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353.虽是初血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现场的工作人员听到强子的奖励,不禁一起呦喝起强子来。ww.vm}

    强子明白怎么去拉拢一个没有生意头脑的人的决窍,他只需要大大方方的给人家一次好就可以买下人心,所以这一次虽然是出血大了一点,但这是有必要的一次,因为就是这个刘欢,之后为了强子可以当作亲兄弟一样的卖命。

    强子回来时,特意跑到附近的取款机查寻了一下自己这个账户上的钱,顿时就让他惊讶不已。

    三明集团的收益再次走低,已经连续三处于负增长状态,何燕三姐妹急的都不知道该么办,而沈欢因为这次招待会上周亮的公开秘密以及媒体的报道让她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所以整话有点不明不白的。

    强子现在已经得到了三明三姐妹的充分信任,所以在三明强子可以是背后的一个神秘人物,公司的人都很少见过强子。

    三后,沁春集团的楼下,强子着装整齐,戴上一副墨镜,然后抬头瞄了瞄沁春集团的标志,xiong有成竹的走进了沁春集团的大厦。

    强子直径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坐到沙发上,然后翘起二郎腿,悠哉悠哉着许海。

    “张秘书,这谁呀,你是干什么事的”

    “董事长,他,他拦也拦不住呀”

    “叫保安呀,快点把他轰出去”许海也没强子,不屑一顾的低着头又埋头做事。

    “慢着,许董事长,你先我再决定是否要轰我出去”强子将自己的墨镜取了下来,然后对着他笑了笑。

    当然强子这种笑容是非常有分量的,因为许海当初强*奸何燕未*遂就是因为自己介入的,所以不怕许海不买单。

    许海摘下自己的老花眼镜,然后了强子,又擦了擦眼睛,慢慢的强子的样子就慢慢的映入到他的眼睛里。

    “啊,怎么是你”许号了下跳,整个身子往后倒去,顿时脸上便冒出汗水来。

    “许董事长,别来无恙呀”强子站了起来,对着他笑了笑,将眼镜再次戴上。

    “出去,出去,你先出去,没有我的准许,任何人都不允许进来,快去。”许涸得非常紧张,他也是个聪明的人,知道强子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所以突然间的找来,肯定是有大事商量,而其中强子肯定会提及那强ian未*遂的事情,所以不便有外人在场。

    许海心里想的未必是强子想做的,不知道强子今来是有嚎的,或者是有何居心,这个都根本无从了解,自己有把柄在人家手上,自己还真不能够猜测强子来的目的,所以许海对于强子的突然造访有点惊慌,心神未定的从坐位上马上站起,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亲自泡了杯茶端送到强子的手上。

    “贵客上门,有失远迎呀,怠慢了请不要见怪”许海毕恭毕竟的样子让强子有点不可相信,照理来,那他完全可以死不赖账的,可是为什么他总认为强子手中掌握了他的死证呢?

    强子到许海这种毕恭毕敬的样子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是什么让他如此的害怕自己。

    “哪里,哪里,董事长日理万机的能接见我,我都能受宠若惊呀”强子接过许海的茶,然后咕噜咕噜的就喝了下去。

    许海见到强子一口气将他倒的茶喝了下去,嘴角露出一丝丝邪笑来。

    强子见了这一丝邪笑,一向警惕性极高的强子突然意识到那碗茶有问题时,为时已经晚了,因为强子感觉到脑袋传来一阵晕炫,眼前顿时花了起来,啥都不清楚。

    强子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被许海那张可怜相给骗了,而且是骗的这么干净利落。

    “董事长,这茶有问题,”强子极力的忍住自己,不让自己晕厥过去。

    “想睡觉是,哈哈”强子听到许海在耳边大声的笑了起来,接着自己全身开始乏力,滩软在沙发上。

    “你,是你,你下的药,你想怎么样,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加害于我”强子现在全身都没有了力气,只事那一只嘴能动了。

    然而这一切就是许弘要的结果,到强子彻底失去战斗力后,他才慢慢的坐到强子的对面,笑眯眯的道:“阁下无事不登三宝殿,想必阁下是要来捞一笔钱呢?还是想以法院去告我一状呀?”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就是来威胁你的,你有什么证据呀”强子心中不禁有点害怕起来,这个许海的心机真的是深不可测呀。

