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八十八章 远涉山水庙香(上)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第四百八十八章远涉山水庙香{上}【求月票】

    “亲爸爸一口,呵呵,去吧。”李峰抱着宝宝有些不舍,这一去说不定一两个月见不到这个小可人了。

    “嗯,爸爸你要想宝宝哦。”小丫头摸着眼泪,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李峰见着心疼不行。李小曼静静地帮着李峰整理衣领,抱过萌萌。“我们先走了,在外边不比在家,别太亏着自己,这批蔬菜的钱我直接打到你账户,多点钱总归是好的。”李小曼微微动情,微微一笑,一时间妩媚动人姿态,让李峰迷醉。

    “路上慢点,宝宝,别调皮,好好听妈妈话,不然爸爸回来不给买大玩具和漂亮衣服了。”李峰捏了捏小丫头脸蛋,这次蔬菜没有多少,只是香菜,菁菁菜,空心菜,别的不多。李峰从沙城运过的空间菜容易保存,个把星期一点事情没有,这次水潭的螃蟹捉了大半,水沟里的黄鳝,泥鳅,鲫鱼居多,鲤鱼装了一桶。实在是上次的钟涛一家亲戚朋友太多,第二天的钟涛带着亲戚朋友,鱼虾没几下,眼见着没有了。

    “你回去吧,走的时候给我电话,小颖心里其实想过去,可是现在这个案子实在太忙,这几天听说都没有回家,你别怪她。”李小曼车子启动,不忘为蔓颖说几句,这个李峰知道,李峰如不是脱不开身,自己想着为孩子做点事情,这些没人姓东西。李峰上次的逮捕不过是一小部分,这个案子牵扯越来越大,甚至与境外有所关联,蔓颖能参加一方面上次的李峰功劳,一方面蔓颖负责文职资料,方方面面了解全面。

    “妈妈,你这是做啥么啊?”李峰收拾完衣物,多半扔进空间,不多是随便塞点衣物东西撑起来包包,箱子整理两天还是的衣物,这边整理差不多了。李峰想着去问问自己老妈看看缺没缺啥么东西,一个人总归的思虑不周不是。

    “呵呵,你不是后天走吗?明天你啊陪妈去赵家谷堆庙上柱香,求着菩萨保佑保佑平安顺利。”张兰正在整理香烛,黄纸,整整一竹篮着,虽说母亲每年去一次谷堆庙,其实李峰心里清楚,母亲对于菩萨只是有些敬畏,真正信仰却是没有的。李峰每年在家的时候,正月十五多半去庙上烧香放炮,只是为了寻求一个心里安慰,多半人都是随大流。

    “两人孩子太小,怕是冲撞几位娘娘吧。”李峰可是记着自己小时候十二岁之前不得进庙,每次庙会左手绑红绳,这个怕冲撞神灵。虽说这些东西不过是说说而已,李峰心里明了不是真的,可是想着自己孩子,总归有些担心的。人姓子挺复杂,说是不信,真正事到临头,涉及自己或是亲人,多半有着一丝宁信其有的心思。

    “呵呵,你几年不在家不知道,前两年庙宇遭遇大雨,大殿塌了,如今是新建,入住了一些和尚,名字都变了叫什么圣德寺。如今只有佛祖,菩萨了。”张兰笑着包上六十六块六毛六分香油钱,明天一早去,如今这个时节庙里多半是没有烧香拜佛的除了过年几天,只有庙会人多一些。

    赵家谷堆庙本是家庙,说是宋赵有关,后改成道庙,李峰记不清楚供养的是谁,不过后土娘娘,还有三霄娘娘,李峰许的愿望即是这三位娘娘,十二岁前不能蒙面,事情李峰猜测多半是自己小时候身体不好,李家三代单传才有着誓言。李峰记着每次别上进庙,自己只能在外边的香炉烧香,还有些羡慕。至于后来进去见着庙宇摆设如今还觉着有趣,中间是佛祖,两边是三清,还有三圣娘娘,整个道家,佛家一锅粥。这些听说是周围几座废弃庙宇搬运过来了的。

    老庙原先听说很大,几个大院子,前边偏殿之类,李峰见着前边的几面废弃的青砖墙壁,不过自己上初中那年,这些墙壁多数倒塌了,听说最后一面是一个光棍推到了,有人打赌愿意出一百块,可是没人敢推倒庙里墙壁,这人倒是挺大胆,听说后来病了一场,花了三五百块钱。大伙听着直乐呵,李峰当成小故事来听说着。

    原先着庙宇没有和尚,道士,那会人们害怕着小红兵,只是平常所谓居士信仰的人每年着做些泥塑的娃娃供应香火钱。功德箱不敢架设,只是有供品盆子之类。李峰觉着那个时候挺好,庙宇没有人主持,平时四周的村庄的居士负责打扫之类,不收钱财,只有香烛,黄纸。供奉着小泥娃娃最是有趣的,李峰记着每年都有人抱娃娃,多半是男娃娃小胖孩的模样,涂抹了颜料如同人参果一般放在木质大长条盆子里,放在佛祖,三清,神仙的脚下,曰曰受的香火。每年庙会有人供应香火拜佛求子嗣,随意选取一个供应一年香火以上的娃娃。李峰听说自己的娃娃是三位娘娘脚下,所以怕见着娘娘收了回去,每年的自己父母都会去烧香拜祭,一直自己十二岁为止。张兰小时候嘱咐着李峰三位娘娘要作为干娘一样,只要李峰有空庙会前一晚都要过去,上些果子,香烛,如今听说三位娘娘已经没有了。李峰心里隐隐有些失落呢,虽说泥塑,多年跪拜多了一丝感情。

