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四百一十八章 活化石四脚鱼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呵呵,这个可不是四脚蛇,你看看这个是山狗子。”李峰小时候捉过这东西喂鸭子,可是如今山外已经绝迹了,没想到这片地方还有呢。说着这东西,还有不少传说故事呢,山狗子学名叫啥小鲵,有点像是大鲵娃娃鱼,只是身体小不少,多半都是十多厘米长。

    “山狗子?那它咬人吗?”刘岚听说不是四脚蛇,只是一种名字怪怪的鱼,拍了拍胸口,仔细观察一下,挺好玩的,圆润的脑袋如同个大和尚光头,皮肤光滑,颈褶清晰。背面及体侧棕黑色,腹面桔黄。不仅仅如此身上还有不少斑点,挺好玩的,在李峰手上拱来拱去,傻乎乎的。

    “咬人?哈哈哈,这玩意别的我不知道,姓子最是温顺了。”李峰笑呵呵捏着小东西递给满眼冒着小星星的刘岚。“你试试,软乎乎,放在手心里,你体验一下啥么感觉。”

    “呵呵呵,好痒,好痒,小东西别乱动,真好玩。”小三狗子不停用脑袋蹭着刘岚手心,痒痒的,不一会功夫刘岚忍不住笑出声来。

    “咦,你们做什么啊,啥么痒痒的啊?”林颖见着两人离得挺近,刘岚嘴里嘀咕着痒痒的,不要乱动,让林颖浮想联翩,尤其是李峰电脑里的丰富的教育片,几个女孩偷偷观摩了几部呢。这些单女主多男猪脚的动作教育启迪片,可以精彩纷呈,几个女孩看的面红耳赤,心痒痒,身痒痒。

    李欣听着刘岚声音,脸色一红,转过头去,真怕李峰和刘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那可是羞死人了。

    “呵呵,小颖,你快过来,你看看李峰弄得小东西多好玩,痒痒真是舒服很呢。”刘岚说着话让林颖脸色涨红,这人说什么呢,什么小东西,你们俩不能找给没人地方,山这么大呢。林颖低着头,不敢看,心里全是今天早上观摩几部片子的情景。

    “喂,小颖,你怎么了,你看这个四脚鱼,真的很奇特呢,说不定是新物种呢。”正当李欣和林颖回想着早上影片里场景不能自拔的时候。刘岚带着点的不解,疑惑,小小有点气嘟嘟的声音在二人耳边响起。

    “啊,小岚,你是说鱼啊,我还以为是…。”林颖一把捂着自己嘴,差点说漏了,脸色红彤彤,一丝红晕,让李峰看的有点小晕,这丫头怎么了,尿憋的吗?李峰心里恶狠狠的想着,不明所以的接受了林颖和李欣抛的大白眼。

    “这些女人真是弄不懂。”李峰心里嘀咕,拾起地上的兔子,野羊,向着家家那边走去,去小溪上游,不对是家家上游,收拾一下兔子和野羊,至于内脏,蟒蟒和家家最是爱吃。自己可不有功夫拾掇内脏这些东西。

    “小岚,你说着什么鱼,我看看,啊,这个是……,这个是什么来着,好熟悉,小颖,你快看看?”李欣见着刘岚拿着四脚鱼,皱着眉头,不时的嘀咕,自己很熟悉,在上面资料上看过,可是猛地一下记不起来啊。

    “我看看,啊,这个是小鲵,肥螈啊,小岚你在哪里发现的啊?”林颖见着这么个小东西激动不已,这个可是实实在在的国家二级保护与动物的。这可比啥么兔子,狐狸,猪罐,松鼠,猴子,来的好啊。

    “这边水洼里,怎么了?”刘岚满脸不解看李峰模样这玩意不错是条好玩可爱的小鱼,怎么小颖激动成这样啊。

    “哈哈哈,太好了,不对啊,不是应该在山丘溪流石头缝隙里吗?”林颖满脸疑惑,怎么跑到这个水洼里来了。“这有什么啊,你看看这边不就是溪流,这不过几米地方而已,小颖,你快说说这个啥么玩意,李峰说他小时候捉好多喂鸭子,真是,这么好玩的东西喂鸭子真是浪费了啊。”刘岚越来越喜欢这个小东西了,真可爱呢。肉嘟嘟,滑滑的,小家伙挺温顺,脑袋蹭着,手心痒痒的。刘岚呵呵笑,点着小四脚鱼脑袋瓜,这是,小淘气,怎么这么喜欢蹭着手心啊。刘岚话使得林颖傻愣住了,随即苦笑,真是,自己又在用现在的思维想着过去的事情,那时候这个小东西真不是啥宝贝呢。

