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一夜色龙舞(续)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望远镜拿来。”三人为首是一三十多四十来岁样子,皮肤黝黑,眼里闪着一丝狠戾中年男子,此人正是四周小有名气山老鼠头子,可惜前一阵折损了五六个人,如今几个人都蹲在监狱里,没有三五年别想出来了。

    “嗯,大哥,那边是不是巡逻队,不会这么背吧。”一个年轻看样子只有十七八岁岁的高瘦的男子有些无奈,有些叹息,淡淡舒了一口气,自己如不是为了自己母亲病,真不愿出来干这些勾当。

    “不是,我看到帐篷了,巡逻队从来不会在山里宿营,夜晚正是他们工作的时候。这帮该死的,这些动物有不是他们家里,大冷天不回家睡觉转悠个屁啊。”王锅子如不是怕动静太大,惊动远处人,这人不定怎么大骂这帮多管闲事的家伙。这些树都是国家,不属于你个人,你说说你们有必要每天在山上晃悠,堵人家财路,这不是谋财害命嘛。

    “帐篷?”山里人出来没听说山老鼠和巡逻队有带着帐篷这么一说,这可不是进山玩乐的,其实巡山的人不过带着一床厚实辈子,外加二张挡水的皮子而已。如同李峰这么般带着锅碗瓢勺人,帐篷等等野营各种工具物质的人绝对是没有的。这不是出来野营,这是巡山,只是李峰巡查的是防火,不用大半夜没事转悠。

    “大哥,我看看。”边上有些瘦小的男子有些好奇,谁儿闲着无事,进山来,瘦小有些猥琐的如同尖嘴小老鼠名叫王二狗,平时游手好闲,这快过年了,手里没俩钱,这年不好过。这人不仅仅游手好闲,好吃懒做,还有一大毛病,爱赌几手,你说山村过年没啥娱乐,过年赌一赌没啥,只要不要迷恋,小赌还是怡情。可是这人是嗜赌如命,每年赚不了俩钱不说了,赌债欠下不少。过年债主逼上门不说,人家赌钱不带自己玩,最是让他受不了。听说,这几年山里东西之前,随便一头野羊值个几百,遇见大老板上千块小意思。如是运气好,捉住头花鹿可是值老大钱了。

    当然王二狗不知道王锅子心里真没有怎么看上野生动物,这点都是小钱,真正大头是林场树苗,有不少野生树种,一棵值好几万,甚至上十万树苗不是没有,只是这一阵林场巡逻队频繁出没,自己一队人手,现在只剩下三个人,没法子只能做点小买卖,谁他妈知道又遇见这些烦人的,到手几百块钱飞了。这些人管的太宽了,他自己不想想如是捉点野鸡,野兔子吃,谁儿说你啥么啊。

    “火堆边有动静。”猥琐的男微微一愣,火苗在不停变化,不像是风吹的,震惊的一幕出现在望远镜里,二只小松鼠,蹲在火堆边上,颇为人姓化的捡起边上的枯枝,树叶扔到火堆上。诡异的,王二狗脸色煞白,难道自己遇到山里成精的妖怪了不成。松鼠什么时候知道烧火取暖了,不是见着小松鼠用树枝刨着什么递给边上一只小点松鼠吃。大夜晚,四处静悄悄如此诡异,似乎小松鼠还对着自己微笑,啪嗒,王二狗手里的望远镜跌落到地上。

    “鬼…鬼…鬼啊。”王锅子微微一愣,见着王二狗现在变得脸色煞白,嘴里只会嘀咕这么一句话,失魂,王锅子大惊,一巴掌甩了过去,巨大的力道打得王二狗一个狗啃泥。边上的王毛子一愣,大哥这是怎么了啊?

    “大哥,你?”王毛子傻傻望着王锅子,不明所以,脸上还有一丝恐惧,大哥不会是疯了吧,这些曰子大哥没少受到刺激,别是羊锅疯发作了吧。王毛子毕竟年纪不大,没参加过几次盗猎,胆子小。

    “啊。大哥,我怎么了,嘶嘶,谁打我?妈的谁不想活了,我弄死他。”王二狗呸呸几次草星子,一抹嘴,黏糊糊,不用说自己出血了,吐出一口还带着黄黑的牙齿,虽然说自己蛀牙被打掉省了不少钱,可是这口气,自己哪里能咽下去啊。

    “我打的,怎么回事?你看到什么东西,一嘴没有把门,魂都失去,我不打你打谁啊。”捡起夜视望远镜,王锅子颇为心疼,这可是自己最最昂贵的准备了,比起劣质的猎枪,柴刀,这可是自己宝贝的,以后生活可就靠他了。

    “啥?大哥,我看到两只松鼠在添柴烤火,还有…还有一只还对我,对…对我笑呢。”王二狗脸色煞白,说话有点不利落了,这一巴掌打得及时,不然说不定要大病一场。王二狗想着自己刚才看到,心里还是觉着凉飕飕的,尤其是大半夜,如此场景谁儿见着吓出好歹了来。

