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五十五章 私菜斗百万一桌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私房菜顾名思义私人的菜、私家的菜。就是在别人家里吃到的由主人做的拿手好菜。私房菜通常对外无店面招牌,无固定菜单,不设专职服务员,但这些菜的烹调技法往往是祖传的,有独特风味,而且限量供应,在市面餐馆无法吃到。据说这种菜馆多源于古时的深宅大院,位置比较偏僻,各具特色,并且相对低调。

    李峰此时所在小院外边看着如同一般的农家小院可是内里却透着学问,所有的桌椅板凳全部是红木打造,虽不是古物,一套下来至少几十万。餐具使用都是进行定制,仿照清三代而造。价格最低的一个盘子也有二三千,甚至有些一般专家在这里吃饭以为遇见大漏了呢。可见其朴实奢华,富华厅门把采用是中国人最欢喜的黄金色,两个把手价格过十万。桌子的转盘完全是巨型水晶雕刻磨制而成,可以一桌千金,不过上百万还颇有些差距。

    李峰那一桌多少年前的碗碟竹筷,比起朱可心这边的金碗银箸多有不如。虽然这个碗不过是银镀金,不是纯正黄金制成,可是上面镶嵌的玛瑙,祖母绿,煤精,蓝宝,还是很晃眼的。白酒杯全是没有杂质的水晶雕出来的,四周的几幅花作多是名人绘画,其中一幅齐白石的嫡孙的齐可来的画作,一副启功大师的亲笔,其余几幅多是明清画作,虽不是多么名贵,可是不是普通人可以见到,一副作品在市区买套房子绰绰有余的。

    地毯用的纯正真丝地毯,多半是波斯地毯,一条地毯过十万。可见老板用心,甚至于卫生间设计透着金包裹玉的马桶圈,水晶的黄金镶边的把手,完全水晶打磨而成的镜子,地板都是印着青花色高仿品,一个半米见方的地板过万元。整套房间装饰有心人算过至少五百万以上,头顶闪烁着光辉的吊灯价值过百万,低调的奢华。农家小院,不大的几间房,只有区区三个厅,这里不是最奢华的,真正奢侈要算菊兰厅,一套紫砂壶过百万,碟子完全使用明清官窑精品,光光器物价值上三千万。

    不过菊兰厅三年只开两次,每次消费至少过百万,多树富华厅消费十万打底,至于雅致厅,有雅无价,你随意点菜,多半人都是订制雅致厅,无消费底线。当然正式一点多半在富华厅,菊兰今天一年没人打开过。

    沙城富人不少,真正吃的起百万大餐的不是没有可是愿意的没有几个,亿万富翁又如何,谁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百万餐只是少有流传,真正吃的起人舍不得人真心不多,吃不起的更加是只能仰望了。至于李峰说着百万大餐,高明松微微撇了撇嘴,这家老板可是能人,有些古董玩意,想要逃开的他的那双眼,真不行。别说高明松,李峰觉着奇怪异常,这些普普通通白皙的调羹小碗竟然闪现光影。

    李峰看了很大一会,想了很长时间,心里震惊的无以言表,自己这个不知道是运气还是霉运,如此难道遇见的东西,赵雅琴竟然提前买走了,这让李峰惊喜化成苦涩,这会李峰对于桌上菜一点兴趣都欠缺,菜其实不错,色香味俱全,可是此时没有人有心情。李峰试了试,有八个调羹,三只小碗,一个盘子。只有这些,李峰让车重建他们端了盆清水,清洗了一下。李峰见着盘子底部有一丝破损,真的不明白,赵雅琴怎么想。车重建刚才已经对自己说了,这里所用的餐具都是高仿品,具有一定价值。可是这套白瓷餐具,车重建陪着自己父亲来过不少次,一次没见过。

    “呵呵,车公子,这些餐具是我九十年代初购买的,如今已经有十多年没使用,开始购买了十五套,如今凑合只有这么多了。”老板对于李峰举动心里实在是不屑,自己眼力还是有的,这些不是比较精致现代品,历史至多二三十年,古董都算不上,只能说有点年头的现代瓷器。

    “李哥,我们现在走吗?”车重建心里急切想要离开,在这里自己实在有点呆不下去了,尤其是周边老板,服务员看着自己眼神。怎么说车重建在沙城算的上一个人物,虽然靠着自己父亲的名声,那啥好歹有点名头。赵雅丽同样如此,自己虽然听着李峰话收拾这些调羹,可是这丫头打心里而对这些东西没看上眼。这些小调羹,算啥古董,老板人家都说了,可是李峰依旧一副小心翼翼的清洗干净。

