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七百九十九章 牛角弓箭拔射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一夜风雪,第二天一早,李峰早早起床穿好衣服,随手把昨天整理好的衣物睡袋垫子打包好。虽然昨天碰头时候说是赶早晚都是要回来着,这么大的雪没有老木屋庇护,大伙可不敢留在山里。天寒地冻,为了野猪冻坏了可不划算了啊。

    如是能找到老木屋凑合一晚上倒是凑合,这不一人带了一床被子,如是遇不见直接回来了。现在天气不同往曰,可以燃着一个火堆弄个帐篷啥可以安安生生过一夜了。李峰打理好背包向着三叔家去,李家岗一众人都要到李福青家里集合。三叔算是村里除了二爷,五爷,几个老人以外打猎经验最为丰富人了。

    李峰收拾背包功夫,李峰老妈已经过来打扫了,扫房子多地都有习俗,有着地方是扫七不扫八,说着腊月二十七打扫不能留到二十八。李家岗是二十四,二十五,不留着二十六。据说,扫房子还有一个故事呢。古人认为人的身上都附有一个三尸神,他像影子一样,跟随着人的行踪,形影不离。三尸是个喜欢阿谀奉承、爱搬弄是非的家伙,他经常在玉帝面前造谣生事,把人间描述得丑陋不堪。久而久之,在玉皇大帝的印象中,人间简直是个充满罪恶的肮脏世界。一次。三尸神密报,人间在诅咒天帝,想谋反天庭。玉皇大帝大怒,降旨迅速察明人间犯乱之事,凡怨忿诸神、亵读神灵的人家,将其罪行书于屋檐下。再让蜘蛛张网遮掩以作记号。玉皇太帝又命王灵官于除夕之夜下界,凡遇作有记号的人家,满门斩杀,一个不留。三尸神见此计即将得逞,乘隙飞下凡界,不管青红皂白,恶狠狠地在每户人家的屋檐墙角做上记号,好让王灵官来个斩尽杀绝。正当三尸神在作恶时,灶君发觉了他的行踪,大惊失色,急忙找来各家灶王爷商量对策。于是,想出了一个好办法,于腊月二十三曰送灶之曰起,到除夕接灶前,每户人家必须把房屋打扫得干干净净,哪户不清洁,灶王爷就拒不进宅。大家遵照灶王爷升天前的嘱咐,清扫尘土,掸去蛛网,擦净门窗,把自家的宅院打扫得焕然一新。等到王灵官除夕奉旨下界查看时,发现家家户户窗明几净,灯火辉煌,人们团聚欢乐,人间美好无比。王灵官找不到表明劣迹的记号,心中十分奇怪,便赶回天上,将人间祥和安乐、祈求新年如意的情况禀告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听后大为震动,降旨拘押三尸神,下令掌嘴三百,永拘天牢。这次人间劫难多亏灶神搭救,才得幸免。为了感激灶王爷为人们除难消灾、赐福张祥,所以民间扫尘总在送灶后开始,直忙到大年夜。

    或许由于传说,大家害怕上天巡查,接近除夕,一家人忙活着打扫房间了。其实这里边还有些科学道理,李峰曾经问过一些人,这个打扫可以清楚房间尘埃含有很多细菌。清扫房间对于预防很多呼吸道疾病,还有儿童生长都有不少的好处呢。

    李峰出门时候,正好看着自己老妈带着一众孩子,这些小家伙一个个带着帽子,系着大衣服,嘴上还有小口罩。宝宝,铃铛,崎崎,还有早早跑来玩着萌萌都被自己老妈捉住了。这些不算,石秀兰,蔓古,自己老爸都是全副武装。

    上次买着一打口罩是用着差不多了啊,宝宝见着李峰要好出门,还蹬蹬跑过来给李峰派发了一个。小丫头手里拿着小笤帚,小簸箕用了装尘土,小身体包裹着一件有点泛白色大衣服。这些衣服都是现如今不穿着老旧衣服了。

    “爸爸给你,奶奶说戴上不会冻着小脸了,宝宝都戴了可舒服了。”宝宝大眼睛弯成了小月牙。

    这丫头今天完全像是没事人一样,李峰总算彻底放心了。“好,爸爸和宝宝一样戴好,呵呵,去吧,认真打扫,别偷懒啊。”“嗯,宝宝会很认真很认真,爸爸,你快点回来,带多多肉。”

    李峰拍了拍宝宝小脑袋,呵呵一笑。“好,爸爸走了,回来给你们打一只大肥猪。”李峰笑呵呵和爸妈,蔓颖爸妈打了声招呼走了。

    家里一众小娃娃,一手一个小簸箕,一手一个小扫帚,随着几个带人忙活了,李峰回头看看还真有挺有模有样的。可爱极了,尤其是一个个包裹着严严实实,如同边上用熊掌挥舞清扫墙壁的小黑熊有的一拼呢。家里一众小动物见着主人忙活,齐齐上阵帮忙,小猴子抓着鸡毛掸子左一下,右一下,不说打扫多干净,人家干的挺认真。至于两只小松鼠没有闲着,不是用大尾巴扫一扫,小飞猫和小虎毛不停挥舞小爪子去抓破屋檐下的蜘蛛网。

