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五百九十章 御龙一族古老传统中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简单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老人听着刘宇事情闭目沉思半天,深深叹了一口气。老人带着一丝悲伤,自己老哥一脉绝后了啊。“谢谢你,小兄弟,我带着老哥一家谢谢你。”“唉,刘宇这孩子呢,算了算了。”老人手指轻轻敲动着,由于刘宇死在外边已经几年,所以这下葬的方式有不少讲究。尤其是刘宇没有后人,有血缘关系的人不多,真正亲人说起来却是没有的。

    老人坐着想了不少时间,李峰端着茶碗轻轻喝了口茶,两个小娃子偷偷看着自己,郭红莲这会下去帮着李峰看车去了,只是李峰不知道而已。这是淳朴的妇人,深怕李峰车被淘气的孩子弄脏了。李峰心里没底,一方面刘宇属于年轻死亡,另一方面生死在外,有不少忌讳呢。李峰虽说不知道这边的风俗习惯,不过以自己家里风俗,这种死亡属于不吉利。不同老人去世,可以算是白喜事。

    “小李,我看这样吧,一会刘富回来让他再找几个人,刘宇怎么说是我们刘家孩子,这事一定办得妥妥当当。”老人脸上露出一丝坚定神色,虽说整个刘家庄都不算富裕,可是宗族观念却是极其的根深蒂固。刘宇可是上了族谱的,怎么说作为刘家一份子,可是刘宇无后,祖坟是不能入了。只有找一片风水宝地,可是这个没有至亲之人在侧。摔盆子,打幡之人都无人啊,老人看了一眼身边的孙子,孙女。

    老人摇了摇头,或许只有如此办法了,别家的孩子一定不愿意触这个霉头,这些可是极其不吉利一件事啊。李峰这会没有多想,两个小娃子挺可爱时不时偷看着一眼李峰,怯生生的在李峰转身看自己的时候,两个孩子偷偷缩回小脑袋,两个小鼻涕娃。

    李峰抓了几把糖果塞进两个孩子手里,水果,礼品,不少都是首都带来特产。几个孩子哪里见过如此美食呢,不少的首都点心。别说两个孩子,老人第一次见。“老人家试试,这些都是燕京一些特色点心,味道还不错。”

    “你们俩去玩去吧,爷爷有事和叔叔说。”两个孩子口袋里装着满满的糖果着,手里抓着没见没有吃着点心,还有可爱的绒毛毛娃娃。两个孩子喜滋滋的跑出去,向着村里跑去给自己小伙伴们看看。小孩子的炫耀心可是挺大呢,李峰见着如此容易满足,开开心心孩子。真正其实很多人那么多追求却不快乐,可是小小的几个糖果却已经让两个孩子快乐一天,多简单呢。

    李峰陪着老人说话,大致了解了一些刘氏一族的来历,族谱上可以追溯的汉皇室呢。刘姓源出于仁爱之君帝尧的嫡宗后裔,中华民族古老的姓氏之一,具有光荣而高贵的血统。当然如今虽说不以血统论成败,可是有着如此辉煌的历史,有着无数年沉淀,现成自己的特有文化传统,不少古老习俗。有传说,刘氏祖先刘累帝尧的嫡宗后裔,具有光荣、高贵和显耀的血统。又据《清源留氏族谱》记载:刘累出生时就很奇特,他的两个手掌中各有两个特殊的文饰,字形分别是“卯在田上,系在田下”,组合起来就是“留累”。他的家人认为这种胎记是上天的某种预兆,是吉祥瑞兆的象征,于是就给这位新生的圣婴取名为“刘累”,刘姓姓氏也因此正式产生。

    刘累降生时手纹上的特殊兆示,使部族普遍认为刘累必定担负着某种神圣的使命。于是在刘累年轻的时候,他就远离家乡,到当时的豢龙氏族———中原祝融集团那里去学习驯服、驯养龙的本领。由于天资聪颖,刘累很快就学有所成,成为当时中原部落中小有名气的驯龙高手,并被夏王国君孔甲聘到宫中,任命为驯龙官,专门负责养龙驯龙,并赐给他“御龙氏”的姓氏。刘姓宗室对于祖先的这一光荣历史无不引为自豪,很多刘姓都以‘御龙堂“做为自己的堂号,并在族谱上大书“御龙精神”,借以展现刘姓英勇无畏的气概和王者风范。

