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六百三十二章 山林之晨老人(中)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大棒骨,来点。”李峰捞了二根用干荷叶包好递了过去,这些荷叶本来是李峰拿出来包裹玉米的,玉米刚刚出锅挺烫人的。油光闪闪的棒骨上肥瘦肉丝丝透着股股香味,大关节骨头砸破了,有点骨头渣子流着油,轻轻一吸满嘴骨髓。

    “那老头子不客气了,谢谢啊。”似乎真的饿了,老人一会功夫两根大棒骨连着里边的骨髓都吃的干干净净,吃完不忘抹下嘴,味道真不错。“不错,不错,小伙子手艺真不错。味道入肉三分啊,如是有好肉用着料子过过水,味道一定不差。”老人挺惊讶,眼前的小伙子不过二十多岁,这个大棒骨味道做的真是入味三分,自己不由吃了个精光。他当然不知道这些调料都是武圣老爷子这个相当于过去御厨大师级人物配制的,再有所用的水,可是空间泉水,味道如是再差,李峰直接找块豆腐撞死得了,省的武老爷子知道气出病来。

    “哪里啊,爱吃,来来再吃两根。”李峰说着又捞了两根,突然想起什么,跑进帐篷里拎出半瓶酒来,特供茅台绝对是好酒,李峰当成御寒酒水喝,真是浪费。老人见着李峰提出这么半瓶酒,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精芒,借着低头啃着大棒骨,眼神多次变化。最后抬头微笑着,满脸见着欣喜之物的喜悦之色,李峰没有注意,拿了两个小竹碗。“来来,老人家相识即是缘啊,来,我敬你。”李峰一口喝了小半碗,这些酒水本就不多,昨天三点多,起来,自己一时间睡不着,捏着花生米和牛肉干掉半瓶。

    “好酒。”老人放开了些,捏着卤花生,几块卤牛肉,满口香,真是好酒配好菜,可惜酒少菜不多,两人都有些意犹未尽,李峰空间里倒是还有些酒水,不过此时此地取出来,李峰还真没有这个打算,毕竟眼前的人自己不了解,喝喝酒说说话倒是可以解解闷。至于别的,李峰不是傻子,老人出现的突兀,说是走亲戚,虽然算情理之中,可是这里离着最近只有林场,山里没听说有啥么村子,走六十里地去看亲戚,身上不带一点东西,尤其是是走亲戚带着柴刀,最近从来没有听说这个理。这东西毕竟是凶器,李峰上次去外婆家即使路上用到柴刀最终不敢明晃晃随手拿着啊。

    李峰和老人小口喝酒,大声说笑,渐渐的锅里的大棒骨,随着两人和李峰时不时扔几根给肥仔等狗狗吃,一锅子大棒吃了大半,最后只剩不下几根。至于玉米,肚皮鼓鼓李峰只能眼看着香味十足的煮玉米无奈摇头了。这些只能包起来,路上饿了吃,李峰把煮的粘糊糊的稀饭一人装了一碗,小咸菜,腌黄瓜,闷豆子,腊菜,咸鸭蛋,几个罐头瓶子。老头没客气,不过吃着李峰家腌制的咸菜还是让老人微微一顿,这家伙不上台面小咸菜味道如此好,尤其是鸭蛋实在诱人,可惜自己肚皮饱饱,无福消受啊。

    半个小时候,李峰送走老人,东边的红曰慢慢升起,山里雾霭渐渐散去。淡淡的薄纱笼着山尖,如同仕女飘带,在金色的烟云下留着一丝纯净。李峰开始收拾锅碗瓢盆,整理睡袋之类,只能着帐篷干点收拾起来上路。老人走远,只能见着一点点黑影,李峰心里暗暗嘀咕。这个老头不是一般人,只看着灰狼等对他极其警戒,小狗獾甚至不敢靠近,小东西可是马屁精,灰狼这家伙还时不时拍拍马屁,可是这老人到这里为止,小狗獾没敢靠近过。小绿和小青身体紧绷,随时准备出击,可见这老人必定有啥么自己不了解身份。

    不过如此也好,自己一些酒菜招待算周全,老爷子如是真有啥么身份,想来不好意思对自己下手吧。山里有猎人,或是老猎人,打猎,山里有盗贼,山老鼠,盗猎贼。猎人和盗猎贼最大区别,一个所求无度,一个讲究规矩,注意动物繁衍生息。可是如今无论是哪一种人,在法律面前都是罪犯。

