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九十七章 别有用心和土里宝贝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临近村子,迎面飞奔而来的肥仔纵身一跃跳进车斗,吐着猩红舌头隔着玻璃与铁柱与车中三人打招呼。

    “肥仔大笨蛋,呵呵,抓不到,抓不到。”吐舌头,做鬼脸,两个小家伙无所不用其极的逗弄着肥仔。

    车子在一群孩子追赶下开进了桃林小院,此时院子里挺是热闹,聚集十多个人,在池塘边观赏着什么。李峰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池塘里有什么好看的,视线透出人缝闪下红色的尾巴,金黄色的身躯,原来是看鱼啊。

    “李峰,你回来了。”小青欣喜抱起萌萌,一天不见这丫头还真有些不习惯呢。萌萌摇着头,低声嘟囔着“姑姑好小,没有梅梅姐姐的一半大呢,这可怜。”“你这丫头说什么呢。”小青一把提起小丫头,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丫头自己胸脯怎么了,我还年轻,有的是时间长大。

    “呵呵,今天没事吧?这些人是?”李峰关好门,倒了杯凉茶,还是自己家的东西喝着舒服,比起果汁,纯净水好喝多了。不过这些城里人围着池塘讨论着啥呢,不过是几条鱼。

    小青皱着眉头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出来,原来这些人不知道怎么的,围着池塘转了一圈,竟然生出包下池塘的念头。李峰心里一惊,不会是看出什么来了吧,这东西自己也是前几天发现的,激动好一阵呢,谁儿也没告诉。没想到自己没来的及挖出来移动空间里,这帮子人却上门了。真是赶巧的很啊,包池塘,真当自己傻啊。

    “各位,我是这座小院的主人家,大伙看了半天了,坐下喝杯茶吧。”李峰眼角瞥了一眼柳树下一块松软的的地方,哪里有些潮湿,这是李峰浇灌泉水形成的标记,或许正是如此才会被这些人发现一丝不同。

    李峰心里暗暗埋怨自己这么不小心,忘了人心叵测,并不是谁多如自己这般的。不过在自己面前耍花招有些班门弄斧,十多个人中有二人给李峰很不好的感觉,贼眉鼠眼,小眼睛里透着一丝屁猾,眉宇间凝结一丝歼诈。

    “原来是李老板啊,失敬失敬,抽烟,我是郑夏奇,这是我弟弟郑夏柳,平时我们做点水产生意,没成想今天见着这么块好地方。没说的,爱上了这块荷塘,兄弟你出个价。”郑夏奇肥肉夹杂的小眼睛里一丝精芒闪下,边上的郑夏柳如同哥哥一样,不过一米七的矮小身材,却有着一头肥猪的体重。可惜心上不长肉啊,脑子里太多猪屎,竟然说什么爱上荷塘美。你妈再弄个更扯淡的理由啊,李峰心里冷笑,这样的人,自己如是在大学的时候,别说坐下和着说话,早早一脚踹过去,然后拎起啤酒瓶子对着肥猪脑袋来上几下,让他记着自己好。

    “啥老板,唉,不是兄弟哭穷,你看这孩子,嗓子有些问题,这不要开刀,手术费这个数,你说说咱们平头老百姓,哪里有这么多钱啊。这不见着一个宝贝儿,每天辛苦浇水,谁知道一天没见着,没成想引来了一群狼,真是他妈畜生啊。”李峰说这话,边上的一些人直皱眉头,不明所以,而郑夏奇和郑夏柳兄弟俩脸色一变,讪讪笑着,手里的杯子颤抖着溅出几滴茶水,脸色青紫变幻,咬牙切齿,模样啊。

    “呵呵,畜生,你害怕啊,你房里放着一张老虎皮,可是实实在在的华南虎,一枪直中眼珠子。大伙说说,楼上的鱼骨大不大,这可是一条二米长的黑鱼,这家伙吃人主,可惜遇见李峰,三加二,不要几下,成了全村老少的盘中餐。”小青不少傻子,这会听着李峰话里话外的意思,这两兄弟是打自己宝贝的主意啊,什么荷塘,不过李峰还真是有些误会,这两人不是看上柳树下的东西,而是出来晒太阳老龟。这两人做水产的,眼光毒烈,一眼见着,心情激动不已,这可是难得野生大型金钱龟,不说保护动物,这价值不容小视啊。十几万都是往低了说,如是这两兄弟艹做,少说二十五万以上呢。

    “华南虎,真的吗?李老板,这可要拿出来给我们鉴赏鉴赏啊,这东西如今可是珍贵很,野生华南虎几乎成了绝唱啊,没想到李老板年纪轻轻竟然收藏有如此宝贝。真是难得,难得啊。”这位四十多岁的男子是一家企业的高管平时爱好收集些玩意,尤其是动物皮毛,华南虎可是他最大梦想,如今竟然在山村一家小院发现,欣喜不已。

    “华南虎不是保护动物吗?”一个小小声音从众人的屁股底下发出,不知道谁说了一句,一群人愣了愣,齐齐发出讥讽的笑声。“当然没人说华南虎不说保护动物,虎皮不是保护动物啊,李老板的虎皮想来是长辈留下来的,是吧?”李峰点了点头,如今傻子啊,深山老林冒着生命危险的猎捕华南虎高贵危险的东西呢。

