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八百一十章 冤家路窄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如今山路积雪有一尺多,自己车子根本不行,多半半路可能就搁下了。李峰想着不行只能用牛车了,可惜牛车风雪大,小毛毛本来就高烧如是再吹风病情不是更加严重了。唉,村里如今没有医务室,只希望明年早早建好了。

    “林颖,我看先这样,两个孩子暖和点再看看。”李峰用稻草引燃柴火,慢慢的砖窑洞里有了一丝温暖了。李欣和小青眼泪汪汪走了过来,背着眼泪哗哗掉下来了。

    “呜呜,太可怜了。”小青忍住哭了出来,原来刚刚两人打算给小毛毛换双袜子,可是脱袜发现整个袜子已经脱不下来。小毛毛小脚丫子因为冻伤黏住袜子,一双破了四五个洞洞,补了三四个补丁袜子满是猩红色。这一幕让两个女孩一想起,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李峰眼睛瑟瑟,有点**,这个哥哥怎么做的啊?“小欣,你给李灿大哥电话,问问还有没有冬胶靴送几双过来啊。这个袜子先别换了,不用回去再用吹风机吹干袜子。这么用力撕下来,我怕连肉拽了下来。”李峰说着声音颤抖,这些孩子多半都是这样,果不其然小毛高袜子如同小毛毛一样整个粘住了。

    硬布鞋走了几天路,每天跑着跑那,送财神,这些天天气极冷,脚破了冻伤,整个小脚一个个肿的比馒头还要大,成了一个个血馒头。李峰拦着宝宝几个不要看,别吓着了。

    “疼吗?”林颖说着话,忍住背过身去摸一把泪,毛毛此时抱着买来奶茶少少喝了一口放进怀里。“不疼,好甜,姐姐这是什么?”小丫头第一次喝着这么好喝的东西,拉了拉林颖衣袖小声。

    “奶茶,热乎乎最好喝了,再喝点吧。”林颖还以为小丫头发烧没有胃口呢,谁知道小丫头摇了摇头。“毛毛喝过了,这些留给妈妈喝,哥哥说我们有了好多钱可以给妈妈看病了,毛毛想回家。”小丫头抱着奶茶,说着话让人心酸。

    林颖实在忍不住了,转身捂着嘴不要自己哭出身来。李欣给着李灿打了电话,李灿开始听着对面李欣哭泣着断断续续说话,吓了一跳,直到李欣把事情一说。李灿只说了句,等着,我这就过来。

    柴火火焰越来越高,火越来越旺盛,林颖和小青两个帮着小毛毛换了一套衣服着。李灿来着很快,几个人给两百个孩子换了衣服,鞋子。过了一会,李峰摸了摸怀里毛毛,高烧不止,必须尽快去镇上啊。

    “包包,哥哥,包。”李峰抱在怀里小毛毛,对着自己哥哥叫道,原来是小布包。这里边是三个孩子这些天收入,这是给妈妈看病,小丫头此时都有些迷糊了还没有忘记包包。包包赶紧把包包拿给李峰,仰着头。“小姐姐,包包。”

    “怎么了?”李峰见着林颖走出砖窑,可是毛高竟然没有跟过来。“小毛高说他要在这里等哥哥,让我们先带妹妹走吧。”林颖说话声音有点沙哑,李峰看了看怀里小脸越来越红着毛毛,这会先送着小家伙去医院要紧啊。

    “嗯,一会我和李长兴打声招呼,让他照看一下这里,时不时来看看加点柴火,没事啊。先把孩子送镇上医院,别耽误出事情来了。”李峰安慰几句,几人向着河边赶去,早早回到自己家准备牛车的李欣和李灿给李峰打电话。村口停了一辆悍马,李灿估计刚刚过来。这人几李峰,林颖,刘岚,小青几人一喜,这下子好了。牛车慢不说,说不定黄牛半路尥蹶子,这么大的雪黄牛坚持不住啊。

    “你们先在边上等着,我们现在就过去。”李峰过河以后直奔着村口而去,远远看到悍马,比起前些天刁蛮女开着还大一点。

    “人呢?”李峰小声问道,没有人嗯,怎么回事啊?“在你家。”李灿回到让李峰一愣,在我家。难道是蒋莉莉,这下子更好了。“你先抱着孩子,我去家里拿车钥匙。”李峰和林颖,小青,快步向着桃林小院子跑去。

    李峰回到家里一看,车的主人愣住了。怎么回事她?李峰万万没有想到车子主人竟然是这个人。刁蛮女,李峰愣愣看着眼前女孩。“怎么是你。”“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女孩眼里闪过一丝恨意,余光瞥了一眼院子里的两个民警。

    “你们认识啊,这就好办了。”林颖一喜,上次林颖回来迟没有个眼前史湘湘打过照面不知道这个女孩和李峰之间事情只以为李峰朋友呢。林颖赶紧把自己等人急需着用车,想着借用着她的车子想法一说。

