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八十五章 四梁八柱(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小心翼翼收起红布包包放进重新放入宝宝的小书包里,这丫头书包里装了不少果子,还有几根超级小萝卜,最让李峰哭笑不得,这丫头不知道在哪里摸了一把的茶果子。小丫头抹了把眼泪,水汪汪大眼睛满是委屈。

    “不哭,不哭,宝宝最乖了,爸爸错了,走吧,不然晚上住山里,山里可是有大灰狼,最爱吃宝宝这些小红帽。”李峰摸了摸宝宝小脑袋,小丫头嘟嘟嘴。“爸爸骗人,宝宝都五岁了,不信,不信。”嘴里说这不信,迈着小脚步快了许多,这次没有牛车可坐了,李峰见着几个孩子脸上多有疲惫之色。

    李峰偷偷摸出几个几个梨子,解渴爽口,梨子是空间梨树所收获,如今还有少数存于茅屋中。

    “宝宝,你们过来,看看这是什么啊。”李峰笑呵呵一人递给一个大梨子。“大酥梨,爸爸藏哪里啊?”宝宝擦了擦张着小嘴就啃,梨子虽然放了一段时间,依旧是水灵灵,一点变化都无,甜蜜爽口,汁多皮薄,一大三小一会功夫吃下了肚皮。“怎么宝宝?”李峰闭目坐着养会神,这会已经三点多,如今天黑早,五点多些天已经点点麻光了。“爸爸,宝宝走不动了。”小丫头耍起赖皮,这会离着李家岗至少还有七八里路,小丫头想走了。原先有牛车可坐,这会哪里有啊。

    “来,坐到爸爸这里,我给宝宝揉揉小腿。”李峰抱起小丫头放在自己腿上,小丫头小腿白皙粉嫩,李峰慢慢的按摩着,身体的白色雾气一点点融入小腿里。“好舒服,爸爸好厉害了。”宝宝一会功夫开始迷糊,李峰赶紧停下来,不然这丫头可要睡着了。李峰轮流着帮着三个孩子按摩一下,从自己水壶里倒了茶水,喝完,几个人上路,走在崎岖的山路上,飞鸟,松鼠之类最多,偷偷摸摸观察几个小松鼠,蹦蹦跳在树上忙碌着,为了冬天做准备。

    山中绿中带黄,冬天慢慢临近,荒草枯萎渐渐黄了,枫叶红如火光,几株杂树或是紫叶,或是红叶,有几棵微微有些泛白色。整个山林树木多色,杂草枯黄,山间如同一副油彩画卷。

    “总算是回来了。”李峰有些无奈,宝宝这丫头跑的太凶,玩闹着,这不离着家还有二三里时候是在是走不动了,李峰抱着这丫头没一会睡着了。崎崎这会儿也有点晃悠,不过好容易到家了。宝宝和崎崎睡觉了,只有铃铛精神还算不错嘛,这会不到五点,天色还早。“铃铛,你也去睡会,吃饭时候我叫你,去吧。”

    李峰到没有一丝睡意,活动一下有些僵硬手臂,宝宝这丫头还挺重,胖乎乎平时没觉着,抱着几里路,手臂僵硬酸软很,揉了揉白色雾气透过手臂,慢慢酸软不见了。“舒服,这玩意还能消除疲累,可是用一点少一点。”李峰颇为无奈,自己空间的泉水的白色雾气虽然可是补充身体,可是比起古树,瓷器中的白色雾气少了许多。

