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难度较高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而这个秘密一直藏在她的心里,那就是强子当年不是母亲亲生的,是在十八年不知谁家走失的孩子,没有人来认领就一直收养了下来。

    据母亲这十八年来的走访调查发现,强子是一家姓许的富人所有,只是到现在人家福利协助中心也跟自己的死去的母亲的一切联系方式都断了,她不想再去证明什么?

    她不相信自己亲爱的哥哥居然不是自己的亲哥哥,她不想失去他,也不想强子知道,所以才会晚上偷偷的来删掉哥哥的信息,怕的就是哥哥卷入到这声纷争中去。

    当然她不想让强子知道他的身世秘密,只能那样,消强子能理解自己。

    面对妹妹如此深情的亲情,强子眼睛湿润了,感觉到自己已经全部深入到了事业中去,忘了自己还有一个亲生妹妹,需要自己更加关心和照顾的,想不到到头来自己的妹妹如此心疼自己,强子走了过去,他也不相信妹妹就是他所的那个奸细,于是将赵春丽搂在怀里,抚*摸他的头发,轻轻的道:“春丽,你不要怪哥哥,我只想让你将来过上好日子,忘了现在这个家就剩我跟你两个亲人了,你不要怪哥哥如此的冷漠”

    赵春丽深知强子的心意,紧紧的搂着强子的腰,像撒娇一样的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张妮回到床上,躺在床上心狂跳的很历害,她知道这一次要不是突然跑出个赵春丽,可能自己就被逮个正着,想想刚才那惊心动迫的场面,顿时让她计上心来,看来强子已经有了防备之心了。

    第二,一大早,强子就要出门时,突然间就被胡静叫住了。

    “强子,你等等”胡静快速的走到了强子的身边。

    “什么事呀,静姐”强子吐脚步,看了看是胡静,感到有点意外,他最近很少跟胡静有交流的。

    “我今决定去医院将孩子做掉,你认为如何”胡静看着强子,死死的盯着强子看。

    “这,这你们商量好了,就好,不过要心点,回来后要好好的休息哦”强子担心的道。

    看着强子走出门的那一刹那,胡静好想对他“你可知道,你就是孩子他爸呀,你就这么忍心呀”可是转念一想,这件事情他不知道呀,于是眼里顿时有点失望的走开了。

    强子今一大早就和沈欢来到了上次步行街的那家店,虽然上次被砸过一次,但是现在却依然迸发着无穷的生机,一进门就受到了老板的热烈欢。看en更新最快

    老板二话没有,刚好缺两个位置,所以沈欢和强子当然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这个店的伙子,最让强子感到震惊的是对于沈欢来,一个从未干过粗活的女人,居然也能够做起这种粗活来。

    第二,当强子和沈欢继续来到店上班时,老板的态度却突然变让人非常费解,不但处处刁难强子两人,而且还嫌这嫌那的,认为强子和沈欢笨手笨脚的,还故意制造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刁难强子和沈欢。

    强子没有办法,只能忍耐,但是老板还是一如继往的对着强子百般刁难,逼得强子没有办法,心想不能让沈欢跟着自己受如此的困难,于是只好甩手拉着沈欢离开了那个店。

    看着强子和沈欢气冲冲的离开店时,老板心里不禁愧疚的道:“强子,是我对不住你,只是想薄我的店而已。请你原谅”一颗泪水划过老板的脸旁。

    强子拉着沈欢疯狂的走在大街上,他不敢相信连店的老板都会对他进行落井下石,不禁感到世态炎凉。

    而这时,强子刚刚走出来的那个店,被一群手拿砍刀和管制器具的混混不问青红皂白的一顿乱砸。

    强子是不知道那个店被砸的事情的,因为他不曾了解这个店老板的意思,他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认识的老板不是这种人,可是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只是以为老板嫌弃他们两个人做活不够干净利落,所以才会将他们扫地出门的。可是他却不知道周俊其已经吩咐人全候跟踪强子,每到一处,只要是收留强子的店铺,一律暗中有人会砸店出气。

    强子拉着沈欢,快速的向远方走去,他们转展几个地方都无事于补,每一个老板都是事先通过气一样,都拒绝不要强子和沈欢。

    强子知道这是周俊其搞的鬼,一两个店铺不要他们那也明不了问题,现在是整个a城的大店铺的老板看见强子就好像见到恶魔一样,都远而躲之,生怕惹祸上身。

    第二就憎了一鼻子灰的强子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看来周俊其真的是要置自己于死地,不会善罢甘休的。强子知道陆芳已经开始帮自己着手准备工作了,只是三明集团一倒闭,自己那30%的股份也瞬间就没有了,虽然有纸质合同,如果三明集团重新崛起不了,那等于将钱扔到水里打了水漂了。

