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七百四十六章 干果子透心甜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对,是这里啊。”李峰指着山顶,幸好李峰记忆力不错,换个人不定能记着呢,这些小山头真没有啥区别来着。子母树所以没有被人发现,多半如此,船只停靠下来。李峰这次不得已必须上去了,仔细的辨认一番,尤其其中一个半米见方的黑洞证据总算确定了。

    “没错,是这里啊。”这次分批上来,谁也不敢说人站着太多,会不会导致洞穴坍塌啊。李峰见着这里没有自己啥么事情,赶紧回到下面,这人真怕三个小丫头调皮乱跑。

    “高书记,洞穴大家都知道我就不跟去了,这就陪张教授去舜耕山看看去。”李峰和高晓松,林颖,刘大头,几位熟悉教授和林业局几个熟人打了声招呼,拉着几个小丫头回到小船上。

    “刘师傅,走吧。”船只回到洞穴这边,李峰和张教授以及张教授一位助手。“前边是洞穴,沿着这边走至多二三里路。”舜耕山就在洞穴所在山头对面,翻过小山头就是不远,这里原先都是大河的流经地方,舜耕山靠近原来河道,如今远了些。如是从李家岗另外一条路出发,舜耕山不算太远。

    “变化好大啊。”不多一会,几个人来到舜耕山,不少果树,多半是桔子,李子,还有些梨树,边上竟然还有一些苹果树。这些小苹果树李峰一直很疑惑,苹果树在南方很少几乎没有人种植。可是舜耕山上竟然有不少,难道这些种植果树的人不知道苹果树在南方只生长不开花结果嘛。舜耕山上苹果树今年还结了些小果子,虽然很小,不过颜色挺好看。

    “爸爸,小苹果好可爱啊。”一个个比枣子大了一点的小苹果,红彤彤如同一个个小灯笼,树下不少鸟粪,看来已经有不少的吃客光顾过了。李峰正想摘着几个给几个孩子吃来着,只见身边的张教授愣愣盯着树上苹果,眼里闪着一丝泪光。

    “好好好,老兄,你看到了吧,苹果结果子了啊。”李峰吓了一跳,怎么了,不过是结了几个小苹果,还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来。萌萌和宝宝,铃铛拉了拉李峰衣角,怯生生偷偷望了一眼张爷爷。

    “没事,爸爸给你们摘小苹果吃。”李峰虽然不明白老人怎么回事,不过想来肯定和苹果树,过去的人和事有关。李峰没有问啥么原因,自己不过陪着老人来这里看看,随便的考察考察。自己明年开春时候来挖些,充实一下自己的小果园。这些果树都有点老了,适合嫁接用着,李峰看了看李子树还不错,桔子还在结果子。

    李峰忘了自己上次来还特意用泉水浇灌了一片地方,那个时候没有想这么多,只想着弄点野果子吃吃。小苹果虽然不大,卖相倒是不错啊,李峰摘了几个递给三个孩子。

    “小黑球不要抢,宝宝来了分。”宝宝给一人分了两个,小猴子和小黑熊,小狗獾三个小东西分了一个,。剩下小丫头倒是没有贪着,递给了李峰。“爸爸,你帮我们放着吧。”李峰一乐,拉过小丫头,拉开小背包随手塞了进去。

    “这些带回去给给妈妈吃。”李峰拍了拍李宝宝小背包,这会李峰发现结果子的苹果树不过几十棵里的一小部分,只有靠近边上的几棵树结了小苹果。李峰细细一想,这些难道是自己上次浇灌了泉水的几棵树吗,啊。当时自己没有太在意。随手浇灌了泉水,这下子李峰有点无语了。原来是自己泉水功效啊,本来还想着栽种几棵苹果树,苹果多好啊,香气浓烈,一个个小红灯笼似的。可是看看这些树上小苹果李峰摇了摇头,有泉水只长出这么点大的果子。自己可不想种出笑话来,这么小的苹果村里人见着不定怎么笑话着。说不定没几天十里八庄传开了,大学生种出羊蛋蛋大的苹果来了啊。

    “小李,让你们看笑话了。”张教授抹了一把泪,说话声音有些颤抖。老人四处找了找了,最终还是失望摇了摇头,坟头已经找不到了,这片山林发生不少变化。灌木,杂草,碎石,还有好几处出现塌陷。

    李峰看到这些塌陷,再一联想着今天大家去看着的洞穴。难道是这片果树林子下面也有洞穴不成,这里作为曾经的实验林,种植果树,最后失败,难道这些和地面下的构造有关。可是李家岗四周的山头都没啥问题,为啥么果树种植已经不行。

    李峰把自己猜想和张教授一说,老人愣了愣。“小李,你说这个情况倒是有可能,一会等着谢院士回来,你和谢院士反应一下。”

