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二百七十七章 取舍之道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一条腹蛇,一条小竹叶青,受的伤最重危及生命,一条肚皮有个一指长的破口,一条头后一节手指处一个深深血洞。剩下小蛇的只是一点抓伤,问题不大,小心翼翼的把两条蛇收进空间。两条小蛇放在泉水浅滩处,这里水浅而且没有鱼虾打扰。以往经验让李峰知道泉水的强大功效,不过这两条小蛇实在太小了伤太重,李峰此时真的没有多大的信心,只能抱着死马当活马医。这人用纱布简单的包扎一下小蛇,伤口实在太大,消毒什么,只能使用泉水,两个小东西如今只是潜意识挣扎。李峰轻轻的用沙泥掩盖住未受伤的蛇身,露出受伤的部分,这样可以更加集中身体所有力气吸收泉水的功效。

    空间里小蛇处理好,李峰又开始忙着处理外边一群伤员,清洗伤口上药,忙了将近一个小时。小蛇总算是包扎好了,李峰小心翼翼拿起小蛇一条条的放进箱子里。再放进箱子前每条小蛇嘴里都滴了半酒盅的午夜泉水。如是在平时,李峰可是舍不得的这么多的午夜泉水啊。不过此时,这人为了确保的小蛇的安全,只能忍痛的一条条喂着泉水。十八条蛇整整用了大半瓶午夜泉水,至少三天的量。

    “幸好,这些小蛇伤的不重,不然自己这次可是亏大发了。”李峰收起的瓶子,箱子轻轻合上,锁好,早上就是不小心忘了把箱子锁起来。这会才有了这么一会子事情,李峰心里暗暗后悔。小蛇的问题解决了,李峰出门看了看小黄虎,这个小淘气,真心让李峰有些无奈。小东西可怜巴巴的躺在地上,这些小蛇虽然毒姓如今不是多么强烈,可是这么多围攻。只要有三五条围攻上去,咬到小黄虎,这些就够小黄虎受的了。

    李峰检查了一下,小东西看来伤得不轻,三四处牙洞,李峰拿了些药,消炎解毒之类。用小铁碗倒了半碗泉水灌下去,伤口包扎好,李峰没有把小家伙放掉。而是拿出原先装小兔子的笼子,小心翼翼把小家伙放进笼子里,盖好。李峰深怕这小东西乱动,不小心碰了水,或是吃了容易发炎的东西。

    “别乱动,真是服了你了,怎么找到那地方的啊。”李峰敲了敲小黄虎的小脑袋,叹了一口气,这次如是小蛇不出现的伤亡,这件事倒是不失一件好事呢。小蛇的战斗经验是李峰最迫切解决的事情,不仅仅让小蛇有着聪明大脑,灵敏的身手,更重要的是战斗中保持自己的安全。

    李峰可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的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的训练出来的小家伙,没多长时间全部挂了。那么自己不是白忙活了,到时候人家怎么看自己,一次用品生产店铺。这时候,小黄虎似乎是不错的选择,不过需要自己主导,不然出现意外,自己后悔莫及啊。

    李峰很清楚自己的目的,训练出不仅仅是攻击,还有着极度的洞察力的猎狗一般的猎蛇。李峰站在屋檐下,静静思考,院子外传来叫喊声。李峰收拾一下心情,大步走出院门。迎面见着大伯领着一群人走了进来,这些人都是老熟人。

    “张局长,张教授,快坐,快坐,我去拎茶。”李峰从屋里拎出大茶壶,里边的是今天刚刚煮好的凉茶,在进水里冰镇一个多小时,清凉可口,恰到好处。李峰这些采摘的不少药材,又加了红枣,枸杞之类的滋补品。用稀释的泉水煮开,这茶喝着舒爽,多喝对身体大有好处。闲云小筑的老人喝了几次之后,常常三无成群的过来讨一杯茶喝。李峰并不在意,老人其实哪里会占李峰便宜,时不时给李峰和铃铛带些城里儿女送来的吃物。有时,酒水啥的,李峰每每推辞,可是这些老人个个姓子硬,李峰见着无奈只能多配些药材,泉水,多煮一点茶水。不过是浪费点功夫,李峰倒是不在意,不知不觉李峰这里的滋补茶已经成为李家岗一宝。不少城里老人过来,每次必是过来尝一尝滋补茶的味道。

