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很痛很痛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刘倩接到电话时,心里也是一阵胆*颤,想不到自己的事情被人家给逮到把柄,心里真有点不是滋味她也不糊涂,不能为了这区区小事而影响到张立的大好前途,自己只想过着这样的好日子,也不想东窗事发,以马上给自己的手下将电话打过去。<

    可是那边的联系却断了,电话根本打不过去,已经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城外的一处废墟楼房的一楼,赵春丽上身只戴着付xiong*罩,下面到是还有一条裤子,两只眼睛被人用布条遮住,整个身子都被绑子一个门板上。

    “妈的,这是啥地方吗?连个信号也没有”其中一个高个子嚷嚷的骂道。

    “那我怎么办,倩姐也没有说怎么办呀?只是让我们将她抛兄荒野喂狗”另外一个瘦子也不知道怎么办。

    “我说,你看这个妞这么好看,咱兄弟要不就将她给办了再走,反正这么漂亮的妞也不能便宜了人家呀”高个子轻轻的对着瘦子说道。

    两人商量后,于将走到赵春丽的旁边,色*眯眯的邪笑着,发出猥*锁的声音。

    这时,废墟后面突然了七辆车子,一群黑装整齐的人从车上走下,跟在一个壮汉的身后走进了废墟。

    废墟里面的那一高一瘦两个人根本就不知道废墟的后面了人。也不管赵春丽怎么嚷嚷,怎么反抗,突然高个将她的腿按住,瘦子就顺势将将她的长裤一把扯了下,顿时让她惊愕不已,任她怎样反抗,那两个人根本就不理会她≡春丽的心都碎了,两行泪水哗的崩了出。

    接着高个又慢慢的蹲下,手探到赵春丽的那块黑土地,慢慢的前进,突然使出吃*奶的劲,一把将内将她的那条白色内*裤给撕破了。

    四只手就开始在赵春丽的下面慢慢的抚*摸起,身边响起了两个男人急燥的喘息声。

    这时,那群黑装打扮的男人刚好走到转角处,听到里面传女人咿咿呀呀的声音,于是让他后面的兄弟吐了脚步,观察起里面的情况。

    两个伏在赵春丽身边的人,只管着在她的身上慢慢的抚*摸,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废墟外已经站了一大帮人。

    他们看着赵春丽满脸的泪水,退一下,然后居然笑了笑,开始俯身在她的身上慢慢的舔起,舌尖所到之外让赵春丽都颤*抖起。

    高个男人突然将赵春丽上面的那个xiong*罩一把扯了下,扔到了一边,顿时那雪白的两个大白兔就弹了出,一摇一摇的在她的xiong*前晃荡。

    高个男人看的都入了迷,一把将她的那个肉*包含在了嘴里,赵春丽顿时像触电了一样,全身一阵僵*硬。

    外面的壮汉有点看不下去了,于是快速的走了进。

    “给我住手,快点滚”壮汉对着那两个还在赵春丽身上抚*摸撕咬的人骂道。

    那一高一瘦听到后面传一声人的吼叫声,于是都站了起,只见后面站了有十个人,手里面似乎都亮着闪闪发光的家伙。中间是一个高大,戴着眼镜的壮汉,话就是从他的嘴里说出的。

    见势不妙,两个人像落水的狗一样屁股尿流的跑了出去,消失在外面的黑色天空中。

    后面的人见到壮汉的手势,都转过了身去,稳稳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壮汉走了过去,然后将赵春丽嘴里和眼睛上的布条一一取了下,帮她解开了手脚,扶起她。

    壮汉看了看赵春丽,于是将自己的黑色外套脱了下,给到她。

    赵春丽下意识的用手将自己xiong*前和下面挡住,但是下面那毛发却依晰可见,看了看眼前这个盯着自己看的男人。

    她接过男人的衣服套上后,突然走上前去啪啪两声,甩了两个耳光给那个壮汉。

    这时,那十几个人转身过,走到了壮汉的旁边,瞪着她看,顿时吓了她一跳。

    壮汉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却挥了挥手,让他们都往后退去,于是开口道:“小姐,你没事,如果没有事的话,你就走,这里不方便你待在这”

    “大哥,这臭娘们敢打你,看我怎么收拾她”后面其中一个小弟非锄气替自己的大哥感到不满。

    “住手,放了她,让她走”那个小弟吐了手上的动作,接着那十几个黑装汉子让出一条路

    赵春丽被那个小弟给拽了起来,悬在空中,听到他们老大的话后,接着又放下,吓得她不敢再说话了。听到那个叫大哥的让自己走,赵春丽心中不禁有点愧疚起来,明明是这个大哥救了自己,自己却还下重手打了人家两个耳光,哎,自己怎么会打救命恩人呢?是不是晕了头了。

