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取下帽子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赵春丽心中不禁想到,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于是咬了咬牙,将自己的唇轻轻的贴住了他的嘴唇,顿时一种咸咸的感觉袭进了赵春丽的嘴里,不过声音却嘎然而止。<

    赵春丽就这样紧紧的贴住他的嘴,心里狂狂的乱跳,这可是她的初吻,就这样献了出来。

    大约一会儿,那伙人见没有什么动静于是就撤了。

    赵春丽见他们一走,赶紧将嘴收了回来,呸呸的骂了几声:“臭死了,什么男人吗”

    这时,天已经微微发亮发白,一个熟悉声音从远处飘:“春丽,春丽,你在哪里”

    她听到这个声音了,仔细的听了一下,是自己的哥哥的声音:“哥,哥”赵春丽赶紧向远处小路上的人影挥舞着手。

    她赶紧将田华拉了出,放到了马路上。

    这个地方是张立的"qing ren"告诉张立转达给到强子的,为了妹妹的安危,强子一个人独自就赶了地。远远的看到自己的妹妹在向自己挥着手,强子顿时泪水夺眶而出。跑了过去,将自己的妹妹抱在怀里,他的母亲已经离他远去,不能再失去自己的妹妹了。

    看到自己的哥哥紧紧的抱着自己,还为她流了那么多的泪水,赵春丽委屈的泪水都算不了什么,因为在她心里,强子一直是一个高大威猛的军人,谁也摧倒不了在她心目中的形象。

    强子看了看赵春丽那乱七八糟的衣服,低头吞了一口口水,然后狠狠的看了看地上躺着一个大汉,于是走向前去,准备再想去揍人家一顿时,被赵春丽牢牢的抱住了:“哥,人家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强子吐,然后看了看赵春丽,赵春丽就将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强子。

    “嗯,看得出是一条汉子,他的双点送到医落去,只能用油擦拭”强子翻看了一下田华的眼皮,发现了好多的石灰子。

    送到医后,强子他们等到田华睁开了眼睛才拱手告辞。

    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了,赵春丽没有什么事,让家里的人都安了一个心。

    胡静流产的事,强子一直没有去关注什么,只是跟生意上支打交道,完全忘了这个三姑,况且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强子受沈欢她们两姐妹之托,让强子过问问那个奸夫是谁?说不定她会跟强子说,因为最近这段时间她好像特别相信强子似的。

    强子悄悄的到胡静的床前,由于身子人流后非常虚弱,胡静睡着了。

    强子盯着胡静看,突然不知为什么,眼前有一个女人在他身上疯狂扭动的画面时隐时现,根本就不到这个女人的脸蛋。

    正当强子还在想这个事情时,胡静的眼睛睁开了,她看到了日思月想的那张面孔,想想流掉的孩子,她眼泪搭搭的掉了下。心里狠狠的骂道:“你个负心汉,总算看我了”

    听到细细的哭声,强子从影像中回过神,看到了泪水模糊的胡静。

    “你怎么了呀,你能跟我说说话吗?”强子从旁边的桌子上扯了些纸巾帮她慢慢的擦拭起眼角的泪水。

    胡静突然感觉到一股甜甜的幸福,可是她也知道这种幸福只是昙花一现,强子还是强子,因为他不知道这个流掉的孩子是他自己的。

    “这个孩子是无辜的,是不是你男朋友的呀,能不能跟我讲讲你男朋友的事呀?”强子拿起一个苹果,帮她削了起。

    听到这句话,胡静顿时脸就铁青了起,心想,你个没良心的,这个骨肉可是你的,你却以为我不检点在外有了男人,你怎么会这么想了。越想越气的她重重甩了他一个耳光。

    苹果落地了,强子惊呆了,为什么自己说一下就被他打了一巴掌,看这个女人真是太奇怪了。

    强子出去了,胡静看得出,他很不高兴,很委屈的样子。

    这时,强子的电话响了。

    “大哥,我是刘欢呀,你快一下,一伙黑社会发现了我们的制药厂,说是必须要交20万的场子费,我们不交,他们就把我的弟兄给打了”电话那头传刘欢的急燥的声音。

    强子挂掉电话,于是想都没有想,然后转了两三道坎,确定后面没有人跟踪时,才闪过了小区地下室。

    推门进去,就见到制药厂机器都停在那里,所有的工人都坐到一旁边的地上,有的手上绑关绷带,有的脸上,手上都瘀伤,青一块紫一块的。

    见到强子了,刘欢迎了上。“强哥,他们说我们如果不交,明天还会”。

    “岂有此理,有没有打清楚是哪一路干的呀”看着弟兄们一个一个的摇头,强子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做好生意,有官做后台固然重要,但是想要有更稳固的发展,才能上下都能顺利通过,这些黑社会也是要拉拉关系的。

