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五十八章 二只王八爬啊爬之早晨抓奶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没成想,英达来着这么快啊,李峰正在喂着二只大甲鱼吃肉干喝泉水呢。远远看着英达带着秘书,助理开着小电动游园车过来了。李峰以为还要过一会,这会正在和斑鳖培养感情呢,喂了些肉干,泉水,小姑娘挺文静,吃东西慢腾腾,李峰摸了摸斑鳖脑袋。斑鳖没有啥反应,这一幕惊得管理员和饲养员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斑鳖不是好脾气的,平时自己想着摸摸都要安抚多一会啊。可是眼前的人,不过见着几次,喂了几块硬邦邦肉干。怎么可能,不可能,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人,饲养员心里不知道何种感觉,自己难道真的比不上他嘛。

    “李老弟,昨天的事可是让人大开眼界啊。”英达今早得到车重建和赵雅丽发出消息,足足愣了十多秒,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李峰竟然对毛瓷下得了手,难道他不知道这些东西价值,可不是几个钱可是比的。尤其是这次可是真正把朱正得罪透了,对于富人钱只是数字,真正的面子,朱可光还是孩子,即使出事,老朱家最多心里嘀咕几句,可是昨天李峰设局使得朱正丢脸。这事老朱家肯定暴怒,脸面丢大发了,这事早晚找回来,尤其是李峰和赵雅琴似乎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这事,真正有意思了,这不,听说李峰有事找自己,英达慌忙坐车来到的鳖园。

    “英总见笑了,我哪里有啥能力,不过是大家误传罢了。对了,英总,你看我刚才提议怎么样。总是在池子里呆着不是一回事,放出来或许真的能增进增进感情呢。”李峰见着家家一下子把斑鳖顶了出去,自己靠了过来。

    “家家不能这样啊,人家可是女孩,要温柔一点的顶。”“噗。”几人还以为李峰教训家家不能随便挤开斑鳖,原来是温柔挤开,这个有啥么区别啊。李峰要知道,肯定大叫,曰,这区别大了,男女那事粗暴进入就是弓虽女干,温柔的那就是两情相悦龙凤和鸣。

    “咳咳,李老弟,你认为这样做真的有可能?”英达这几天特别关注这件事,可是得到的消息让人忧心忡忡,自己园里的斑鳖对新来的家家颇有些好感,可是家家这家伙却是高傲异常,不屑一顾。甚至英达觉着这家伙如同李峰一般,看起无所谓姓子,可是真正的傲气渗入骨髓。

    “试试吧,怎么也比啥么不做好是吧。”李峰这么一说英达觉着只能这样了,自己有时间磨蹭,可是眼前的人可没有功夫陪着自己磨蹭。车重建已经把李峰情况和自己说了,人家大头儿子要做一个极其重要手术,眼见时间不多了。

    “那好,你们准备一下,一切听李老弟。”英达说完和李峰告罪了一声,坐上电动车打算出去了,今天早上消息,英达可是知道,这事铁定有人找自己。“唐助理,吴秘书,今天你们留在动物园,我回家看看爷爷奶奶,没事不要找我,有事你们看着办。”

    “知道英总,园子的事,我们会处理的妥妥当当,重阳应该回家看看老人,你陪着老人安安心心过节吧。”唐助理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一丝难得一见的笑意,吴秘书摇头笑而不语。“你啊,算了,我这次真要过一次重阳节,有人找我你们这么说吧。对了,李峰有什么要求尽量满足,园子里我不希望出任何事,不然别怪我对他们不客气。你们一会开个早会,事情交代清楚,免得有人出昏招。”

    “知道了,英总。”两人送走英达,对视一笑。“这个李峰挺能折腾,英总不得不出去躲几天,不然闹腾起来,谁的面子都不好看。走吧,我们去给那些蠢蠢欲动的东西,加块铅疙瘩,让他们像甲鱼似的给我们趴着。”

    “是啊,我们去养甲鱼了。”唐助理一句话说的吴秘书目瞪口呆指着唐朝声音颤抖。“你…你,没想到,纯洁的唐朝如今也如此重口味啊。”“哼,不知道谁口味重,家里住海边,天天吹海风,嘴里全是盐,口味就数你最重,走吧,吴便宜。”“啥么吴便宜,你给我说清楚。”吴秘书气愤不平的瞪着唐朝,一副你不说清楚这事没完了。

    “吴便宜,女同事给你起的雅号,最爱吃豆腐,占便宜,不错啊,挺适合。哈哈哈。”唐朝说完大笑不止,吴秘书恨得牙痒痒,比划了一下自己和唐朝的身材,肌肉,最后颓然低头不语,打不过,打不过,肌[***]子占便宜啊。

    “好了,你们去忙去吧,我一人逛逛。”李峰手里拉着一根红绳,这可是李峰要求了,一根绳子拴着二只大王八,一绳二岔头,二只甲鱼谁也离不了谁。培养感情吗?距离不能太远。管理员和饲养员看着李峰远去的背影,两人对视一眼,呵呵呵干笑几声,无语的望苍天,这个事情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可是总经理竟然同意了。

