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三百三十三章 过盘子,斗高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第三百三十三章过盘子,斗高下【求票】

    ps:感谢血狮兽皇再次打赏,感谢小铨铨大大,bumaijialefu美眉,2345asd大大,kzt大大月票支持。明后几天,可能会经常停电,台风不走了。这个更新,真心害怕,要是停电,可就完蛋了,先说一声。

    …………“十二块?这么贵,那这一塘鱼不是要三四万啊。”老根头眼睛瞪大牛大,他边上的儿子李长风看着李峰眼里满是嫉妒,心想着自己在外边干了几年不过剩了三四万。人家随便弄弄,一池子鱼,抵得上自己几年的收入。这还不算,人家有手艺,这辈子不愁吃不愁穿啊。自己没文化,没手艺这一对比,李长风暗暗打定主意,自己一定学一技之长啊。

    “呵呵,那当然,前两天有位老板打算包下塘子,给了这个数,这孩子硬是不干。真是,这事多好啊。”李福奎心里都有点嫉妒老二李山了,这儿子生的,省心啊,听说这又在城里买了房子,孙子,孙女都有了。儿子在身边,有车有房,老两口以后累着够吃就行了。不用为孩子事情艹心,这曰子多好啊。

    “唉,这孩子能耐啊。”老根头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李长飞更加坚定了自己心里想法,一技之长,一定要学。

    “呵呵,哪里有大伯说的夸张啊,大家别站着,赶紧捞鱼。”李峰这一提醒,众人才反应过来,正事差点忘了。二条大鲤鱼,十多条鲫鱼,肉串子,哥呀子,草虾,草鱼等等,李峰用从水沟里划拉出几条老黄鳝,泥鳅,齐活了。

    “快走,赶紧处理了。”李福奎看看时间不早了,几人快步跑到码头,解开绳子,这会已经开戏,这头场戏一唱完,可就是祭拜开始了。这头盘,鲤鱼跳龙门可就要上桌子了,这会老火头急的团团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脑门上汗珠子一排一排的滴答,这人怎么这么慢啊。眼看着时间不多,老火头有点忍不住了。

    “书记,你看看这时间不够了,他们怎么还没来,再不来,我可是照着先前的做了。”老火头心急不已,这会原先准备的鲤鱼已经收拾好了,锅底的柴火已经架起来。李福星嘴上不说,心里那个急切,这几个人做什么呢。怎么老半天没见着回来呢,这要眼看着开始了,在不来着,这下只能用原先准备的鲤鱼。

    李福星此时对李福奎所说的话心里还真有点不放心,今天这件事李福星可是一点心理准备的都没有。要知道水上人家可是做了十来年,手里活做得可是漂亮,自己这边虽然有老火头,这样的老厨子,手艺没啥问题,可是在水菜上手艺。别说李福星,老火头心里都有点发颤了。

    “别急,再等等,再等三分钟。再不来,我们就要用先前的鲤鱼好了。”李福星心急如焚,可是这会儿,自己无能无力。

    此时,李峰正在船上,手里提着竹篓,里边的鱼虾,边上的袋子里蔬菜。老根头船头一摆,这边船没挺稳了呢,李长风已经跳下去了。这人心里最急切了,手心里满是汗水,这事可是关系自己老婆本,几年的收入啊。

    “不等了,做吧。”李福星摇了摇头,心里微微有些苦涩,自己第一次做出点成绩,这下子,怎么和村里人交代啊。“好嘞。”老火头一得令,赶紧着架起柴火,打算烧油,下锅。“等一下,等一下,鱼来了。”李长飞,满头汗水,心急火燎一路跑来嘛,心里担着自己老婆本,可是每一刻安心的。

    “来了?老火头等一下。”李福星一喜,有救了,这会儿不管他心里说是不是对李峰的的鱼有没有信心。这一刻,心里充满惊喜,希望啊,看到希望的感觉,可是难以相容的啊。李福星,看着活蹦乱跳的鱼虾心里活了。

