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三百七十六章 夜晚的童心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呵呵,我们兄弟四个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喝酒了,老大这家伙这次跑远了,这阵子是回不来了。”李长明感慨一声,如今电视普及,晚上孩子早早把在电视前面。过去,山里哪里有电视,李峰家的电视都是九十年代末期,即使如此还是李家岗的头一份呢。李峰看的第一部电视剧就是西游记,那会子迷死了。可惜那时候虽然拉着电线,一天能有两小时电已经不错,即使新世纪前几年,大伙没看到过春节联欢晚会,连续三年除夕没有电。

    “是啊,小时候多好,快吃饭,一抹嘴,跑到河滩边,点火堆,乱着玩,摔跟头。我还记着有一次我把大姐吓得哇哇哭,一个十三四岁的大女孩被我们几个四五岁的孩子吓哭也是奇事。”李长林得意说着,这事这丫太吓人了,你不知道这人从哪里寻来的鬼火,磷自燃而已,几个人捉迷藏,这人躲在鬼火后边,几个丫头过去找到时候,看见在鬼火后边如隐如现的小脸,吓得哇哇大哭。

    “你小子还有脸提呢,大姐上次回来还说着这事呢,你不知道你那次差点没把人给吓死。”李长明对于这小子做的这事挺有怨念的,他可是也被吓了一跳,这人太坏了。

    “切,你还说我呢,你还不是一样,人家不多是藏在稻草堆里,你找不到人,你倒好放火一把把人家稻草堆点着了。差点没把里边躲着人烧成木炭,嘿嘿,那次你挨的不轻吧。”两人开始说起各自的糗事,李峰在边上暗笑,嘿嘿。

    “你笑啥,你比我们还要坏呢,谁在王二娘冬瓜里拉大便,谁把懒蛤蟆塞进女孩子书包里。还有,那个李杠头家的南瓜种谁把人家的瓜子偷吃了,塞条花斑蛇。”两人听着李峰在边上嘿嘿笑,两人倒是默契十足,指着李峰一顿数落。

    “这个小时候不懂事嘛,再说了,王二娘太坏了,喜欢骂人不说,你们不知道这个王二娘最喜欢捏人"xiao ji ji"。”李峰回想起来心里还打冷战呢,自己有一次不过是不小心踩了她家的菜地一下,王二娘可是差点把自己的小弟弟捏扁了,好几天尿出来尿呢小东西疼的很。自己可是被这帮人取笑好几次呢,说着以后娶不到了老婆了。小李峰吓得哇哇大哭呢,自己老妈跑去找王二娘说理,这人竟然还骂人,小李峰可没有如今这个平静脾气,这不趁着晚上出门玩的功夫,在她家里的冬瓜里拉了便便呢。

    “这个倒是,王庄里最凶的就数这个王二娘了,对了,前一阵子听说王二娘得了老年痴呆。”李长明颇为感慨着,十几二十年了,那会孩子满山跑,晚上能跑出去七八里玩耍,那时候没有电视,小孩子精力充沛,晚上大人七八点洗洗就睡下了。可是小娃子睡不着,一群人在村子口集合,平时在河滩玩耍,不过很多时候,李长贵带着他们去李口子,或是王庄子玩。那边孩子更多些,李家岗人少,玩起来不过瘾。

    人多玩打仗,一群男孩子,拿着木刀,木剑,喊打喊杀,屁股下骑着竹竿啥,要不斗鸡。很多时候都是在打谷场,边上草堆啥的,玩的不亦乐乎。当然女孩喜欢玩的躲猫猫,这些皮猴子不是凑着玩。

    秋天烧一堆火,大家火堆边玩耍着,饿了,摸着黑去谁家的地里抛些红薯,或是拉拉谁家的拦网弄些鱼烤着,烧着吃。玩累歇歇,如今孩子可是少了这些兴趣,家里有电视啥的,夏天偷桃,摘梨摸瓜,烧毛豆,这几个人走着说着,小时候的时光虽然物质贫乏,没有动画片,没有漫画书,有着不过一群孩童欢快的笑声。尤其是王家庄有一片桃林在小山坡山,四周水塘,几个人游泳过去摘桃子,被人家看桃园的狼狗撵着在水里扑腾,差点没吓死了。

    “对了,我记着三叔家的小慧挺喜欢跟着我们几个疯闹,这丫头这几年做啥么呢?”李峰这些曰子回来觉着村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儿时的玩伴,如今成家的成家,搬出村子的搬出村子,女孩多半出嫁了。

    整个村子里,只有李灿闹腾着些,李长明,李长林在二十多里外的山矿上上班。少有时间回来,如今,村里除了些老一辈人,年轻人少有在家里,上学,打工,难得聚会啊。不过让李峰觉着欣喜的事,明天可能会有不少人回家来,不出去了,今年村里游客越来越多,李峰提议着把去二郎庙的路修一修,不用多好,山路修好了,直线距离不过一二十里,走快点二个多小时到了。

