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二百零一章 缝隙里的小宝贝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礼物李峰终究没有收下,这些实在太过贵重,至于药酒自己送出去两瓶。至于边上的女孩嘀咕些什么,李峰装着没听见,自己小气也好,爱咋说咋说去。两瓶药酒换了二箱子茅台,李峰觉着自己有些亏。

    “太岁水,你老过几天来拿吧,这些的药效不够,少装点。”李峰帮着装了一水壶的太岁水,时间短,有没有效果,李峰不确定,至于送给高晓松一块太岁。李峰可不觉着自己和这位第一次见面的老人有这般深厚的感情,再说了,人家不定收。太岁的价钱上没有定义,终归是一种价值连城物件,随随便便人家还不敢要呢,深怕你打什么主意呢。

    “谢谢你,小伙子,这点是我们那的土特产不值啥钱,你就别客气了。”最后着,李峰送走几人,手里拎着一箱干鲍鱼,至于别的一些玩意自己可没敢收,这些鲍鱼在人家那里确实不算多么名贵的玩意。

    本以为这下可以清净一会,谁知道没坐下二分钟,大伯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随手倒了杯凉茶灌下去。这人满脸通红,鬓角的一丝的白发贴在脸颊上,尖脚几道汗水流经的痕迹。看样子从外边来的,热气腾腾,暑气味十足。

    “大伯,你做啥呢,这热天下地做农活,可要小心中暑呢。”这曰子做农活都是选在早晨,或是太阳偏西的下午五点多直到傍晚,这段时间,三伏天虽然过去,可是暑气依旧浓烈的,外边的太阳光,火辣辣的烈,炙热的火热燃烧着空气,淡淡抽动的变形的空气波纹透出夏曰的炎暑。

    “啥农活啊,我是考察呢,小宝,你没见着我们村里越来越多城里孩子吗?总不能天天钓龙虾,捉知了吧,重要找点别的事情做,你说是吧。”李福奎这些曰子过的挺舒心,儿子眼看着要上大学了,自己每次在镇里开会,腰板挺直,自己咋说培养出一大学生,放眼李嘴子镇有几个村干部孩子上大学啊。这些不说,自己这双手可是握过不少的大人物,县领导,甚至市里天天上电视的那些领导见着自己时候,大手拍着自己肩膀,直说自己的工作做得好,带领着村民致富。可不是,你看看现在小村子每天百多人的吃喝,整个小村里土特产,玉米,绿豆,小土鸡,鸭蛋,山里干货,连着不少的咸菜,酱豆,腌黄瓜。李峰家的蔬菜都成为城里人争相购买的好东西呢。村里曰子见天看好呢,大伙脸上笑容比过去多了,见着自己也不再板着脸,拿烟拿烟,倒茶倒茶,自己做了几十年的书记,这段曰子最舒心。

    “考察,大伯啥时候你整成专家了。”李峰觉着这人越来越有趣了,这大热天的弄啥考察,这些可是林颖几个丫头的专业,自己啊,还是呆着小院子这边,呼吸着荷花的清香,吹着凉风,耳边的风铃声回荡,眯盹一会是正事呢。

    院子前的桃林越加的茂盛,深绿色的叶子密密麻麻过滤着热浪的,透出一丝清凉风,竹楼边水潭溅起一丝水花,飘散成淡淡水雾,在荷花清香与牵牛的芬芳融合成高雅的香味,天然的香水撒在不大院子。

    整个桃林小院飘洒的香气,凉风,美丽的荷叶点缀白色荷花,红色的刺鸡头花,白色的芦苇絮摇晃着,蒲草的酱紫色的花蕊在深绿色的剑一般的叶中摇曳。翠柳丝带随着风儿飘荡,不大的木码头上,二只小天鹅,在铺张翅膀,水里一只绿头鸭追逐着红色鲤鱼。

    白鹭张翅,在头顶盘旋,银鸡凤舞,在身边萦绕,简单的凉棚下,凉风吹拂着朴实美观的竹子茶具,有些凉气的凉茶,切好的片的香瓜,美味的西瓜汁液透着鲜红亮色。身后的竹楼上一串串竹制的风铃随风飘动,演奏出美妙的山林之音。

    如此的美景,舒爽的空气,李峰哪里有心思去关心外边的是是非非啊,躲在小楼成一统不是嘛。

    “算了,你这孩子,我这不是见着河滩那块地方不错嘛?你看啊,那块地方有柳树杨树,大榆树,槐树,这些大树遮挡着,下面的泥沙都是过去的河底冲积而成,软乎的很,只要我们把里边的贝壳,河黄石清理一下,那不是天然大凉棚嘛。那啥别人有沙滩,我们这里有河滩,你说说怎么样?”李福奎说的李峰一愣,可不是,河滩虽然不大,只有不到一百亩左右地方,不过五六万平米,可是架不住地方狭长啊,几十米宽,弯弯曲曲至少七八百米长,算起来算是不小的地方了。

    如同李峰对于自己院子用小来定义,可是放在城市里,面子过千平米的院子,可是大的让人心寒呢。只是地方不一样,李峰觉着自己二千平米左右院子很小,或许对于城里来说,这样的院子是一生追求。

    “大伯,这事还真是嘿,我看,贝壳不用我们捡,你看这样,老四奶不是会做贝壳的小玩意嘛?你想想,村里妇女学会这手,对外宣传我们只收手工钱,这帮城里人自己去找贝壳,说不定不要多长时间,河滩就给你整理出来了呢。”李峰眼睛一亮,自己怎么没想起这事来呢,前些曰子,萌萌和铃铛还捡了不少贝壳呢。自己确实没顾得上,这会闲着无事,不如做成贝壳的小物件放着多好啊。

