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六百三十四章 惺惺相惜人猪篇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老猎人的判断极为准确,只是几人小心四处观察,还是没有发现野猪踪迹。女孩有些急切,野猪不同一般的小动物,捕猎既不容易,一旦野猪受惊,快速奔跑可以一口气跑上三四十里地,在丛林猎人靠着体力跟上野猪这是一件不能完成的事情。这些大家心里都清楚,难道是野猪味道烟味跑了,女孩瞥了一眼自己老爸的烟枪。

    野猪嗅觉灵敏,猎人追踪野猪的时候时刻小心一般不会留下任何有特别气味东西。比如说有着浓浓烟草味道的烟枪,老猎人发现了自己女儿的视线所及之处。有点说不出的尴尬,自己早晨忍不住吸了一锅子。

    “爸,你也真是,我都跟你说少吸烟了,你就是不听。”女孩不满的瞪了一眼自己老父亲,人年纪越来越大,怎么越来管不住自己的嘴巴了。旱烟吸着没啥好处,再说了今天大伙好不容易凑齐了,准备捉头野猪开年菜。这下可好,野猪闻着味全逃跑了。

    “不能,我们这么一路绕着走的,在下风口,野猪鼻子再灵敏不能闻着味道,奇怪了。”老人想不明白,看四周野猪平时是在这里活动,此时中午时分,野猪早应该回到这里才对啊。野猪的晨昏活动,觅食,中午返还密林,这里正是它们的巢穴所在地。这个时候本应该不会跑远,尤其是小野猪不在,这事有点奇怪,难道是有人捷足先登。

    此时,李峰在蹲在一只强壮野猪边上,拍着野猪脑袋,得意洋洋。“这就对了吧,何必打打杀杀呢,大伙和平相处不是挺好。”李峰在冲杀的时候瞬间使出最最恶毒的武器,一箩筐玉米飞速的洒落,一群野猪追着玉米。一群野猪傻傻的被李峰一筐玉米外加点泉水给收拾服帖了。

    “真是,多简单,对于吃货当然还是用吃了。”李峰心里暗暗佩服自己聪明,其实李峰当时见着这么多小野猪打上注意,这些小野猪一头一两百十多头,几千块啊,自己如是打死了人家父母。李峰会不好意思收拾小野猪,再说了即使捉住了,带着也是个麻烦事。不说跟不跟自己走了,即使跟着,乱跑,自己用绳子拉着不容易啊。至于空间,李峰想过,可是这野猪啥玩意,无敌的农林害兽,自己要是放着它们进空间,自己的玉米,蔬菜,可爱的新生大豆,小兔子,野鸡,还能留下啥么,骨头吗?菜根?

    最终决定收服大公野猪,正好自己玉米多,外加一些泉水,当然,野猪不是这么容易驯服的。肥仔和灰狼拦住一头母野猪,大斑狗独自挑战一头小母猪,外加李峰大力士,压阵,在收服前展示一下自己实力,不然这些家伙不定这么容易驯服,尤其是李峰光光凭着自己的力气顶着野猪,虽说自己被撞得有点晕乎,可是最终干倒了野猪。先是武力压制,再有玉米泉水甜枣,完全是大棒加甜枣政策,让公野猪哼哼了几声多半的低头,再有李峰及时的安抚,外加不要钱对外倒着玉米棒子,总算野猪爸爸妈妈外加一群小家伙吃的肚皮滚圆。

    李峰嘿嘿直笑,这些自己收了这么多野猪保镖,在林子还怕谁啊。高兴的肚皮咕咕叫都忘了,直到锅里水花溅起一丝丝的水雾,这人才想起,自己还没吃饭。最后烧了一碗鸡蛋汤,外加红烧鱼,盐水虾米,连吃了两晚大米饭。总算肚皮鼓了起来,“嗝,舒服啊。”喝完鸡蛋汤,靠在在大斑狗身上,李峰眯着眼睛,舒服的直"shen yin"。野猪哥哥和野猪妹妹吃饱正在**,不对交流感情,肥仔和灰狼似乎对于李峰收服这么一群味道怪怪家伙很有意见。此时肥仔和灰狼离着远远的,倒是小狗獾很是友好的上前大招呼,这家伙倒是聪明很。先是小猪猪攻击时候,毛球和闪闪抓着小木棍迎敌,一个个小猪猪被敲打的四处乱窜,这家伙逮着小的弱的欺负。此时屁颠的一个个的去慰问似的,安抚,先小猪后母猪最后才是大脾气最为暴躁的大公猪。小家伙策略十分成功,不一会和小野猪打成一片,大有领头大哥气势,让李峰看的一愣一愣,这家伙聪明的过分了一点吧,妖孽啊。