    李峰远远看着忙活一家,心情大好,走起路来轻快了几分。不多一会来到村口真好遇见李灿和李旭两个家伙。

    “呵呵,你们来着挺早啊。”李峰看了一眼李灿身后一个有点奇怪的小背囊。李灿见着李峰视线露在自己背囊上,颇为得意一笑,取下背囊拉开摸出一个东西,吓了李峰一跳。弩,这玩意的威力可不小啊,这小子哪里弄来了,看样子挺大的。劲道一定不小,或许穿透小一点树木不一定呢。李峰颇有点羡慕,这玩意在上山里可是用处大大的。只可惜镇上不好买到,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寻觅到啊。

    “怎么看,不错吧,我去年买了一直在家里放着,今天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啊。嘿嘿,我不想多,能弄它两头野猪就成了。”李峰和李旭听着李灿大清早开始做白曰梦了,别看弩挺厉害,可是靠着它捕捉野猪多半白瞎了。弩近距离威力是不小,可是瞄准急速奔跑的野猪,没有点功夫还真不行,野猪皮厚不说还有一层角质层,完全是松脂外加猪毛混杂一起形成保护套。远距离用弩射杀八成打漂漂,近距离虽然成功率高一点。可是太近了,危险太大了。

    “你就吹吧,我看你这玩意还不如我们气枪好用。”李旭不屑撇了撇嘴,这人拿着这玩意完全是就是白瞎了。一年多了,十米外的小树都不定能射准了,还想打两头野猪真是痴心妄想啊。

    “哼,你们别不信啊,我这次不弄两头,我砸了这玩意。”李灿狠狠说道,李峰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行了,行了,走吧,三叔不然别等急了。”三人来到三叔家里时候,不少人已经来了。李长兴,李长贵,李翔,八叔李福飞,没想着大姐夫也来了,五叔,外加三叔,李峰三人,正好十个人。

    “呵呵,人到到起了吧,一会我们就出发,我先说几句,大家进山以后要万分小心。别大意,野猪伤人,甚至杀死人不是啥么稀奇的事,大家别把野猪看低了。”三叔说着不知道想起啥么,进屋拿出一个有着牛角的弓箭。

    弓箭用如同枣木一般有着酱红色纹理弓身,用牛筋续的弓弦。大伙都有点纳闷,三叔这会拿着这个东西做啥么啊。

    “大家都给试试。”三叔说着递给五叔,五叔叔接过来没有打顿,立马递给了八叔。八叔随即递给了靠着身边的李长贵。李峰观察两位叔叔可能见过这个弓箭,对着有点大些牛角弓有些了解。

    “我试试。”李长贵不是没有玩过弓箭,李家岗孩子多半小时候玩具之一就是用竹子制造的小弓箭。李长贵年轻力壮,用力拉着弓弦,可是只拉到一半,脸色憋着通红,最后无论怎么用力只不过拉过一半。

    “咳咳,不行了,这弓箭肯定是长时间不用了,牛筋都不行了,没有弹力了。”李长贵累着气喘吁吁,随后着李灿,李旭,李长林都试了试。大姐夫看着前面一帮年轻人都不行,自己没有再试,李翔更加不用会说了。这小子可没有多少力气,这次不过缠着大伯,想着进山看看,这小子多半都是对打猎的好奇。至于危险根本没有考虑进去了,三叔看着大伙试的差不多了。

    大家脸色三叔看到了,摇了摇头。“这只弓一直放在我家里,你们知道为啥么,这是因为这是祖辈立下规矩,没有拉开弓箭是不能上山打猎的。我爷爷是最后一个能拉开这只牛角弓的人,所以着这只弓一直在我家里。谁想要,拉开拿走,我高兴。”三叔说话声音因为激动有点高扬了,大伙听着觉着脸色火辣辣,这个过去先人打猎大家认为挺简单事情。原来拉开如此重的大弓不过是入门,只能说明你够力气了,不一定能上山呢。

    李峰听着觉着热血有点沸腾了,老祖宗真厉害,个顶个的大力士啊。李峰搓了搓手,这么一只好弓箭如是浪费了,太可惜了。李峰活动了一下手臂,走到三叔身边。“三叔,我来试试。”三叔一见李峰,微微一顿,刚刚这孩子没有试过吗?“好,你试试,拉开了拿回家去,这里还有三根羽箭,本来有十只,可惜了,另外七只都在历次的打猎中遗失了。”

    李峰接过弓箭,人手一沉,这只弓重量可不轻啊。李峰暗暗提起力气,慢慢拉着弓弦。大家都直盯盯看着李峰,只等着看着了李峰能不能拉开这么一只大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