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七十五章 四梁八柱(上)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小小插曲,十点半左右,李峰终于到家了,呼吸的熟悉的空气,心情大好的人、李峰恨不得大吼几声呢。这人停好车子,两个孩子跳下车立即被水沟里小鸭子吸引住了,一群小白鸭正欢快游着捉鱼吃,小宝宝和崎崎蹬蹬跑到水沟边,手里抓着玉米花向着水里扔。

    “小鸭子,好可爱啊,全是白色啊。”李峰听着女儿话苦笑一声,这下终于确定了这哪里是麻鸭啊,自己被人忽悠了,怎么看全是大白鸭。“别玩了,小鸭子不吃玉米花。”二孩孩子抱着玉米花,一人一大桶子,这可是李峰在市里买着,香味十足的。两个孩子没吃完逗弄起鸭子来了,真是。

    “哎呀,宝宝和崎崎来了啊,快来,奶奶看看,宝宝又重了啊。”李峰老妈张兰拉着铃铛,挎着篮子,远远见着孙子,孙女,高兴跑了过来。“昨天不是说回来嘛,怎么没回来啊?。”“嗯,妈,昨天陪着两个孩子参加学校活动,这不今天早早回来,我爸呢。”李峰早上给自己老爸打了电话。

    “你爸去山里了,今天二郎神君庙架梁,四梁八柱架起来不容易,只有老人手艺还在,你爸怕老人家们出事,这不去那边盯着点看着点,别出事了。”“四梁八柱?怎么想起来用着个老方子啊,如今钢筋混泥土不是挺好,用钢筋架设不是省事些吗?”李峰没曾想,这个二郎神君的庙宇竟然采用这个设计,四梁八柱由八根柱子组成了一个明间,两个次间的形式。八根柱子横向架上一檩三件{圆檩、垫板、枋子},再在八根柱子顶上竖向架上四个“六架梁”,俗称大柁。再在每根大柁上起金瓜柱,瓜柱侧面用“角背”支撑,在瓜柱上面再横向架上一檩三件,纵向起四架梁,四梁俗称二柁。然后再在每个二柁上起两个脊瓜柱,同相也用角背支撑,然后架一檩三件和月梁。李峰听说原先的家族祠堂使用这个设计,这东西抗震啥的都不错,可是挡不住小红兵,硬生生拆了,砸了,如今祠堂不过是三家小土屋,这还是村里光棍死去,无人住的房子,老人拾掇出来。真正祠堂可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啊,李峰对于二郎神君庙了解不多,自己从来没见着。

    “李口子太公说话了,原先二郎神君庙图纸竟然还在老太公手里呢,这不原样建起来了。你大伯为了这事还生了几天气呢,材料都准备好了,这一下给换了,四梁八柱不少人还不会,请了不少老人,五十多岁,六十多岁,你爸和你大伯这几天都在山上,怕出事情呢。”张兰叹了一口气,这些老人家真是,这东西多少年前玩意了,年轻人谁会啊。

    “怎么老太公折腾进来了,开始不是说李口子不插手的吗?”李峰心里奇怪着,这事情怎么了,李口子对了。“妈,李口子那边的竹屋是不是建好了啊。”“竹屋,前两天放了不少鞭炮,可不是好了嘛,只是这天气越来越冷,这眼见着都要立冬了,谁还过来河边住啊,寒气多重啊。”

    “原来是这样,我看李口子说不定见着我们这边闹腾二郎神君庙压了他们运气,这会心里憋着怎么说不能让我们这边独美了,这下好了,我们村子里老人会这门手艺除了二爷,五爷,真没人了。二爷,五爷年纪大了,可不行,这次挑大梁成了李口子人,这事闹腾,不想想人家城里人会傻傻大冬天跑进山里住,干寒,湿寒,山里比起外边冷多了,老人愿意家里人不愿意,偏偏他们这么想,真是想发财想疯了不是。”李峰对于这事觉着有点过了,如今别说村子里建设小庙宇,大殿,大庙不见用四梁八柱这东西防震不假,可是钢筋混土不信比它差啊。

    “你孩子子乱说什么,宝宝,崎崎快别玩了。”宝宝和崎崎逗弄着几只野兔子可惜人家不理他们,一跳一跳跑远了。“小兔子不乖,不和宝宝玩。”宝宝嘟嘟嘴,跑到张兰面前抱住张兰腿。“奶奶,宝宝可想你了。”“小马屁精。”李峰说完见着老妈瞪了自己一眼。“奶奶想死宝宝,崎崎也想。走,奶奶带你们吃核桃去可香了。”三个孩子随着自己老妈去老院子了,李峰把家家放下来,走进小院子。院子没人,不知道林颖和孟怀春,张田,高教授,秦老头他们人哪里去了,不是进山了吧。