    “这鱼还没处理啊,这哪里有时间啊。”老火头一愣,这时间不到二十分钟,处理完鱼,自己还哪里有时间啊。

    “我来处理,你老放心,保证五分钟内办的妥妥的。”李峰笑呵呵走进来,老火头一愣。“行,我开始烧油,做调料,你快点。不要来不及了。鲤鱼跳龙门,你知道怎么处理鲤鱼吧。”老火头见着李峰点头,咧嘴一笑,开始炒着大勺,配起调料。李峰拿着鲤鱼,快的从尾部掏出鱼的内脏,这可是需要技巧的,不是随便谁都能弄好的,开头不能超三寸,而且是尾部最不显眼地方。这样可以保证鱼的整体形象,这不是,鱼鳞更不不清理,可是鱼鳃处理颇为功夫,不能留下脏东西的情况下清理干净鱼鳃,保证不破坏鱼鳃。

    “好小子,不到五分钟啊。好,今天你给我打下手,咱们让老觉头这货看看,我们老李家不是吹着的。这次弄他给灰头土脸,真以为我们老李家没人是吧。”老火头一见这李峰处理的鲤鱼,心里一惊,这个比起自己不差啊,自己四十多才玩顺溜这手。这孩子二十多岁,这手艺已经不错,如是专门拜个师傅,说不定能学出什么名堂来呢。

    “呵呵,那行,今天怎么不能弱了我们老李家的名头。”李峰对于做菜还真是有几分天赋,这些曰子,自己可是做了不少东西,虽说有着泉水这个作弊器,可是天仙美味没有点手艺那也是渣滓。所以说这食材好,做的菜就漂亮,味道就多美,这个有点假。五星酒店的饭菜不一定是用的好食材,但是调料,手艺却是实打实有的。除非你吃的是婚宴,那样的大锅菜,一次炒个二三十盘子,甚至四五十盘子,味精有铁勺舀着,鸡精倒半桶。这样的菜,最好还是别打回家,成热吃还有点味道,不然你自己在热热,让你吐出来,你信不信啊。

    “今天做水菜,我们准备的材料不多,我们俩人好好嘀咕嘀咕,看看怎么做。头四盘子,四大家鱼,你这都准备齐全了,不用说,没问题,三个凉菜,三个热菜,三汤二水,我们商量商量,看看怎么做。”老火头做起满盘菜还是不错,可是淡淡挑着水菜,做起来还真是有点心慌意乱的。

    “你老做着做着鲤鱼跳龙门,四个头盘鱼,剩下的我给你配出来。”李峰说着开始收拾起来,莲藕,不用说,空心菜,这都是做凉菜的好选着,最后一个莲蓬做成盐水花生的做法,有点新意。

    这个热菜做着可以有点讲究必须用鱼虾,干烧草虾,炸小肉条子,这个只能用红烧鲫鱼,不行,最后这道汤还要用到啊。水菜是不能用同一种食材的,这下可是难办了,这点让李峰,用什么。汤用螃蟹,哥呀子豆腐,最后这个甲鱼汤。

    可是这二水可以有点难了,什么做出来不吃食材,只喝汤。这个最是考究功夫了,必须炖,这个用水鸡,一个牛蛙,这两准备的不错,李峰一边想着,一边处理食材,不多一会整个菜谱给整理出来。

    老火头的鲤鱼快做来了,这道菜精彩的地方既就在做出鲤鱼跃龙门的样子,保持住鱼头抬起鱼尾翘起的样子,而且还要使鱼活着,这样还不是最好,鱼身味道还要新鲜。没点手艺,鲤鱼跃龙门可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这不如是不想别家的饭馆开张,水上人家规矩,比比开张鱼,鲤鱼能不能跳过龙门,只看这一道菜,至于,过盘,算是饭馆之间切磋,不涉及开不开店的问题。李峰开始以为过盘呢,这些倒是时常发生呢。

    “我看看,不错,这个配的不错,我看看,改动不大,你赶紧处理了。我这里快好了。”老火头已经听见外边的锣鼓点子,开始变得快了起来,戏唱到点子了,眼见这开门红演完了,这可就是开场鲤,鲤鱼跃龙门。

    李峰可还是在灶台上还有点不成熟,可以这刀工还真不是盖的,这些曰子感觉着身体力量增加减慢,可是身体灵活姓越来越高,真心让李峰感觉喜悦的,自己玩刀越加的得心应手,这可能就是身体灵活的好处,这不不大的功夫,这边的材料处理了七七八八。老火头见着都不由的瞪大眼睛,有点不敢相信,检查一下,这孩子处理不比自己差,甚至还要强上一星半点呢。

