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爱得很深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强子的脸上突然间布满了红霞,映着张妮那早就红透半边的皮肤,相对应。

    强子一把抓住了张妮,贴住了她的zui唇,然后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贪婪的吸着她的zui唇。

    张妮也紧紧的抱着强子,眼角流过一道长长的泪水。

    张妮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自己不可能跟强子在一起的,她晚上一的目的就是要杀了强子。

    她从身后再次掏出一把刀,在强子的背后悄悄的举了起。

    但是自己的身体感受到了强子的强烈回应,她想起了这段时间与强子的美好日子。还有他那俊俏的脸庞,思索了一下,再次朝着强子举起了那把刀子。

    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下,慢慢的流到了她的zui唇处,粘到了强子的嘴*唇上然他尝到了一股淡淡的味道,抬起头看了看张妮。

    强子微微的震惊了一下,她这个时候哭了,她是为做了对不起强子的事情羞愧呢?还是有其它的想法?

    “你怎么了呀”强子摸了摸她的脸,然后背后的那把刀子却突然间的又举起。

    强子将她搂入怀抱,他知道自己的身后有一把万子,强子现在跟死神在打赌,他赌张妮不会杀他。

    强子知道后面从刀峰上传阵阵寒气,已经深深的袭进了自己的后背上,一直传脚底,带阵阵的寒流。

    那把刀发出的光芒可以从房间的镜子里清楚的看到,强子没有揭露她的阴*谋。

    她的眼泪哗哗的流个不停,等了一下,她将刀子轻轻的收了回去,然后藏了起,强子见到了那把刀子,他故意当作没有看见的样子,自后明显的感觉到她的手紧紧的抱着自己。

    强子知道自己打的赌赢了,知道这个女人不会杀自己。

    张妮之所以丢下了那把刀子是因为她真的很爱强子,自从在人才市场第一眼瞧见强子就喜欢他了,不管是后帮强子做这做那,还是故意发短信骗陆芳远走加拿大,都是为了自己能够独自一人zhan有强子。

    所以下不了手杀掉自己的男人,反而心头觉得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跟强子在一起了,也是跟他这么亲近的在一起,她得珍惜这样的温馨时刻,不能错过这一辈子难得的机会。

    她知道自己弟弟的死跟强子脱不了关系,但是又舍不得亲手杀了自己心爱的男人。

    她决定再给强子一次生命,这一次放过他。

    就在强子对她进行qin吻的时候,她居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想把自己作女人的第一ci交给他,交给自己心爱的男人。

    强子心里一直在偷偷的防着她,但是想不到的是自己打的赌还是赢了,而且赢的是那么的轻松。

    强子知道这个女人是主动投怀送抱的,也知道跟她必将会鱼死破,她既然自动送上门,自然也就做好了要跟自己上chuang的准备,与其这样跟她防范着,还不如跟她玩玩再。毕竟这个女人还是长的不赖的。

    强子只要是动了搞定一个女人的心,他就不会这么容易让这个女人脱得了身。

    强子再次慢慢的吻上了她的香*唇,感觉到突然有了点怪怪的味道,可是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随着她慢慢的趴到了chuang上,强子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bo了下,露出了她的香肩还有她那光*滑的背。

    强子亲了她的香肩,然后慢慢的端起她的下巴,慢慢的将自己的舌头cha入到她的嘴中,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在chuang上不断的翻滚着。

    强子将她压在了下面,脑袋突然传一阵晕炫,他以为是兴奋产生的感觉也就没有搭理它,于是将她的xiong*罩轻轻的拽了下,吻上了她的xiong。

    客厅里传了轻轻的脚步声,他们两个已经无法听得见平时尤为谨慎的响声。

    客厅里的是胡静,自从自己的孩子流掉了后,她几乎每都是在家里等着晚归的强子回,给他递一杯热热的茶,偷偷的看他一眼才会安静的去睡觉。

    这一次,她忍耐不住对强子的思念,于是慢慢的走出,想过坐在旁边悄悄的看看他,可是刚到门口,就听见声声喘*息从房中传出,他蹑手蹑脚的躲在了一旁,伸着脖子往房里面看了看,顿时让她惊呆了。

