今这么张扬啊,多半满天飘洒雪花,山里交通不便。少有人会有闲工夫大年来抓赌,外边冰天雪地,谁不想过个安生年。

    李峰对着对面摆了摆手,小船划了过来,难得这些人大清早把整个和面的冰块给敲开了。李峰,李翔,小凤兄妹三人。一楼桌椅板凳撤出一片,中间的一个大八仙桌,现在已经开始了。这里多是有限额每次最多一百块,楼上确实没有限额。李翔不时瞥一眼楼梯口。“三哥,我们上去看看呗。”

    “行,不过说好了,上去看看就下来,上面可都是真正赌徒啊。”没限额,说不定一千二千往着上面砸。这些人最是容易激动,眼红,情绪激动,李峰怕着李翔几个孩子定力不够别陷进去了。

    下面小赌怡情,玩玩,几把几十块,最多输赢几百上千没有大输赢,挺理智。李峰几个一上楼发现二楼人满为患了。不少说赌博做啥么,刺激,激动,惊喜,沮丧,五味夹杂。这些不错,楼下没有不刺激,所以没几个人玩着。楼上刺激,格局与楼下相似,只是八仙桌早早被里一层外一层人围着水泄不通。

    一张张涨红的脸颊,嚷嚷吵闹着,手里或多或少拿着几百,上千,几千,最少不会少于一百块。李峰看到李灿小子红涨脸颊,手里不少红票子。“你们来了,呵呵走下楼去玩。”李灿喜滋滋的怎么说一上来没几家伙看到庄家{推牌九}手气背了。这下子见着一次就是五百,六百,三五下弄了一千多,一见着庄家转运立马收手,小小赚了一千来块打算下去慢慢悠悠玩了。

    这个也是李峰听说过李灿过来,没有露出一丝的惊讶,担忧,这小子精的和猴精似的。李峰从来没听说这小子出门赌钱输很多钱的,不说赢钱,这小子至少不会输钱。这个也是六叔和六婶子最放心这小子胡闹,人家有个度数。

    “小灿舅舅,赢很多钱啊?”小凤贼兮兮的瞥了李灿手里票子一眼,李灿赶紧缩了缩。“没有赢啥么都是老本。呵呵的,对了,你看红包还没给你,你三舅可是大款,怎么你们不要点。”“呵呵,三舅已经给了。”李灿笑呵呵看着了李峰,自己可没有小气,一人抽了一张,小凤本来开个玩笑,这会李灿真给了。小凤摇了摇头,摆摆手。

    “这孩子,拿着,拿着。”李灿说着往着三个孩子手里塞,怎么说自己算舅舅不是,再说大姐家孩子,比起别家那可是不一样啊。小时候没受缠着大姐,有不少时候自己爸妈忙活生意都是大姐做活几个小子吃的。

    “小凤,你们拿着吧,这小子钱不是他的,拿着,一会下去玩玩,这边人多吵闹不如下边清净了。”小凤几个本想着还看看,可是人太多了,别说看牌了,下钱都要好一阵挤着。最后看了一会,几个人下的一楼了。

    此时一楼庄家已经换人了,李长兴这小子掌堆,看着钱,李跟头在做庄。天门也是熟人李长林这小子在拿牌,李峰看了看摇了摇,这小皱着眉头,实在是三六加一鹅,神仙配不活,绝对是闭死二点,这牌要是能不输老天开眼。真正让李峰无语的真是开眼了,这小子竟然没输掉。庄家牌烂到几点,小鸡撑腿一地小两,为了弄了大一,后边还没有李长林二大呢。这下子可把李长林给乐呵死了,丫丫呸,二地闭死都没有输钱,这个庄家牌背到一定地步了。李灿眼睛一亮,对着边上一个小家伙摆了摆手,这个小家伙不过十来岁,人际一块一块在玩。一看李灿坐过来赶紧让了让,谁让李灿一拍着就是红票子呢。

    “呵呵,小宝哥,小灿,你们啊,行,小刚让让给几个哥哥腾个位子。”李长兴呵呵一笑,对着另外一边小娃娃摆了摆手。李峰本来看看一会回去,这会李长兴说了,自己手痒痒玩一会啊。

    “我和三舅一起。”小凤笑嘻嘻的凑到李峰身边,李翔想了想跑到李峰边上,小龙和哥哥看了看站到李峰身后。李灿撇了撇嘴,这些小子一点眼光都没有,不知道谁儿厉害,一会让你们见见。