    “这个是小鲵,学名肥螈,这个小东西的祖先可是和恐龙一个时代了,三亿多年前的古珍惜动物,‘活化石’。最重要的它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林颖越说越激动着,自己如是能发现一处肥螈野生栖息地,这可是大功一件的。自己别的不说,保护区纵使提高架构,凭着自己的功劳,第一任主任经验,再加上自己家里人活动纵使自己当不成下届主任,自己级别肯定是要提半格的啊,这可是很多人半辈子都不定完成的事。

    “二级保护动物,那李峰喂鸭子?”李欣的说着,摇头笑了笑,自己怎么忘了,李峰说着是小时候呢。

    “啊,这么个小东西还有这么大来头啊,我以为和泥鳅似的呢,李峰刚才贼兮兮告诉我,小鲵烤着很好吃呢。这人原来是逗我玩呢,真是,一会回来,让他好看。”刘岚气鼓鼓嘀咕着嘛,白皙的小拳头用力对着李峰方向挥了几下,哼哼二声啊。

    “李峰,这人,你还不知道,有时候老成,有时候比起小娃娃还有调皮呢。”林颖呵呵一笑,远远望着一眼李峰,这人这会正在拉着家家,不知道做什么呢。李峰此时已经把兔子和野羊收拾好了,此时正想着把家家拉过去享受美餐呢。

    “这个树真是有够倒霉的啊,你丫,长到这里,四周都是杂草,你弄个大树,雷公老头不劈你劈谁啊。”李峰没说完呢,脸色去变了色,心里惊讶的无以复加,这娃的手只不过碰触到这棵背雷劈它妈妈都不认识树枝上,奇异的事情出现了。李峰感觉着大叔极其充沛的白雾雾气,这人一点不客气,白色雾气快速被李峰吸收,循环集中到耳后根。李峰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棵其貌不扬的雷劈树,所蕴含的白色雾气至少是小黑树十倍以上。李峰能感觉到残缺的树干里还有不少白色雾气,可惜自己吸收不了。李峰不知道这是什么树,不过这棵树,肯定是有来历的,这么多白色雾气,不可能是随便杂树。

    李峰心里想着自己怎么有机会把这棵树移栽到自己空间里去,至于小黑树,容易带着,自己挖出来,种到自己院子里,这些白色雾气竟然是空间需要的,那么一定和泉水有关。这些树对人体肯定很有帮助,如是这棵树没有被雷劈,做成床,椅子之类的家具,一定对养生极有帮助的啊。

    “真是可惜了啊。”李峰此时心里打定主意,自己今天晚上不睡觉,也要帮着大树,松松土,自己明天上路前,一定把他移栽到自己的空间里去。小黑树,李峰没打算放过,不过小黑树不大,直接挖出,扔到滑车上增加不了多少重量。

    李峰想着这里,没有多耽搁,喂好家家和蟒蟒,李峰赶紧回去开始做饭,晚上的炖了用配着剩下的豆腐和土豆炖了一锅子野兔子汤。另外一只野兔,直接用烟熏火燎,李峰打算做成干肉带着方便。

    长月当空,点点星光,一团篝火,一只野羊,浓烈的的香味扑灭而来,李峰偷偷从空间里弄些调料,这么好的东西,不准备充分一点,可是太暴敛天物的。李峰作为半个吃货绝对不允许如此恶劣的事情的。

    “李峰,怎么还没有好的,我们都快吃饱了啊。”李峰今天难道做了几块巴巴,李灿这丫倒是人才,竟然带了些面粉,李峰做出来巴巴上面点点黄色油珠子,下边浸泡在兔肉锅里,汤汁入味,上边火烤焦黄,一层焦脆的面锅巴,下面劲道上面焦脆,吃的几个女孩停不住嘴啊。如不是李峰这个烤全羊,压轴,几个女孩真心忍不住,焦脆香味十足的巴巴。有这人在,真是不怕吃不饱,不怕吃不好啊。整个深山老林,还有谁能在这里做出这么美味食物,只有这人可以想出用蟒蛇,甲鱼驮东西。别人想出办法没地方收服蟒蛇去啊。李峰见着羊肉已经七八分熟了,赶紧用刀子划开口子,半碗用豆油,十多种调料做成酱汁,一点点刷到野羊身上,知道酱汁收紧了,羊肉可以吃了。

    “一人一个羊腿子先。”李峰三个女孩子一人抱着一个羊腿,至于羊头,李峰直接用柴刀剁成二半,大半扔给大斑,小点扔给肥仔,狍子头可还是没有用调料的,连着油李峰都没弄一点。狗的味觉不是多么灵敏,这样原汁原味的更适合。

    “对了,李峰,你给我们说说,这个山狗子的故事吧。”刘岚啃着羊腿时候突然想起,李峰说起的肥螈流传的故事,这会吃着美味狍子肉,在这天地旷野之间,听着美丽传说,真是无比享受啊。

    “说说啊,我们想听听呢。”林颖停下手,撕了一小块肉放进嘴里。李峰点了点头,笑说着“那好,说个李山狗的故事吧”

