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六百十章 秋冬山林墓碑还在不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啥么,这好事不要找我,这活还是你干吧。”李灿一听巡山的活直摇头,自己可不想去,山里如今乱糟糟的,不少过去消失家伙都回来,别的不说光光是野猪,自己应付不了。这事李灿觉着只有李峰来做最为合适,斑狗,肥仔,灰狼,三个家伙可不听自己话,如是加上蟒蛇,这队伍应付的老虎都绰绰有余。

    “你小子,我跟你说…。”李峰搬动着屁股下坐着的凳子靠向李灿身边,小声嘀咕一阵。李灿瞥了一眼李欣,最后咬了咬牙。“那我就陪着你一起。”李灿可不想单独一个人,虽说机会难得,可是自己巡山如是遇见啥野猪,灰狼,可是要小命的。自己还要留着小命娶老婆呢,可不想为这点小钱伤了自己。

    “你小子,算了,让你陪我,我不如自己一个人了,真是,这么好的机会不把握。”李峰心里想想,这巡山真普通人能去做的,平时都是二三个人。这次李福奎没办法,村里劳力都有工作,只有李峰这个闲人,而且李峰手里一群动物,一个人巡山没啥危险。

    “巡山不是挺好的嘛,山大王待遇。”刘岚呵呵一笑,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有点苦涩,不过刘岚可没有在乎,李峰这人别的自己不晓得,这些吃喝的东西特别的讲究,这些有些苦涩的绿茶喝了肯定有好处的……

    “山大王,这倒是下次去山里捉一只让你们看看。”李峰心里想着若是自己捉一头老虎骑着巡山,想想都觉着很爽。当然这人忘了山里多少年没有这玩意,再说自己只是在李家岗二十里地之内巡山。

    “爸爸,叔叔不去,宝宝去。”逗弄好一会的火火的宝宝扭着小屁股坐到李峰腿上,抱着李峰脖子,小嘴嘟嘟嘴。

    “呵呵,宝宝真乖,可是宝宝要上课,逃课可不是好孩子啊。”李峰抱起宝宝举起,逗着小丫头咯咯直笑。

    “咯咯咯。”一点不见怕的宝宝扭着身体,在空中高兴手舞足蹈。“好了,你别惯着她了,宝宝快下来了。”李小曼接过闺女,有些疑惑问道。“我看螃蟹少了不少,难道是跑了嘛?”

    “哦,你们走了以后,来了不少人过来买螃蟹,我卖了好几百斤。”李峰一下午卖了一万多块钱,可是羡慕坏了李灿,这么多不是说能卖七八万啊。

    李小曼听说李峰卖的价钱,皱了皱眉头,价格是不是低了一点,李小曼可是知道城里螃蟹价格,再说了,这些螃蟹可是饮的山泉水,光光这么一条自己可以打出牌子。李小曼比起李峰可是想着多些,李峰想着卖出个凑合的价格不错。

    李峰有些得意,自己无意的举动收获这么丰厚,倒是没有注意到李小曼神色,颇有些得色的对着李灿说道“你小子不要羡慕,我这里螃蟹苗子你弄些养,明年说不定收获不少呢。”

    “算了,我家里那片林子乱糟糟的,好几家的,哪里像你家这里独独一家。”李灿叹了口气,村里乡里乡亲,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如是因为养螃蟹弄出问题,说来真是不知道如何好。再说了,李灿看来李峰这也是运气好,自己不定有这么好的运气。再有自己家里生意忙活不过来了。

    “倒也是,你们那块竹林草木太深了,真不适合螃蟹养殖。”李峰点了点自己家几代单传留下半座山杨,后山虽然不是自己,可是无主的地方,算是自家的后花园。李峰养殖螃蟹不会有人说道,螃蟹祸害挺严重。

    “你们这里毛竹这么多,怎么没想着多做点竹雕之类产业,光光做竹碗,竹筷子能挣多少钱啊。”刘岚插口说道,李家岗最多的毛竹,山里树木不能随意砍伐,如今收入大头来之毛竹,山地本就不多,尤其是如今人口越来越多,人均山地,水田加起来不过一亩地不到。李峰家里还是几代没有分家,地多些,粮食够吃喝,村里不少人家粮食不定够吃。

    “竹雕不是平常人做的来的,做竹雕的机器价格太高不说,村里没手艺啊,竹碗还是挺适合。机器便宜,不需要技术,价格虽然不高,可是比起单单买毛竹多赚几倍。”李峰哪里不想着多做点竹雕,村里游客越来越多,竹雕肯定销路好,可是大伙手里没手艺,眼巴巴的傻望着。李峰心里有些叹息,过去老人手艺年轻人不愿意学,如今老一辈多数走了,李峰父辈一个个手里有手艺没有几个。

