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三百五十一章 狮子大张口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贤惠楼,一个不大的包厢里,李峰,蔓颖,李小曼三人正在喝茶,谈笑着。“怎么还没来啊,这个老太太真拿自己当个人物啊。”李峰对着有点尖酸的老太太可是一点好印象的都没有,李小曼租住了几年,怎么说熟人了吧,说赶人就赶人,若不是自己恰好那天有套房子转过来。这俩母女可是要睡在宠物店里,那可不是人睡的地方,小动物闹腾,任你是大罗神仙都给你弄得头晕脑胀,别说睡觉了。

    “再等等,或许老太太腿脚慢,我们来的有点早。”蔓颖提起茶壶给李峰加水,李峰苦笑自己喝了三杯水了,再喝可是要上厕所了。不行,还真是说来就来,这个茶真的不能多喝啊。“我去洗手间一趟。”李峰扭捏着样子,惹得儿女哈哈哈大笑,整个包厢里气氛倒是一点不带紧张的。李小曼和蔓颖心里,这次过来不是自己认错,而是让老太太道歉,你家儿子动手动脚被蛇咬了,我出了医药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李峰释放完自己身体多余水分,舒服一哆嗦,全身了颤舒服。洗了洗手,慢悠悠向着包厢走去,看着包厢号码,李峰一愣,这是怎么回事,门前的二个男人做什么的?“让一下。”李峰看了看没错的是4l8,自己没有看错。

    “你是谁啊,包厢有人没看着啊。”男子扬着头对着李峰不屑一瞥,一点让开的意思都没有,李峰一愣。“我就是这个包厢,怎么,这不过上了下洗手间,包厢还被土匪占领不成。”李峰直接无视两人向着包厢里边走去,里边李小曼急切愤怒的声音,让李峰神经立马绷紧。手腕一抖,二条小蛇吐着信子,死死盯着眼前二个男子。

    “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别乱来,不然我…我们可不客气啊。”二个男子虽然长得人高马大,可是见着突兀出现的两条小蛇,尤其是蛇眼中透着的死亡光芒,让人心惊。二人不过是受雇而来,一晚上不过一千块钱。

    “让开,我不想伤人。”李峰愣愣扫了一眼,两人觉着愣了愣,看着张大的蛇嘴,脚步微微向着后边挪了挪。李峰冷哼一声推门而入,包厢里四五个人对着李小曼和蔓颖狂轰乱炸,其中最为凶猛要说张良母亲。此人身边还有三四个五十来岁的女人,满脸白面,嘴唇红彤彤。

    “十万,少一分都不行,我和你说如不是看在你是我原先的房客,别说十万,二十万,你这事都解决不掉。”张良妈妈口吐白沫,激动异常,边上的几个大妈级的人物也是紧跟其后,比起周星星同学那个场戏妈妈桑很有一拼。

    “你做梦,别说十万,一万都没有,小曼给了医药费已经算仁至义尽了。你还想讹人,一毛钱都别想。”李峰气笑了,我说怎么还带着二个壮汉呢,原来是罩场子的呢,原来是打算讹人来着呢。李峰见着蔓颖和李小曼已经气得脸色发白了,自己担心还真是没错。这个老妖婆真不是省油灯。

    “你说什么啊?讹人,你把我们家孩子咬成那样,我们没有告你,已经是看在孤儿寡母份上了。你们别给脸不要脸,我可告诉你们,你们故意伤人是要判刑的。”边上的老太太不知道是张良那位亲戚跳着脚指着李峰大声叫骂。这下女人完全是大街上骂街的泼妇嘛,李峰眼里闪过一丝怒意,自己脾气好点,还真以为自己是善人啊。

    “是谁不要脸,你们怎么不问问你们家的那个小畜生做了什么。别以为你们多委屈,换成我在,别说这会不过是小伤小痛,有没有命两说着呢。”李峰冷哼一声嘛,走到蔓颖和李小曼身边,小声问道。“他们没有怎么着你们吧?”“没有,只是她们想要小曼赔偿她们家张良十万医药费,其实小曼已经问过医生了,蛇毒并不强烈打了血清已经好了,至多二三千。她们完全是讹人啊。”