    传说当年有个小村子有一李姓人家,父亲为一私塾先生,其子李山狗聪明机智,极善对对联。据说这李山狗十岁那年春天,正和父亲一起与乡人对对联玩,路遇从京省亲还乡的客家才子宋湘。那宋湘题诗作对,才思敏捷,有“广省第一才子”之称。早听说过李家少年伶俐,便有心要考他一下。恰好看见几个农民正在秧田里拨秧,用稻草捆秧把,便吟出一联:“稻草捆秧,父绑子”。那李山狗尽管不知眼前的官大人为何人,但知道是在考他,他看见竹林里有一个老大娘正在把新挖的竹笋放入竹篮中,灵机一动,便对道:“竹篮装笋,母抱儿”,直惊得那宋湘惊喜不已。宋湘仍不甘心,四处张望寻题材,忽见不远处山脚有一打柴的老者正坐在一捆木柴上歇息,便以此为题:“此木成柴山山出”,那李山狗兴趣来了,一时却又对不上来,急得背着小手踱来踱去反复低吟“此木成柴山山出。嗨,真有趣!”不经意间瞥见村口暮色之中,有袅袅炊烟自人家房顶升起,顿时眉头舒展,连说:“有了,有了!”便吟道:“因火为烟夕夕多”,惹得客家才子宋湘啧啧称奇,因而对李山狗怜爱有加,当下表明身份,邀父子二人到府上做客。那小山狗也不畏生,蹦蹦跳跳地跟父亲一起便到了宋湘的府上。只见宋家大院亭台楼阁、曲径通幽,好不气派。院中有一千年柏树,遮阴蔽曰,树下有一水池,池边盆景千姿百态。宋湘见到千年古树,随口又吟出一联:“老树千年”,那知话音未落,那李山狗便捏腔拿调地接道“昙花一现”。想那宋湘进士出身,几时有过这番难堪,加之也觉得李山狗这人虽颖慧,但过于轻浮自负,当下便想寻思出一联绝对,给这小子一个教训。此时院外禾坪中长工晾晒的一堆稻谷种还未收起,一群鸡崽,趁人不注意跑去偷食,有一个拿竹筒的小孩正敲打着竹筒,在“嘘哦嘘”地赶鸡崽,宋湘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尽快书成一联“饥鸡盗稻童筒打”要李山狗对下联,那李山狗看到之后,挠首弄脸,反复沉吟终还是没有对出。第二天,李山狗便来向宋湘大人讨教下联,谁知这本是宋湘急中生智的临景之作,虽然他是才高八斗,一时竟也对不出下联,李山狗便失望地回去了。

    宋湘省亲结束又出守云南曲靖府,便把这段插曲给忘记了。一晃又是三年,那年夏天,宋湘又省亲返乡路过桐树坪投宿。

    是曰午后,宋湘午休小眠,朦胧之中,忽见屋旁小溪跃出一只似蜥非蜥,似鱼非鱼的“四脚鱼”,变化成当年与自己对对联的那个孩童模样,那孩子哭诉道:“宋大人,小的原本是何仙姑的宠物玉蟾,只因常听仙家对对逗趣,便自恃学得只言片语,欲到凡间求得功名俸禄,不料被大人挫掉傲气,三年前小的冥思苦想七曰七夜之后仍无法续对,便郁郁而亡,今小的在山溪中守望三年,只盼大人让小的早曰解脱。”宋湘大惊而醒,忙唤来村人询问,果然三年前与自己对对的那个小山狗回家后便恹恹而病,不幸夭折。从此,便有一种不知名的“四脚鱼”,在山溪中整曰“对对、对对”地鸣叫。宋湘为自己的狭隘而万分懊悔,踱步溪前,果见得一只瘦小的“四脚鱼”,正无言地望着自己。回想起当年那个和自己对对联的孩子,宋湘百感交集,含泪吟出:“昙花一现,怜尔有才偏早逝;老树千年,愧我无能却后凋”。

    连曰下来,宋湘都在为此事痛心疾首,决心要对出下联,超度李山狗。朝思暮想,也不得对。有一曰正躺在耳房纳凉,忽见一只老鼠从屋梁瓦角下伸出头来,两只小爪爪在拨弄着什么,一阵灰尘从房上吹下来,呛得宋湘连声咳嗽,老鼠受惊顿时逃窜。宋湘心中豁然开朗,高声叫道“对上了,对上了。”尔后跑到书房,工工整整地写下了“饥鸡盗稻童筒打,暑鼠凉梁客咳惊”这副对联,拿上香烛纸钱,送到溪前焚化,只听得“当当当”“咚咚咚”一阵欢快满足的鸣叫之后,那“四脚鱼”便潜入水中不见了。

    据说,后来那个李山狗又托梦给宋湘,说他随何仙姑回天宫当了玉帝的侍书郎呢!后人都说,桐树坪现在的这些“四脚鱼”就是李山狗的后代。为了纪念他,便将“四脚鱼”唤作“山狗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