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喷涌而出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这个时候,强子的钱是不够拿下桑拿城的,也不够付给陆芳的,只能挂个名而已,所以强子就在这个时候让刘欢与田华联合起,在郊外的一个厂房里,建立起了一个大于之前三倍的厂房流水线,利润估计也是之前的五倍以上,这个药厂就是这样,规模越大,利润就越大。

    田华的黑社会势力全候的将那里当作基地,可以是让强子高枕无忧。

    强子自然也没有忘记让刘倩从张立那里要了个工商许可证,胆大包的在光在化日之下做起这样的勾当。

    这时,张妮却突然出现在强子的家里,满脸的笑容,眼里透露着一种不屑与骄傲。

    张妮回时,她是轻轻的推开门的,但是还是发出了响声。强子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听到了门的声音,于是紧紧的盯着门口看,张妮露出了一个头。强子见到是张妮也不敢相信这个叛徒居然还会回,感觉到有点不可思议而大厅里在座的每一个都没有话,气氛瞬间就升到了极点。

    “我回了,让各位担心了”张妮居然当作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以为强子不会知道是她拿了那盘录相带≡然这种表情也会放的很轻松,但是心头还是很登的。

    当然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毕竟潜伏了这么久,他不可能不知道强子的心机和聪明的,所以也做了提防着强子家里人的一切准备。

    强子嘴角冷冷的笑了一下,然后紧张的道:“你干嘛去了,怎么这个时候才回,”

    听到强子这么话,在座的人都感觉到很是惊讶,尤其是何燕,不知道强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张妮心里自然也想不到强子居然没有怀疑自己,反而关心自己起,一方面觉得强子人不错,另外一方面却在防着强子故意引蛇出洞,想从自己身上探取什么秘密。

    大厅里的人也许突然间明白了强子的想法,居然也瞬间主动接近张妮,对她又是问候又是关心的,让张妮突然间有点受宠若惊。

    张妮没有理会其它人,径直走到强子的前面,从包里面拿出一盘录相带给到强子手上,然后不好意思的道:“这个东西我帮你拿回了,你就不会有把柄落在那个女人的手上了”

    强子拿起那盘录相带看了看,感激的看了看张妮,对她笑了笑:“谢谢你呀,”。

    张妮心中自然想到了一些什么,只是没有出而已。

    第二,中午,何燕三姐妹和赵春丽一起到郊外给刘英扫墓,当赵春丽她们三个还在给刘英着心里话时,何燕慢慢的走上了另外一道台阶,到了另一外的公墓前,从装饰看是贵族墓。

    突然一个女人的哭声慢慢的从一边传,何燕愣了一下,感觉到奇怪,虽然这个地方有人哭很正常,但是可以听出这个女人的声单音里充满了很多的自责和衷怨。

    何燕悄悄的走了过去,然后躲在一旁,看了看跪在一座比较修整豪华的墓前哭诉然这个女人的背影却是那么的熟悉,声音听起似乎就是熟人一样。

    “弟弟,你不要怪姐姐,不是姐不救你,只是姐根本不知道他那也去了,让弟弟你惨死”女人对着墓上的相片,眼泪刷刷的流个不停,然后接着又道:“弟弟,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惨死的,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何燕心里知道这个女人心里充满了怨恨,充满的复仇。

    突然女人手里的一张大相片微微往上抬了抬,一个男人的相片出现在何燕的眼前。

    “是他,怎么会是周亮”何燕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想不到周亮还有一个姐姐,心里只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于是悄悄的向这个女人走去。

    何燕非常紧张,向这个女人走去时,脚步很沉很沉,好像戴上了铁扣一样,举步维坚。

    “弟弟,我走了,下次再看你,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让赵强永无翻身之日”女人站了起,转过身,差点与何燕撞上了。

    “怎么是你”何燕感到非常的惊讶,想不到在公墓这个地方见到张妮,关键是她不是给刘英扫墓的,而且她的嘴里刚刚还提到了强子。

    张妮顿时有点不相信身后居然站着何燕,心里就想道,看这个女人听到了自己刚才的话,为了能够薄自己现在的局势,她的心里突然起了杀心。

    “你是周亮的姐姐,你居然一直潜伏在三明集团,而且还想要置强子于死地,你好卑鄙”何燕当着张妮的面狠狠的骂道,一翻话的张妮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