    当然李峰小时候对于这个抱娃娃最是喜欢是,每个抱娃娃人都是披红挂绿,红伞,红烛,鞭炮连天,一路锣鼓喧天,吹吹打打,一群人请娃娃。尤其是不少去年请了娃娃来年生了宝贝儿子,愿望实现了,还愿,那时候没有啥功德箱,买些炮烛,香之类,多半都会另行购买些果子糖,在路口见人派发苹果,糖果之类的。

    小娃子最是喜欢,远远跑去,有时候一天都不要回家,每次遇见这样的场面,周围四周村子的男女老幼都会跑过来,分一点喜气,热热热闹多少年,不知道如今有没有了。李峰好些年不在家里,赵家谷堆庙如今已经物是人非,多半不一定有了。

    “妈,我和小灿打声招呼,让这小子把车开过来,明天开车去。”李峰心里感慨过去二十来山路,自己早上蹬蹬跑去了,没觉着累,如今人大了,可还是觉这路走着有些长了点。张兰望了一眼两个孩子,点了点头,自己走去没啥,这俩孩子哪里受的住。

    第二天大早晨,李峰开着车向着赵家谷堆庙而去,这边路修缮不错,二十多里,开着车子一会功夫就到了,庙宇是水泥修建着,李峰第一感觉,自己不认识了,如不是依旧在土堆上。李峰甚至觉着这个是假的,四周有几个人家,摊子前摆放着香烛鞭炮,有些震天雷之类的。几家都是老人,李峰还认识,心里微微舒了一口气。面前三三两两小和尚打扫院门前的落叶,小和尚看着圆滚滚脑袋,暗黄色的短袍子,挺硬朗。

    “妈,怎么这么多小和尚,现在还有人愿意出家。”李峰奇怪了虽然自己山区说不上富裕,可是吃不饱饭的还真是不多啊。如今每家孩子至多两个,头一胎生了女孩,还可以生个二胎,无论男女多半只有两个了,这样男孩的在乡村里可是宝贝啊,含嘴里都怕化了呢。谁家会送到寺庙里做小和尚啊。

    “这些是大师傅收的徒弟,学习武术的。”张兰见着儿子问起,说道了这位师傅。这位师傅听说大寺庙出来的见过寺庙,一身功夫可圈可点,听说上一次有几个流氓地痞见着大师傅的身边修行的一个年轻女姑子漂亮,几个人不知道说着什么,惹得大师傅生气了。三五下打得几个地痞流氓满地找牙,这可是大伙亲眼看着,还有传言,有人早上起早见着大师傅提着石磙满院子转悠呢。说着绘声绘色,镇上一个小武术馆的师傅不服气,挑战来着,三两下趴下来。这时候人们惊讶,大师傅有功夫,高人啊,听说会点扎针拿药手艺,开光赐福能力。一两年下来,圣德寺香火倒是不绝,尤其是离着不远处的一片矿上的工人,矿主啥的,捐了不少钱修了几处院子,让寺庙远近闻名。大师傅在边上见了一所文武学校,收了三四百个徒弟呢。

    李峰听着一愣一愣,最让李峰张大嘴巴合不上的这位七十多岁的师傅,老婆孩子,孙子,孙女还几个,这会住在边上的一座小院子里,说是清修居士照顾老师傅的。

    “妈,你没说胡话吧,二十多岁的姑子怎么成了老师傅小老婆啊。”李峰心里对这位师傅佩服的五体投地啊,不仅仅老婆孩子,孙子,孙女,眼见四世同堂的老人了,还有个二十多岁年轻女子伺候着。这个外边还传的邪乎,听说这个女子克死夫家,几次婚姻都不幸福,老师傅点化,那啥自己命格硬朗,女子出家成了姑子随了老师傅。

    “可不是真的,大伙说的有鼻有眼嘛,不过一会见着大师傅可别乱说话,似乎推拿手艺听说真不错,县里,市里都有专程开小轿车过来请大师傅呢。”张兰说着,李峰脑子一片浆糊,这个不会是骗人的,假和尚,有老婆孩子,还有小老婆,七十多岁有个二十多岁的老婆,这娃比杨振宁还猛烈一点。

    ………

    名窑家门前一里半真的有座老庙,赵家谷堆庙,这些事情名窑听自己老妈说着,羡慕嫉妒恨老和尚好幸福,有钱有房有车有老婆,还是两个。去过一次,摸骨疼了两三天,大师傅手劲大的跟球似的,推拿手法真是不错。至于开光啥么,这东西没见着有啥效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