    “张教授要不你说吧,我只是随便说说,上次事情弄着一大批专家埋怨我小题大做来着。”李峰可不想搅合到这里边来,山里可是一点不舒服,别看李峰有着空间吃喝凑合,可惜帐篷睡着哪里有家里舒服啊。钱不多,不如弄弄大棚蔬菜,等着专业人士弄出啥么结果来了。自己等着天气暖和些,自己一个逛逛,啥么不怕它,骑着小龙女多舒服,晚上如是在洞穴里直接住在空间里。空间收拾一下,弄个好点床铺,睡着舒服。李峰越想越觉着这个主意好,不用担心空间,天天装着背包沉重样子。

    “呵呵,行,我去说,你小子是想着偷懒啊。”张教授助理有点不解的瞥了李峰一眼,多好的出名机会啊。如是有啥发现,这名声不就出去了。李峰哪里不明白边上这位想法,可是自己一不是啥专家,不是啥么教授学生,再有自己一个小农民上电视,自己蔬菜还不是买个这个价格。

    有时候社会就是这样,很多人吃饭不吃味道,只吃面子,李峰这么简单种植蔬菜即使味道再美,人家不吃,你没办法不是。野味好吃,不少点头,其实多半都不怎么好吃,为啥么那么多人爱吃,因为够稀有,够档次,只吃面子,对于味道谁管啊。真正为了吃饭而吃饭人真不多,多半都不啥么大人物。

    有权有势有钱人从来不会为了一道好菜拍桌子,那是吃货专利。人家更多关注饭桌以外东西,李峰知道在饭桌边打转的人没有几个有出息。这人没想着啥么大富大贵,有点小钱,没病没灾,吃好喝足,孩子健康可爱,能做自己爱做的事情,这已经是最大的奢望了。

    “在山里呆怕了,再有几个孩子难得放假啊多陪陪他们,这两天去省城一趟,快过年了,岳父岳母两位老人看看。真是没时间啊,呵呵。”李峰手里还有点钱,凑凑先还给周艳一下,人家不说,自己不能不管不问,那自己成了啥人啊。没钱说个话不是,李峰打算先还三分之一二十万再说。

    “那行,我去说,小镇帮我摘掉果子。”老人指了指已经干瘪的李子和桔子,至于小苹果,自己亲自摘了些,向着几个塌陷地方扔下去。“老兄啊,苹果,你最爱吃,你说过南方也能栽种苹果,看来你说着是对啊。你看看这苹果多好看啊,红啊,血红血红的。”老人擦也不擦的咬了一口,清脆的响声在寂静山林显的如此清晰。

    “张教授,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也不要太介怀了。”李峰知道曾经那段岁月在老人心里重量,有时候可能错误是人生历程中最最难忘缅怀时光。快乐时光总是容易遗忘,伤痛却时刻在心间回荡。多受点伤,一会老了多点事情给你缅怀吧。

    “没事,多少年了,真是很多年啊。小镇,谢谢你了,我们回去吧。小李陪老头子走一走,呵呵忘了,还有几个孩子,算了算了。”张教授本想着在山里走走看看,可是看了看李峰身边孩子拍了拍有自己额头。

    “张爷爷,你想捉小鸡嘛?”宝宝突然插了一句,李峰和张教授,助手一脸疑惑,怎么捉啥么小鸡啊。

    “宝宝,为什么这么说啊?”李峰挺奇怪,这丫头怎么想着捉小鸡了啊。“叔叔,萌萌知道。”

    “宝宝是说捉野鸡,上次李爷爷带我们进山,说走走就是捉小鸡。”李峰算是听明白了,原来是自己的老爸带着几个孩子玩着时候说着在山里走走,其实是收夹子。李峰家夹子包裹了一层汽车内胎,多半不会伤着动物。平时在李家岗四周捉点小兔子,小野鸡。前些天在后山边吓了几个,不知道怎么回事,时常有野鸡混到自己家养着小野鸡里去。偷食饲料不说,还欺负自己家小野鸡。这不李山打算把自己家山边野鸡清理一下,几个孩子随着一起。李峰解释了一下,张教授和助手明白过来。两人哭笑不得,不过这下倒是不担心了,三个小孩子体力好着呢,走个七八,十来里山路一点问题都没有。

    “好,张爷爷带你们去捉小鸡。”张教授说着还卷了卷自己袖口,还别说,这位张教授真有点牛逼吹啊。一会功夫真给他找到几只野鸡,本来有点懒散的李峰此时屏住了呼吸,想看看张教授怎么捉着野鸡来着。可惜看了半天没见着有啥么动静只是拔了几根草,怎么回事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