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七百九十四章 野猪为祸,深夜狼吼上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红薯汤甜味足,多少年没哟吃着这么纯正的红薯了。”蔓古光光装了一碗的红薯汤,红薯汤味道可以品尝出红薯真正好坏。李峰家红薯汤姜黄色,如同牛屎糖熬制的糖水颜色,甜味十足,有着淡淡焦味,正是最好的红薯。

    “姥爷,这些红薯宝宝有挖哦。”宝宝说起这个红薯,小摸样骄傲不行,小胸脯挺着,那时候李峰带着铃铛和崎崎去首都治病了。当然只有宝宝星期天会嚷嚷妈妈回来看爷爷奶奶,张兰和李山起红薯时候,宝宝帮着忙活,远远看着红薯地里,一个不高小丫头提着大大红薯,摇摇晃晃的提着红薯向着箩筐里扔去。两个老人远远看着相视一笑,不远处还有几只小动物,或是偷偷啃着红薯,或是正在傻傻刨红薯呢。

    “是是是,我们宝宝功劳最大了。”李峰擦了擦宝贝女儿小嘴,这丫头吃着烤红薯不注意一下小嘴上满满。

    “嗯,宝宝挖了好多好多大红薯,奶奶知道的。”宝宝扭了扭头看着张兰,这丫头最喜欢别着表扬自己了。

    “是啊,宝宝可是帮了爷爷和奶奶大忙了,最最能干了。”张兰摸了摸小宝宝脑袋,小丫头那一阵子每个星期都来回来陪着自己两口子,当时多可人啊,想着张兰忍不住抱着小丫头疼爱一番。

    大家见着宝宝可爱的小样子忍不住笑了,这个小丫头,最最不知道怎么叫着谦虚了。不过小孩子还小,李峰没有说教打算,一众人吃着红薯面馒头喝着红薯稀饭,几道适口的小炒和腌制的黄瓜,腊菜。一叠小葱拌豆腐,李峰最爱吃葱白,用盐腌制一些,味道真不错,自己买着四捆大葱真是买对了啊。

    吃完早饭,林颖几个女孩去上班去了,萌萌和宝宝,铃铛,崎崎拉着蔓古回到小屋子喂小鸟去了。李峰帮着妈妈收拾碗筷,石秀兰想着收拾,张兰怎么不让。“妈,你陪着伯母坐会聊天吧,我自己收拾了。”李峰收拾碗筷时候,李尚拿着扫帚出去打扫一下大棚子积雪。

    李峰收拾好碗筷,煮了一壶姜茶里边加了几种药草可以预防感冒着。李峰煮好喊着几个孩子出来喝茶,天气太冷了。感冒很多,必须预防好,李峰手里十多个方子预防感冒,风寒,晚上用另外一方子煮点米粥。

    “小青,你来着正好,来喝点姜茶,可以预防感冒。”李峰监督着宝宝几个喝下姜茶,姜茶味道可不怎么好,即使李峰用着泉水煮着的这个味道好不到哪里去啊。良药都是苦口,李峰给几个小丫头一人倒了一杯,监督四个小孩子喝下。宝宝和萌萌小脸苦出水来了,可怜兮兮看着李峰。

    “不行,不喝完不让去玩玩。”李峰一边给小青倒满一杯姜茶,一边虎着脸对着宝宝和萌萌说道。“不嘛,不嘛,好辣,宝宝喝不掉嘛。”“喝完吃块糖不辣了。”张兰端着一碟子糖果着放在桌子上。

    其中有宝宝和萌萌,铃铛最爱吃花生糖,还有几块宝塔糖。还有不少小糖豆儿,花花绿绿了,这些都是李峰小时候最爱,这不遇见着李峰忍不住买了些回来呢。“嗯,宝宝喝完,要这么多糖豆。”平时每次糖豆不能吃超过五个,宝塔糖只能吃一个,这次宝宝花了十多个小糖豆。

    “行,快点喝啊。”李峰一点头,几个孩子捏着小鼻子一口气喝完抓着小糖豆往嘴里塞着,李峰摇头,这小家伙。李峰回来一看,小青捏着小糖豆着,真心无语了。“你不会闲着苦,辣吧?”

    “是啊,挺苦,挺辣,我味觉没有问题吧。”小青一脸坦然又捏了几粒塞进嘴里。“不错,挺好吃啊。”

    李峰还想说啥么,不过看着小青衣一副理所当然样子,李峰苦笑摇了摇头。再想着说点啥么,口袋里手指叮铃铃响了起来啊。“林颖,怎么了,碎玉米不够吗?”李峰一看是林颖电话着,还是以为是碎玉米不够吃着。

    “啥么野猪?你慢慢说着,伤到谁了,李欣还是刘岚?不是有大斑狗和小飞飞在吗?”李峰听着伤到人了,急了起来,这么长时间相处,李峰已经把几个丫头当成妹妹一般看待了。这会边上小青听到李峰话里话外的意思,心一下子紧张了。“李峰,没有事吧?”