    “老板,不知道有没有盒子,最好可以防震的。”李峰说着老板一愣,此时看着李峰眼神如同看着傻子,疯子似的。

    “啊,有有,去拿几个锦盒来。”老板觉着这人不会是穷疯了吧,心里暗暗嘀咕,若不是看着车重建,赵雅丽,赵雅琴几个人,老板早就让人送客了。这位老板不是吃干饭的,这么个小院子,至少上亿的资产,院子后面光光藏獒,狼犬养了十条至多,保安人员更是真正的精英。

    李峰接过锦盒不错啊,高级货,小心把小碗,盘子装进去。“小丽,调羹给我。”“慢,我可以看看嘛?”李峰正要接过调羹放进锦盒里,一个五十来岁的老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朱可心和朱可光姐弟俩。

    “高伯伯,你来了。”车重建心里苦笑,这下丢人大家伙了,这位酷爱收藏,水平比起一般的专家厉害许多呢。比起这家老板的眼力,那是高几层楼啊。这会这人过来,赵雅丽和车重尤其是见着朱可心对着自己眨眼睛,赵雅丽气的牙痒痒,这对姐弟真是阴魂不散啊。赵雅丽见着姐姐已经没有醒来的样子,心里哀叹,这些完了,如是李峰人丢大了,自己姐姐不定怎么闹腾呢。

    “您是?”李峰觉着眼前的老人挺有文人气质的,自己对于老文人挺是敬重的,开始李峰少有会采取激烈的措施,当然秦教授那样,李峰也不会客气。

    “我是谁不重要,只是听说这里出现了好东西,有些眼馋了,不知道小友能不能给老头子看看眼界啊。”高明松见着李峰面向不错,说话没有多少的刺句,除了有些酒味,看着倒是老实人模样。

    “这个怎么好意思,这些东西不是我的,如是你老有时间,可以等雅琴酒醒之后。”李峰说着就想把调羹放进锦盒,李峰心里还有这财不露白,手不露技。这人挺有些传统老艺人思想,技艺不露光天化曰之下,有才不露,这才是真正修身养姓。

    “哦,这些是雅琴的?”高明松有些疑惑回头看了看朱可心姐弟俩,两个孩子一听,这些雅琴姐姐的,有点拿不准,雅琴姐做生意可是一把好手,不可能做亏本生意啊。难道真是古董不成,不过两人想了想觉着不可能,此时雅琴姐已经醉了,这人信口雌黄无人知道啊。

    “雅琴姐和高伯伯关系可好了,这点小事,肯定不会在意。不要是某人心里发虚了吧。”朱可心瞥了一眼李峰,摇着高明松的胳膊。“高伯伯,你看,这人一点不给面子啊。”朱可光慢慢走到李峰面前,用只有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小白脸,没钱别装逼,你以为别人是傻子,白痴。”说完退后一步,大声叫道。“怎么了,别是把破烂当成宝贝了。钟老板,这些锦盒真不错的,高级货,怎么就给送个这人装垃圾呢。”“砰”地一声,装着三个小碗和盘子锦盒掉落在地上。

    “哎呀,不好意思,你看,我说了两句,不小心碰掉了,没事,我赔,这点小钱我还是有的。”朱可心说着摸出几百块钱,扔在桌上上。朱可心没想到自己弟弟这么作为微微一愣,高明松眼睛盯着地上的瓷片,赶紧上前几步,颤抖抖拾起来。李峰这一次真的生气了,这个小子太过猖狂了。

    “好好好,你今天还真是赔定了。这位老先生,终老板是吧,可以麻烦你请几位几位瓷器鉴定专家过来吗?这件事今天没完了。”李峰脸色一变,此时心里对着三个小碗和盘子的破摔,彻底激起李峰心里怒火,眼前的这个孩子是该好好教训教训。

    “不用了,李哥,我给我爸打个电话,省里专家我爸认识一些。”车重建见着李峰变了脸色,看着高明松变得不太正常,心里一突,难道这些东西真是古董不成。赵雅丽觉着不可思议,自己怎么忘了,李峰可是一眼看穿古董店老板看走眼的瓷器。车叔叔都走眼了东西,这人至少有真才实学。难道大家一开始认为全是错的不成。赵雅丽不是没有见识的人,赶紧摸出电话,打了出去,自己认识一些的玩古董的。朱可心愣住了,难道这些真是古董,高伯伯的样子不对啊。朱可心望着自己弟弟,觉着事情有些难办了,若是真正的古董,这个可不是按价格赔偿,古玩三价,这个故意破坏是忌讳啊。至少三倍五倍赔偿,甚至十倍,自己弟弟这次。朱可心望着眼前脸色变得极其难看的男人,心里有些颤抖,难道开始人家已经看出来,可是为什么自己弟弟走上去时候这人没有阻拦,难道这些都是陷阱不成。不可能,朱可心越想越是觉着全身直冒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