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二百九十二章 什么,祭拜洞神?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很难接受自己吃米饭时随手划拉的一团辣鱼酱主料尖嘴红尾巴成为养在闺房里的观赏鱼。如同一只野猪成了公主的宠物,这般的让人无语,只是见着李小曼一脸认真样。李峰无奈,只能从丫丫几个孩子手里要了些小鱼。

    “你看看,不过我觉着这种小鱼当成鱼干吃着好不错,至于观赏鱼,这个还是算了吧。”李峰颇有些无奈,摇头苦笑,平民鱼本就不是可能走向高端。这人这般尝试,李峰觉着纯属浪费时间,一点效果都没有。

    路上的小小插曲没有多耽误时间,一群人不多时回到小院子。李家老院子的不大,青石堆砌的院墙,上面的水葫芦,丝瓜样子已经有些枯萎,只有些小丝瓜和水葫芦。不同李峰的院子边上的小葫芦,属于把玩,雕刻着小葫芦,这里葫芦是做菜吃,大葫芦。李峰家的水瓢正是这些葫芦挑选皮子厚实的,做成的,好用,多少年传下来的传统了。

    院前放着几个簸箕里边放着绿豆,辣椒,野菜,鱼干。院子里的枣树枝条伸出院外,大枣子有些已经泛红了。少数已经酥了,要不多长时间,可以吃了。今年枣子结的特别多,密密麻麻,几处用竹竿撑着,不然可能会压断枝呢。远远看看,枣树极其喜人,今年是个大丰收,不过过两天李峰打算大些,泡枣酒不用太熟,如今这是最好的。

    不同小枣子酿酒,大枣子只能泡枣子酒,高粱酒或是白干,这些度数超过六十度的高度酒最好了。李峰打算泡个百多斤,里边加点午夜泉水做引子,味道更好些。顺便在泡几十斤药酒,药酒的使用酒度数不用太高,主要是药草,这次药草用的全是空间中药草,配上泉水,这次李峰有信心做的比上次还好呢。只是可能时间要长点,好药需要满泡,少说要二个多月呢。

    小院子院墙边,几只拳头大小鸡仔在刨食,见着一群人咯咯叫跑远,这些都是第一窝抱出来的小鸡,长的挺快,八月十五差不多可以上桌了。院子木门有些陈旧了,半敞开,露出院子一缕绿色,井边几株月季花,梅花,小小花坛,枣树上几只小鸟欢快着在树上追逐,婉转鸣叫着。

    院子比起桃林那边院子虽然小一点,可是比起桃林,这里多了一些生活气息,整个院子处在树荫下,凉风徐徐,鸡棚鸭舍,柴堆,靠着屋子后边是猪圈,打理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异味。李峰爸妈都是勤快人,每天忙里忙外的拾掇,小院子里除了几片落叶,干干净净。宝宝跑在前边,找着爷爷奶奶。

    “奶奶,宝宝来看了你了。”宝宝抱着大大袋子,跑进锅屋,抱着张兰小腿,眨巴大眼睛,抬头望着。

    “啊,宝宝来了,小心肝,奶奶抱抱,嗯宝宝又重了,你妈妈呢?”张兰拍了拍手,用围裙擦了擦手抱起宝宝,亲了一口。“后边呢。”“宝宝,想奶奶没有?”“嗯,宝宝可想奶奶了。”“真乖嘛,奶奶想死了我们小宝宝。”

    “妈,爸呢,今天不说没事吗?”李峰放下手里的东西,崎崎怯生生凑到张兰边上,见着大胖孙子,孙女,张兰欢喜很,拿吃的,倒茶,李小曼和蔓颖怎么能让长辈倒茶啊。起身抢着做,张兰呵呵一下,心里高兴,这两孩子都不错,可是自己只有一个儿子呢。

    “崎崎,宝宝,铃铛,试试,这是你爷爷买的杏仁,可香了。”山里最不缺的核桃杏仁,只是如今山外边,李家岗这些通了公路的地方,多半做竹子了。野生核桃树近乎没有,只有深山里多些,李峰记着自己见着二棵核桃离着李家岗至少十多里地呢。

    “你们试试这个山核桃比一般大核桃味道好不少呢”山核桃小一点,不过说起味道比起大核桃还有好上一份,这些是山里人收着,出来卖的。不过,李峰家除了特别的时候,平时不差这些东西,主要是李峰外婆家边上有不少核桃树。每年有几百斤核桃,每次过节时候,一家人去外婆家,总会带些回来,平时多半去王庄子买些。王庄子那边核桃树还有些,价格比起街上便宜不少,尤其是李山认识不少人。山里带出来这些大核桃不过十几二十块,山核桃出奇和外边相反价格比起大核桃甚至便宜,山里没工夫倒腾这个东西。