    几个人听着默默不语,李峰呵呵一笑。“你看说着做啥,现在生活至少比以前好了吧,过去一天吃两顿,还是稀的,如今三顿米饭,生活好多了。对了,说起这事,小灿,再有十来天,李大他们祭曰不是要到了嘛。”

    “是啊,不过这几年很少有人去了。”李灿说着叹了一口气,自己没去,谁还记着过去为了众人幸福生活牺牲的人,老人一个个过世了。这些后辈没有见过的老一辈,谁还放在心上,人的忘姓最大了。

    “你们说啥么啊。”林颖几个女孩有些不明白这两个人说着说着怎么说到祭曰事情了,真是奇怪的两个家伙。

    “你看她们来到村里有一段时间,这事都没听说过,看来真没有几个人记着了。不知道应该为了李大他们可悲,还是为我们这些后人可悲了。”李峰深深叹了一口气,山里人虽然纯朴,可是这人姓总是淡忘的。曾经英雄,最后枯草杂枝相伴。

    “到底啥么事情,我们没听说过啊,真是说啊。”好奇心起来几个女孩不愿意了。

    “李家岗和李口子原先是一个村子,这个你们都知道吧,上次的老太公,你没还记得嘛,李大和老太公是一辈人,解放那会,为了支援的解放军,村里青壮年年齐齐上阵,送粮,送鞋袜,送衣服,拉伤员,你要知道几十万解放军身后是几百万上千的农民为其提供粮食,弹药。”李峰说着暗暗叹了一口气,慢慢开始介绍其李大这么人,李大那时候其实已经五十多岁了,地地道道的农民,帮着地主种了大半辈子地,解放军入住到李嘴里这里时候。这人见到解放军为老百姓,跳水打井,帮着做农活,直说自己没见过这么好军队。这些事情每件李大可是看在眼里,最最让他不敢相信,是解放军还说给自己分地,李大不敢相信,后来工作队到来,一天领着李大指着不远处的一块地。“这块地就是你的了。”李大望着眼前平整地块,愣愣,眼前的地块自己太熟了,每个角落,每块土壤自己熟悉,自己从打长工给地主种地,眼前地自己侍弄了几十年。李大不敢相信,这地成了自己,足足在地里蹲了一宿。

    第二天,正好村里召集青壮年去支援部队,这人早早穿好工作队发下来的新棉袄,新棉鞋,披着竹丝做的雨具,挑着担子出发了,一个五十多岁老人,随着军队一路南下,抬伤员,送粮食,弹药,要知道一颗炮弹,挑着几十里上百里,平常青壮年都不容易。

    可是老人每每想着自己分到地,心里感激解放军,整整半年,来往战区抬送伤员。有一次战地医生发现老人走了一瘸一拐,拉着老人,检查一下。老人双脚全破磨烂了,坏死了大半。可是医生让这休息,这人半夜偷偷随着大伙上去太送伤员去了。后来春天来了,家里地需要播种了,而老人此时双脚感染到双腿了,想着家里好地没人种,不顾医生劝住,半夜背着自己包包出发了。老人想着家里那块地,不能荒废了,自己种了几十年,终于可以自己为自己种一次地了。可惜老人整个双脚整个腐烂,而且双腿感染严重,一百多里路后半段可以一点点爬回去的。可惜终究老人没有亲手为种一次自己地,回到家里不过三天,老人去世,老人最后嘱咐把自己藏到山上,自己不能占了好地啊。

    “好伟大的老人啊。”几个女孩的抹了一把眼泪,李峰虽说自己早早知道,可是每次自己述说时候,心里终究有点凄凄。

    “不仅仅老人,当时支援军队三十多个人,回来还不到十个,不少人不知道何时死去的,最后全部葬在李大一起,祭曰一起的。”李峰很难想象过去解放军在人民群众心里的地方,那是不吝惜生命的拥护,同甘共苦。多多少少像李大的农民,为了一块一辈子努力,谁实现了他们愿望,他们拼了命的拥护你。

    “他们葬在哪里,我怎么没听说过啊。”林颖有些奇怪,这事自己还真是没听说过。

    “他们葬在狮子林。”李峰指着远处光秃秃的一片青石山岭,可惜如今荒草,灌木,墓碑已经破损了,不知道如今还有没有。

    “真是,说这些做啥么啊。”李峰见着气氛有点沉闷,笑了笑了。“宝宝,来爸爸这里。”李峰拉过一脸疑惑不解的女儿,儿子,铃铛,三个孩子满脸不解,李峰说的事情,他们不懂。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