    强子现在是很郁闷的,现在自己除了那间成为自己私有的药厂外,还有一个就是陆芳这个帮手。所以强子再等着陆芳的消息。

    而赵春丽和张妮凭着年轻和漂亮很快就在一个桑拿城找到了一个fu务员的工作,虽然那个地方有点不大体,但是工资待遇还不错。

    赵春丽在桑拿城上班的第三,桑拿城来了一个身态庸肿的男人,看起来大概有40多岁的样子,这个人就是许海,赵春丽当然没有见过,所以不认识。

    许海也是因为公司倒闭的事搞的心头焦虑,心里异常烦燥的,自己一手经办起来的公司一夜间就毁于一旦,痛心的很,但是也很无奈。所以才来洗脚城准备好好享受一下,去除一下烦燥和疲备的心态。

    当赵春丽给许海的房间送冰块时,看到了许海上半身半裸,一个技师正在他的身上不断的抹着油,然后用手重重的在他身上来回搓着,将他的后背搓的一片通红,男人却闭着眼在那里舒服的享受着。

    赵春丽将冰块递给那个技师后,准备转身走出去时,那男人后背上的一个特别大的红色蝴蝶印胎记引起了赵春丽的注意,因为这个蝴蝶胎印跟自己的哥哥强子是一模一样的。

    顿时让赵春丽心里紧张起来,因为赵春丽知道强子不是自己的亲哥哥,这个跟自己哥哥身上一模一样的胎印让她顿时乱了套,手上的盘子应声落地。

    这个人为什么会和自己的哥哥有一模一样的胎记,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盘子掉地的声音,惊醒了在享受中的许海,他抬头看了看,一个漂亮的居然,从她的眉宇间可以看到紧张和不安。

    “姐,你没事吧,”许海温和的对着赵春丽道。

    “我没事,对不起,打扰你了”赵春丽知道自己有点失礼了,于是忙着陪礼道歉,慌慌张张的走出了那个按摩室。

    赵春丽现在头脑里就是那个蝴蝶胎记,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他的内心太乱了,她知道这两个人身上的胎记一样,意味着这里面必然有着一定的联系。

    她的内心此时有点害怕起来,生怕自己的哥哥哪一真的离她而去,她有点慌张,她想要将这个秘密埋藏起来,不想要强子知道,把它埋藏在自己的心里,永不去想,也不想去了解那个跟哥哥身上长着一模一样的蝴蝶胎记的人。想到自己的哥哥,赵春丽眼角的泪水顿时就夺眶而出。

    这一晚上,因为这两东奔西跑的让他着实瘦了不少,强子睡的很香,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了自己的母亲,梦见了儿时的乐趣。

    然而就在这个晚上,强子的房间里鬼鬼崇崇的进来一个人,而这个人似乎知道强子睡死过去,不动声色的就将他的手机偷偷的打开,抄走了那个来电显示“我是你孙子”的电话号码,然后不动声色的将电话原原本本的放好后,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间。

    其实睡梦中,强子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他之所以现在被周俊其逼成这个样子,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自己没有后台,没有人撑腰,二是自己没有硬度,容易被人欺负。

    第二一大早,强子就从睡梦想中醒来,他很高兴,因为一夜之间让他想通了一个问题,自己得想办法,上要去攀攀高官,在下要与那些黑社会搞好关系,这样一来,自己以后重新生存的本领中就会多了一条保障。

    强子是一个逼不死的主,想到什么,敢做也当,从不畏惧什么?这次也一样。

    强子于是将还在睡梦中的沈欢一把拉了起来,从那个刘英的账户里,取了10万块钱,然后买了两条中华,向着市工商局局长家走去。

    然而强子的这一举动很快就通过电话让周俊其知道了。

    市工商局长张立在百姓眼里可是一个清正廉明的好官,想要搞定他,对于强子来,确实是有难度。

    因为市民如此评价他,表明这个人做事非常谨慎,从不露出马脚,很难抓到他的把柄,所以这种人是很难对付的。

    当强子到达他家的门口时,远远的就见到一个人从张立家出来,钻进了一辆车里。--6856+d6su9h+10029576-->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