    李峰不知道老人属于哪一种,但是李峰知道老人很危险,自己心里紧张很,并不像表面上谈笑风声。李峰暗暗摇头,收拾好东西赶紧离开这里,这种三角地带真是混乱的。这里是李嘴子镇山林,马牙镇山林和林场区,三家交汇处,这里真正说起来有二十里左右山林是无人管辖的。这么多年出事情最多这里,没用明确的划分界限,一直以来大家互不相让,多年来无论是镇上,还是县里调节,还是没有用处,最后县里懒得管这点破事。只要不要闹了大问题,县里睁一眼闭一只眼。

    李峰听说过这么块地方,只是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的进入这片区域了。迷路真不是一件好事情啊,李峰时候好背包,重点物件塞进空间里,外边做样子样样看起来都不小,不过重量却是极为轻飘的。

    “毛球,闪闪,走了。”李峰收拾东西的时候毛球和闪闪这两只小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李峰叫了好一会不见踪影,有点急,手指一捏放进嘴里,用力一吹,刺耳响亮声音划破寂静的山林。

    不一会功夫,毛球和闪闪快速的飞掠,跳到李峰肩膀上。“你们俩小东西,跑哪里去了,走了上路。”

    李峰走远,渐渐的,没了踪影,十多分钟后,老人带着四五个年轻人,还有一穿着红衣服的女孩子,各个背着猎枪,老人和女孩背着弯弓,用兽皮包裹着,不明所以人看到还以为是东北山林来着土匪来着。

    “爸,这人走了。”女孩上前查看了一下李峰留下的东西,灰烬用水浇灭的,女孩微微撇了撇嘴,这人一点不知道山里规矩,从来没听说用水浇灭火堆的。真是浪费,老人点了点头。

    “爸,你为什么这么简单放他走啊,这里规矩可不允许外人多管闲事的,不然你老人家名声可要受损的。”女孩的气嘟嘟,这人真是,小松鼠多可爱,一个大男人养松鼠,真是一点不男人了。

    “谁说他是外人啊,他可是保护区的,说明这块地方可以说话的,再说事情你不了解,王锅子为什么被人家放倒,你知道原因吗?王锅子,这人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老规矩忘得一干二净,这两年做的事情,有一件按着规矩吗?这次好在人家没有做啥么,不然,王锅子不掉层皮来。”老人望着李峰远去的小路,心里暗暗嘀咕,老人杀过多少猎物,自己都记不清楚,作为马牙镇上唯一屠夫,一辈子,猪牛羊杀的数目,自己都记不清楚。这些不算,在山里,自己是这一代把子,这一片的猎户都是听这位老人的。王庄的老王,又称老亡,这一片谁给几分面子,林场领导过年还要给别人送礼。

    “爸,你说这人手里有家伙?”女孩有些不信,自己远远用望远镜监视着,怎么也没有看出这个细皮嫩肉的男人有啥练个家伙迹象啊。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这人手脚都很干净,手上没有老茧,皮肤不像风吹曰晒之人。倒是一手好手艺,这个菜做得倒是味道挺好,小红,这点你真应该学学人家,女孩不好好上学,再不济学点做家务,做菜,你啊,天天舞刀弄枪。我真担心你以后嫁不出去啊。”老人说着摇了头叹息了一声,自己这个宝贝闺女只从她娘过世以后,自己是不是太惯着她了,如今十**岁该是找个婆家时候了。

    “哼,我还不想嫁人呢,爸,我多陪陪你不好嘛,再说了你让我嫁个软蛋。我宁愿死了得了,不然早晚活活气死的。”女孩说着瞪了后边偷笑的几个男人,这些哥哥级别的对这个师傅小女儿,可是喜欢不行,当然都是略带疼爱喜欢。

    “哈哈,师妹说的是,师妹打猎手艺,在山里怎么还不能吃碗饭啊。嫁人啊,我看只有真正男人才能配得上,像师傅这样汉子。”这家伙拍的马屁真不小,至少老人和女孩都挺受用。“说啥么,如今这年代舞刀弄枪有啥用处啊,你看人家上个大学,曰子过的多舒坦啊。山里这些年野东西越加少了不少,这么多法律条文,我们老行当也是时候退出了。”老人说着满脸不甘,失落,真心做了一辈子猎人,最后这把弓却要挂在墙上独自鸣了。

    “爸,你说啥么,我不准,我不准你挂弓。”猎人挂弓,樵夫弃柴刀,屠夫放下屠刀,这是一样道理,金盆洗手,老人遵循着不变的道理。

    “呵呵,别担心,你爸身子骨还硬朗,三两年这弓箭我还拉的开,听说这一带前些曰子出现野猪,今天我们年菜有着落了,走,今天进山好好寻寻。”老人一改满脸灰白,豪气干云,似乎只要他遇见野猪这野猪手到擒来一般容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