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六十章 二只王八爬啊爬之你有资格说绝望吗?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晓月琴心:“在吗?”电脑屏幕上闪下几个灰色字,淡淡透着一丝悲凉,用于祭祀的口气透着淡淡失落,悲伤,沮丧无力。

    峰高无风:“今天这么早,你怎么了,我可以感受到你失落,很悲观,甚至有一丝绝望。”不算熟悉的一位聊客,在无聊的生活里添加一点调料,孤寂的时候,有人陪你,那是幸福。

    晓月琴心:“是啊,多年的朋友竟然背叛了自己,自己曾经以为的山盟海誓爱情不过是一个笑话,自己自认为高人一等,自以为聪明,可惜不过是一个更大笑话啊。自自己所谓事业不过是家族里可有可无的尘埃。,原来是一切都是假的,我是一个一无是处的人。呵呵,天好暗,突然觉着生活没了目标,活着好累。”

    峰高无风:“你是否还年轻,你真的觉着整个世界抛弃你了,你没看看四周嘛。”

    晓月琴心:“四周全是谎言,全是虚伪,全是灰暗,失落,整个是悲伤的世界。你说我可以看到什么,沮丧,绝望吗?”

    峰高无风:“是吗?我说个故事给你听,听了以后你在想想,你自己说着的话。一个年轻人抛弃女朋友,离开自己家乡离开自己父母,怀着满腔的激情,骄傲抬着头走进人们梦寐以求地方,首都。年轻人充满的自信,相信自己一定能在着灯火阑珊的地方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可是现实一次次敲打他,无所次面试失败,年轻人疯了似的,依旧高扬自己脑袋继续投着自己简历,依旧坚信着自己可以进入外资大企业,进去国企,做一个高高在上的管理层想法。

    可惜现实终究是现实,无情冷漠,年轻人花光了自己身上唯一的一块钱买了一个包子,一天没有吃饭了年轻人,捧着包子,年轻人走到湖边,望着湖水,愣愣发呆,他觉着自己人生走向了末路,没有一丝希望,没有了光明,绝望,整个世界一片灰暗。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蹬着三轮车的同样年轻男孩子从远处而来,恰好看到眼前捧着包子的年轻人。两人年轻对视一眼,奇迹般,两人竟然认识。在这个大的让人心寒的城市里,相遇,多么让人惊喜的一件事,可是年轻人呢,心里依旧满是绝望低下头。

    晓月琴心:“那个拿包子的男孩子是你吗?”

    峰高无风:“是,是不是觉着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啊,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外边的天空并不一定明亮,可是你不出去看看,你不会发现,永远不会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粒微尘。”

    晓月琴心:“蹬三轮的那年轻人是谁?”

    峰高无风:“同学,一个高中同学,一个我一直以来看不起,不屑为伍的高中同学,一个我见着狠狠唾弃的高中同学,一个不学无所,惹是生非的高中同学。你知道吗?他因为故意伤人进了被学校开除了。我当时见着还拍手称快呢,是啊,学校不需要这样社会渣滓。”

    晓月琴心:“你们见面了,说了什么没有?”

    峰高无风:“那一天他也没有吃饭,一个包子,我们两人吃的。当时他问了我几句,让我受用至今,真的很难想象。一个没有读完高中的人,竟然说出如此的话,话不深奥。

    古铜色皮肤的年轻人望着眼前的湖水夕阳已经不见,灰暗了,年轻人淡淡看着白色皮肤微微有些干燥的年轻人。“你爸在吗?”白色皮肤年轻人,点了点头说道“在。”“你妈妈还在吗?”“在。”“你爸爸身体还好吗?”“还可以。”“你妈妈呢。”“不错。”“你身体没有毛病吧?”“没有。”

    古铜色年轻人,淡淡笑脸出现一丝悲伤。“我爸爸在二岁那年走了,我妈妈在我十五岁那年也走了。我身体一直不好,甚至活不过三十岁。”“我问你,你有什么理由沮丧,有什么资格绝望。”白皮肤年轻人愣住了,眼前人自己似乎第一次认识。

    “呵呵,你很幸福,你知道吗?父母都在,健健康康,自己身体也不错,你有理由绝望吗?有吗?”

