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在地上弄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纯情的曹正阳在那一刻连大气都不敢透,就那样一路忐忑着个心回到家。到家的时候,那个女生居然还要与他同睡,他差点就保不住自己的清白之身。

    想起来,曹正阳不由得感叹自己读书的时代,那时候和女生话,那些女生都会面红,如今的孩子却怎么了,行为如此出格。

    “有车,不怕。再我的好大哥啊,你也老大不少了,居然还是处男啊,你看看咱们村里稍微发育一点的,有哪个不是一对对的。别丢了俺们的脸,今晚给你找个好点的妹子,绝对是个处的。”曹牛对着曹正阳笑得非常耐人寻味地道。

    “要搞你们自己搞,我要把这些留给你嫂子的。”

    “不定嫂子就是喜欢有经验的,不了,就这么定。你知道现在找个样子还算可以并且是个处的妹子有多难吗,你就别为难弟了。”

    不知不觉,车便回到了桃花村的村口,由村口进去,里面的道路便是泥路。里面的大山种满了桔子和巴戟,河两边的田野全部都围起来种植佛手果。山依旧清脆,水依旧清澈,桔子仍然丰收,只是道路依然泥泞。

    由村口到村尾,桃花村疏疏落落地遍布着房子。只是,这些年种桔子挣了钱的村民,多次集资修路未成之后,大多都去镇上买房子了。毕竟在这里交通不好的村子,始终不是那么方便。不过这条路修不成还有很多原因,而交代他曹正阳的那人也是只打马虎眼,没有明,只是告诉他,现在很多人都在对桃花村虎视眈眈。每一边都派自己的势力去监视着,其中的波涛暗涌,不参与的人根本是不知道,只有日后在桃花村揣摩多了,就会知道究竟。

    原本曹正阳家也想道镇上买房子的,只是由于父亲是个好赌之徒,一直没有买成。钱是挣到,但是不够还赌债。

    挨着曹正阳家房子便是大炮来的家,这座大房子与曹正阳家的房子简直就是巫与大巫比。一直来,两家的争吵也不少,可以是死对头吧。自从曹正阳考上大学之后,这种关系才得到一点点改善。

    “你看,这条路啊,假使再好的车走多两次,也会坏掉。四姑他们每次来都把车停在村口,然后走路进来,多不方便。”曹牛的驾驶技术已经是全村数一数二的,但是这面包车还是颠簸在这道路上。

    “这样看来,这个书记一日不换,这条道路就难以修建。”曹正阳也是在这里长大的,这些年来,他还是清楚这个状况,不过上面的人已经和他打个招呼,他也没有多些甚么,不然他也和大多村民一样,埋怨这个书记做不好。

    “那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猴年马月了,反正哥你就别回来趟这次浑水。”曹牛扫一眼曹正阳,接着道:“上次我在乔石载一个收果子的老板,进来看果子,你猜别人怎么。他,乔石看起来是座繁华的大都市,怎么会有这么落后的村庄,连基本的道路都没修好。后来由于交通不好,连付给我的定金不要了,也不进村收果子。”

    “路通财便通,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他家里面没有种农作物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以致开发不起这条道路呢?”曹正阳嘀咕着猜疑道。

    “这你就对了,人家儿子在村里面开了一个抽水场,让人来赌钱,放高利贷,挣了不少钱。带着混混去追债的时候,也害了不少人,抢东西,打人。反正整个桃花村就是他们的下,老百姓只好避不过,自己搬走了。”

    “靠,为官不仁,祸害村民。”曹正阳听罢,紧握着拳头,这个曾经让他写下故土情深的家乡,难道真的毁在这么一个禽兽手中吗?然而这桃花村到底是有什么秘密,既然已经答应回来,他就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所以我们才希望哥你去嫂子那边发展,在那边买房买车,接爸妈过去,咱们就可以离开桃花村了。你看看,现在桃花村还有几个人住,谁不是到镇上买房子,或者去乔石买地皮了。”

    “看来这里的村民都活得水深火热啊,难怪我每次回来都看不到以前那些熟悉的脸孔,原来都搬迁了,难道上面没人来管吗?还是村子里面有些什么事情对外隐瞒的?”曹正阳望着曹牛问道,他高中开始就离开桃花村,几乎很少回来,所以间接问问弟弟,或者会知道些线索。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村子里面最近也多了很多陌生人来赌钱,但是从来没有被踹过场子。不过也难怪的,人家书记可是在省委上都有人啊,的村民是斗不过别人的。所以很多村民选择搬走,也不愿意耗下去。还记得中村那个老张吗?因为去检举,现在被关进精神病院了,从此家破人亡,多么凄惨。”曹牛也得很无奈,但是生活就是这样的,有些事情你躲不过,就是躲不过。

