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六百六十三章 牛车威武(中)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无奈开着车跟在牛车后边,幸好村里不太远了,二爷喝了点酒感觉甚至暖和许多,牛车赶的更加顺溜。顺手酒瓶递给三个小家伙,嘴里说了句喝点酒暖和。“老太爷爷,真的嘛。”宝宝有些冷了,牛车虽然跑着不快,可是冬天干冷空气带起一丝风带着一丝丝寒意。

    “当然了,喝酒热乎乎可舒服了。”老人随口一说,三个小家伙眼睛一亮,趁着二爷不注意打开酒瓶盖子一人抿了一小口小心翼翼扭紧盖子,苦涩辣辣的,三个小家伙苦着小脸不停扇风,小家伙还不敢出声怕老太爷爷注意到。三个小家伙喝的不多,二爷没注意,摸着酒瓶大喝了一口。“好酒,舒服。”

    “老太爷爷骗人。”宝宝嘟嘟小嘴,惹着二爷哈哈大笑,只是二爷还以为小宝宝什么尝过酒味,哪里知道三个小家伙偷喝了酒。别看一人只是喝了一小口,这可是六十多度的高度酒,宝宝,铃铛,崎崎三个小萝卜没一会功夫小脸红红彤彤了,热乎乎,几个孩子倒是嘴里苦涩味道没了。这会倒是觉着舒服了,晕乎乎的小脑袋一点一点,**辣红彤彤小脸蛋,可爱极了。只是眼神有点迷离,二爷赶着牛车,直接来到了桃林小院。这会早早等着买牛归来的林颖,刘岚和李欣,没想到直接赶着牛车回来,本来以为只是买头牛,牛车过几天才会弄来着。没想到这么快啊,几个丫头眼睛一亮,小跑迎了上去,李小曼和蔓颖赶着跑了上去,三个孩子怎么坐着牛车回来,不怕冻着啊。蔓颖和李小曼还埋怨李峰,真是不知道照看一点啊。

    “妈妈,好多个妈妈。”宝宝迷糊着伸着小胖手,李小曼一看,小宝宝满脸涨红,还以为出啥事情,冻着,感冒了。李小曼赶紧跑到车边宝宝摸了摸头是挺热,难道真是感冒了。“宝宝,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蔓颖见着崎崎和铃铛,两个孩子和宝宝一样满脸红扑扑的。

    “怎么了。”二爷一愣,三个小怎么回事,刚才好好的,李峰把车停靠好了,拎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过来。

    “宝宝怎么了?”李峰一看三个孩子如同煮好螃蟹红彤彤,目光和二爷几乎同时落到酒瓶上,这几个孩子不会偷喝酒了吧。“铃铛,你们喝酒了?”李峰有些不敢相信,这几个孩子竟然喝酒,真是胆子够大啊。

    “喝酒?怎么可能,宝宝这么小怎么会喝酒啊。”李小曼一脸难以置信,蔓颖,林颖,刘岚,李欣,张大嘴,愣愣看着几个孩子,这个不会真的喝酒了吧。

    “嗯,老太爷爷说冷了喝酒舒服,热乎乎,宝宝喝了一小口,一点都不好好喝,老太爷爷骗人。”宝宝迷离大眼睛里闪着以一丝水汪,小脸蛋红扑扑可爱极了,只是此时听着这丫头说话一群人有些哭笑不得。

    尤其是二爷,自己赶车,说话没太在意,谁知道自己孩子当真了,这酒自己喝着舒服,可是几个孩子没有喝过酒,可就不一样了。“老太爷爷没骗人,崎崎现在就热乎乎好舒服。”崎崎摇了摇脑袋,铃铛跟着点头。“嗯,铃铛也热乎乎,头有些晕乎乎,好多人哥哥,姐姐。牛牛好多了。”

    “嗯,大牛牛变得好多,宝宝都看不清楚了。”宝宝摸着车沿就想跳下来,李小曼吓了一跳赶紧把宝宝抱住,李峰和蔓颖赶紧把崎崎和铃铛抱下来。“这几个孩子,真是太调皮了,真该好好教育教育。”李小曼说着不过这会没有动手拍打宝宝小屁股,三个孩子晕乎乎。李峰有点哭笑不得。“三个小酒鬼儿。”

    “先送孩子去睡一会,这几个小家伙,没啥事情,喝点酒活血化瘀。”二爷直摇头,自己没太注意,这几个孩子,当时自己赶车一不留意,酒喝了,下次自己可要注意了。“对了,宝宝困了吧,睡觉去。”李峰对着李小曼和蔓颖打了眼色,这事等着几个孩子醒了解了酒再说了。

    “二爷,快进来坐。”牛车拴在路边,反正自己家里地方不怕,二爷今天忙着这么大忙,可不能怠慢了。李峰倒茶,招呼,倒是林颖刘岚和李欣比自己还殷勤。“二爷,一会你还赶不赶牛车啊?”

