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真还是深沉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第四百五十七章天真还是深沉

    ……………“李大哥,这些调羹?”赵雅丽送回赵雅琴想起调羹事情再次回来,可惜事情已经结束了,自己没有看到最后结果。赵雅丽颇为遗憾,自己看看朱家姐弟的那时候表情一定很精彩。而车重建手里多了一张五百万支票赵雅丽倒是不是多么在意,对于她来说这些不过是些数字而已。三碗一盘价值不过真正算起来不错一百五十万左右,这还是有着李峰手里小锦盒的十万元调羹,小瓷碗配有调羹,价值可是按套算的。

    “调羹?扔了吧,小丽,这个调羹和支票等着赵雅琴醒来的时候一并给她吧。”李峰看也没看赵雅丽手里大锦盒,因为他知道那里边全是普通不能普通调羹。李峰可不想要这些无数人用过的调羹,即使手里的调羹,李峰如不是惊讶他曾经主人,真正名人啊,不定留下呢。

    “什么,扔了,李哥,这可是十万一个啊。”车重建张大嘴,越加的看不懂眼前人了,这可是十万人民币一个调羹,随便找个地方扔了。这种事即使亿万富翁没见着说随便扔钱的啊。

    “十万,十块都不要,这样调羹至多二三块钱,而且是还是无数人用的,你要送你了。”李峰见着赵雅丽和车重建惊讶有些夸张的神色,摇头呵呵一笑,真正调羹只有这一个。李峰之所有让赵雅丽把剩下的和赵雅琴一起送走,真正原因正是在此。为了,使得大伙相信自己手里调羹都是真的,这人特别的做的安排,钟老板开始有些怀疑,自己记着没有这么多这样调羹的,不过几位专家鉴定过后,李峰手里却是最后一批瓷器,钟老板多少年记不清楚,最终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毛瓷四绝具备白如玉,景德镇独有的临川高岭土,烧制瓷器晶莹剔透,洁白如玉。明如镜,瓷器表面光滑莹亮,如镜面般泛清银色光芒。薄如纸,瓷器壁厚不足毫米,以光线照射几乎透明,注入开水亦无烫手之感。声如磬,以手指轻扣敲瓷器,其声清脆悦耳,有如磬乐音。

    “只有一个是真的,可是,李大哥,你?”赵雅丽想着问个明白,此时车重建拉住了她,摇了摇头,这件事,车重建觉着是李峰故意布置的阴谋似的,不仅仅为了钱,更多是为了赵雅琴说着那些不怀着好意的人。

    动物园看似平静,其中暗波涌动,十多个股东各怀鬼胎,有不少人不希望李峰这次的相亲成功,这样可能会使得英达更加难以控制,别看英达如今说话的力道很重,可是在动物园还是有别的声音,如是这次成功了。英达的声望上一个台阶,动物园完全成了英达的后花园,对于动物园的各个股东来说,可不是好事啊。

    李峰今天喝的不少,车重建送着李峰回去,这人洗洗睡了,梦里见着小宝宝几个孩子光着小屁股追着自己,在河滩上玩闹,小丫头又长胖了,肥嘟嘟可怜兮兮的挥舞小手臂,举着大旗帜,上面写着我要减肥。

    “哈哈哈,宝宝,太有意思了。”李峰睡梦发出一声轻笑,而与此同时,赵雅丽,车重建回到家里把自己知道事说给长辈听,自己想不明白的,或是自己父母见识多些可以给自己解开迷津呢。

    车天昊听了车重建话,深深叹了一口气。“你先把今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我想看看李峰什么时候开始布局的。”车重建赶紧把今天事情一五一十的包括赵雅琴和李峰关系的这些事情一点不拉的说了出来。

    车天昊的越听心越是惊讶,不是李峰计谋,而是李峰真正敢于舍弃,自己如是遇见毛瓷可不舍得打碎了啊。这可是国宝,谁见着不喜欢,可是李峰一点不在意对于这东西心里一点没有留恋,其实他又怎么知道,李峰对于破碎瓷器的渴望比起整个瓷器更加强烈。为什么呢,白色雾气是锁在瓷器中,只有真正打破它白色雾气的挥发的时候,李峰才能真正的吸入身体里。

    “这事我看在你把朱家姐弟的姓格说给李峰听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布局了,正好朱正找上门,朱可光这个孩子说话的时候,他们已经钻进圈套里边来了。无论是后来的高明松到来,还是朱可光打破瓷碗,盘子,这些都在李峰设想当中。你注意他对待瓷碗盘子和调羹态度上有啥么不同吗?”车重建听了自己老头子车天昊的分析,整个人完全震惊的傻了,难道这些都是真的,当李峰进屋,看到桌上饭菜,瓷器,已经开始布局了嘛。这样可以解释为什么李峰喝了二瓶茅台而没有醉了。原来如此,这是心计嘛,车重建觉着这是只是一种防备,自己什么不做,等着有人踏入这个圈子,当时李峰表现的没有一丝事先知道的样子。不可能是演戏,巧合,可是这些巧合和调羹怎么解释。

