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七百九十章 胶靴里兔子,祭灶野鸡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祭灶王爷,多半等着中午后,傍晚或是晚上开始。李峰上午忙活着准备饭菜,中午还要请人,村里几个长辈。李峰在家里收拾饭菜,中午还有几桌呢。祭灶这个事情,新添人口,祭灶可是大事啊。

    添了人口,添了饭碗,这个可是上报天上天庭知道大事啊。张兰和石秀兰,几个孩子忙活着摘菜。蔬菜昨天李峰老爸已经摘好了,洗洗可以了。蔬菜准备好好,一个个放在簸箕里,李峰刀工不错呢。蔬菜切好了,李峰开始准备肉菜了,酱牛肉,腊肉在炉子里真煮着呢。野鸡炖上了,这只野鸡真是神奇,昨天不知道啥么时候钻进锅洞里。整个鸡毛烧的半半拉拉,早上烧饭着,时候这只野鸡还没有出来,火烧旺了,野鸡烤着着了起来了。这个野鸡火烧屁股才跑了出来。可是翅膀啥么烧着,最后整个秃尾巴乌黑鸡了。李山看着鸡腿烧焦了,这么样子的鸡看来不行了。

    直接给杀了,李峰听到这事,可是乐坏了。还有送上门来的野鸡,而且直接把自己给烤了。宝宝和萌萌说着时候,还带着香味呢,可香了,李峰被几个孩子夸张的样子逗着乐呵好一会。

    这个早有点野鸡飞到饭锅里意思呢。李峰用着罐子把这只挺大野鸡和鲜嫩蘑菇,粉条,整个个炖了起来。

    “真香。”林颖笑呵呵走进厨房,今天没有啥么事情来了,水鸟喂好了。这会听说李峰家里做祭灶,这不来看热闹来了。

    “呵呵,野鸡当然香了,说起来这只野鸡真是太伟大了。”李峰说着一副崇敬样子,林颖要不知道还以为这人说着野鸡是怎么回事呢。不定还觉着李峰面对着伟大革命先辈呢。

    “呵呵,你这人,人家现在都成了盘中餐了,你还不说句好话啊。”林颖没好气的白了李峰一眼,林颖一回来,宝宝拉着林颖说了野鸡事情,小丫头一上午说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谁让野鸡是小宝宝第一个发现跑去叫人的。

    李峰知道自己闺女,这丫头最是爱凑热闹,这有这么样事情当然见着人就说了。“呵呵,我这是为它好好超度超度,积极功德,来世投个好人家不是。”

    “对了,今天没啥么事情吧,水鸟没有再出事吧。”一天二夜大雪封山,整个山都被大雪覆盖了。哪里还有食物可以吃,今天可是捉鸟最好时间了。几把米,几道网子,去山上随便扫块地方弄着不少鸟儿。

    “没事啊,今天早上我喂了一遍食物了,还真要谢谢你,一会我再驮点,二百斤吃不了二天。”林颖脸上多了一丝担忧,如是大雪不停,冰不融化,这些水鸟命运担忧了。林颖昨天看了天气预报,知道明后天可能还有大雪。这让林颖心里多了一丝忧愁了,不过李峰家里玉米储量让林颖心情好了一点。

    “行,我一会做好饭给你弄。”李峰和林颖说了一会话,中午两桌子,一桌子自己家人。一桌是村里的老人们,今天一早住客陆续走了,再不走可不定能走的掉了。明后天还有雪,这些人不得不回去了。人家还要回家过年了,李峰住户走完了。村里宁静了下来了,年味却足了。

    前两天忙活着,一家老小都顾着洗菜打扫房间,哪里有空准备。今天人走了,又是小年,大家都在家里做收拾祭灶事情。中午,村里老人都来了,李峰中午饭都没有吃着多少,这人照顾着一众老人。

    今天酒李峰一定要喝的,端着酒一个个敬酒了。最后,李峰又不得不动用白色雾气,最后一个人喝了二斤来白酒,愣是撑住了。这让李峰爸妈和蔓颖爸妈都觉着惊奇啊,村里一个个自夸李峰酒量好。只有李峰心里苦笑,自己这些天白色雾气越来越少,以后不知道怎么补充呢。

    “小宝,你要不歇歇睡一会啊。”石秀兰看着满脸通红的李峰,有点担心。“没事,伯母,我来收拾一下,下午还要准备一下祭灶了。”李峰抢着收拾起碗筷,别看现在脸色红扑扑,其实身体里的酒精多半用白色雾气化掉了。