    “你们做啥么啊?”李峰无语,这些丫头心里打啥么注意自己还不知道。“二爷赶了一路,累着很。”李峰不等着二爷说话绝了林颖几个人的念想,真是,下午,李峰还想向着二爷学着赶牛车来,哪里有空。

    “切,小气鬼,坐下牛车,你家的牛不会少一块肉。”刘岚撇了撇嘴,颇为鄙视看着李峰。

    “对啊,这会离吃饭还有好一会,让大牛熟悉熟悉环境不好。”林颖颇为期待,上次牛车都没坐过瘾来,李峰有些想不明白,怎么坐牛车还有这么大瘾啊。不仅仅三个孩子,这三个大女孩眼神如同宝宝他们一般,满是渴望。

    “行,一会我赶车,你们坐好了,二爷,正好你教教我,这牛车怎么赶才能顺溜啊。”李峰以后自己肯定要学着赶牛车。正好有二爷这个好的师傅,二爷喝了杯热茶,笑呵呵看着李峰和林颖几个丫头斗嘴。

    “牛车赶不过几个要点,你掌握了以后慢慢培养和牛的默契,这头牛不错,是我见过最好几头牛了,聪明,比起你四叔五叔家的强多了。一会,我叫你几个要点,你弄些饲料啥,喂喂牛。”二爷讲了些喂牛的注意事项,有些李峰知道,有些李峰不清楚,李峰用心记下来。牛饲料最容易了,自己堆积如山的玉米杆子,不少水灵灵甜。李峰用铡刀铡了一大竹筐背着,二爷拍拍手,林颖,刘岚和李欣紧紧跟在后边。老黄牛挺温顺,平时别家的牛陌生人靠近都是要踢人。

    “这牛真好,上次黄牛都不让我们靠近。脾气大着呢。”递送玉米杆子的几个女孩,一会功夫喜欢上了这头温顺的黄牛,尤其是林颖和刘岚第一次摸着黄牛脑袋乐得合不拢嘴。不停往牛嘴里塞鲜嫩些的杆子,李峰不时示好。

    “呵呵,小岚,你们记不记得一本书叫啥赶牛车的人?”林颖挠了挠大牛脑袋,黄牛舒服轻轻的靠了靠林颖手臂。

    “当然了,我就是看了那本才喜欢上牛车。”林颖和刘岚说着一本书,李峰有些印象,说着是十月里,男人把一年的收成装上牛车,步行十天到市场上去卖,然后买回一家人来年生产生活所需的东西,这是赶牛车的人的故事。短短的二十天浓缩了一年的光阴,而人的一生又凝练得只似这一年。书中的文字是一首小诗,把农耕社会简朴、互助、勤劳的生活方式描述得云淡风轻,文字简单却让人动容。全家人辛苦一年的收成,还带着暖暖的体温:满筐的苹果土豆,女儿织的手套,妻子织的披肩,儿子削的桦木条扫把,父亲劈的木瓦片……用奇妙的链条方式一一呈现。让人一边絮絮地念着,一边在心底勾画出一家人相亲相爱、自给自足的情景。赶牛车的人卖掉了带来的所有东西。最后,他和心爱的牛说再见。从无到有,又复归于无,把惋惜与留恋放在身后,脚步随着时光安然向前。

    他买了铁壶,给女儿买了绣花针,给儿子买了小折刀,还买了两磅冬青薄荷糖。前者是生活与生产的需要,最后是足以慰藉心灵的甜蜜。一年只赶一次集,然后一家人再从头开始一点一滴地做出各种东西,锯木板造新车……四季循环,生命轮回,一如书的最末一句:“鹅儿们在谷仓旁嘎嘎叫,落一地鹅毛软得像白云。”节奏轻盈,意象悠远,整个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如此的美丽朴实一个故事,虽然不是在自己国家,不过同样感动人,李峰同样喜欢这个不算多长,感动人故事。那些曰复一曰在重复的、那些曰常的琐碎的、那些几乎被岁月遗忘的……也许正蕴藏着我们真正幸福的时光。

    “是啊,不过我们这里比起故事里一点不差,只是有些人差了一点点。”李欣说着瞥了一眼李峰,让李峰一头黑线,这丫头,李灿怎么教育啊。下次看我还给你们俩打掩护。

    “就是,就是,有人差的不少呢。”刘岚说着故意看看李峰,这丫头说话更加直接,李峰摇了摇头,懒得和两个黄毛小丫头计较了。

    “二爷,你别理她们,我们开始吧。”李峰和二爷一人坐在一边,李峰就近观摩二爷如何赶车的,至于三个小丫头算了,坐吧,坐吧不怕冷了,冻着愿意坐多久。李峰灌了几口白酒,牛车随着一声鞭响,慢慢悠悠向着村外走去,这里路还是太狭窄了些。不合适李峰这种第一次驾车的人,再有牛车不熟悉,二爷不愿意冒险,虽说黄牛挺温顺,可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发脾气。没有熟悉起来,二爷不敢打包票,在大路山,牛车速度快了些,有点冷了,几个丫头真是早有准备羽绒服拉紧,帽子一扣上,真是不怕,说说笑笑,指指点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