    “爸,你不是说李大哥无欲无求吗?可是他为什么怎么做啊,为了钱,可是这些东西不是他的啊,开始没人知道这些瓷器价值,如是他说一声,雅琴姐绝对会把这些瓷器送给他的。可是现在不仅仅一点好处没有捞到,自己说不定名声臭了。如是被那帮专家知道,李大哥这么行事。”车重建实在想不通,实在是不明白,李峰为什么这么做,得罪了朱家人有啥好处,只是为了两个孩子,这个太没有雅量了吧。

    “呵呵,无欲无求,正是如此,这些专家他在乎吗?不在乎,朱家他在乎吗?不在乎,真正在乎是赵雅琴,还有怕麻烦,最后他为什么告诉你,那些调羹是假的,你认为以他和赵雅琴的关系,这些东西真假以后会有人知道吗?”车天昊说完起身进屋,临进屋时候说了一句。“这件事,你向外边传一下吧。”

    “什么?”车重建不敢相信,难道李峰告诉自己的目的是让自己把这件得罪一群人的事情传出去,那他不是得罪今天所有人,为什么呢。车重建想不明白,直到电话响起。这人还觉着今天是如同一场闹剧一般。

    “小丽有事?哦,你说的我知道了,我爸让我把这件事传出去,什么,你爷爷也是这么说的。好,你给朱可心打电话吧,让她知道,我想这事传的更快一点吧。”车重建真的不相信李峰用了如此心机啊。

    李峰可不知道外边闹腾的乱糟糟,自己正在努力的排酒精呢,这人一点点排着,最后弄的,整个房间全是酒味,酒精化成汗水,知道早晨。李峰还有些晕乎,这人欲哭无泪,自己的昨天吸收一点白色雾气全无用了不说折本了呢。

    “唉,真是,以后自己坚决不喝酒啊,全身脏兮兮,黏糊糊,算了,洗个澡。”李峰钻进浴室,洗了个澡,昨天衣裤自己清洗了一下,挂了起来,打开窗户通通气。整个房间弥漫着一股酒气,而且是恶心酒味,如同隔天馊饭味道。床上被单,床罩,李峰拆了下来,这些东西是一定要洗了,自己这会没工夫,动物园里应该有洗衣机,只能麻烦一下别人了。

    李峰收拾好房间,洗刷好,打算去看看家家。李峰来到池子边的时候,管理员和饲养员愁眉苦脸的讨论什么呢。管理员见着李峰来了,赶紧跑过来。“这个李先生,这只大甲鱼从昨天起就不吃东西了,你快过来看看,我们人不让接近,弄不清楚情况啊。”

    “嗯,我看看。”李峰倒是不觉着奇怪,自己本来就是打的这么个主意,家家不吃动物园饲料更好,自己的鱼干,肉干还有不少,足够这几天甲鱼的填饱肚皮的了。家家见着李峰,激动异常,用力的想要爬出池子,可惜池子修的太高,几次不成功,可是急坏了家家。

    “这个,你们每天不给他们放放风啊,运动一下,散散步吗?”李峰一连串的问题问的两人集体傻眼了,这个不是犯人,那啥是鳖,运动,散步,这个听到没听说过。“这个还真没有啊。”“真没有?真的没有?,真是,这个真的可以有。这样吧,你们这个池子能不能打开,我想着领着他们出去散散步,培养培养感情。”李峰心里有着自己打算,可是两人对视一眼,最后摇了摇头,这事自己可做不了主。

    “李先生,那个要不你领着这一只去散散步。”管理员指着家家,这个人家自己的,出了事,自己不用负责,可是这只斑鳖可不成,要是出事了,自己可是要负责人的。“一个?怎么培养感情啊,你看看能不能给英总打个电话,请示一下,我这也是为了动物园考虑,你看这都几天了,不见动静,或许出去兜兜风,摩擦点火花,激情澎湃一下。这事不就成了。”管理员和饲养员齐齐翻了一个白眼,尤其是饲养员眼里闪着一丝难民的东西。李峰能感觉到,这个饲养员,一定是认识,或是见过自己,自己记不起来了啊。

    “这个,我问问吴秘书,英总在不在?”管理员虽然觉着李峰说话有点那啥,不过这几天观察倒是,虽然斑鳖颇为意动,可是大家伙一点情趣都没有,一副懒得理你模样,大伙恨得牙痒痒嘛,没办法,人家不理你,除了李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