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七十九章 仙桃老人节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第四百七十九章仙桃老人节【求月票】

    ps:感谢书鬼1027大大打赏,感谢国企大盘大大月票支持,下个星期又没有推荐,郁闷,求几张月票。

    ………………“对了,一会我蒸一锅包包,你们明天带一点回去给老人尝尝。”李峰所谓包包说起来,到颇为有些意思的,一种仙桃,红枣豆沙的,上面点缀淡淡散色的红色,真正如同仙桃一般。明天李峰打算带着几个孩子去看看姥爷,外婆,准备的礼物很多,不过这人想着过去外婆老妈曾经做的仙桃,如今,自己做点送去,两个老人在山里少有出山,几次去山里接着老人,老人愣是不愿意出来。

    固土难离啊,李峰这些曰子忙活,有时候一个月只能过去一次,这次去首都是要前去看看。两个孩子地两位老人还没见过呢,这次正好有机会看看老人家,铃铛早早想去了。只是平时,李峰至多一个月陪着去一次,没办法交通太过不便宜啊。

    “不用,不用。”刘岚小手一挥,这丫头正和螃蟹较劲呢,细竹子挑逗的大螃蟹,咔嚓咔嚓的螃蟹不是吃干饭,人家吃肉,几下惹毛了,虽然这些河蟹都是没有毛毛。不过大钳子不说挥舞玩,咔咔竹子上小须子掉了一圈。“我嘞个去,这么厉害,欣欣,你真是运气,小手指保住了。”刘岚一副心有余悸的小模样,说着话差点让李欣一口茶水淹死她,人家这会正在费力解开美丽的蝴蝶结呢,这么大个实在有点雷人啊。

    “小岚,你知道我想着做什么吗?”李欣很认真看着刘岚,刘岚眨巴眨巴眼,随口问道“做啥么,做馒头吗?”“不做馒头,我想掐死你,你太坏了。”“哇,小欣欣发火了,小颖你看见了吧,欣欣发火了,难道是秋天天干地燥小心点火啊。”“刘岚同志,我让你说,别跑。”

    “宝宝也要玩,也要玩。”“你玩什么啊,小鬼头。”林颖一把拉着蹦跳着想要加入的李宝宝同学。

    “宝宝,走,爸爸做大桃子给你们吃去。”其李峰做的仙桃可谓简单,不过是一片冰心而已,老人看其乐,食其欢足矣。真正做起容易很,面粉和好,发酵半小时,左右的揉捻,分大小,一大八小,一锅三组,三层二叠,看起容易,做起来颇有些费力。

    “宝宝,你们做什么呢。”李峰这边费力揉捏做着仙桃呢样子,抬头一看眼见着几个孩子做出一群老鼠样子东西,一个个趴在案板之上,李峰见着直乐呵,几个女孩偷笑不已。“啊,爸爸,刘阿姨教我做小老鼠,你看宝宝做的是小山鼠,胖胖的好可爱吧。”李宝宝指着一只大肥老鼠,乐滋滋,得意扬着小脑袋。这个老鼠有拳头大,真是大肚皮,李峰摸了摸,这丫头整个填充着豆沙红枣,真是大的可以,皮子不算厚实,这个倒是让李峰微微舒了一口气,一会蒸笼可以蒸熟,不管小老鼠,还是大老鼠,不过林颖几个人铁定是捣乱,这个是乌龟,黑熊,面太厚实,不可取啊。李峰直接拿过来,用拨豆沙馅料的竹片一点点,不一会一群小老鼠成了一群刺猬,黑熊毛发长长,乌龟点点盔甲,这般一弄形象多了,蒸笼容易蒸熟。

    “哇,爸爸好厉害,宝宝也要玩。”小丫头一会弄出一个雷公头,一看小猴子真心李峰无语,这丫头,自己这边的仙桃,苹果做的差不多,样子极像的,不过全白色少了女一点韵味。“这个白桃不怎么好看啊。”几个女孩觉着少了一点啥么,李峰微微一笑,自己做的八份仙桃,一份自己父母,一份外公外婆,一份蔓颖父母,三份送给眼前三个女孩,二爷二奶一份。剩下一份,几个孩子过口服,至于,苹果包包多做了一点,自己吃着的。

    “一会,你们就知道了。”水已经热了,松枝烧起的火光映红脸颊,透着一丝容光,不是噼啪声,淡淡松香,飘出。铃铛领着宝宝和崎崎寻找有着松脂的柴火,集中挖出里边的松脂点灯,不同平原,这里点的天灯是要系着绳子的,山林最怕火光,属于只在自家院子点一盏,长明灯,祈福。

    “这个挺好玩,宝宝,借给阿姨看看好不好啊。”李宝宝随着铃铛找长明灯时候,见着挂着一个马灯,来了兴趣,嚷嚷要玩,张兰见着孙女玩着专门上了油,小丫头大白天的点亮,拎着炫耀,这玩意过去挺多,如今有电了,少有人家再用了啊。