    “你们今天都先回去休息,刘欢,从账户里记得抽点钱带慰劳慰劳”刘欢也知道药厂已经退,强子却还要拿钱让大家去享受,不禁一个个心里暖流袭过,心中对强子是万分的感谢和誓死的效忠。

    强子想好了,自己一定要看看这批黑社会有如何的强大,先见个面再说,稍后再想其它办法解决。

    看到自己的药厂现在已经处于停产状态,强子心里像打翻了个五味瓶一样,难受极了。好不容易这个药厂能够私底下赚点资金,作为以后东山再起的资本≈在突然插出个黑社会,扰乱了强子的一切计划,本可以借助陆芳的帮助,东山再起指日可待。可是现在药厂受到黑社会的危胁,而自己背后现在虽然有一个不太情愿的张立,但是在黑社会这一块还是一个空白,怎么样才能够弥补这个空白是强子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可是眼前强子还真没有好的办法去解决目前这个棘手的问题。只能先与这些人谈判一下,否则这个药厂就可以会毁于一旦。

    这天晚上,强子没有回去,躺在刘欢为他准备好的床上,直到天亮他都没有合上眼。

    而晚归的刘欢刚刚入睡没有多久,就被强子的拉了起,严重以待的等着他们所谓的登门造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强子和刘欢两个人都睡着了,大约十点钟的样子,突然门被人一踹了一脚。

    刘欢和强子被声音震醒了,强子睁开眼睛,知道敌人已经了,于是打起精神,沿阵以待。

    领头的都一群黑色衣服黑社会成员,手里拿着管制刀具,敲打着那扇门□欢过去把门打开,然后就被他们踹了几脚重重滑到了强子的面前。

    顿时强子就知道头不小,对方的身手也不赖。强子站了起,扶起刘欢,盯着那大约七八个一袭黑衣服的人。

    领头的嘴里叨着一根烟,将冒子从头上轻轻的取了下,然后抬看了看强子。

    “钱准备好了没”领头的黑衣男搭搭的抽着烟,然后吹了一口烟,瞪着强子看了看。见到强子没有说话,他身边的一个小混混狠狠的嚷嚷道:“我们丰哥问你话呢?你聋了呀,还是哑了呀”

    强子还是没有说话,还好自己的忍耐性是很好的,要不然自己的当初刚从部队回是那个样子,估计自己早就冲上去教训这小子了。

    这个自称丰哥的人摘下眼镜看了看强子,然后再次瞪着强子看:“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兄弟们给他的颜色瞧瞧”

    听到丰哥的号令,下面那六个打手就将强子团团围住,向他进攻。强子想不到这么快这个叫丰哥的就想教训自己,看到那几个冲上的人,强子于是不断的躲闪,嘴里开口道:“有话好好说,不要打了,我们可以谈谈呀”

    丰哥哪听强子的话,可能看不惯强子,不理会他,而那些打手却逼的强子越越紧,强子实在没有办法了,于是奋力反击,短短三分钟,那六个人就躺在地上起不了了。丰哥见此情况,于是吐掉烟头,踩了两下,冲了上去,与强子打了起,强子血气方刚,又是从部队出,两三个回,丰哥就被打扒在地。

    丰哥见势不妙,于是带着那些受伤的弟兄就逃走了。

    “强哥,这些人惹不起呀,等一下他们还会的”刘欢捂着肚子,明显有点替强子捏了把汗,不禁为接下的事犯愁起。

    强子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听刘欢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行为却是有点头脑发热,有点太过于冲动了。

    强子冷静的想了想,这样一,他们的老大很定会赶过,然后有两条路可以走,一,这个药厂被砸,从此无法开办起,元气大伤,自己的这个制纱机器从此就消失掉。二是自己每一个月从那些利润里拿出20万给他们,从此就要养着这个大爷≮情于理,两者都没有强子的出路,所以这才是让强子特别纠心的事。

    真的像刘欢说的一样,不大一会儿,外面就响起了管制工具拍打墙壁的声音,这一次明显的要刚才要多人一样。

    “里面那个小子,我们大哥说了,让你出”声音自楼,想必他们人多,不好下。

    强子想了一下,然后就准备走出去,刘欢拉住强了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他们人多,你还是不要去了,出去就必死无疑了”--8659+32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