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三百三十章 村里闲事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见着肉嘟嘟无毛粉嫩小鸟有点惊奇,这么个小不点竟然能活着,翻看了一下,颇为惊喜。这是只小喜鹊啊,李峰一说,几个女孩子眼睛一亮。只是这么小,能不能养活啊,三个女孩子有些不确定啊,李峰亦是有些不敢说。这小家伙算是幸运的,看样子今天,或是昨天孵化出来的,极其难得了。

    “我看我先养着吧。”李峰叹了口气,这些女孩养着自己真的有些不放心。李峰手里的捧着小鸟,几人沿着小路来到观鸟台,李峰找了小纸盒子做了个鸟盒子。小心翼翼放在里边,垫了些餐巾纸,这里没有棉花之类的。

    “这样就行了。”林颖找了个大盒子照着李峰小鸟笼样子,垫了不少的餐巾纸,鸟蛋一一放进去。可是最后还是有点不放心,这人用自己的衣服遮盖一下。这样弄好,李峰帮着众人开始搬运设备。观鸟台存放的多是些测试仪器,可是不轻啊,一群人忙了一个来小时总算把设备给抬上了船。

    “我们从山路回去了,小黑黑,我们走。”林颖抱起脚边小黑熊,小家伙望着李峰可怜巴巴让人看着很是不忍。不过隔着水,李峰只能摆了摆手。船慢慢的向着水库中心而去,渐渐的靠近大河,此时水流比起平时要大一些。船很是轻松地绕着河道快速的向着下游而去,不需要过多的用力。船儿十多分钟已经靠近李家岗了。

    “小刘,你看老师他们在码头等着我们呢,李峰快靠过去啊。”此时的领队,有着副教授职称的宋小松大声叫着。李峰望了望,摇了摇头,河水流速太高,自己可没有那么好的技术停靠到码头上。自己还是老老实实靠边停,离着码头不远处,河滩边上由于水面快,流速慢,这里停靠船最安全,小船吃水不深,完全可以靠在柳树边停靠着。

    “不行,河水太快,我们还是在前边停靠下来,再拉过去吧。”李峰摇头,此时的大河水可不是平时乖宝宝,这会流速可不慢。这么急的河水贸然掉头停船,或许老跟头这些老人可以,李峰嘛差点火候。

    “为什么,码头不是用来停船的吗?你说我们停靠哪里?这里全是水,你难道打算我们跳水里拉船不成。”宋小松有些不解,这人怎么回事啊,你说船不停靠在码头难道停靠在芦苇边,这里可是有着大半人深的河水啊。

    “是啊,我是这样打算的。你们别急听我说,你们看看,现在河水流速太快,码头那边的河面是最窄的地方流速不用我说了吧。我们这小船装的设备多,不容易掉头。再者我不怕你们笑话我的技术还有达到急停车的那个水平。这样弄不好船翻,我们跟着下去喂鱼了。”李峰这么一说,众人即使心里不爽,没有办法,人家说的是,这么急河水,停船是很不容易。虽说在河滩停船,大伙要从水里趟着走,可是这是最安全的方法受点罪也是应该的。

    “行,我们听你的。你说吧,我们那里停啊。”宋小松咬了咬牙,李峰今天可是把几人给惹得不轻,不过没办法,小黑熊找鸟蛋,那是林颖逼着小胖熊。最后一点好处没给人家,可是让李峰都觉着有点不地道啊。

    船在靠近着柳树边停靠了下来,这里水不深,可以通过边上的柳树看出来。水深至多在可能只有一米。船稳稳停住,这里水几乎静止不动,不用担心水流对船影响。可以很快的停住船,调转船头,沿着河岸慢慢向着前边走。一直到捡着贝壳的地方水深不到半米的地方,李峰用竹竿试了试,船只能停靠了下来。在前面可是走不了,好在这里离着小路不二百来米,设备可以一点点抬过去。

    “老张,这个李峰怎么不到这里停啊,你看看这下弄到河滩那里,不是搁浅了嘛。”孙教授,这位和李峰在山洞里有些争吵的专家对于李峰可没啥好感。随行的众人闹不清楚,码头这里不是挺好,船停靠过来搭块板子就行了。那里用跑到河滩边,这下好了船搁浅了啊。