    “现在是和谐社会,居然有这种事情。学校给我的资料这里,民风淳朴,和睦兴旺。我还以为几年不见的家乡,真的发生很大变化,想不到,连这个资料都坑爹。”曹正阳无奈地望向四周已经金黄的果子看来是有人在蠢蠢欲动,他这个村官肩负的责任是无形的大。

    此刻的他,真正陷进了沉思,前面的路是坎坷的,因为他目前来,连一丝下手的目标或者着手点都不知道。

    “哥,到了,你自己上去吧,我去帮老爸装车,回来再带上你,去乔石。”曹牛将车停住,对着曹正阳道。

    家还是这个家,村还是这条村,但是空气里的味道怎么变得有点怪怪的。曹正阳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思考着自己如何着手这个村官的职务。

    走到窗前,往下一看,以往是绿油油的田野,如今是清脆的佛手种植基地。假若硬要给这个大炮来加点功名,那么这山的桔子和这个基地,也算是一种吧。儿时的玩伴似乎都已经搬到镇上去,自己曾经最玩得来的女孩子也嫁给了老三。

    叮叮叮……

    口袋里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令沉思的曹正阳拉回神。看一眼来电显示,原来是王彩妮。

    “刚到家,笨猪你呢?”

    “我也是,我有件事要和你,但是不知道怎样和你,我现在心情很乱。”

    “怎么了?学校分配不好?还是……”曹正阳听到王彩妮这样一,内心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还是想好怎样和你的时候再给你电话吧,笨猪再见。”

    “再见。”曹正阳挂上电话,苦笑一下,这个爱人就是这样,让人又爱又恨,很多时候两人的性格还是有些差距,真不知道将来参加工作了,会不会真的还在一起。

    走下楼,曹正阳正想打开电视,就听到背后有人喊自己。他转身一看,原来是堂弟放学回来。

    “阳哥真的是你回来啦,我还以为是大牛哥。”堂弟杰仔停好自行车,便走进来。

    “杰仔放学啦,村口到这里这么近的路,也骑自行车回学校啊。”曹正阳顺手从冰箱多拿一瓶饮料,递给杰仔道。

    “我去镇上上学了,村口那间学一早就关闭。”接过饮料,杰仔不以为然地道。

    “学也关闭了?不会吧,这所学是什么大学生希望工程建造的,怎么可能会关闭。”曹正阳有点不相信,望着杰仔道。

    “是真的,因为桃花村回学校的孩子,整个学校的人数只有五十四个,老师人数不够便与镇上的合并。”

    “整个学校才五十四个学生?不会吧。以前我读书的时候,一个班就不止五十四个。看来计划生育还真的挺毒,连学校都省了。”曹正阳吃惊不少,想不到以前教室拥挤的学生会变成寥寥无几。

    “不是的,是人家很多人都绊倒镇上去了。留在桃花村的人,不也想尽办法要出去么。阳哥,听你要回来当村官,是不是真的?”杰仔的脸上此刻却有着得意的神色。

    “还不确定,怎么了?连你这个屁孩也劝我不要回来?”

    “不是,我是希望阳哥回来。这样我就可以和别人,我阳哥就是桃花村最大的,谁欺负我,就让他们好看。”杰仔望着曹正阳自豪地道。

    “年纪就学会攀比,你念的是什么书啊。”曹正阳轻敲一下杰仔的头道。自己曾几何时不也正是这样想过吗?希望自己的某位亲戚是什么贵人,然后给钱自己去买糖吃。

    “不是攀比,隔壁华丰仗着自己的舅父是大炮来,老是横行霸道。我们这是叫做出一口恶气,让他知道我们不是好欺负的。”

    又是大炮来,一个村委书记怎么能有这么大的权利,曹正阳可真想不明白,于是问杰仔:“好像大家都很怕大炮来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曹正阳这么一问,杰仔赶紧往门外看看,然后压低声音道:“这个大家都害怕啊,老张就是给大炮来关进精神病院的。大炮来很阴毒,山田地界都是他了算,谁有意见,就会莫名的被抓走。上次大炮来带个风水佬看风水,就要了棉花坑花妈妈他们的那块地,花的妈妈那次在棉花坑和他吵,结果被他在桔子地强行睡觉了,还有之前新来的女老师就是被他吓走的。”

    ps:新春就到了,就地打滚求红包~~各位亲,大家懂的~~~--8659+23247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