    “嗯,好香。”李峰用夹子一一打开,放在盘子里,没放进去一个,三个孩子都要争抢好一会,平时,李峰做这些,铃铛那里如现在这样。老人说的真对啊,孩子每个争抢,吃饭不香。所谓挑食,多半是独生子女的,你见过几个一家几个孩子的挑食的。抢食时候,大脑兴奋,吃的东东特别香甜。

    “奶奶,你吃,好香的。”宝宝这丫头让人不得不疼啊,小丫头小小的动作,让张兰乐的没边,连连叫着小宝贝,小心肝。可是把崎崎羡慕坏了,铃铛见着满是羡慕之色,两个孩子说不话,姓格越加的内向,这可不是好事啊。李峰和蔓颖对视了一眼,直摇头,这没办法的事情啊。

    李峰这会一拍脑袋,不对,自己老爸呢,自己进门问着,这会怎么又忘了呢。今天不是说好了,在家里等着呢。

    “什么,祭洞神,妈,这个如今还有人相信啊。”李峰有些无语,这个洞神比起那个山神还要荒诞几倍,山神多是草木怪物,洞神多半是动物,猛兽,如同自己一枪干下来的大斑狗。李峰曾经听说洞神娶妻传说,说什么洞神看上了谁家的闺女化身诚仁,准备满满一车彩礼,多是山里草药和动物,如是山里接受彩礼不把女儿送进洞里,洞神化身成猛虎巨兽咬死这家人。所以当山里家有女儿的最怕有动物不明不白的死在自己家门前,这是洞神的召唤啊。李峰觉着这事情荒诞不已,不过洞神是动物原型这点李峰都是觉着可信。只是人们把动物神话了,这或许是一种信仰寄托吧。山里很多怪异的现象即使如今还是很难解释清楚的,李峰见过一次白影,当时是夏曰的夜晚外边黑漆漆。李峰上早自习,四五点时候,走过大河的,隐隐见着河上见着白色影子。那次吓得李峰大病了一场,那时候李峰记着自己老妈亲张兰走了二十多里山外的老庙乞求三位娘娘,这孩子才慢慢好起来。这些事情有时候说起来,李峰自己都觉着挺不可思议。

    不过近些年,这样的事情少了,李峰觉着可能和过去的丧葬习俗有关,如今山里依旧土葬。李峰这边多半通了公路,多是火葬,少说土葬,或许真是别人说随着一把火烧了。土葬的可能遗留着人骨,含有磷容易自燃,现成诡异的鬼火,在田野,山林跳动。这些小时候经常见,而且最让人难以忘却的是那种乱坟岗,那一股股恶臭。李峰闻过一次,终生难忘,那种恶臭一直残留着你脑海久久不会散去。

    “洞神?祭拜,怎么回事,李峰,你说说。”李小曼挺好奇,李峰简单介绍,比起山神的所喜欢的香火,洞神直接用鸡鸭拜祭,现杀,用红色鲜血为祭品,这些都是李峰怀疑过去的洞神不过是吃肉的动物而已。

    “好奇怪啊,不对啊,我们上次进山没见着什么山洞啊。”李小曼很是不解,洞神土著文化形成可不是一个二个山洞事情。肯定是有一定规模的山洞群,这事倒是没有说错。李峰喝了口茶,回忆一下小时候听老人说起的事情。

    “你们知道水库吧,原先这里可没有水库,而且河道也不走这里,那个时候可不现在这般。我听说那时候闹革命,山民祭祀山神,洞神的事情被人反应上去了。上面拿这些人没办法,最后还是一位革命头头有想法,你不是祭拜山神,洞神嘛,我捣毁你山神庙,淹了你的洞神洞。水库连通着大河,一路至少有几百洞穴,有天然形成,有人打石头人为山洞,总之很多就对了,不过如今都在水下了。”李峰对这些事情了解不多,自己没有亲眼见过,只是老人当成故事说着。

    “原来如此,呵呵,山里挺有意思,上次你说的山神,对了,这桌子上的就是你说的草头神,山神一种吧。”李小曼说着想起,李峰上次说的秋后重建二郎真君庙宇,供奉三百草头神。

    “是啊,这些都是山神,草木精怪,不过是泥塑,外边的颜色多数已经脱落,不过真君像还保持的不错,有机会我领着你们看看,绝对震撼。”李峰想着崎崎和铃铛手术前嘛,真君庙应该能建起来,眼看着稻子过几天收割了。这段时间肯定是建不成了,十月庄稼收获了,各家没事,可以把人组织起来,真君庙给建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