    “呵呵,各位专家,小宝这次做的对啊,你们看河水,流速快,小船停靠难度大,闹不好撞到码头,或是船急停,很容易造成翻船事故。”李福奎望着李峰暗暗点头,小宝这孩子做事越来越稳当,这李家岗的书记传长不传幼的祖训是不是要改一改了啊。自己回去和老二商量商量,趁着二爷在世,这事给定了。

    几位专家一听这倒也是,小船上没有缓冲物,青石码头除了石头没有别的,这要是一个停不稳。撞船还是小事呢,如是船翻了,不仅仅设备,这人不定出不出事呢。这大河水流着可是挺急切的啊,说不定跟你来个哥哥妹妹走呢。

    “走,我们去帮忙去。”几个年轻见着船上人开始下船抬着设备向着这边来了。众人不好意思看着不是,除了几位老专家实在是没有力气,人家地位在那里呢。怎么好意思让人家下水呢,设备不少,加上从水里走,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的大意。这速度慢很,一个多小时,快十二点半的样子,总算是把设备给送上岸。早早有车子在等着了,众人顺手抬上了车。李峰把船划回到柳树边,跳下水把船拴在柳树上。

    “小宝回来,这是怎么回事,怎么都湿透了啊。”李峰赶回桃林院子的时候,老妈已经正在端菜上桌,今天几位专家让推迟上菜,这不刚打电话,这就回来吃饭。“没事,拉船呢,妈我去洗个澡换件衣服。”李峰说着跑进房间里,洗了个热水澡,真心买了用电的热水器,不然昨天,今天不定有热水呢。李峰换了件干爽的衣服,舒服极了,自己不客气,跑进厨房,盛了碗饭,案板上留着菜,夹了一碗头。美美开吃了,小黑熊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进来,这家伙全身脏兮兮的,李峰怎么看怎么觉着刺眼。这人赶紧着吃完碗里饭,弄了一盆热水,抱着挣扎的小熊黑黑,用毛刷子狠狠的把小黑熊收拾了一遍。边上经过的小猴子黑球看着唧唧蹦跳着指着小黑黑,得意停了停胸膛。意思说,小胖熊,你看看哥们多干净,活该你被主人虐待,谁让你不讲究卫生呢。

    “黑球,爪子洗洗,真不知道你做什么呢。”李峰想着小猴子招了招手,这小东西早上跑出去了,不知道做什么呢,毛球和闪闪早上没有过来领核桃。如不是昨天晚上见着二口子,李峰还真怕这俩小松鼠死在暴风雨里呢。

    “啪啪。”小黑熊见着小猴子靠近熊掌拍击几下盆子,水花溅着小猴子一身呢。小熊咧嘴乐呵,李峰拍了拍捣乱小东西,这家伙智商不低啊。李峰拿来电吹风,帮着小黑熊吹干,抱着,小东西下午不让它再乱跑了。

    下午越加炎热,空气似乎灼烧起来,进入九月这是最热的一天。雨后放晴,没想到高温再现,天气变化很是不正常啊。李峰郁闷同时又有点欣喜,这院子前边的小路已经晾干了,如是照着这样太阳,今天一下午多半小路等能晾干了,除了雨水淹没的地方。这些需要大河快点的排完水。本来想着进山捉鱼的李峰只能放弃自己想法,这人穿上胶鞋,打算进村里看看。五爷的搬网又没有弄到啥新鲜的货色。李峰心里记挂着空间的淡水鱼种,这些曰子,小金鱼,观赏鱼,这一路弄下来,至少弄了五六十种观赏淡水鱼。可是离着八百种差的不是一星半点,还多呢。

    “你们俩,算了,过来吧。”李峰这是前脚出门,后边两个小东西偷偷摸摸跟着跑了出来。李峰郁闷小猴子放在肩膀上,抱着小黑熊,黑球是觉着自己没有小黑黑舒服,不愿意,抱着李峰脑袋。摇啊摇,李峰狠狠教训了一顿,小皮猴才老实下来,可是没几分钟,拉拉树枝,摸摸叶子,一点没闲着。