    白色皮肤的年轻人摇了摇头,是啊,这点磨难又算什么呢,自己是幸福的,自己还有自己父母,自己还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自己还有满腹的抱负,自己有什么理由放弃。自己有什么脸面说放弃,自己有什么可以说的绝望理由。

    两人吃完一个包子,古铜是男子掏出一把零钱。“这些钱,你拿着,我没有地方给你住,能做的只有这么多。”破旧三轮车远去,淡淡湖水依旧,年轻人手里攥着一把零钱。事后知道这事古铜男子一半家产,不多五十块。可能不够,一个富人喝一杯茶的。可是对于年轻人,这是自己希望,不在高望着曾经自己认为必须得到的位子,年轻人第二天获得一份工作,一个打杂工作,体力多于脑力的工作。工资甚至不足支付房租,一个多月睡在桥下生活,成为年轻人最为难忘的记忆。

    峰高无风:“同样的话,我问你,你父母还在吗?身体还好吗?你自己身体怎么样?你有什么资格沮丧,你有凭什么望着世界绝望?晓月琴心:“……。”

    峰高无风:“我们都没有资格,父母在,而且健健康康,自己身体好好的,没病没灾,你有什么要说的。

    晓月琴心:“后来的呢?”

    峰高无风:“后来,我用第一个月工资请他在最好的一家酒店吃了一顿,虽然不是最好的菜,虽然依旧看着穷酸,可是我知道,以后没有什么可以打倒了我。我会不平,我会愤怒,我会觉着社会不公,可是我却不会哪怕一点沮丧,因为我没有资格,父母健在,身体健康,自己本已经幸福了,你有什么资格失落,沮丧,你有什么资格说绝望,有什么理由说这是人生最低谷。

    晓月琴心:“你觉着后悔过吗?离开自己熟悉的地方,离开自己女朋友,离开自己家人。”

    峰高无风:“后悔,常常后悔,可是如是再选择一次,我依旧宁愿后悔,你知道吗?他走了,我没去送他,因为我知道他不想看到,我伤心的样子。”

    晓月琴心:“谢谢你。”

    只从那以后,两人开始慢慢的熟悉,慢慢的了解,慢慢融入自己生活,每天二小时候,直到李峰在流星雨中受伤,曾经的一刀斩断。李峰无欲无求,或许自己有了太多太过的贪心,后来的李峰只是少了一点贪心而已。

    赵雅琴说着赵雅丽不懂,真的不懂,眼前的男人真正经历,没有如此经历人真的很难懂的。李峰看是癫狂的时候,又有谁知道呢,首都奋斗并不像别人想象的那么光艳,曾经秋夜寒风的晚上,颤抖着身躯的年轻人,在昏暗的桥下抖动着身体。又有谁知道呢,五十块钱在一个国家首都过完一个月,赵雅琴望着李峰背影,有些出神。

    “肉包子?谢谢。”李峰看到肉包子微微愣了愣接了过来哦,或许在别人样子这不过是一个小小包子,可是曾经在清冷的秋天,晚风吹拂的湖边,二个年轻人吃着一个包子场景依旧在眼前浮现,自己如今物是人非,有人离去,有人归来。

    赵雅丽很是奇怪的看着自己表姐,为什么单单递给李峰一个包子,为什么手里提着的热奶茶,豆浆没有递给李峰,为什么买了这么多早餐的表姐,随手把剩下的早餐扔到一边,只是陪着李峰吃着肉包子。

    “你还记得吗?那一次你说你记忆最深就是这样的肉包子,我说过我一定要请你吃,今天终于实现了。”赵雅琴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自己一定陪你吃这个包子,如同那个已经逝去的人一般,陪着你吃完这个包子。

    “谢谢,包子太好吃了,可惜有人吃不到了啊。”李峰不由的感慨,抹去眼角的一丝泪水,男人或是不该流泪,自己已经忘却了眼泪,坚强走在人生道路上,可惜有人早早离去,划过的是一道不算亮丽的彩虹。

    “是啊,包子真好吃啊,可惜了。”赵雅琴虽然没有见过那个人,可是在五年的时间里,对于那个曾经在这个男人生命里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记的男人,了解很多很多,一个没有学历,甚至体力都没有男人一生苦楚,一生悲伤,一生豪迈,一路向西,留下是一道彩虹桥搭建着别人人生。

    李峰曾经用这句话问过很多人,失败人,有什么资格觉着失落,沮丧,绝望。李峰不知道他们是否真正面对自己,至少自己认识自己,面对了自己,离开首都。李峰没有多少沮丧,或许淡淡不舍吧,人生道路就是这样,走过去的留下影子,淡淡散开,知道这个城市在没有你的影子。

    “你看,家家终于放下高傲,或许,不要多长时间,我们就能看到很多很多的斑鳖,你们说是吧。哈哈,家家加油,晚上给你加餐,炖牛鞭。”李峰吃完包子,拍了拍手,呵呵一笑,脸上一丝伤感随着散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