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这么猴急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摆好,摆好,我要,射,了,我要,射,了……”曹牛现在正兴奋得忍耐不住。

    “啊,等一下行不,呜呜……”但这个姑娘此刻却是哀求且楚楚可怜的表情。

    “你老是这样动来动去,都不好玩,不玩了。”曹牛有点不悦地扔掉道具枪,跑过去抱起这个姑娘,邪恶地往xiong处mo一把。

    “哎哟,干嘛这么猴急,人家还没有玩够呢,大牛哥。”推开曹牛的手,陆芳撒娇道。

    在桃花村里,算高大英俊的曹牛和很多年轻人一样,喜欢玩,时常和几个表哥一起出去混,赌钱。这个读者初二的邻村姑娘就是表哥介绍的,生,性,风,流的他,又岂能错过。

    “玩?那好,俺们玩些刺,激一点的。不过要快,我还要去接我哥。”曹牛把姑娘抱起来,往自己的面包车走去。

    “你好坏的,大牛哥。”粉拳落在曹牛壮实的,胸,口,陆芳娇声道。

    “我不坏的话,你又怎么会喜欢呢,待会保证你玩得不愿回家。”曹牛完大笑起来。

    陆芳干脆不话,缩进曹牛的怀里,满脸霞飞,估计是才出来玩的。怎样的女孩子又怎能玩得赢情场老手的曹牛。

    听着曹牛正在有声有色地描绘着自己的风流韵事,坐在面包车里的曹正阳表示无言,自己这个弟弟就是这样。书念不成,就喜欢吃喝玩乐,六年级的时候就是因为在宿舍赌钱被开除,便再也没有上学,在家放牛干农活。父母一直忙着各种事情,几乎没有顾忌这个大牛。

    “哥,听你这次大学毕业回来当村官,是不是啊?”曹牛望一眼曹正阳问道。

    “还在考虑中,你有什么高见?”曹正阳望着曹牛问道,他知道家里都反对,毕竟做这个村官很麻烦,有什么村民纠纷,也难以处理。还有就是准备调任的村委书记,早就把桃花村所有生态林,扶贫,建路的钱都吃光了。所以家里的人不希望他趟这次浑水,免得遭人口舌。

    “别干这个,没前途。什么我哥也是个名牌大学生,这种芝麻官,弄脏了俺们的声誉。还有,桃花村还有什么油水啊,都给大炮来给吞光了。还有俺们村里那条路还不是没修建好吗,都了多少年了,还不是一脚水,一脚泥地过来了。”曹牛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接着道,“还记得老三吗?”

    “老三?三水淼?”看着曹牛吞云吐雾,曹正阳赶紧摇下车窗。这个老三是村委书记大炮来的儿子,手脚不干净,老是在村里欺霸。

    “嗯,人家大炮把他弄进银行去上班。你,好事情怎么会轮到俺们,这种神憎鬼厌的事情倒想到了俺们。所以,你还是去嫂子那边发展吧,有钱了,不就什么都有了吗。”曹牛也摇下车窗,将香烟扔掉。

    “我会考虑的,爸妈最近怎样,还收果子吗,我们家那几片果林挂得多不多?”不知道些什么的曹正阳只好转换话题。

    至于曹牛口中的嫂子就是曹正阳相恋多年的恋人王彩妮,只是相恋这么久,因为家庭背景问题,一直都困扰着他,他也曾想去那边发展,只是自己本身处于矛盾之中,毕竟寄人篱下,是很多男人都难以接受的。

    更重要的是他回村当这个村官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去做,而且答应了别人,就一定要做到,不然他曹正阳也混不到今。

    “有一万几千斤了,现在桔子贱价,不好做。爸妈起早摸黑贩果子,要多挣点钱,多建一座房子。哥你也知道,咱们着平房根本住不下人,不三五时来个客人,也没地方落脚啊。”

    “爸妈就是辛苦命,你也不少了,不要老想着东逛西游的,能帮多少就帮多少。”曹正阳一听父母这么劳碌,内心便有一种不出的苦滋味。自己执意去念大学,让父母过早染上白发,如今还不让他们省心。

    “这个我懂,哥,问你个事,你岳父是不是很有钱?”