    “呵呵,各位领导喝茶,这小子的茶可是我们村里一大宝贝,平常要讨要,这孩子还常常藏着掖着呢。真不知道,不大岁数,怎么和个老头子一样。”李福奎笑呵呵介绍其李峰这里滋补茶的来头。

    “这么灵验?那我可要好好喝点,我这三高,可是老毛病了,不会知道什么时候能好啊。”张副局长拍着肚皮,乐呵呵的开起玩笑,边上的陪同的镇长,镇政斧里几个人,笑着打哈哈。几个老教授只是静静喝茶,李峰笑着给几位添茶。这次几人过来主要是对杀虫树采样,调查,顺便过来看看,李峰这里育苗情况。

    “这个茶,不错,不错。可惜不能常来,我可是听说了,好茶需好水,好药没有灵气的水熬不出来药中精华,可是没有效果的。”张副局长说着李峰心中一紧,随即放松开来,人家随便说说自己竟然多心了。看来空间的秘密对于自己还是有些过于沉重了,李峰低头,脸色变化没人见着。

    不然别人或许会有些疑惑,喝茶聊天,边上的政斧人员似乎一点不急,虽然已经进入九月,可是天气不见转凉,除了晚上和早晨,白天温度一直在三十度左右,中午可能超过三十度。这秋老虎可不是说着玩,天气**辣的。早晨十多度,正是乱穿衣的时候,稍微有些不注意,可能就会感冒发烧了。

    “张局,我们是不是看看树苗。”边上的张教授忍了又忍,实在忍不住了,时间眼看着快接近十点了,这么耽误一会中午,这边离着水库还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这一来一回,可不是中午了。这次自己带了不少人,仪器,准备详细具体的对杀虫树这种樟树品种做一次全面的体检。

    “啊,你看,这不是和小李聊着太投入,正事忘了,不应该,不应该。小李,听说你培育出来新的树苗,怎么样,我们看看去。”张副局长虽然征求李峰意见,可是人去早早站了起来。李峰可不是傻子,自己还有不少事情指望着别人,虽然这人微微有些官*僚思想,不过总体算是不错的一个人。

    “当然可以,这边,大家看看这里都是。”李峰指着花圃,这里栽种的都是第二批,第一批多是在空间里,如今眼看着可以装盆了。李峰已经给林国舟打了电话,让他三天后过来提货。这次第一批树苗只有二百多株,李峰早早想好对策,自己前些天在院子搭建了小小的大棚子。栽种一批小树苗浇灌些泉水长势良好,虽然根系还没发,不过个头与空间的差不多,自己利用晚上时间已经把多不空间树苗移栽过来了。

    “不错,小李,你在这里可真是屈才了啊。”这一刻,即使对张副局长很是不满的几位老教授不由的点头啊。自己一个研究所,花了大力气,这会还没有找到扦插育苗的方法。人家一个人却早早的把树苗给培育出来,来的路上李福奎说了李峰家的情况。众人知道李峰这时候急于用钱,小树苗已经安着六块钱一棵卖了出去。这些人没说啥,不过几位教授自己掏钱想要买几株回去做些研究。

    李峰当然不能要钱了,几株送给几个老教授,早先准备的小花盆,装好。李峰浇了些泉水,搬到院子边上,等着几位回市里再带着,这时候随身带着不方便。几位老人见着李峰安排着合情合理,颇为高兴。

    “真是,你说说我现在缺个秘书,小伙子你要是有意向。”张副局长的话,众人都明白,不少人看着李峰羡慕不已。这个张副局长似乎找到靠山了,老局长退休在即。林业局中这位接位的呼声最大。李峰如是做了他的秘书可是一步登天了。在江淮市林业局可是重要部门,全市二分之一山区,林业局权利可见多大了。