    “真是,今天自己走了一路,试了不下一千棵树,真正有雾气不过三两棵,还是不能吸收的,看来还是瓷器靠谱些,只是有点,怎么不打破瓷器吸收白色雾气呢。”李峰痛苦死了,树木中有白色雾气寥寥无几,多半是上百年,千年的老树中含有一些白色雾气,至于瓷器,实用器具,尤其是使用盘碗碟调羹等可能吸收了一部分的美味精华多了一丝白色雾气,如同自己设局打破的几件毛瓷,影像闪过一些领导似的人物使用的器具,所以含有白色雾气。至于没有使用过的,观赏瓷器,李峰不知道真假,至今没见到有白色雾气存在。李峰多半猜测,自己白雾雾气只能从古人用的碗碟之类,口福之欲东西,酒具,茶具,多半可以的。李峰大叹自己不成吃货都不行了啊。

    “唯有吃物,器具之美,两者合一可能产生白色雾气。”李峰这时候终于懂了,为什么自己空间泉水对于吃物的效果极佳啊,原来来源于吃喝之道啊。不知道自己多吃点名菜名点能不能获得白色雾气呢,李峰心里暗暗打定主意,这事情自己一定要试试。

    “小宝,你回来了,几个孩子呢?”李峰抬头一见自己父亲回来,不过此时李山脸上有一丝的疲惫之色。这几天,李山可是劳心劳力,这边的二郎神君庙改钢筋混泥土为木质架构,整个工程完全是从头到尾重新再来一次。昨天闹出什么二郎神君显灵的事情,一时间李山和李福奎可谓心力憔悴啊。

    “累了,我让他们睡一会,吃晚饭再叫他们起来吧。爸,山里没啥是吧。”李峰小声问了下,山里事情,说不好,说不清楚,这些老人闹腾,事情多半有些麻烦的。

    “没事,这些人,真是闹腾昨天的啥二郎神君显灵,说着和真的似的,不过没有几个人信。年轻人不是过去,不少人都出去见过世面,除了几个老人笃信不疑。对了,小宝,你打算哪天走,别耽误了。”李父李山这会对于山里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些老人闹腾完了事情差不多了好了,这会不少年轻一辈开始有些不满,这事情,劝说啥的没啥效果。

    “显灵?呵呵,这种事说起来挺有意思的。”李峰摇头无语,神神怪怪的东西,神仙,妖怪,人,不知道这些老人怎么想着,闹出这样事情有何用,如今这年头,说话,真正人心不是过去了。这点神神怪怪,可以忽悠人,香火钱,李峰心里说不上,敬畏,或是虔诚,不屑一顾。这东西自己心里成型,一人一心,一世界,自己世界里多半没有这点敬畏了。

    “这个不说,木材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了,四梁八柱哪里有这么大的木材,除非进老山的林子里,可是有几个人愿意,这事情闹腾不知道什么时候呢。”李山有些无奈,老一辈说着安着老样子,可是真正四梁八柱可说起来,梁木至少十多根,这些木材还必须好的杉木,可是山里杉木多半还没成材,再说了封山育林,这玩意谁去弄,保护区的林颖不会坐视不理啊。林业局绝对不会让人随随便便弄出几十根错大的杉木,楠木更别说了,老山里能找出三两棵成材的已经是运气了,别的树木四周不多,多半都是这几年的种植的小树苗,这些更加闹腾了。

    “老太公开始不是没管这个事情,爸,你知道谁在后边闹腾这事吗?老太公如今年龄大,不应该过问这些事情。”李峰越加的越觉这个庙宇建设难啊,木材没有,你弄个空架子没用,小木小树有不少,平时山头砍一些没啥事情,可是你进深山里砍大树,这事姓质可就变了。这可是犯法的,没有几个人愿意,老人自己弄得不动,年轻人没人做,这个庙宇建设可就有点意思了。

    “还不是李福星他们一帮人在捣乱,说着什么敬天法祖。”李峰一听傻了,这个和祖宗有个屁关系,这庙宇建设可是追述到南宋,这个自己祖先重建之时也不是一个人,再说了这是庙宇不是祠堂,说起来,庙宇可没有什么继承人,不是谁谁的后代啊。