    “不给,宝宝的,阿姨,你看,好玩吧。”跳动着灯芯,火光时大时小,李宝宝同学得意不已。“好啊,宝宝,你太没了良心了,阿姨可是打算过几天给你买只大狗熊,这么大,比阿姨还要大的哦。”刘岚装着一脸颓败,十分失望,说话着透着一点痛心疾首。宝宝摸着小脸想了想,下了很大决心似的。“那好吧,阿姨,宝宝要这么大狗熊,胖胖哦。”“行,这么大。”“小颖,你们快来看,这啥么灯挺有意思啊。真不错,怎么没见着城里有卖的啊。”刘岚第一次见着这么有趣的东西,扭着灯芯,一会大一会小。“这个…马灯吧,我家从前也有一个,不过现在好像没有了,李峰家的保存的正好,一点没上锈啊。”李欣透着闪亮的玻璃,崭新的马灯,有些惊讶,马灯可不是啥古董,宝贝,可是实用东西。

    “马灯?走马灯,不对吧。”刘岚记着走马灯可是老古董,灯内点上蜡烛,烛产生的热力造成气流,令轮轴转动。轮轴上有剪纸,烛光将剪纸的影投射在屏上,图象便不断走动。因多在灯各个面上绘制古代武将骑马的图画,而灯转动时看起来好像几个人你追我赶一样,故名走马灯。

    “哪里啊,这是马灯,这个名字我想应该和马车有关吧。”李欣不确定在,这东西别说真的不太清楚,自己不太清楚。

    “李欣说着不错,马灯是上世纪,在中国产生的一种照明工具,它以煤油作灯油,再配上一根灯芯,外面罩上玻璃罩子,以防止风将灯吹灭,夜行时可挂在马身上,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用得最为广泛,山里一直用到九十年代初期呢。

    你看马灯外这个铁的筒架马鞍,下端有一油皿装油,这个螺丝盖这些设计和油箱差不多,全封闭,油不滴漏。上面两个铁盖,分层有空隙,便于出气。中间是一块玻璃罩,这个是扳动可以升起玻璃罩你看点灯灭灯用着的。还有一根铁丝提手我家这个不是挂在马车上晚上出门用的,用木棍挑着。这种灯,难得停留锅台灶角,大多在户外游走,与居家的罩子灯组成灯的家族,一主外,一主内,马灯是灯中的伟丈夫。”李峰说着几个人倒是一愣,这个灯,原来还有这么段历史啊。

    “不过如今煤油镇上卖的不多了,听说只有个别两家了,深山里这个马灯还在用,我外婆家里用全是这样马灯,山里山风大别的灯不管用,只有这马灯可以顶住风雨。山里出门不方便,必须有灯光,不然容易出事情,这个马灯正好,风吹雨打都可以用的。”李峰拍了拍身上的柴火沫子,自己坐着仙桃,绕捏出桃尖尖最是漂亮,自己这一手多是外婆教自己,这会这人弄了些染料,一会用来点桃子尖尖。

    “山里如今还用油灯,难道没有电吗。”几个女孩惊讶的张大嘴,不是说都通电了。“多数有啊,当然有些地方实在太远了,再说一家二家人拉电线,多少钱,多数山里人如今用上了电,只是深山老林,散户没有用着电,这些多是老人,不在乎。

    “原来如此啊。”其实不少人出门还是喜欢点着马灯,手电筒之类的,老人不喜欢用,觉着没有火光气,有点迷信人说着火光避诛邪,这些年轻人嗤之以鼻的事情老人家却是很是笃信的。大家不想着在这点小事情和老人发生啥矛盾,只是有空打一瓶煤油啥的,这些老人欢喜。

    “我家这个马灯还是爷爷留下的呢,有一对,另外一只,我小时候不小心摔破了,不知道是不是扔了,这只我爸时常的擦拭,保存不错。”李峰想着过去的药剂瓶子,剪掉底子,做成灯笼,还有罐头瓶灯笼,那时候山里不同路,小山路,人家卖灯笼遇见这阴雨天,雪天不见来着,小娃子眼巴巴望着,大人想方设法做着别要灯笼。只有李峰提着马灯被别的笑话,这孩子弄脾气,马灯给摔了,可是狠狠挨了一顿铁揍。

    “你这孩子还记着这事啊,你说说那时候马灯可是家里大件,你给打碎了,你爸不揍你,揍谁啊,你们不知道这娃子那一次屁股肿的老高,几天不能坐板凳站着吃饭。”老妈张兰从外边回来,笑说道,让李峰有点郁闷。“哇,爸爸被打屁股了,不是乖孩子,宝宝要告诉妈妈,嘿嘿,奶奶,爸爸做了大桃子馒头,可好看了,你要吃吗?”小丫头说着对着李峰做了鬼脸,蹬蹬跑到张兰身边,拉着张兰手摇了摇。

    “呵呵,那宝宝,你做了什么没有啊。”张兰脸上笑容多了一丝,仙桃临门,久久远远。

    “嗯,大老鼠,还有小黑黑,小刺猬,好多好多呢。”宝宝小鼻子抽动,厨房里蒸笼一股股香味飘出来钻进小丫头鼻子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