    二郎神君庙在大江省很少见,李峰从来没听说过呢,所有倒是不错的吸引着游客的噱头。再说了如今山里环境越加好,鸟兽多了,尤其是水鸟,李峰每次在水库小岛上倒些泉水,心里想着打造出一个鸟儿天堂,平时每天至少三四十城里爱鸟人去水库观鸟。泉水功效真是不错,如今水库,水鸟聚集众多,林颖估计等着候鸟大迁徙,可能水库水鸟数量突破一万只。这个数目让人惊喜不已,那时候在爱鸟网一宣传,不说本市的,说不定临近市区不少人过来观鸟呢。

    “在花城呢,听说做推销员,每年七八万呢。”李长明说着李峰一愣,那个傻丫头能做推销员,李峰印象里李慧慧,怯生生的眼神,时时躲闪小模样,怎么看不像那时刻上前搭讪,微笑的的推销员啊。

    “真的,这丫头芝麻大胆子做推销,我还真是不敢相信呢。”李峰打拍了拍李灿,这丫的在大杨树边吐了一回,这会看着又要来了。

    “可不是,去年回来的时候,我们差点不敢相信啊,怎么看不像小时候小慧了。穿的和城里人似的,听说找了花城本地的男朋友,今年可能结婚来着。”李长明说着叹口气,如今小时候伙伴都有了自己家庭事业,牵绊多了,想着聚会都难了。除夕不定能聚齐人呢,今天这样的场面已经是难得了。

    “城里人,这样好啊,三婶子一定欢喜啊。”李峰笑着摇头,城里人,自己过去不是想着成为城里人。李峰几个人谈天说地,伴着李灿时不时的来个银河九重天。

    “这是怎么了?这是啊。”六婶子见着几个人搀扶着回来的儿子,慌了神。“没事,六婶,小灿多喝了一点,洗洗让他睡了吧。我再去送送长林他们。”李峰眼圈微红,在灯光下满面红光。

    “你们几个孩子,虽说聚在一起难得,可不能这么个喝法啊。”六婶子说话轻声轻气,而且比村里别人多了一丝水乡的韵律。李峰小时候听着自己爷爷说起,六婶做了一段时间的小姐,家里原先着是个小地主呢,几十亩地,曰子过得不错。只是解放以后,这个小地主做了不成了不少,一家人弄得七零八散,那时候六叔做毛竹生意,说着还挺浪漫,一见钟情。要饭的六婶被六叔领会了家,两人曰子过着倒是平静,在山村里没多少人过问身份啥的。

    “呵呵,一时间没忍住,六婶,你看着点,我去送长林他们。”李峰几人帮着扶着李灿进屋,几个人摇摇晃晃出来,三个兄弟勾肩搭背的晃晃悠悠向着村里走去。

    “等等,你们这几个孩子子,路上注意点,小宝,手电你拿着。”六婶瞪了几人一眼,顺手把手里手电递给李峰。

    “谢谢,六婶,你回去吧,没事啊。”李峰此时迎着凉风,清醒了些,这会村口到了,不远处就是李长林家。虽说这段路不长,可是黑漆漆,要是没有电灯,这几个娃不知道要弄出几个跟头呢。这会酒劲上来,一个个如同煮熟的螃蟹,红彤彤的真是比柿子好要好看呢。可惜天太黑,没有灯光看不清楚。

    “这些孩子,真是多大人了。”六婶子嘀咕了一声,返身回到屋里,自己宝贝儿子已经是水漫金山了。“真是,不知道喝了多少。”忍着味,开始清理床边的污浊,李灿这会嘴里嘀咕着。“喝酒,再喝。”

    “喝喝喝,不看看自己啥样了。”六婶子帮着儿子擦拭的额头,儿子心思她哪里不知道啊。只是人家姑娘看不上,没办法不是。

    此时李峰三人在大柳树边上大吐了一阵,摇晃着总算没有认错地方。“呵呵,我倒家了,媳妇,快出来扶我一把。”李长林的媳妇见着自己男人喝的一堆烂泥似的,皱着眉头,不过见着李峰两人在没说啥。

    “二哥,老四,进来喝口茶。”李峰打量着李长林媳妇普普通通女人,微微有些胖,农村女人生完孩子都是要发胖着,没人想着啥减肥事情。大多数村里人都认为胖点健康,做农活有劲呢。

    “不了,我们走了,你别出来送了,照看点长林,喝多了今天。”李峰送着李长明回家功夫,自己最后劳动着五叔送回着桃林小院,喝了杯浓茶。洗了把冷水脸,这才好些。“铃铛,别玩了,去睡吧。”李峰见着小铃铛逗弄着小笼子小山鼠小胖,这个小东西晚上精神比白天还要好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