    史湘湘哈哈大笑,指着李峰。“报应不爽,哈哈,报应不爽啊。你也有这么一天,别做梦了,我车子烂掉都不会借,病人病死好了。”

    “你。”林颖和熊爱去哪个气的脸色发紫,这人怎么这样恶毒啊,没有见过这么没有同情心人。这还是人嘛,李峰直直看着女孩。“你说吧,想怎么样才借车给我们。”

    “怎么样?我想你跳河,你说行吗?”女孩怨毒盯着李峰,咬牙切齿说道。“行,只要你借车,我现在跳下去。”

    李峰二话没有说,直接答应了。“呵呵,我现在不想了,我要你给你道歉情去给我哥哥道歉。”

    “行,你说啥么都行啊,车子先借我。”李峰这个时候心里着急没有考虑直接答应下来了。

    “看来这个病人对人很重要,不行,光光道歉太便宜你了。”史湘湘说话眼里闪过一丝得色,想了想了。

    “这样吧,你扇自己嘴巴,说对不起,我满意就给你车钥匙。”史湘湘要求恶毒之极,李峰脸色几次变化。

    “你不要得寸进尺,李峰算了,不行我们用牛车。”林颖不到车,可是时间问题啊,眼前的女孩真是白长了一人脸,完全是没有心肝的。李峰咬了咬牙,啪的一声,啪啪啪,几次下来嘴角流出一丝鲜血。

    “行了吧,不行回来再打,你满意为止,现在可以借给我们车钥匙了吧。”史湘湘没有想到李峰真的打了,而且整个脸颊都肿了起来。史湘湘不由掏出车钥匙,李峰接过就直奔着村口而去啊。

    林颖和小青看着李峰背景,林颖追了过去,而小青留了下来,小青很是如此对于女孩这么生气。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已经很仁慈了,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吗?”史湘湘看着怒目而视的小青,嘴角露出一丝不屑。还以为你多了不起呢,你们不愿意来,不愿意惹,我偏来,偏做了。

    只是一把车钥匙,可以左右一个人,多好,钱多好啊。史湘湘很是不屑李峰,原先多牛啊,此时不是如同一只丧家犬一般,跪地求饶。小青听了史湘湘的说着前因后果,明白眼前的女孩是吓着宝宝那个刁蛮女。原先对着女孩还有一点同情,现在小青一丁点都没了。

    “你知不知道刚刚李峰为什么,为了谁。”小青只是很平淡说着毛毛兄妹三个事情,说着毛毛一声冻伤,说着三个孩子在窑洞里相互偎依取暖,说着一杯奶茶喝了一口抱着怀里留给妈妈喝。说着知道昏迷不忘记给妈妈治病的钱袋子,史湘湘看着眼前眼里闪着泪花的女孩,一下子史湘湘觉着自己报复快感没了,只有没有见过面却让人不得不为感动小女孩,小男孩,兄妹。

    小青没有理会着眼前女孩,转身离开,小青还要去看看小毛高。小青拿了瓶子,从自己在闲云小筑房间里拿了冻伤膏。史湘湘一步步随着小青,小青没有理会,直到来到四处漏风,漏雪的砖窑看着小青一点点清洗着小毛高的手脚。眼前不大孩子,手脚上冻伤,冻裂,血水流下。不大孩子竟然一点没有喊疼,史湘湘看着都觉着疼,看着娃子上粘着血,看着血淋淋脚。还有脸上带着一丝幸福笑的孩子,史湘湘愣了半晌。自己做了啥么啊,史湘湘和小青在砖窑的时候。

    李峰开车子快速穿行,不多几分钟车子停靠在镇卫生院,此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人家医生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李峰一众人拦着,最后还是了李峰给高晓松打了电话,人家医生留了下来。

    “谁是孩子家长来一下。”李峰听到医院叫人赶紧几个人一起过去了。“医生,怎么样,没事吧。”李峰小声问道,此时李峰脸颊肿着高高,刚刚用着药水擦了一下。

    “没事,高烧四十度,你试试有没有事情,你们这些小年轻啊,一点不知道照看孩子,这么会送来啊,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们了,现在只有吊水,看看情况。”医生给小毛毛打了一针退烧,开始配药水了。

    可能是疼痛,小毛毛醒来过来。“大姐姐,这是哪里?”“毛毛,别动,这里是医院啊,毛毛生病了。”

    “不要,毛毛不要医院啊。包包,姐姐我们不要在这里好不好啊?”林颖一愣怎么了,小丫头紧紧抱着布包吵吵出院啊。

    林颖不明白怎么了,问了才知道,小丫头怕花钱,自己包包里钱是给妈妈看病还有哥哥上学。不能乱花,林颖一听,含着眼泪笑着摸着摸毛毛小脑袋。“不花钱,不花钱,这些钱都给毛毛留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