    何燕摇了摇头:“算强子瞎了眼看错你了”于是转身就想离开。

    张妮心里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败露在何燕的面前,还好只有这么一个女人知道,绝对不能让这个女人知道自己身份的事情,否则大计划就难以实现。

    于是张妮的心里杀心顿起,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然后就跟着何燕走过去,对着她的脑袋重重的砸了下去。

    何燕只知道一阵头痛从后脑传,随即昏了过去,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了。

    张妮慌忙的将何燕拉到一边,然后就她拉到一个隐蔽的草丛中,躲了起。

    “大姐,大姐,你在哪里呀”这时远处响起了找何燕的叫声。

    。张妮紧紧的搂着何燕,缩在一个角落里,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将前面的头发都打湿了,这么短短的时间,她的衣服由于紧张过度也将自己那白色衬衣全部湿透了。湿透的衣服与她的肌肤紧紧的粘在一起,几乎可以透明的见到她的衣服里面的xiong*罩。

    寻找何燕的叫葫越越近,她越发的紧张起,看着何燕还在晕迷中,心里虽然知道这个人不会捣出什么事,但是额头上的汗珠却是一直往外溢。

    “咦,你们看,是周亮的墓,有人过看过他”赵春丽看到了墓上周亮的相片以及摆在墓前的花和水果盘。

    “不好,这里有许海的人,何燕怕是遇到坏人了,大家赶紧找找”

    看着赵春丽她们三个急匆匆的跑开,张妮才深深的喘过一口气,迅速的将何燕拉到车上,然后撤离了现场。

    何燕在墓场离奇失踪了,而张妮也跟着赵春丽她们一起回到了家。

    强子听到何燕失踪后的消息很震惊,但是见到张妮回到了家,不禁有点奇怪,明明这个张妮有问题,咱就她没事了,难道何燕的失踪跟这个女人没有一点关系吗?

    强子之所以怀疑她,那是上次除了在医院前见到她与周亮的谈话后,张妮的行踪一直有点古怪异常,况且偷偷拿走那盘录相带也不知道她的动机到底是什么?

    这一次何燕的失踪,却是更加的离奇,不得不让强子开始怀疑起她。

    不过强子并没有表现出,当作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紧张的分析一下形式,然后就叫大家回房等消息。

    半夜,强子的房门突然开了一个口了,一个女人穿着一件睡衣走了进去,然后悄悄的坐到强子的身边。

    陆芳坐到强子的身边,然后看着强子那因为劳累导致睡熟的脸蛋,她是真心的喜欢强子,但是她知道强子的心里一直在决策着什么?自从刘英的离去,还是给这个坚强的男人沉重的打击。

    陆芳在强子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悄悄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强子心里清楚这个女人是谁,只是他没有睁开眼睛,当陆芳前脚跟刚走,另外一个女人又走了进,明显有一道光谜了过。

    女人蹑手蹑脚的走到强子的身边,慢慢的拿起手中的刀子,一道强烈的道光,射向强子的眼睛,强子反射性的睁开了眼,是张妮,手里拿着一个苹果正在剥皮,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强子。

    “你找我有事吗?”强子揉了揉眼睛,坐了起,然后对着张妮呵呵的笑了笑。

    “也没啥事,只是英子姐走了后,我怕强子哥你觉得寂寞,所以就想跟你话”

    张妮将辟成一块块的苹果片送到强子的嘴里,一款深情的看着他。

    强子没有想到除了陆芳外,原家里还有一个女人在关心自己对失去刘英的感受。心里不禁流过一道暖流。

    “谢谢你,”强子不经意的看到了张妮的眼神,这一看不要紧,她的眼神里居然透露着一股对强子万分依赖和牵挂感情。

    强子默默的注视着她,两个人的眼神突然静静的停止在了那一刻,因为张妮的心里也是真的爱上了他,只是自己无法摆脱自己与眼前这个男人的仇恨。

    强子看着她,像是着迷了一样,强子心里清楚,这个女人的眼神告诉他,最起码今的她看起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那么的漂亮,那么的没有一点城府的人。

    她今特意打扮了一下,眼角修饰的格外靓丽,嘴唇的口水抹的浓而光滑。

    她手中的苹果掉落了,那把事先准备好的刀子也咣当两声掉到地上去了。

    强子看着她的脸,她的嘴唇,她的耳朵,她的香发。

    她也注视着强子,看着这个熟悉的脸,这个喘着粗气的男人的嘴唇,体nei一股血液随即喷涌而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