    “林颖,是我啊,你在观鸟台,专家人呢,回去了?怎么回事?不做考察了啊。全面彻底考察,大型考察队,申请做个项目,怎么回事?有啥新发现,发现古植物,真的假的,一棵小草有啥价值啊。”李峰对于什么恐龙时代的小草没啥感念,其实这个林颖随手拍的植物照片,几位专家看出来的。由于这次的发现意义巨大,月亮湖周围属于原始的生态系统,孟怀春觉着不能随随便便,组成一个考察队,要做好充分准备工作,这个成立专家组全面的对水库四周三百里生态进行一次全方位考察时间定在明年春天。“秋冬植物凋零,可能造成考察不全面,老师考虑各个方面,省里已经同意,不过过些天有一个小型的考察团对水库到月亮湖一段进行一次更为细致考察,老师是其中成员之一。可惜这次你要去首都,呵呵,挺遗憾,要是提前几天多好啊。”林颖想着有了李峰自己考察方便多了,其实这次虽然说是小心考察,可是队伍名单至少有二十人,比较大的考察了,时间十天,水库至月亮湖生态考察。

    “呵呵,我能做啥么啊,不过做做饭而已,不说了,中午你们早点回来从市里带些些不错的菜,你们尝尝味道。”李峰想了想,这会去山里太迟了,还是下午再过去吧。院子里小动物听着动静跑了过来,肥仔,大斑狗,蟒蟒趴在葡萄藤架子下,如同睡着了一般。猴子,毛球,闪闪,小黑熊,鸡爪猪,全跑到老院子去了,这些小东西都聪明很。这会院子里剩下的只有长鼻子猪象,小山鼠扣扣,小家伙唧唧咋咋沿着李峰裤腿爬上肩膀。

    小猪象鼻子竟然可以吸水,真正有点大象意思,李峰见着一愣,裤腿已经被小调皮白皙肚皮的猪象喷湿了一点。“这个小东西,真有点意思。”李峰拉着面条似的猪长鼻子,揉了揉,捏了捏,小猪象被李峰给弄嗷嗷叫。

    “爸爸,你看快来看,小黑黑怎么了啊。”李峰正在检查小猪象鼻子问题呢,李宝宝同学拖着小黑熊跑了过来,小黑黑一副无精打采的。李峰一看,吓了一跳,这小家伙怎么了,李峰赶紧摸出一块空间里鱼干,只是装模作样跑进屋里。“咦,不吃,宝宝,你是不是欺负小黑黑了。”

    “宝宝才没有呢,小黑黑躺在床下边都不愿出来,宝宝跑进去抓出来的。爸爸,小黑黑是不是病了啊,打针吗?”李宝宝说着时候小手不知觉捂着自己小屁股,这丫头一提到打针,一副怕怕样子。

    “不用,我这里有药水。“李峰弄出来一些瓶药水在小黑黑鼻子前一晃悠,小黑黑立马睁大眼睛活了过来,这个家伙真是,难道提前冬眠了,这会气温没有这么低吧。李峰喂了小黑黑一瓶子的药水,这家伙晕晕乎乎醒了过来,不过瞥了一眼宝宝很是光棍又晕睡过去了。“臭小黑,坏小黑,不陪宝宝玩。”“哇,小老鼠,别跑,宝宝抓住你了,小老鼠好软乎,尾巴毛茸茸,好奇怪啊。”山鼠尾巴不同一般老鼠,如同狐狸尾巴毛发长,柔软暖和。

    “你哥哥呢?”“嗯,哥哥帮奶奶捡花生呢,哇,宝宝忘了,奶奶让宝宝拿爪篱,爸爸什么爪篱啊。”宝宝歪着小脑袋,踢了一脚小黑,都怪小黑,宝宝都忘了奶奶说的事了。“捞兜啊,爸爸拿给你看。”爪篱又叫捞兜是有铁丝编成如同碗口大留有空心勺子,有一尺多长的竹手柄,用来炸油货,下圆子。张兰煮花生,这还是用来捞花生啊。“爸爸,这个舀不住水,奶奶为什么不用勺子,爸爸,奶奶摘了好多大葫芦,可好玩了。爸爸,你给宝宝摘小葫芦玩好不好。”

    “小葫芦?对了,你不说爸爸都忘了呢。”李峰在院墙外种了几棵小葫芦如今葫芦多半已经晾干了。“咦,怎么都没有了啊?”李峰摘了二个小葫芦,看看地上,秧子早干了,可是上面原先密密麻麻的葫芦怎么都没有啊。

    李峰心里奇怪来着,怎么回事,拉着一路玩着葫芦和山鼠小宝宝,李峰皱了皱眉头。“你说小葫芦啊,前几天村里来个老人六七十岁了,城里人见着你的葫芦愣是要买,最后你爸见着人家真的喜欢摘了些卖了。”“对了,屋里还留了十对,你这小葫芦结了一百多个,人家出十块一个,可不便宜啊。”

    “十块?怎么这么贵啊。”李峰平时在镇上买画了画的小葫芦不过五六块钱,品相好的不过十多块。

    “我哪里知道,人家说你这葫芦种的好,造型规整,难得一见,最是适合做葫芦艺术品,老人听说是市里的啥家呢。”“对了,你看,昨天人家托人给你爸送了一对小葫芦可是漂亮了。你爸宝贝很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