    “二狗哥,你没说笑吧,松鼠会添柴烤火,我不信,我看看。”王毛子一脸不信,拿过望远镜看到一幕更是惊心,不仅仅松鼠,一直黑乎乎家伙正火苗上飞舞,铺展翅膀,嘴里叼着啥么。

    “傻鸟。”尖锐的说话声,传来,王毛子,哇的一声,坐到地上,眼睛翻白,这一刻不说王毛子,王二狗了,王锅子吓了一跳,不过这人到底做了不少年的山老鼠,心智坚定,一巴掌拍到王毛子脸上。“啊,别出声。”王二狗一把捂住了王毛子嘴,这会出声想死啊。

    “大哥,我…。”“没事,二狗说的对,这里突兀出现帐篷有点诡异,四周静悄悄,火堆却是没有烧灭,毛子,你看到啥么,难道也是松鼠添柴,不对,刚才你们听到没有,有人在说话。”王锅子没有听清楚,只有王毛子见到一只黑乎乎东西张口说话了。而且是似乎对自己说道,不然不会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啊。

    “大哥,我看到一团黑乎乎的好像是啥么东西飞舞还对我说话来。”这一刻王毛子真想啥么不管了,跑回家这也不敢进山了。王二狗和王锅子对视一眼,黑乎乎会说话,那是啥么,两个人心里第一时间想到那东西。

    “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我还不信邪了,啥么东西,山里啥么我没见过,今天开开眼了。”王锅子眼里闪过一丝狠戾,山里出了巡逻队,管它老虎豹子,自己见着还能让他从手里溜掉不成,今天晦气,遇见巡逻队。望远镜夜视功能分辨不了颜色,王锅子顺着火光方向,真的火堆边二只小松鼠,不过没有王,毛子说着黑乎乎一团,只有有着一只小野猪,再做啥么。不对,小野猪嘴里叼着一根树枝放到松鼠边上,松鼠摸摸小野猪的脑袋把树枝扔到火堆上。这一幕,怎么看怎么像是顽皮孩子在河边烧火玩。

    王锅子嘴巴有点干,这么一幕,不会还有,黑乎乎的东西似乎是一只小鸟,叼着树枝直往火堆上丢,王锅子心里恐惧弥漫,不过见着这么聪明小动物,如是真的,自己放弃了,这不是亏大了啊。

    话说撑死胆大的,饿死担心的。王锅子打算赌一赌,自己这段曰子简直没法过了。自己手里一点钱都没有,抽烟只能买着二块钱一条子的红塔山,当然二毛钱一包肯定是假的不能假了。只是人家碎掉的烟草沫子做的,抽着直呛人。自己这些年赚点钱全给媳妇,儿子了,盖了二层小楼,自己兜里钱光光了。说起来,王锅子在家里真不错一个人,可是没有收益,家里地亩数不多,自己有点懒惰,靠着天收,没几个钱,学着人家一些歪门邪道,这几年干了几票大的,偷了不少树苗,赚了钱,这人倒是没有太乱花,大部分给媳妇建楼房去了。这眼见过年,自己儿子十**岁,到了讲媳妇年龄,自己手里没有钱,正想这段时间大干一场,谁知道两次没成功不说还搭进去五六个人,至于身边两个,如不是自己没人,这一个胆小如鼠,畏首畏尾,一眼见的新人,一个只会说不会做,胆子大不了那里去,吃喝瓢赌一个烂货。王锅子从来没有指望这两人能做出啥么事情来。

    “走,我们靠近点,看看有没有人,这几只小动物够聪明,铁定能卖出大价钱。”王锅子话让王毛子和王二狗有点畏惧,那啥,这动物何止聪明,那是妖精,人家躲还来不及呢,自己大哥竟然想捉人家。

    “大哥,我看还是算了,这里边透着邪乎,别栽跟头了。”王二狗心里怕的要死,哪里愿意去,王毛子直点头。“是啊,二狗哥说着对,这里太邪气,大哥我们还是绕着走吧,别得罪了山里大仙啊。”王毛子常常听村里人说到山里黄大仙,狐大仙,这里还有鼠大仙啊。

    “你们俩说着屁话,我们来的为什么,邪乎,整个大山都邪乎,我他妈不如回去喂猪得了,进山做个屁,走,妈的,带着你们俩废物,我这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下次,你们给我滚蛋。要胆子没胆子,要体力没体力,要啥么没啥,你俩除了会吃,整一个废物。”王锅子气的甚至想一人甩两巴掌,妈的,真是怎么找了两头连猪都不如废物啊。可怜骡子,马子,牛子,几个,蹲了进去,不知道啥么时候才能出来,这俩废物,想想来气。没好气的瞪了两人几眼,王锅子提着手里猎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