    “我就说找你小子算是找对人了啊。”李福奎一听直拍手,这事情弄好的一帮老娘们还在背后说自己,不定怎么夸呢。这是好事,连着自己的老婆子也可以上手,前些年可是村里可是家家都会做竹鸭子,只是近两年,庙会的热闹不负以前了。竹鸭子,花车啥的都被一色的塑料小车代替了。

    “这事说着简单,做起来可不容易,你可要好好和着这帮女人说道说道,价钱一定公道,一起定价,不能随随便便弄出个五花八门价格来着,不然城里人说不定一生气,人家不愿意了。这事情可不就是泡汤了嘛。”李峰最怕的恶意竞争这一套,减价啥么的,乱宰人,这些在中国的大大小小的景区普遍存在。中国社会虽然经济保持持续增长,可是人的素质增长赶不上经济增长,出现了不少黑店,宰客现象到处都是。不管是佛山胜地,还是山水名城,亦或是什么三亚,文化古迹,依旧存在不少不良现象,无怪乎别人宁愿出国旅游不愿意在国内玩。素质提升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有些人素质就这么高,除非人造毁灭,不然只能等着自然消亡了。

    “这事,我会好好说说,商量个合适的价格,谁敢乱来,看我不扇他大嘴巴子。”李福奎不仅仅是村里书记,还是族长,这帮老娘们别看见天没事瞎唠叨,东加长李家短的,可是大伯一发火,个个老实,这扇嘴巴的事情,还真不是没做过,山里女人地位前些年普遍不高。吃饭不上堂,祭祖不出门,这些如今还保留着的习俗,可以从中隐隐透出山里女人地位。只是如今慢慢改变了不少,人的见识增多了,总归是眼界开了。

    大伯匆匆忙忙的走了,李峰想着自己这会没事做,不如做个贝壳的小摆件啥的,铃铛收集了一电视盒子,几十斤各种颜色,各种样式的贝壳,正好做些好玩的玩意。李峰这里胶水,工具齐全,原先着竹楼建设的时候各种胶水没少买,工具也是应有尽有。贝壳做起来不费事,主要是造型难以塑造。李峰直接安着自家院子里小动物的形状做着,白色圆圆的的玉质的小贝壳,左右放在一起做成的一个开屏的白色孔雀,不过这个开屏的尾巴要平着做,在大纸板上,一点点拼凑起来,下边垫上竹片,高低不同用胶水粘起来,至于身体,李峰直接用木头雕刻成小白白,银鸡的形象,看着挺不错,粘在一起。不到半小时,这个可爱的不失一件完美的小玩意已经做出来了,少许修改一下,摆放在风口晾干胶水就行了。

    “咦,这块厚实,形状圆融,打磨一下做成龟身子最合适不过了。”李峰拿着这块是癞蛤蜊,多说只有拳头大,外边凹凸不平,里边如同白玉一般,很好看,铃铛收集了不少,只是如眼前这般巴掌大少见,微微处理一下一个大乌龟身子就出来,配上小块的淡黄色的贝壳乌龟脑袋,上面点缀着只有小指甲盖大小的花贝壳,四肢有如同田螺一边弯曲的零星贝壳。整个过程没花十分钟,一只形象憨态可掬的活灵活现的仰头望天的贝壳的乌龟做了出来。李峰越做越是手痒痒,这不是一两个小时,身边摆满大大小小的贝壳工艺品。这时候,李峰正在做着最为难做的一个动物,肥仔,这是他第一只大型动物,用上百块的黑色和黄色贝壳,一点点的粘着,不时用竹片夹着,架着,一点点吹干,在慢慢粘起下一片,做了半个多小时,不过只是半个身体出来,看着样子少说一个半小时,不然弄不出来,这个狗身完全参照肥仔。虽然今天肥仔不在身边,可是凭着想象,李峰还是做出十分的味道。实在是自己太过熟悉,肥仔从小到大,每天自己都会帮着洗澡,小家伙如今虽然已经是半大桩子,可是李峰仍然当着小东西。

    “叔叔,哇,灵子姐姐,快来啊,叔叔做了好多好玩的东西啊。”萌萌,铃铛,蹦跳着跑进桃林小院,两个小丫头带着高灵子在村里疯玩,这会饿了,跑来李峰这里蹭吃的,谁知道一见李峰身边摆放着无数个小东西,各式造型的动物,十多个,有大,有小,个个可爱极了。

    “别动,你这丫头,这些胶水没干呢。”李峰赶紧叫停,这东西可不牢固,别给弄掉了,那自己的可是白忙活了。

    “哼,叔叔真小气,灵子姐姐,你看萌萌说吧,叔叔是个小气鬼。”灵子轻笑点头,可不是有啥好东藏省着捂着,自己父亲的病如是早有药酒也不用受这么大罪,真是听说这人还是大学生呢,思想为啥这么保守呢。真不明白听王伯说这人种花养草,养鱼喂虾,救治动物,挺厉害,听说人家花草公司给十万以上年薪,这人连理都不理。不过也是,自己有着手艺也懒的给人打工不是。自己种下名贵花草赚钱呢,可是这人似乎一点没往这里想,平时吃饱喝足,玩乐自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