    李峰牵着二只大家伙,手里挑着一块肉干,不时引诱着二只大王八,那啥两只脑袋不时因为争抢肉干碰在一起。李峰乐此不疲的,早晨动物园少有人迹,百鸟园,小鸟歌唱着新的一天。作为全国唯一一家环保动物园,这里绿色植物,树木花草比起一般的公园还有多,不少名贵的树种,还有石牌牌。李峰偷偷试了试几棵,都有一点的白色雾气,可惜,自己吸不到除非把树砍了。

    “走了走了,越看越那啥,来个雷把这些大树劈开吧。”李峰怀着美好的愿望不舍的离开这些大树怀抱,两只大乌龟,爬啊爬,跑东山看照样,爬西山追夕阳。李峰此时很是牛叉的坐在家家身上,调戏着斑鳖,小丫头文静了些,慢的可以,李峰见着地势平坦,自己走了好几圈了,有些累,随即从门岗里摸出一叠报纸扔到家家背上,自己摸出几块肉干嚼了起来。自己没吃早饭呢,肉干味道不错,二只甲鱼可怜兮兮望着李峰樱桃小口,口水如同黄河泛滥不要命流啊流。

    “不走了?家家。”李峰那个郁闷家家这会把甲鱼头缩了进去,李峰拉了半天,任你脚踹,手抓,愣是岿然不动,看着边上的斑鳖秀目神彩连连,哥哥真不愧巨型王八,真正王八汉子啊。看看比起伟大的地下组织坚强,无论是**上受到多的折磨坚决不露王八头。视死如归,除非给块肉,不然打死不出头。“曰了,我服了,给你。”李峰手里肉干还没递上去呢,边上的斑鳖一口咬住了。

    家家傻了,自己努力的半天,受尽侮辱和折磨,只是为了有块肉吃,可是你个袁世凯,你太坏了,我的肉肉。家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绝对是爆菊花。李峰被家家掀出王八盖,愣愣站在一旁,看着家家努力爬到斑憋身上,绝对是弓虽女干,少儿不宜。李峰脸上一喜,终于开始了,这人赶紧蹲下身体,全角度观察,尤其是李峰曾经多次翻看家家,那个东西始终没见着,颇为遗憾,今天终于来了。伟大时刻,李峰认认真真,虔诚的看着一个巨大的甲鱼对另外一只相对娇小的甲鱼进行惨绝人寰的那啥,起因一口肉干。一块肉干引起的命案,出人命,不对出王八命了,还是一次n个王八命。

    “黑乎乎,啥么没看到,真是,家家再来次,我给你一块大。”不知过了多久,家家无力趴在路边,李峰拿着一块肉干满脸贼笑,如同怪蜀黍在引诱小萝莉去天台看金鱼。家家无力白了李峰一眼,做了半天体力活,你让我歇歇。至于另外一只斑鳖,四脚腿朝上,正在挣扎想要起身。伟大的李峰在人命案结束以后,立马把斑鳖翻了个,作为有经验的人,李峰知道仰躺这有助于人命案定姓。

    “不愿意算了,真是,家家没想到啊,这么大个,你丫竟然是个肾虚,这么点时间就不行了,唉,这个回去炖只甲鱼给你补补身。”李峰把肉干塞进家家嘴里,倒了些泉水。

    “李大哥,你在做什么?”李峰吓了一跳,什么人,回头一看,赵雅丽和赵雅琴,李峰小脸一红,自己真正做科学研究——人命案。猛地见着二人,那啥,这人赶紧把斑鳖扶正,拍了拍,斑鳖的脑袋。“呵呵呵,不错,不错,吃点,要不喝点。”

    “没事,你们起的这么早啊,怎么样,头不疼了吧。”李峰脸色变得比天气还快,两只经受苦难的大甲鱼对视一眼,慢慢爬到李峰身后,用力一顶。李峰这会哪里顾着身后,一下子扑倒赵雅琴面前,小手不巧抓住一块凸起的肉团,捉了爬山高手,李峰绝对是一把抓紧,总算是稳住身体了。

    “真软乎,热气腾腾,包子不小啊。”李峰说完那啥,瞬间如同雷击,包子皮,这里哪有包子,极度僵硬的脖子用尽全身力气转过来。眼前景象无比的无比,赵雅丽红着脸怒目而斥,赵雅琴震惊张大嘴巴,难以置信,李峰五指打开,紧紧扣着一个有点抓变形的肉球球。

    “啊,那个,我不是故意,真的,不信,你抓我一下。不对,不信,你问问家家,对了,家家,你们过来,今天我要炖甲鱼补身。”李峰心里那啥,真想插科打昏混过去呢。身后传来赵雅琴冷冷声音,“怎么摸完了,不说点什么有啥感受,想走?”

    “我真没有摸。”李峰心说,我只是抓了一把而已,至于吗,自己天天抓没见着你说你自己什么,再说了,我只是隔着衣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