    村口小路还有有点水,不过比起昨天好多了,只有几厘米深,河湾子水向着大河连通的沟渠流淌。不时可以见到几条小鱼吸水而上,不远处一群水鸟,正忙碌着,近处有虎视眈眈的一群鸭子。这些小鱼的命运早早注定是个杯具,可怜的小鱼干。

    “五爷,忙着呢。”李峰笑呵呵上前打招呼,五爷为人比较严肃,所有李峰对着老人说不上亲近。

    “呵呵,小宝啊,今天没做活啊。”老人脸上满是岁月沧桑,一双剑眉已经苍白,白发银丝。满脸棕褐色的老人斑,手上一根根筋脉显眼露出来。腰板已经弯曲了,只是眼神依旧有神。五爷在私塾上过二年学,在老一辈子算是个文化人。至于在年轻一辈人眼里,有些古板,有些执拗的老人而已。

    “没事,地里这时候不能下人,这不闲着没事来村里溜达溜达。”李峰伸头看了一样桶里,多数都是鲫鱼壳子,巴掌大小,几条鲤鱼,一条一两斤草鱼,剩下多是肉条别的小鱼。

    “哦,这倒是,怎么,小宝,要不弄点晚上吃。”五爷对于李峰还是挺喜欢的,李峰是李家岗第一考上大学人,那可是和过去举人似的。中举了,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啊,整个十里八乡那个不知道啊。李峰这小子争气啊。“不用,家里有。”李峰摆了摆手,这点小鱼自己真不在乎呢。

    “你妈说你在省城买了房子,老婆孩子都在那里?”五爷问的李峰一愣,这房子应该算是自己买的,老婆孩子住在那里,这么说也算。李峰点了点头,笑呵呵应道。“是啊,这不她在城里工作,民警,工作挺忙,没多少空,上次过来没得闲看看你老,下次过来我带她给你老看看,过过眼。”

    “呵呵,我这老头有啥过眼的。你们小年轻在一起要多包容点,遇事情要冷静些。你看我们村里几口子,没事有事的吵吵,真是,唉,不说了。老二他们在前边,你过去看看。”五爷说着摸出烟杆,弄些烟沫子,火柴划着,点上,吧嗒吧嗒吸着,眼里有一丝无奈。

    “五爷,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老安心养老,想吃啥自己买点,现在这路好了。几步功夫,那天你上街和我说一声,我驮你转转,我不在家,你给李灿这小子打电话,这小子有车,烧包着呢。”李峰知道五爷家里事,这些事说不清道不明,一家有一家难,家家有本难念经。这事,李峰外人不好参合着,只能宽慰几句。

    “你这孩子,懂事啊。没事,你五爷不是想不开的人,你去吧,老二没人陪着下马呢。”五爷脸上泛起一丝微笑溢满每条皱纹,虽然浅浅的却透着一丝欣慰了然。李峰打了声招呼,向前走去,在大柳树边,李峰见着二爷,大伯在说着什么。

    “二爷,大伯,说事呢。”李峰搬了木凳,坐了过来。

    “你看说曹艹曹艹就到啊,二叔,这事你看怎么样,行了的话,我们找老二说说。没事,我回去了。”李峰被大伯临走诡异的一眼看得有点发冷,不会大伯想着算计自己吧。这次李峰还在瞎猜对了,李福奎可不是算计李峰,这事在别人看来最多不好不坏,甚至好事。保护区开发慢慢的起来了,村里和李口子联合打造吊水楼已经快建成。竹屋马上要上马了,眼见这村子越来越好。

    “呵呵,小宝,来,我们杀几把,好些天没下马了。”二爷从脚边挖了二团你,扔给李峰一团,先收长马,直接开始了,李峰把小黑熊放着,捏了扁马随着跟上。“二爷,我怎么觉着大伯有事瞒着我似的。”

    “呵呵,好事,对了,这是你从城里买的黑瞎子崽子啊,小东西挺精神的。”二爷可是打过黑瞎子,见着小黑黑倒是不奇怪。

    “哪里,这些是宝宝淘气从人家动物园里弄出来,我已经给园长都打了电话。现在这些动物都是受到法律保护,不能随意买卖了。”李峰见着自己被吃了一颗马,一愣,亏了,中间的地方不能被全部占据啊。不然自己就被动了,下马,最重要占据中间辐射四周,自己失去了先手,这一局看来要败了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