    “为什么这么问?是不是我岳父还不知道,哥现在还是处男呢。”曹正阳有点奇怪地反问。

    “没什么,我随口问问。”曹牛贼笑一下,接着道,“对了,今晚表哥他们要为你接风洗尘,已经在乔石订好房了。”

    “干嘛去市区那么远,我累,不想去。”曹正阳一听,就知道这次所谓的接风洗尘是要他买单,而且费用不低,吃喝玩乐之外,还要几个女生。

    一想到女生,曹正阳的眉头便蹙起来,去年那次记忆还历历在目。那时候还是骑摩托车,他和另一个女生坐大表哥的车。那个女生穿着还算保守,但是行为却一点也不保守,双手一直游走在他大tui根部,直到回家。

    而芋头这边,欧阳武似乎已经将他的身世故事完,虽然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但结局还是美好的。先回欧阳武的事情。

    上次到经过她们这样一闹,这样当然也保证了强子的抢救时间,虽然经历了十时的生死时刻,可是保安和群众一直对抗着,直到手术做完,这些正义的群众才离开了医院。

    看着那个年轻人他们高兴的走了出去,院长当时就瘫软在地上:“这下我这医院就完了”。

    当然手术很复杂,也很曲折,但是手术最终还是成功了,所以那个年轻人还是很高兴的走到她们前面。对着她们几个点了点头,明显的可以看出他一身的疲备。

    “谢谢你,”何燕走了过去对着年轻男人表示了感谢,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众人见人知病人已经获救,于是纷纷向何燕她们表达安慰后,离开了医院。见众人已经散去,于是轻轻的跟着那个年轻人后面,也查觉到了,其他人都跑去看强子去了。“姐,你跟着我干嘛,那先生已经救好了”年轻人转过身,对着沈欢微微的笑了笑。

    “不过,有件事我有点想不明白”年轻医生看着何燕,然后指了指里面的病人,本想继续下去,但是却又吞了回去。

    因为他在给强子做手术时,他看见了强子身上的那个胎记,那个跟自己的欧阳伯父一样的胎记。

    这个年轻人就是欧阳的好友药监局长的儿子陈水,经常一起桑拿所以也对欧阳上的胎记特别的印象深刻。

    看到这个救命恩人话而又止,她没有停止自己的步伐,而是边走边赶上了他,挡在了他的前面。

    “我刚才的那东西你不要了吗?过了今晚可是就过期了”沈欢红着脸蛋看着年轻医生。

    低下头,不好意思。

    “什么那东西,姐,你到底想什么呀,还不快去照顾你的朋友”陈水退下,然后纳闷的盯着沈欢看,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陈水盯着害羞的沈欢一会儿,匆匆的就回去了,因为他迫不及待想将强子身上的胎记告诉给欧阳。

    当欧阳到这个消息时,他愣住了,根本不相信这个事实,失散多年的儿子,现在又回到了这个城市面上,而且是一个自己很佩服的年轻人。

    之后的事情就是相认,还有就是周水灵,在之后就到桃花村。听完欧阳武的话语,芋头才知道在欧阳武身上也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不过下无不散筵席,芋头还是和欧阳武把酒到明。

    黎明的到来其实不单单明黑暗已经过去,其实还隐藏着雨的到来,芋头已经知道大牛做了男,公关。打算去规劝他回乡,毕竟他芋头也需要人帮忙。

    但是芋头却不知道曹牛早就回家,只是知道短短的两年,桃花村已经改变了面貌,当初的周大斌早就离开了桃花村,不做村长,并且是荣升了乡长。

    而现在新的村长正是自己当年的同学曹正阳准备赴任,并且是大学生下乡当村官。一切都发展得太快了,芋头还来不及做任何措施。

    既然周大斌已经做了乡长,以后桃花的出路就更加难走,加上县城上面已经禁止了桃花酒,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很多政策已经不帮扶了。

    芋头定不能看着自己父亲一手搞起来的桃花酒就这样没落,他还有一群兄弟等着他,虽然他也在城里混了这么久,为了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把这个品牌做起来。

    如果这个曹正阳还是当初那个书呆子的话,那么事情都好办,最怕就是物是人非事事休,芋头所以想找大牛帮忙,探探口风。

    但是芋头和欧阳武寻找了好久也没有发现大牛,并且得知芋头已经回乡,便十分高兴地告别欧阳武往桃花村赶去。

    桃花村还是那样,道路指示修到村口,四周依旧是果林,两年过去了,以前的砂石路变得更颠簸,这个周大斌看来根本就没有为这个村子争取过任何民生的事情。一点建设家乡的事情也没有办,就知道贪!

    还有就是这个村委书记,和周大斌狼狈为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