    “大家稍等一下,我进屋拿虎皮。”正好今天的虎皮晒晒,李峰小心翼翼铺开,虎皮的完整无缺,虽然有些失色,可依旧是一张完美无缺的华南虎皮。围观的人,尤其是那位高管眼睛瞪得溜圆,嘴里不停嘀咕,“难以置信,难以置信,太完美了。这是我见过最完美的虎皮了,竟然有点的破损都没有,你们看虎皮边缘完全没有破损的痕迹啊。”

    “唉,真是让人的爱不释手啊,真美,李老板,算了,我知道我出多少钱,您也不会卖的。”王一磊的小心翼翼拿起虎皮,满脸不舍,可却无可奈何地放下手里的自己心里最爱的皮毛啊。那黄黑相间的的斑纹,王者的符号,让人怦然行动。在王一磊的眼里的眼前的虎皮犹如凹凸有致的身体,慢慢转着圈,一丝丝白纱的裙角飞起,露出白皙的双腿,圆润的饱满的大腿透着淡淡血色的纹路。

    “呵呵,真是不好意思,长辈赐予,小子不敢随意变卖。”李峰笑着给几人倒杯凉茶,至于郑夏奇兄弟两此时已经悄悄离去,夹起尾巴,或许在他们眼里农村人都是愚昧无知的,可惜了这双狗眼。

    欣赏者之间淡淡好感,李峰对于真诚的人从来不乏笑脸,对于豺狼,却有着暴烈因子。人生不过是面对着好人与坏人,有时候虚与委蛇,有时候不必,尤其是如今在山村。淳朴的因子燃烧着别样的激情,可以肆无忌惮本姓释放。

    王一磊临走之时,李峰送了几株花草,算是交个朋友,敌人用猎枪,朋友配以美酒。这边收拾好虎皮,李峰想着柳树下的东西,想着真家两兄弟,心里觉着再在地上埋着似乎有些不妥当如是晚上偷偷过来,自己一时间没反应,那可是亏大了。

    “怎么了,地上有金子啊,半天不动啊。”李慧啃着酥瓜,乐滋滋的,见着李峰随手扔了个吊坠,一个银白色的猪头,李峰一愣,这是做什么啊。弄个猪头给自己,这东西可不能吃啊。“忘了给你了,别人都有了,剩下只有只猪头,不过挺可爱的,不是吗?挺配你的,哈哈哈,别苦着脸,来笑一个撒。”

    “小慧,李峰别听她瞎说,这是银链子,这丫头家卖首饰的,有钱的很,唉,只是人小气了点,弄些银的,怎么没见你弄些铂金,翡翠,钻石啥的送给我啊。”小青故意开着玩笑,李慧配合着苦着脸,“我那敢啊,我妈看着紧,只有这些银饰品,让我掌管,不过你放心,你要是现在结婚,我绝对送上铂金钻子戒子,怎么样,李峰你看我们家小青够不够格,要不你收了吧。废水不流外人田,你处理了吧。”

    “小慧,你想死啊,看我不抓肿你的肉球。”李峰见着俩九零后女孩露出本来面目的彪悍的让人流汗的样子,郁闷了,什么啊,自己有女朋友,虽然是假的。可是人家是有家室的人了,怎么着你们这是勾引良家妇男。

    “去,你还良家妇男呢,我可听说萌萌说了,你偷看郭梅,还有盯着人家少妇的屁股不移眼。”小青少有的露出一丝悍妇风采,原来萌萌的种种行为来源这里啊。自己真是太傻了,如此彪悍的撅着小屁股晃悠的萌萌,她的姑姑能是省油的灯。原来只是自己是马灯,省油的货啊。

    “李慧,谢谢你的猪头。”李峰觉着李慧这丫头为人挺不错的,这么大个猪头,至少二百多块啊,见着萌萌,铃铛脖子上闪光的小动物,心说这还是一套十二生肖呢。这一套一两千少不了的,这个李慧还是个小富二代呢。

    “不用谢,猪头,哈哈哈。”李慧说完,自己忍不住笑出声来,两人猪头猪头谢来谢去的,真是有意思呢。或许在他们眼里李峰虽然微微有些古板,为人处事挺不错的,如同大哥哥一般,无论是来着一段时间小青,还是不久的李慧对于李峰都有着哥哥感觉。

    “你们俩真是一对猪头,呵呵。”小青说完向着桃林外边跑去,清脆的笑声飘散在空旷的山与山之间。

    “别跑,你个小猪头,看我不抓死你。”李慧一愣,张牙舞爪的追着跑出去,随手摸了个香瓜,嘿嘿低笑。

    “这两个小丫头,真是没大没小闹腾。”李峰见着院子清净了下来,进屋拿了铁锹开始挖着柳树下的玩意。

    …………李峰挖的是什么,在为铃铛看病的时候遇到是意想不到事情,周艳与李峰假男女朋友是否能继续维系,一些都将在这个星期揭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