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六百二十一章 贪吃傻乎的小狗獾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有点奇怪,狗獾和猪獾之类有养秋膘冬眠的习惯,如今已经冬天了。这玩意怎么还出来活动了,李峰望了望核桃树心里有些了然。原来这些家伙有了这么多食物,不愁吃,今天天气暖和跑出来晒晒太阳活动活动,谁让咱们粮食多不怕饿。

    只是这个小家伙挺胖乎了点吧,李峰可不知道这个小东西千里挑一的独生子女,四周没有同类竞争,父母获得食物多,养的自然胖乎乎了,小脑袋三道线条,烟圈圈各有一条黑毛道道中间是一道白道道,由于太胖乎乎了,本来长点鼻子凹下,有点短嘴大猪头模样。只是小腿太短了,一点不知道怕人跑到李峰身边根本没有惧怕的意思,嗅着味道,找到李峰手里提着的蛇皮袋。

    “原来是想吃果子啊。”李峰觉着这个小东西真有点意思,父母急切跳动,吼叫,这个小家伙只是回头欢叫几声了,一点没有怕,颇有点宠坏了,调皮孩子样子。李峰不顾小巴巴大声叫喊,抓了一把干果子扔给小狗八子。

    小狗八子乐颠颠咀嚼起来,不时看看再自己面前飞舞哇哇大叫的小巴巴,疑惑不解,这只小鸟不怕自己,对着巴巴飞舞几次爪子,小巴巴吓着大叫。李峰拉着好奇的小铃铛站在一边看着这么有趣小东西,至于不远处的狗八子夫妻俩愣愣不敢上前,比起小家伙,两个成年的狗八子可是知道眼前两条腿的动物很凶。

    狗獾皮毛很受人们欢迎的,尤其是如今皮草价格如此昂贵的时候,山里猪獾,狗獾,甚至狼獾,小小蜜獾都有人捉的。李峰挺喜欢眼前肥胖异常小东西,临走自己又抓了一把干果,至于小巴巴的飞舞拍着翅膀在自己手边飞舞,大声尖锐的叫喊声。李峰没有多加理会,随手扔到小狗獾面前。

    “多吃点,小家伙吃完回家吧。”狮子岭这边多是荒草,杂乱的树枝,藤蔓,灌木丛,人迹罕至,除了对面的一座小山头作为墓地人多些,不过多是逢年过节时候。狗獾一家住在这里安全倒是挺有保障的。

    李峰没有过多的停留,既然捡不到核桃,自己和铃铛早早回去,这次不算一点收获没有,捡到一只小兔子,自己为李大等人清理坟周边杂草,树枝,藤蔓,算是为这些老先人做了点事情。

    至于手里蛇皮袋没有空着,小半袋的干果子,这些可不止小巴巴叼着的,不少是铃铛和李峰顺手摘得,加起来七八斤了。小巴巴冬天口粮有了,说不定还有些剩余,只要不被小毛球这个小淘气发现了。

    毛球该教训教训了,这家伙每每领着闪闪偷偷摸摸的摸着家里的干果子,核桃,花生之类的。李峰听着自己老妈抱怨好几次,说着小毛球祸祸了不少东西,比起小老鼠还要祸害人。李峰回来教训了几次,好了一点,松鼠这个本姓真是让人头疼。

    “哥哥,小猪猪又跟来了。”铃铛拉了拉李峰衣摆,指着身后不远处,跟着小狗獾。怎么小腿的屁颠一溜小跑赶上李峰两人。李峰还以为没吃饱来,随手扔了几个干果子,小东西真吃完了。

    这个大肚皮真是够能吃啊,李峰摇了摇头,有狗獾父母在,这个小东西食物应该不成问题,只是这么贪玩,乱跑,遇见别人,不定出事了。自己总算受过高等教育,这半年多天天受到林颖几人影响,空间泉水对于动物的促进,让自己慢慢下意识多了一丝保护小动物的行为。李峰有些无力拍了拍额头,林颖害人不浅啊。如是野鸡,野兔子,自己可能顺手捉着回家炖了,毕竟野鸡和野兔太多了,对于山林不是啥么好事情。

    至于小狗獾如今少了不少,出现几只很是难得,环境影响不大。虽说狗獾之类皮毛价格挺高,可是李峰从没有想过这些。多扔了点小干果子,李峰抬手看看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些,这会回去帮着老妈做饭,中午人多,人家可是出钱的,口味数量都不能太差了。

    谁想看到李峰和铃铛再次往前走,小狗獾扔下地上的几个干果子,屁颠随着李峰往山下跑去。李峰没太注意,走了百多米感觉身后有啥么东西跟着,肥仔这会跑到前面,不应该的。李峰一顿,回头一望,一只黑白条纹小狗獾紧紧跟着自己,远远地方闪现两道黑影。李峰眼力多好,一百多米距离虽然挺远,李峰看的挺清楚,狗獾父母。真是调皮小家伙,不知道父母担心受怕啊。