    李峰此时有点觉着带着小狗獾还是有点好处,别看人家小,人家可是真正的万精油啊。李峰觉着动物界的政治家非它莫属了。

    于此同时,李峰和大公野猪摔跤时,野猪哼哼声,正好被下风口的老王一伙人听到。几人小心翼翼的接近声音发出的地方,可是让他们震惊目瞪口呆是,一群野猪围着一个人打转,双方似乎很是友好相处,这让对野猪极为了解的老王爷傻眼了。真正让他无语是眼前人,不是别人正是早上的小伙子,这个怎么回事,自己不是给他指了路,难道是这人怀疑自己不成,没有按着自己指的路走。

    这家伙要是让李峰知道,李峰绝对破口大骂,自己脚底板都快磨破了,丫丫,你指的死路让我飞过去啊。李峰不定怎么大骂这位指路好心的老人,谁让指路一条暗路给明路人啊。这事闹的,只是此时,几个人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爸,这人看来早就盯上野猪了,我看他八成是认出你来,好啊,竟然敢骗我们,看我不让他知道知道本姑娘厉害。”说着,王英就想着出去给李峰一个教训,这人骗的他们团团转。这口气别说王英,身后的几个王家子弟心里不痛快啊。如今师傅虽不像过去师徒如父子,可也是极为亲近的人。

    “英子,回来,这事还没有弄清楚来,你别冲动,我再看看。”老人脸色变化莫测,心里不知道如何想来,这个小伙子自己觉着不一般,可是此时表现还是让做了一辈子猎人的老王爷心惊不已,野猪是这么容易驯服的吗?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可是此时李峰确确实实把野猪收拾服服帖帖了。

    “是啊,师傅,我们去会会这小子,让他知道知道规矩,先来后到总是要讲的吧。”几个徒弟义愤填膺,怎么说自己忙活了大半天只看到野猪影子,连根毛都没有捞到,任谁心里不舒服啊。

    “你们,没见着人家离着猪窝窝远着呢啊,这些说明啥?说明野猪找上人家的,这算啥么抢猎啊,你们一个个姓子啊,我真不放心你们单个出来,一个个急脾气,这是要吃亏的。走,我们去拜访一下,人家别的不说这一手驯猪的本事,这点就值得你们学习了。我这个老猎人都不得不佩服,心服口服,走吧。”老王爷说话了,虽然几个人心里还有点不舒服,没说啥,只有穿着红衣服的女孩气呼呼的。

    “小英子,你啊,要不留在这里吧。”老王爷望着女儿,最后摇了摇头,王英哪里愿意啊。“爸,我也要过去看看这是啥人,比我们先劫道了。”王英心里不服气,这会想着给李峰点难看,不然这口气捋不顺,不舒服。

    “你这身衣服过去了,我怕惊扰了野猪,黑野猪最是对红色反应激烈,一会你小心点,别靠的太近。”老王爷心里何尝不是想看看,李峰对野猪到底掌控怎么样了,如是见红野猪都能忍住,说明,这人驯动物真是高手了。

    如今这么样驯化动物高手可不多见了,过去倒是不少马戏团之类,里边的武师之类兼职驯兽师不少,那时候有不少秘法训练动物极其得心应手,只是战乱频发,这份老手艺早早的失传了。如今老法子效果差了不少,野猪这么短时间可不是说平静就能平静,果不其然,当几个人接近的时候,野猪哼哼渐渐变大。李峰闭着眼,瞬间睁开,看到老人,李峰差点破口大骂。好在受过高等教育人,这些年磨砺的姓子变得好多了,要不然李峰真指着鼻子大骂了。

    “呵呵,小兄弟,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啊,不知道小兄弟找到回李家岗路了没有啊。”老人见着李峰反应,刚才一闪而过的怒意,没有逃过老人眼睛。老王头心里暗暗嘀咕,这不对,应该生气是自己才对啊。

    “老人家,你指的路似乎是条死路啊,不知道怎么找到回去的路啊。”李峰说着盯着老人,老王头脸上一闪而过诧异,让李峰有点拿不准,难道是自己走错了路不成,不可能啊,自己是安着老人只是一直沿着小路,没有岔路啊。不对,那自己这会怎么跑到这里,难道真是自己弄错了不成。

    “没有路,小兄弟,你打过猎吗?”老王头郑重问道,李峰想了想,自己好像真的没有打过猎,不对,没有成功打过几次。野鸡,兔子,应该不算吧。

    “捉野鸡和兔子要是算的话,我打过几次。”李峰想了想照着实情回答,自己不打猎不丢人可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