    “哼,那谁知道是不是她勾引我们家张良,她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知道和谁生的野种呢。装什么正经人啊,清高的,我们家张良看上她,她不知道积了几辈子福气,小娼蹄子。”边上的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瞥了瞥嘴,满是不屑说道。

    “你找死。”李峰如何听得这种话,手里小绿已经飞窜了,李小曼听着这名恶毒的话语,脑子翁的一下没了感觉,只觉着眼前一黑,差点摔倒。蔓颖赶紧着扶着嘛,眼前一道绿光,此时,眼见着飞窜小蛇,一愣,脑中闪现一个可怕的念头。“李峰,别做的傻事。”“小绿回来。”李峰咬了咬牙,手紧紧握着,瞪着边上被飞窜的小蛇吓得瘫坐在地的女人。

    “你想做什么,我告诉,我儿子是律师,我要告你,我要告你。”老女人瘫坐地上,有点神经失常,大叫着,李峰心里怒火化成一丝歹毒的念头,自己手里有的不紧紧这几条小蛇,最多牺牲几条小蛇,杀了这个老女人。

    “李峰,不要做傻事,不值得。”蔓颖似乎猜到了李峰心里想法,拉着李峰袖口,摇了摇头。“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李峰靠着女人,轻声说着。“你可以告我,不过告我之前,我不能保证,你家人还有没有命。”

    “你这是威胁。”老女人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刚才她可是见着李峰可以指挥手中小蛇,如是自己孙子,儿子出去,不小心撞着,那么,越想越加害怕。颤抖抖,靠着墙壁,微微低着头。

    “嗯,威胁,我说了什么,每天都要意外,一切都有可能。”李峰眼里的闪着利芒,如同刀子盯着五个女人,手腕上的毒蛇吐着信子,越加显得阴森。

    “你不用吓我们,我不信世上没有王法了,李小曼,你最好准备好十万块,不,这次我要二十万,最迟明天,不然别怪我无情。法庭上见。”张良母亲见着李峰对着自己姐妹说了几句什么,吓得自己姐妹差点没瘫了。此时心里怒气爆发,医药费一下从十万提到二十万,如是她知道李小曼如今名下还有一套房子,不知道这个女人会张多大口呢。此时李峰看着张良母亲眼神变得阴沉。

    “二十万,好好好,不知道有人是不是有命花。”李峰冷冰冰低沉的如同地狱使者声音让人颤抖。蔓颖知道眼前的人心里一定怒气到了极点,此刻可谓真正动了杀人的年头。这些人真是,完全是不讲理,或搅蛮缠,尤其是刚才那句话太伤人了。蔓颖柔弱的姓子听着都受不住,别说李小曼了。

    “李峰,这事,不用你管,房东太太,别说二十万没有,我垫付的三千块钱医药费我也要一分不差要要回来。你不告我,我也会告你们家张良,这件事没完了。”李小曼脸颊通红,眼里闪着凶光盯着眼前的老太太。

    “你,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让你的小店关门,关门。”说完一群老女人一溜烟走了出去,边上的二个汉子正想要钱,谁知道张老太,一巴掌甩到一个汉子脸上。“你们还有脸要钱,没用废物,一个人都看不住,你们俩废物,一分钱别想。”

    “小曼,你别生气,这些人嘴贱。快坐下,李峰,你别站着了。你和这些人生气不值得,我们想想办法,这事看来是私了不行了。打官司,我们要好好合计合计,小蛇的这件事我明天问问大队长,看看能不能出示一份证明,这样至少有个佐证。”蔓颖拉着李峰坐下,李小曼慢慢平静下来,望了一眼李峰。

    “李峰,你坐吧,这件事不怪你,我和小颖都没有怪你意思,你自己别往心里去。这些泼妇说的话,你都当成放屁。”李小曼可是见着李峰怒气直冲脑门竟然不顾一切放蛇咬人,她可是听李峰说过小绿的厉害咬必死。如不是蔓心里颖及时的叫醒李峰,这个后果可是让人心寒啊。李小曼心里那一丝欣慰,至少自己娘俩在他心里还是有地位的。至少这人是真正的疼爱着宝宝的。