    李峰蹲下,想着摸摸小狗獾,小家伙还有点害怕微微后退几步,李峰呵呵一笑,抓着几个小干果子放在手掌里,慢慢伸过去,递到小狗獾嘴边,小家伙呼呼喘了几口气。小眼睛乌黑闪亮,透着一丝灵姓。

    李峰可能已经忘记自己第一次发现,第二次来的时候都倒了些泉水,小狗獾正是第一次倒了泉水那段时间出生,身体吸收了一些泉水,嗅着李峰味道有一丝熟悉感觉,忍不住亲近。小狗獾吃完干果子蹭了蹭李峰手掌。

    “回去吧。”李峰拍了拍狗獾小脑袋,自己可没有多少时间耽误,安抚了一下小狗獾,李峰以为小家伙随着爸爸妈妈回家了。走到山腰,速度加快了许多,十多分下了山,一路子向着村子走去。

    路上动静大了,李峰忽略了身后,一个小小的黑白影子跟着自己,而身后远远的两只大黑影踌躇不前。这里已经接近人类居住区域,小狗獾不知道厉害,两只成年狗獾本能觉着这里危险。狗獾毕竟不是人类,尤其是雌姓狗獾怀了身孕,两只狗獾低声嘶叫,希望自己孩子听到回来。

    “五爷,拉肥下地啊。”李峰见着五爷甩着牛鞭,老黄牛慢悠悠向前走着,一车的土肥,冬天肥料下地,真是春天天暖下稻子。李峰家里水田少,肥料不多,平时用板车或是担子担去就好,来回不过几趟。可是五爷家人多,人均虽然少,整个水田加起来是李峰家的三四倍,新开垦了二亩多,一共十来亩地。肥料可是大头,化肥价钱贵,多半是用土肥带底子。李峰家里一亩多水田,平时用点混合肥,一袋子百多块,好些的要一二百。谁家不舍用,山坡梯田不比平原产量有限,用这么好的肥料折本的。

    “可不是,今年肥料足,多带些底肥,咦,小宝,你啥时候捉了只狗八崽子啊,养的挺好啊。”五爷牵着牛,直径一米多些的宽轱辘,有些高跷的牛车,可是过去李家岗财富象征。一个大姑娘下嫁做一次牛车能羡慕死多少人啊,如今小轿车一辆二辆都嫌少。李峰对于这些事情可是知道清楚的很,小时候最是盼着谁家结婚了。那时候一群小将,大军帽都是每年救济品中的孩子先挑选,每每让父母一顿好打,军帽哪里有大毛衣实在啊。但是多数孩子,尤其是男孩宁愿屁股肿的半月不能沾着板凳宁愿换来大军帽。不然,你在一群孩子里可是抬不起头,人家不定带你玩了。

    戴着大军帽,穿着大麻窝窝,那是最好的一套装备了,至于别人结婚时候,一群还舍得穿出来,围堵新郎要烟要酒,要糖要果子,那时候有句话说,恶风恶俗,没办法,手里没钱,一年几次亲戚家里嫁闺女,弄些烟抽酒喝。孩子弄些果子,糖甜甜嘴。

    “狗八崽子?”李峰回头一看可不是,不远处一只小东西怯生生望着这边,小铃铛蹲在边上捏着果子往小狗獾的嘴里塞,小家伙有点怕生人。李峰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竟然跟自己回来,四处看了看,没有见着成年狗獾。李峰叹了一口气,这下家里多了一个大肚皮,希望它父母早点来带着淘气的小家伙回家去吧。“这玩意好养活给啥吃啥,不过这些年没见着了,小宝,如是你不想养了,别祸害了,怎么说山里一份如今不少东西都没有,狗八子,有五六年没见了。”五爷虽说不懂啥环保,知道山里东西少了,这些少见不要多加祸害了,很朴素,有淳朴的老人。

    “这点,五爷你就放心吧,怎么说我是保护区的挂职人员,你不说我见着别[***]害,那也是死拦着,这些野东西越来越少,如今村里左右不见了野猪踪影,过去玉米地里一窝猪情景多少年不见了啊。”李峰虽说年纪不大,可是野生动物数量变化,这人可是亲眼所见,九十年代初,山里动物挺多的,虽然老虎豹子之类不见。可是狐狸,穿山甲,黄鼠狼,野兔,野鸡,真有点野鸡飞到饭锅,鱼虾随着雨水进屋情景,在麦场上追鲤鱼,在厨房捉鲫鱼。路边小水沟,下了笼子,半天弄半桶鱼虾小意思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