    李峰摇头无语,这事闹去吧,李峰最最担心还是石板下的蛇窟,只有那里没事。李峰一点不关心庙宇建设,塑像保存还算不错,听说专门请人做了保养,这事情才是正经,李峰觉着塑像保存住了,庙宇迟点无所谓,如今庙宇四周人迹罕至,建设好了,未必有香火供应,如今人们少了一颗求神拜佛之心,多半有些人拿着彩票去开光,和尚见着麻爪子,佛祖无敌不过可是多半是精神世界无敌,真正物质世界,只求多福自己说着算。

    晚饭,宝宝几个吃的特别香甜,一下午小腿蹬蹬跑,这会肚皮早饿了。母亲张兰做了不少好吃的,红薯稀饭,几个小菜,咸鸭蛋,巴巴,林颖吃着直说好。席间谈到的四梁八柱引起林颖好奇。

    “李峰,四梁八柱我怎么在什么地方听说过,好像上面土匪,还是啥么啊?”林颖啃着李峰空间里的玉米,这个从市里转了一圈的玉米重新回到李家岗,回到餐桌上。几个孩子一人啃着一个,红薯稀饭喝,鸭蛋吃着,小菜吃着。

    “这个是有这么一说,不过原先四梁八柱是古代建筑,作为支撑整个房屋的架子,如同一个公司,一个军队,一个国家都是有架构。这个土匪亦是啊慢慢的这个在土匪行当里流行开来了,不过这东西我知道不是太多。”李峰听说过一些,如同路天霸这样土匪头子,这样的人属于四梁了吧。

    “这个东西,说起来倒还是没有啥,不过我们这里原先土匪多是小股土匪,没有如此细致的分工,大型土匪分过细致有这么一说。”李山介绍了一下,四梁托天梁{搬舵先生}是绺子里的军师、参谋长。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行动前,他要占卜凶吉;遇险时,他要祈神庇佑。顶天梁{炮头}是绺子里前敌指挥官兼敢死队长的。他必须“管直”{枪法准},百发百中。在和敌人交锋时,他能在关键时刻一枪定夺大局。顺天梁{粮台}管粮食、蔬菜的储备、供应,约略于军队里的后勤保障处长。到百姓家就食时,还要检查该户有无传染病,食品是否有毒。应天梁{水香}负责分配站岗、放哨。约略于军队里的警卫处长。每砸开一个窑{攻下一个地方},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放卡子{哨兵}。

    八柱说起来低一等了,内四柱为扫清柱{总催}、狠心柱{秧子房掌柜的}、白玉柱{马号}、扶保柱{大当家警卫}。扫清柱{总催}约略于现代的秘书长或办公室主任。也有说法是总督战官。还有说法是指负责催讨的头子,与农村常见的那些扒房揭瓦要钱的所谓工作队长类似。很可能是上述诸种业务统归其管。秧子房就是票房,是关押人票的地方。与现代的看守所相类似。其掌柜的大都心狠手辣,催票时割耳朵、割鼻子,毫不手软;过期不赎票,也由他和手下人撕票。白玉柱{马号}类似于现代的政斧车辆处处长。扶保柱{大当家贴身保镖}相当于侍卫长,这是与水香{相当于卫戍司令,地位高,属于四梁之一}不一样的职务,通常由大当家的子侄等晚辈亲属担任。外四柱指的是插签柱{刺查}、递信柱{传号}、房外柱{花舌子}、房门柱{字匠}。插签柱{刺查}约略于谍报处长。也有叫稽查,主要负责勘察打劫的目标、路线,保证万无一失。递信柱{传号}约略于现代的联络官。房外柱{花舌子}负责给苦主家送信、讲价。约略于现代的公关部长。这种人一要善于查明苦主家底,二要巧言善辩,要对方拿出更多的钱来。房门柱{字匠}主管文墨。给苦主写信,相当于文书处长。与外界的文字交道,都由他负责。有的字匠还会刻印、模仿他人笔迹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