    “你老看看,还差点什么?”李峰见着处理分类放好的食材,颇为自得自己这手艺,这家伙去酒店打荷,做做案板工,绝对是杠杠的没问题啊。老火头点了点头,指出几处需要的改正的,剩下没多大事情了。

    “走,这道菜你给送去吧。”老火头用热油炸鱼,既要把鱼身子炸透了,又不能让鱼头和鱼尾死去,颇为有难度,至少如今李峰还是不会这一手的。调料调出,慢慢浇上汤汁,盘子准好了。李峰托着红漆的木托盘,一道鲤鱼跃龙门,上台了。“好嘞,鲤鱼跃龙门,大吉大利,龙门开,财源滚滚来哟。”李峰吆喝着上了二楼,众人早早等着里,不远处的老觉头已经举旗挂竹篮,上门挑战来了。

    “哇,是爸爸啊。小颖阿姨,你看爸爸,爸爸上来了。”宝宝见着李峰拍着小手叫道,边上小黑熊学着拍着小肥胖的小熊掌。

    “哇,叔叔。”一个熟悉的声音,一个熟悉的身影跟着边上身影亦是如此的熟悉。林颖转头一看,大喜。“萌萌,小青,你们怎么来了啊,怎么没给我打电话啊。”林颖惊叫着跑到小青面前,二人大大拥抱一下。林颖刚来李家岗的时候,那会子陪着自己可不就是赵小青啊。

    “姑姑大笨蛋,手机丢了,没有号码。”萌萌说完抱住跑过来的铃铛啊。“铃铛姐姐,萌萌都等你好多天,你都不来燕京找萌萌,哼,下次我不理你了。”“宝宝,哇,小猴子,这什么小狗?”

    “小黑才不是狗狗,小黑是大狗熊,大大,这么大。”宝宝很是努力比划可惜不够,拉过崎崎觉着还是不够大,又拉着铃铛,这下才算满意。“这么大,厉害吧,爸爸说,小黑长大了能打的过老虎呢,可厉害了,对吧,小黑黑。”

    “狗熊,这么小,这么可爱,新的宠物啊。小猴子还是这么可爱啊,黑球过来。”小青觉着一生马甲,裤衩的小皮猴很是有喜感,尤其是红色小贝雷帽,真是可爱到极点了。这丫头抱着小黑球,掂量了几下。“长大不少啊,肚皮鼓鼓,吃了什么啊。”小青还意外脚边如同小黑狗小东西是李峰买的小狗狗呢。

    “呵呵,这个你可猜错了,这个宠物,李峰可是不敢养,这是一只北美黑熊——冰河熊。这可比本地的黑瞎子大多了,小黑黑这样的雄姓黑熊最大可以长到**百斤。李峰可是为这事发愁呢,人家的动物园似乎没打算这么快收回去,小东西可能吃了。你没见着李峰每次心疼肉痛的样子,可是有趣极了。”林颖说着这几天的趣事,逗得小青哈哈大笑。

    正在此时,李峰托着的鲤鱼跃龙门上台子了,高高在上,举着,边上的水上人家挑着的竹篮。早早等着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帮着解了下来。二盘鲤鱼跳龙门,一帮人年轻人,城里人,唱戏大锣敲鼓,打酱油,一群人看着发愣。

    “怎么了,这事,怎么有两道一样菜啊。”楼上的人见着不解,城里来的人直傻眼。“我也弄不明白。”这位附近人带着城里朋友过来凑着热闹,可是见着这一幕,眼前一黑,啥么情况啊。只有些本地的老人知道,这是砸场子啊。

    “这些你们小年轻就不会知道,水上人家,每开一间店,这第一道菜鲤鱼跃龙门是必须的,如是有人不想这家人开店,可以通过比试第一道菜,如是新店不如别人带来的菜,这店面可就不能开了,只是好多年没见着这场面啊。”老人们乐呵呵说起自己老人精,可是好不容易有几个年轻人愿意听啊。

    整个吊水楼场面一阵喧闹,不少人惊奇,有点觉着不可思议,还有这么样的规矩。“那个老爷子,我听边上还说着过盘子啥么意思啊。”城里人可是很少见着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不少人大声喊着好,比试在他们看来,可以大好事啊,有热闹可以看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