    李峰真没说过,刘氏还有御龙一族称呼,这种源于半神半人传说的东西,虽然不容人相信,可是最为一个族群传承或多或少受到不少影响。

    李峰对于刘氏的渊源之说,多半是不信,至少御龙之说,不过老传统,李峰还是尊重的。

    “老人家,钱方面你不用担心,我受过刘宇恩惠,至于各种需要准备东西,麻烦你了。这些我不太懂,不要怕发钱。”李峰知道老人顾忌什么,农村哪家没有多少闲钱,这一场的葬礼办下不少钱。

    老人叹了一口气,不是自己不愿意,实在家里没啥钱啊。两个没说多一会话,刘富骑着自行车回来了,在下边自己婆娘已经和自己说了。刘富赶紧车子一扎,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快坐,快坐。”“没想到,唉,刘稿老哥这一院子{一脉}竟然断了,真是。”刘富叹息了一声一边给李峰倒茶,这事听着刘富心里一丝悲凉,自己时常打扫的院子,这一下算是白白浪费了。这么一家人真是可怜,老天爷真是不长眼啊,多好一家人,说没就没了。

    “唉,不说了这些了,你看看怎么帮着艹办一下,刘宇无儿无女,这下连着送上路人都没有了呢。”老爷子眼巴巴望着刘富,老爷子的心思刘富哪里能不懂,可是自己的儿女。刘富想了半天,突然眼前一亮。

    “爸,你还记着嘛,刘稿老哥家还有个闺女,现在在哪里来着?”刘富虽说对着刘宇心里挺同情着,可是自己孩子给别人打幡,这事刘富怎么着不想着的。

    “闺女?你是说刘稿没见过面的女儿?”老人微微一顿,李峰这会听出来,刘宇还有个妹妹,这事自己可以没听说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事情。刘宇不可能隐瞒这件事的啊,难道刘宇也不知道。

    老爷子慢慢说着,这人才知道呢。李峰知道事情大致经过了,刘宇父亲死得时候刘宇不过三岁,那时候哪里记事啊。刘宇母亲拉扯着三岁大的小刘宇已经很是吃力,这个女儿出生给别人抱去了。

    后来刘宇母亲拉扯着刘宇长大,在小镇上做起生意,生活越来越好。这位农村妇女可是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女儿,每次有空偷偷去看看,生意好,家里慢慢富裕起来。这人想着把自己女儿接回来,可是这个时候噩耗天降。事情搁着,甚至女孩不知道常常有个妇人远远看着,暗暗神伤,女人走了,带着对儿女不舍,对儿女深深爱。

    “这些事情刘宇不知道吗?”李峰和刘宇相处二三年,这事没听着提起过啊。

    “这事他真不一定知道,如不是提起来,我这老头都不记着这事了。”老爷子拍了拍手,如是找到这个女孩,这事情好办,比起自己这边,这个妹妹血缘可是近了不少啊。只是女孩愿不愿意,认不认这个没有见过一面哥哥,真是个问题。

    “那老爷子你知道现在这个女孩在哪里啊?”李峰想了想,刘宇二十五六岁,这个妹妹至少有二十一二岁了,有没有结婚呢。如是结婚了,夫家愿不愿意,要知道农村有句嫁出女儿泼出水。怎么说给哥哥送葬,还有有点忌讳,尤其是人家媳妇,说不定真不愿意呢。

    “对了,这孩子是在高家庄,老高家吧?”老爷子转头看了看自己儿子,自己这么多年还真是不太记得了。

    “是啊,高老头家里,听说上了大学呢,小丫头挺出息呢。”老高头夫妻俩四十来岁没儿没女,虽然识字不多的老百姓可都知道一句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哪家儿不想着有个儿子。农村里都有养儿防老习俗,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为了有个儿子躲这里,躲那里啊。没有儿子那可就是绝了自己家的香火,对不住祖宗大事啊。如今农村二女户大伙背后叫啥,绝户头,啥意思,这家人绝了后了。

    老高夫妻本来抱个儿子,可是谁家愿意啊,想着买一个两口子又怕,最后抱养了一个女儿。至少有个孩子在身边不是,李峰倒是对这些知道不少,农村生了女儿自己不愿意养,或是为了躲着计划生育,不忍心扔掉多半是让这些不能生育的人抱养,或是给一些老人抱养,不怕计划生育着人。

    “上大学了?”李峰微微一愣,看来人家两口子对着孩子还不错,不知道愿不愿意给刘宇送葬呢。李峰想着自己先去看看,好好说道说道了,想来人家也是讲理人家吧。

    “老爷子,刘叔,你看现在能不能去高家庄,这事早点办让刘宇早点入土为安。”刘富点了点头,自己一会让工友带个信,请两天假,好好为这孩子艹办艹办,最后送一程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