    不过李峰只是淡淡一笑,如是七年前,自己毕业的那会,如是有这样的机会,自己一定兴奋的难以入睡,如今只是淡淡用沉默婉拒。李峰知道这可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不说别的,只看看镇长身后几个年轻的干部绿油油的眼神。李峰可以知道,自己是多么幸运了,可惜这人拒绝了。

    不过张副局长一点不生气,而且还舒了一口气,心情似乎更加好了。拍了拍李峰肩膀,连说了三个好字,一时间,众人愣愣发神,颇为疑惑。这一刻,可能只有李峰知道,不过自己没有做什么说什么。

    “小宝,张局长啥意思啊?”李福奎走在最后,拉了拉自己这个大侄子,怎么自己越来越看不懂了。李峰摇了摇头,不语,自己心里明白,这件事说不清楚。李福奎见着自己侄子直摇头,这会更加疑惑了。不过这时候前面镇长叫着自己,询问李口子和李家岗合作的事项。这一耽搁,这人忘了问,只是年轻的镇长深深望了一眼李峰,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年轻镇长还真是不简单啊,不愧是上面下来的啊。”李峰终于知道,自己这点小伎俩在真正的高人眼里真的不算什么,张副局长看出来,这位年轻的镇长看出来,有些沉默寡言的老教授似乎也看出什么了呢。

    李峰撑着船慢慢靠近杀虫树,不过在此之前,李峰微微把船对着边上摆了摆。几位政斧的人员不晓得路线,可是几位上次过来的教授,张副局长,大伯李福奎都是一愣,李峰这是怎么了。路线弄错了,不对吧,李峰淡淡一笑,没做解释,这一刻静悄悄的,不一会靠着一处阴凉处。

    “我看大家走了半天,累了,渴了,歇息歇息。”李峰这么一说,几位当差的还真是累了,这一路可不短,这些人少有的走路,这一会满头大汗,这里在树荫下,凉爽的很。几个人对着李峰点了点头,很是满意,这小伙有前途,而专家教授,这帮人可不愿意了,狠狠看着李峰。

    “呵呵,我请大家吃水果。”李峰完全无视这帮子视工作为生命的技术人才,笑呵呵的一说,众人一愣,这人说水果,没见着他带什么包包,篮子之类。

    “小宝,这么有啥水果啊。”李福奎摇了摇头这孩子,开啥玩笑,李峰笑而不语,指着不远处,众人随即望去,不远处的一棵隐藏之露出一段枝条的梨树,上面压着枝头的沙梨,拳头大。

    “是梨树,哈哈,小伙子,好好好,走,我们过去,今天我要自己摘个梨尝尝,大伙今天可是有口福了,这梨树上可不少啊,多摘点,回家给孩子尝尝。”张副局长这么一说,众人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这些人少有机会接触到这些果树,而且是野生,如同梦里寻游所见一般。船慢悠悠的靠了过去,这棵梨树可真不小,梨子挺多。这会几个教授助手,年轻点的硕士,博士生蠢蠢欲动了。

    “去吧,我们也尝尝,这个小子。”张教授没好气的瞪了李峰一眼,可是见着这人一点不在意,真是拿他没办法,只能对着自己的几个学生说道。自己可不好上前,不过这些年轻人没啥讲究。

    “是,老师,你们坐着,我们过去摘几个给老师解解渴。”虽然说这给老师的,可是见着这家人兴奋的样子,真不知道是自己想要,还是为了孝敬老师。实在在这里山水之间,幽静之处,一棵结满梨子的梨树实在是太不可思议,总有些仙果神梨之感。山水的灵气,在此处交接,在那风情无限的地方孕育出的灵山秀果。

    “小伙子,怎么你不去啊。”李峰此时站在船尾静静地望着前边的河水,青绿色,深深的倒印出的树荫,人影,在急切争抢着树上的果子。李峰淡淡呼出一口气,望着教授。“这些果子本来我就没打算摘,不然它们早不在了。”

    “你啊,你啊,算了,我知道了。”老教授一愣,指着李峰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个年轻人不简单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