    “这下子好了,咱们三兄弟,老根叔,你可以悠着点啊,别激动啊。”李长林呵呵呵呵,这会又来了不少小娃子拜完年手里有点钱,上面玩不起,只能在下面玩,原先不过是哄哄孩子。真正赌钱都是上楼上那一桌。

    “呵呵,下定没有,打色子了。好,七对门,推家拿三手。”对门天门李长林,李灿是幺门,李峰末门。李峰这门这次压着最多,小凤几个一人十块,李峰叠了五十,还有一帮小家伙看着人多上钱。李峰没有墨迹,前两张牌一开,几个孩子兴奋了。一张天牌,一张杂九,这个在李家岗四周人都知道这是好牌。牌九又称天九,李峰出了至尊意外最大对天,当然天牌和杂九配出老王爷和对天一个姓质。除了至尊最大了,李峰看了一样明面上牌,猴三子已经出来,至尊没有可能,另外一张杂九出来了。李峰手里这个老王爷最大牌了,李峰心里有底,慢慢看了另外两张牌,杂七杂八。李峰暗暗思索一番,还有一张地牌,有可能出地棒子,地牌陪着杂八或是人牌,李峰看了看出来牌,可能姓还有,不知道老推怎么打算是留着独,还是啥么。

    李峰决定拆了,六地天棒已经是顶好牌了,除非对子,可能姓极小。“啊。”李峰如此配牌让一众小娃一阵惊叫为啥么,这个配法可不保险啊。老王爷最大牌了,有了它可以保证不输牌了。

    “小宝,你们配好了。好了。”李跟头翻开自己牌,李峰一看有点愣神,还真是去了,一只地牌,一只红人,一只麻窝窝{黑十点}一只杂五。这牌怎么配,李峰都不会输,可是赢就有点玄乎了。

    只看老推家留不留独了,不同于李峰考虑,李跟头首先是保证不输,这个是一定要着,有个天牌,能出几个天之九,这个天棒留不留看能不能有这个天之九可能了。打头长着五已经算是不错牌了。

    “好,长五地棒。”老推家还是留了独,李峰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嘴角刚刚压着正好,几个刚刚心里抱怨的孩子,乐呵露出一个个大门牙了。这一次老推留着独{所能配出最大牌了}还真是独到李长林人登九,这小竟然想着留着独牌真是真是傻了,前边鹅四如是人九拆开至少不输钱。

    李灿是怎么都输了,这小子五十块和李长林二十票整个杀了赔着李峰末门还不够呢。李长兴没有耽搁一一的把钱给摊开,一个个赔钱,一帮子小子一个个叫嚷着,这是我的,这是我的。李峰直接把一百钱一抽,五十块钱塞给了小凤。

    “小凤,你们几个玩,我家里还有点事情。小灿,长林,你们看着点几个孩子。”李峰对于两人还是挺放心,毕竟两人姓子直接了解,这两人不是脑子发热的主。别看这李长林在李峰面前有时候有点耍孩子气,其实这人心思不少,只是大从小撒尿和泥巴,穿着开裆裤迎风比射程的真正从小玩到大的。再多了心思,不能在几个人身上耍,不然这几人感情不会这么好了。

    “你放心吧,我可是告诉你宝宝和崎崎今天收获可不小啊,你要是去晚了,小宝宝说不定给你买了几箱子烟花啥么,到时候我可不给你退钱啊。”李灿虽然说取笑李峰,其实点明李峰真正有事,不是赢了一把就跑着人。

    “对啊,今天可是宝宝和崎崎拜大年啊,你还是快点回去吧。准备准备中午百家饭,呵呵。”李长林和李灿一唱一和,李跟头和李长兴知道人家真正有事呢。再说赢钱没有装走,这个也是个态度呢。

    坐上桌,规矩李峰哪里不知道,只是真是想到宝宝和崎崎两个孩子。中午百家饭,怎么拾掇,说是百家饭其实一个村里一家讨点,回家李峰再给做做,这个不能动刀和火,不过家里有微波炉,还有新买着电磁炉可以用。

    “小宝,这个你可就不对了,这么大事怎么还能出来玩呢。”李根头还埋怨李峰来了呢,李峰不是打算带着李翔几个过来看看,没打算多玩啊。谁想着自己手痒痒玩上了想起来家里这铺事情呢。

    “呵呵,这不带着他们几个来看看,手痒痒了。走了,根头叔,下次一定陪你玩着尽兴。”李峰说着让出位置,回去了。家里宝宝和崎崎正在努力数着自己红包,李峰老远听到宝宝说我的我的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