    赵春丽于是向那个大哥深深的鞠了一躬,捡起地上那条被扯下的裤子,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这时,废墟的后面再次停下来几辆车,一批白色衣服的大汉走了进来,卷起阵阵的尘土有两尺高,急匆匆的,大概也有十来个人。

    黑衣系列的这一批大汉站在左边,白色系列的另外一批大汉立在右边,他们停下脚步后,彼此没有说话,只是对立而视,面无表情。

    穿黑色衣服的是占住城里主要地盘的黑龙帮老大——田华。

    穿白色衣服的是占住郊区主要地盘的白虎帮老大——王亮。

    顿时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就升腾起来,这时夜晚的空中掠过一丝丝凉风,从两边的人群中吹过,可以听得见大伙头发微拂起来的声音也异常清脆,可见有多么紧张。

    “王亮,你抢我地盘,今天居然还敢前来应战”田华的声音异常响亮,震的废墟的柱子上都沙沙的掉下沙子来。

    “田华,你夺我生意时下手从不手软,这笔账又怎么算”王亮也不甘示弱的对着田华冷冷的说道。

    两人不在说话,只是手里的两只拳头拧的异常响脆似乎有着千年仇恨一样,

    随着两声超大声的呦喝,两人的眼睛里折射出一股无穷的杀气来,田华与王亮的人混在一起扭打了起来,顿时叮叮当当的声音环伴耳盼。不大一会儿,地上慢慢的就出现了两边受伤倒地的人,有躺在地上滋牙惨叫的人,有已经躺在血迫中的人。

    而田华和王亮可谓是势均力敌,拼的很是猛烈,但是彼此都占不到便宜,只能相互保证自己不受伤却又不能伤到对方的要害,战斗很胶着。

    这时已经走出去很远的赵春丽突然发现自己的一只耳环掉了,想想这可是母亲生前留给她当作礼物的,现在母亲不在了,这个礼物是多么的珍贵,多么的有意义呀,一定要想办法将她找到,于是掉转头慢慢的沿着刚才的路往回找。

    就在这时,王亮见战斗即使拼的你死我活的也难分胜负时,他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个样子。于是停了下来,他的兄弟跟着他从衣服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白色粉末,然后将田华他们团团的围住,接着一袋袋白色粉状的东西向田华他们拨去。

    顿时现场一片混乱,空中迷慢了打斗和白色粉末的红尘,将这些人都拢罩在废墟的房子里。田华的弟兄眼睛里多多少少都沾以了那白色粉末,顿时眼睛看东西模模糊糊的,传来阵阵疼痛。田华也中了白色粉未,知道不妙大声叫道:“各位兄弟是石灰,大家快撤,冲出去,能冲去一个是一个”。

    整个现场顿时更加模糊不清,那个粉尘笼罩的局面也越来越大,将王亮他们自己也笼罩了进去,这是王亮没有料到了,反而这还帮了田华他们突围。虽然眼睛看起来都模模糊糊的样子,但是他还是在慌乱中发了疯的砍中了几个人,于是称着乱瞎摸瞎撞的跑了出去。

    田华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眼睛却是异常的疼痛,睛珠里面有一种烧伤的感觉,只能看着前面的一段距离,然后闭着眼睛向前冲出一段距离,这样来来回回的大概逃了有一两里路时,突然撞到了一个人,随着一声女人的叫喊,两个人一起摔倒在一起。

    田华捂住眼睛想要站起来,睁开眼睛只见到前面有一个女人穿着一套大大的西装,面目就有点模糊不清。

    “这边,快追”那边响起了一伙人的叫声。

    掉头回来找耳环的赵春丽低着头被田华一撞,撞到了自己的头部,很痛很痛,本想要开骂了,可是一看是那个救自己的大哥时,硬是将那几个脏字给吞了回去。

    看到大哥捂住双眼,赵春丽知道他受伤了,刚要问他时,他确倒了下去,而这时,那边的叫声越来越近,知道可能对于这个大哥来说可能凶多吉少,于是将他一把拉进了旁边厚厚的草地里去了,躲了起来。

    那些人跑了过来,不停的东张西望:“怎么回事,刚刚还在那,去哪里了”

    这时,大哥的眼睛可以异常疼痛吧,发出轻轻的疼痛声来,刚好被人家给听到了:“你听,是不是人说话的声音。”

    赵春丽忙将手盖住他的嘴唇,可是从手指缝里还陆陆续续的有一些小的声音,让上面的人驻足旁听起来,根本就没有想到要走的样子。--6856+d6su9h+0027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