    “没有什么证据,不过这事要是我做了,我就会让你彻底的无法捏住的我鼻子”许海哈哈大笔起来。

    强子感觉到自己除了全身无力外,还有一个就是身体内居然有一股血液现在正加快在涌动,慢慢的袭到身体各个部位,而这种血液给各个器官带来的刺激却让人魂不守舍,爽得不得了。

    随着许海拍了几个巴掌,一个身着外大衣的女人推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将门轻轻的关上。

    强子了这个女人,长的眉清目秀的,不但脸蛋好,连她那屁*股一扭一扭的都走起路来特别的好。

    那个女人走到许海的面前,然后向他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道:“董事长出去,这里就交给我”、

    许海到强子那生不如死的样子,心里乐极了,然后走到强子的身边,轻轻的对着他的耳朵道:“你知道吗?你们之前造的那些性药今你却派上用场了,哈哈”许浩开门,哈哈大笑的走了出去。

    强子现在突然间才发现自己太过于单纯,没有动脑袋想到许海有炸。

    “董事长,我是来找你谈工作的,你这什么意思吗”强子急急忙忙的喊着话,是否还能让许海这个人叫回来。

    这时,那个女人突然间将自己的外大衣脱掉,里面只有一件薄的不能再薄的内*衣,上面束缚着那两个肉*包。

    由于茶水里的药性开始发作了,强子一阵电流击中自己的身子÷面那东西吱的一声升了起来。

    女人开始在强子的面前大摆性*感舞蹈,不时的向他抛媚*眼,让他都是就燥*热起来。

    女人轻轻的坐到强子的,身边,然后就自己那丰满的肉包紧贴住强子的身子,瞬间强子就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抵抗。

    体内的血液不断的翻滚,刺激着强子的每一个部位和器官,顿时让他突然产生一种无限的力量一样,强子一把将那个女人压在了沙发上。

    强子有一点知道的是这个女人明明在勾*引他,却装的像被强ian一样。

    一阵风云涌动,强子终于吐了自己的动作,下面那个姑娘已经是汗水淋漓。

    然而强子没有想到了是,办公室的桌子下,空调后,摆设里面都装有一些监视器。

    女人走时,强子一脸的芒然,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这下上了许海的当真是一大败笔,机泄露呀?

    强子挺起身子,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顿时就惊慌起来,不知道许海卖的是什么药?

    过了一会儿,许海哈哈大笑的推开门走了进来,对着强子道:“半年前的那一次是你见证了我的事迹,半年后是我在这里见证了你的事,而你的是目视,而我的是监控,你你还有本事来找我吗?”

    许海的一翻话让强子顿时明白过来,许海的确很聪明,但是却聪明反被聪明误,因为强子来之前就知道有这么一招,于是早就准备了干扰监控视频的感应器。

    也就所以录制下来的这些录像全都会发不开,所以资料都无法传来的。

    “是吗?你也太心急了,你这是什么?”强子将手中的干扰器扔到了许海的面前。

    当时许海知道自己计划破败后,到强了手中的干扰器顿时就让许号的满头大汗。

    当许海到强子手上的那个感应器时,顿时脸色变的铁青起来,额头上的汗珠一颗一颗的渗出皮外,停留在他的的额头上,远远的去泛起阵阵亮光。

    “你,你实在是个可怕的人物”许海顿时像一个斗败的公鸡,没了一点脾气←强子的眼神里明显透露出慌张不安,害怕的表情来,只是没有更多的表现出来而已。

    “你觉得我来时会不做好准备,你也太我了,许董事长,你要知道我是特种兵出身,不是那么容易受骗的”强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然后稳稳的坐在沙发上,眼神里透露着一股杀气。

    其实强子当时想到许海很多的阴招会使出来,只是有一个问题时,对于现在的那么多xing*药来并没有一种可以立杆见影的解药,所以强子明知道许海会使这种阴招,但是也没有有效的办法去阻止他的行动,只是可以将他的证据消灭掉而已。

    强子果然料事如神,连这样的环镜背景都考虑清楚进去了,许诲心中不禁有点佩服起强子来,虽然自己的儿子在这个伙子面前吃了不少的苦,但是这个伙子给他的印象却是一个做事非常谨慎,处变不惊的主,来这个伙子真不简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