    一个女人guang着身子,p股对着大门,跨在强子的身上,不断的yun吸着强子身上的每一个位,从上到下,从左到右,一遍一遍的重复着,配合一个男人的chuan息,不断的扭着自己的身子。胡静不敢相信,这个张妮居然也gou引强子,顿时愤怒不已,准备冲进去拉她下时,突然强子慢慢的转过身,将她压住,然后轻轻的吻着她的每一个部位,吻着她的xiong*部,她的肚子,紧紧的将她抱住。

    一行泪水从胡静的眼角流了下,她轻轻的哭泣起,她知道强子跟她是真心的在一起shang床的,不存在是张妮在gou引强子的。

    她也识趣的带着满脸泪水离开了房门,只留下一个瘦的身影。

    强子终于与她jiao融在一起了,深深的挺ru到了她的花心,她想哭,痛死了,毕竟她还是一黄*花大闰女,将着一抹深红留在了强子的床单上,女人闷着声没有哭出,只是眼角的泪水已经迷芒成一大片了。

    强子的眼睛突然瞳孔放大,然后嘴里突然冒出白沫,身子发生剧烈的chan*抖

    张妮从强子的身上坐了起,看着强子嘴里的白沫,一滴一滴的顺着他的嘴巴往下溢出,慢慢的将他的衣服和被单染湿,强子的眼睛突然间睁的很大很大,瞪着张妮,眼珠外露,脸上的肌肉勒的紧紧的,崩着的脸变成了紫色接着眼角的一颗泪珠顺势而下,流过他的鼻子,他的嘴巴,跟那些白沫jiao杂在一起,流到了他身边的被单上。

    当然看着强子那上下不断的起伏的身子,以及他那瞪的大大的眼睛,她的眼泪更加疯狂的喷yong而出,她最终还是杀了她的自己心爱的男人。

    她知道自己拿刀子跟强子硬是杀不了他的,所以只要声东击西,故意拿出刀子,然后慢慢的放下,让强子以为自己放弃了杀他的想法,确无法知道自己嘴唇上那早已涂好的慢性毒药,这种毒药就像情花毒一样,只要用情越深就会药性发作的越快,其实她也是想看看眼前这个与自己生活了这么久的男人对自己的感情有多深。

    强子与她生活这么久,自然对她也是有所感情的,只是刚刚跟她的jiao合让体内的yu望*有所增加,再加上强子本身不相信眼前这个张妮居然这么忍下心杀自己,对她的感情也随之慢慢的回忆起,不敢相信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卧底。

    所以毒药的药性也就发挥的比较快。

    她哭的很伤心,看到强子这么快就毒发了,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原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是爱着自己的。

    从强子的身上翻身下,强子慢慢的抬起了他的手,想抓住张妮,向她求救。

    张妮看着那只微微抬起,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手,她的心好痛好痛,自己亲手杀了自己心有的人,她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再次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轻轻的哭了起,透过她的指缝,那声音虽然,但是可以听的出,她本不愿意这么做的,只是对世间这种安排让她无助让她悲衷。

    强子嘴里的白沫已经慢慢的化成绿色的胆水了,脸色已经由红变的苍白无力,手也慢慢的滑了下去,他没有劲了,呼吸也已经变的微弱了。

    张妮看了看他,忍着心里的痛,掉转头,向门外跑了出去,只听见外面的房门传一声重重的撞击声。

    强子的手重重的摔到了旁边的被单上,没有发出一点响声,已经变的没有丁点力气了。

    眼睛看着花板,没有了往日的神情。心里不禁想道:“我赵强聪明一世,却不知这个女人的手段如此历害,青春年华,就这样没有了,还有自己那未知的身世也离自己远去,这个时候死去,真是不心甘呀!还有陆芳,这个女人要是知道自己走了会怎么办,还有那可怜的妹妹”一把把的泪水将全身滩软的强子的情感显露无遗。

    听到门口发出重重的撞击声,她们三姐妹和赵春丽都立刻惊醒了。

    “怎么了呀,发生什么事了呀”四个人惊吓的到了大厅,见到通往外面的房门还在那里不断的回晃动着,她们似乎感觉到了出了什么事,于是不约而同的看了看强子的房间还有张妮的房间,也是房门大开。

    “不好,强子,强子”胡静刚刚是过强子门口的,知道她们两个在里面发生的事情。心中顿感不妙,于是快速的冲进了强子的房间,其它三人莫名奇妙的也跟着跑了进去。--8659+170684-->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