    中午收拾完了碗筷休息了不多一会,李峰拿出糖瓜子用五花碟子装了一些,各种糖果,花生装了两碟子,十种了。这个糖瓜子还有一段传说呢,相传很久以前,有一富家子弟姓张名禅,娶妻之后,生活过得十分美满。谁知没过几年,张禅便心生邪念,他喜新厌旧,硬把自己好端端的结发妻子给休了。妻子无奈,只好另居他乡艰难度曰。从此,张禅不务正业,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不料一年冬天,张家突遭大火,把个偌大的家业烧得精光,而张禅的双眼也被烧成了瞎子。面对如此惨状,张禅只好四处乞讨为生。一曰,他讨饭来到一家门首,好心女主人可怜,便把他请到家中,做了好菜好饭招待他。言谈之中,张禅发现这位女主人竟是自己休了的前妻,于是羞愧难当,便一头扑进灶火里活活烧死。后来,玉皇大帝得知此事,觉得他是浪子回头,还可利用,便封他为灶君,即灶王爷,让他司察人间的功德善恶,并在每年的腊月二十三曰,回天庭去汇报一次人间的实情。

    岂知这位张禅,自当上灶君之后,仍是好吃懒做,不务正业。人们信不过他,害怕他上天之后胡言乱语,便在他上天之曰,摆上糖瓜来祭奠他。祭祀时,先将“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的对联贴在灶君像的两侧,用来提醒他多为百姓说好话,办实事。至于供品糖瓜,是取其又甜又粘的特点,用来糊住他的嘴。当他尝到糖瓜的甜味时,就要多说点好话,如果他想打小报告说坏话时,就让糖瓜的粘粘住他的嘴,让他想说也张不开口。

    李峰还把这个小故事说给宝宝几个小丫头,糖瓜子用黄米和麦芽熬制成的粘大的糖。粘甜,味道好的不行,只是粘牙啊,不能多吃了。

    李峰收拾了好了,端着盘子来到小院子了。这边准备差不多了,一只大公鸡了捆绑好放在一边,还有不少黄纸之类。宝宝和崎崎身上系了彩色被棉被子,这些早就准备好的,香案摆设好了,上面就是灶王爷。二爷,站在一边,今天主祭人李峰,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在李家岗规矩即使男祭女不祭,李峰理所当然,当然蔓颖和李小曼要能来着更好了。

    五谷杂粮这些早早准备好了,香烛,鞭炮,还有震天雷早早准备好。二爷手里递过来一张黄纸上面写了,内容多是说两个还是入了李家门,请灶君爷捎带送于上天知晓,李家再添二副碗筷。最后就是一首固有的歌谣,请灶王爷上天言好话。

    十八糍粑,装在碟子里堆积成上天梯,公鸡插羽毛,飞天,撒血祭天,几张黄纸写好孩子的父母年龄高于灶王爷知道,送于天庭了。二爷主持,李峰主祭,两个孩子跪在一边。如今仪式多简单了许多。

    最后上香,点燃炮竹,整个响彻天际的震天雷,惊起来无数的鸟雀。震天响地,这个有点提醒上天的意思了。李峰送着灶王爷,取下画像换成新的,老着画像和黄纸,一起烧了最最后一步送灶王爷上西天了。

    小青和林颖等着听到最后一句差点没笑出声音来。“小颖,你说这个怎么还有上西天啊。”刘岚憋着笑,边上李欣白了一眼。

    “这事有说道,说是小神多是从西天门进入,所以上西天,意思就是上天意思啊。这些都是我奶奶说着,山里重视这些,你别乱说,让人家笑话算了,有些人可能直接对你不客气。这可是关系人家家人大事。”李欣说着脸色挺严肃的,刘岚和林颖有点惊讶,这会不敢随便乱说了。

    小青站在边上拉着萌萌,这会祭祀差不多结束了。宝宝和萌萌上完香,送完最后一道黄纸,整个仪式结束了。

    “礼成了,呵呵,小宝,快把两个孩子给拉起来,地上这么凉啊。”二爷笑着接过李山递过来着红包,这个钱一定要收下,即使如此二爷不是随便给别家主持这个事情。这个事情说不上多好事情,不过赶着李峰,二爷说啥么都要好好艹持一下。

    “小宝,这个灶王爷我不说了,你都知道了,下去上坟时候,老祖宗不要忘了,两个孩子第一年一定要好好磕几头,我不去了。”二爷说完,这会出去了,李峰父亲赶紧送出去。李峰站着不动,这会不等着香烧完,灶王爷不送上天。李峰和宝宝,崎崎是不能离开院子的。

    “宝宝,崎崎,你们记着,这些天不要去碰这个灶王爷,记着没有,一点点都不能碰。”了李峰前所未有的严厉,宝宝和崎崎用力点了点头。这个灶王爷可以碰不得,在正月十五以前,不能碰不能摸,不能破了。

    画像好好保存到来年送上天完成整个仪式最后一步,这些李峰也是知道。这步交代一番,李峰说完解开两个孩子身上披红挂绿。“好了,去玩一会吧,一会爸爸带你们给老祖宗磕头。”这会时间还有不少,休息一下,这么一会功夫弄着李峰满头大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