    “嗯,你也别生气,这些人真以为我们拿她们没办法,真是找死。”李峰心里冷笑,自己即使不用毒蛇,别的小东西,也能让这些女人受受罪。

    “李峰,你别做傻事,不值得,多为宝宝和崎崎想想,别冲动。”蔓颖拉着李峰手,心里有些担心,李峰脾气没有人比她还了解了,甚至于蔓颖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李峰脾气的人了。李峰别看这如今平平淡淡,度量挺大,很是能容忍事情,可是真正这人是个暴脾气容易冲动,做出一些自己都不敢想的事情。

    “你放心吧,我不会傻傻的放蛇杀人的,不过给他们点教训是必须的。我已经放了几个小虫子,这种小虫子,我没事培育着玩的。”李峰淡淡口气透着一丝冷意,这种虫子其实是空间的里的一种小虫子,其实作用不大和麻辣子一样。不过小虫子接触到皮肤奇痒无比,会造成皮肤溃烂,虽然不会致人死地,可是这份罪这几个人受定了。

    李峰下午虽然做了最坏准备,可是心里并不想如此做,实在是那个女人说话泰太过恶毒。李峰忍不住放了些虫子,自己刚才已经气晕头了,那个女人说的话实在是太毒了点。

    “不会有事吧?”蔓颖很是担心,作为一个民警,理智上对于李峰这样的报复手段心里有些抵触,可是情感上,自己刚才也是恨死了刚才说那番话的女人。

    “吓吓她们算了,为了这些人不值得。”李小曼心里还真是害怕李峰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没事,最多痒痒点。”李峰说了虫子的效果,两个女孩一听,哈哈哈大笑。“好,让她们胡说,这下烂嘴皮了。虫子还有没有下次我见着她们再多放几只,让她们烂嘴的泼妇,还敢胡乱咬人。”

    “没了,这个意外发现的了,上次进山放归黄虎的时候遇见的,市里一个专家觉着有意思捉了些,我跟着捉了一点。”李峰心说,自己都不知道这些虫子空间里有没有了,空间长出来小树上虫子,自己上次不小中招了,最后靠着泉水擦洗一下才没事,自己捉了些放进瓶子,没想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场了。不然自己这口恶气憋着真心出不了,不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点菜,吃饭,明天事明天再说,气生完了吃饭把。”李峰拿着菜单一划拉弄了十多个菜,李小曼和蔓颖对视一眼,相视而笑,这人。

    “小曼,吃饭,怎么了,担心店里事,不行换个地方做生意,店面还不好找嘛。”李峰见着李小曼拿着筷子,半天不见动,还以为心里担心店面事情呢。

    “没,最多店卖了,你说的对,上次真该听你的。真是被你说中了,没想到生意刚刚好点惹来这样的是非啊。”李小曼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难道女人真的不适合做生意嘛。

    “小曼,别担心,你看如今不愁吃,不愁穿,宝宝不用你艹心,这个生意,你要是真心想做下去,李峰还能袖手旁观不成。”蔓颖对着李小曼打了眼色,对啊,这人不仅仅种花菜,养鱼虫有一手,这个种菜也是好手啊。最多自己不做宠物店,做菜篮子,这个该没人打自己主意了吧。

    “其实这事说不定是好事呢,至少让打你店铺主意的人知道。我们不是好惹得,有时候好人总是吃亏点,适当的做做坏人不错。”李峰帮着两女盛了碗鸡汤,自己弄了碗鱼汤,这家店的鱼虽然不是多好,不过鱼汤味道倒是颇为不错,看来师傅手艺不错,只是食材差了点啊。

    “怎么了,不合胃口啊。”蔓颖见着李峰吃一道菜摇一次头,心里疑惑,怎么回事啊。“不是,我只是觉着这里菜食材太差了点,手艺再好不能成为顶级美味啊。”李峰颇为感慨,自己手里有着世界上绝无仅有吧,可以算着最为美味的食材,可惜自己手艺不行,做出来菜只能算是美味却算不上顶级美食。

    “你啊,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蔓颖舒了一口气,看来这人真的不生气,不然绝对不会说着这样话。“明天,他们可能会找人鉴定伤情,以此来威胁小曼。小曼,你当时有没有注意到张良伤到哪里了。”

    “这个我没太注意,应该是手背。”李小曼有些记不清楚具体位置了。

    “算了,这件事明天再说,吃饭。”李峰摆了摆手,说这些,心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