    “嗯,我知道了,你等着,我一会就过去,你放心,牛车,行,你们几个小心点,这些野猪看来这次受了不小的灾啊。”李峰挂了电话,小青赶紧追问。“林颖三个都没事,不过一个探险者被野猪撞了一下腿,可能断了,野猪已经跑掉了。”

    李峰说完着,没有多耽搁,赶紧出去,去牛棚子里把黄牛拉出来,套上牛车,这个天山里真是出了牛车没有啥么东西能用,皮艇此时不能跑了,整个大河冻结住了啊。牛车成为现在最好的工具了,伤着腿字探险者已经到了观鸟台。这位看起来挺有点钱,李峰的牛车还没有出发,一辆车悍马已经开到自己家门前了。

    “快点,你怎么慢悠悠啊,不知道伤员多痛啊。”李峰一愣,眼前的女孩说话,怎么这么熟悉啊。李峰想了想,这口气有点像自己第一次见着林颖时候,不对,比起林颖还要那啥呢。李峰看着正在向着牛车跑来了,宝宝几个孩子被吓着不敢动了,这个女孩气势汹汹样子真是挺吓人的啊。李峰正在绑着绳子手,慢慢松开了。

    “你是?”李峰看着眼前女孩,挺好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男子,李峰看着一对男女不过是二十三四岁,看样子的像是富家子弟。李峰一想也是,没有点钱谁敢全世界四处晃悠探险啊。探险比起旅游的成本可是高多了啊,一套好的装备成千上万,家里没钱谁能玩着起啊。

    “我们是谁,为什么和你说啊?”李峰笑了,这丫头真是不说可以,李峰懒的理会这个呢。不是林颖几人伤着,自己心里不急,这位被野猪装一下腿,伤势也不是多严重。李峰真想这些人多疼一会,长点记姓,以后考虑好,多注意安全。

    “呵呵,这个真是没有必要告诉我,那个我先去上个厕所,一会再说。宝宝,走吧,回家去,大黄饿了,你们几个去抽点玉米杆子。”李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留下傻眼的女孩,边上满是疑惑的男子。

    “娇娇,怎么了,你怎么和一个小农民吵起来啊。”男子完全是没有把李峰当成一棵葱看。直接忽略不计了,李峰可不知道自己被别人直接忽略。李峰回到家里上了厕所了,洗了洗手。这些小姐少爷们,李峰没有多少和他们玩闹兴趣,李峰这会想着这场雪营养,野猪下山,这个事情可不一般如是进村了。问题可就大了,村里孩子和老人如是遇见了,绝对不是李峰想要见到事情。

    李峰想了想摸出电话,拨通了大伯家的电话。“喂,你谁啊?”李峰一听是个女孩声音啊,李峰顿了顿。“是小凤吗?”“嗯,你谁啊,我可是有男盆友的。”李峰听着马小凤如此说,一头黑线,小丫头不过十五六岁啊,这丫头。

    “小凤,我是三舅,对对接你们的,大伯在吗?”李峰这会没有空和这么小丫头说道啥么啊。“哦,我给你叫,对了,刚刚事,你当着没听见,不然哼哼。”小丫头还威胁起自己来了,李峰真是无语了。“刚才啥么事情都没有,你快点把电话给你姥爷,我有要紧事情说。”

    “知道了,真是小农民能有啥么要紧事情啊。”小凤低声嘀咕,李峰听着轻轻,这些小丫头啊。

    “小宝啊,怎么了,有啥么事情啊?”李福奎正在玩牌,外边雪花飘,地上厚厚积雪,没啥事情可以干,只能在家里玩玩牌啊。

    “大伯,我给你说个事情,山上野猪下来了,林颖刚刚给我打电话,已经伤到人了,你别急,不是我们村,前些天不是有些探险人,伤到一个,不算严重。我是怕这些野猪找不到吃,下山进村,如是那样,但是伤着人可就麻烦了。”李峰说着这里对面,李福奎的呼吸重了不少,这事李福奎可以想象,几乎铁定,三十多年钱野猪下山伤人事情自己还记着清楚清楚楚。

    “小宝,你先把伤员运下山,我去各家找人,这个野猪怎么能不能让它下山。”李福奎说完挂了电话,李峰等着就是这句话,这事情大伯多半会找刘口子和王庄商量一下,组织人手。

    上山打野猪,这个时候可不是啥么野生动物保护事情了,这个野猪伤人啊。李峰听着林颖说着这一群野猪有二三十头,大型野猪群了。这么多一起冲过来,谁讨不到好,不过有十几杆猎枪和几十把鱼叉,铁网,这些野猪白瞎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