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快速跳动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手术还是刘英争取做的,她心里告诉自己,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一定要将强子从鬼门关救过来,否则自己也不想活了。<紫you阁ziyouge

    手术紧张的进行中,一个小时,五个小时,十个小时过去了,抢救室里护士到是进进出出了几批,但是还不知道病人是否抢救过来了。

    手术从早上一直做到傍晚,外面的狂风大雨已经慢慢的消退,而胡静和赵春丽两个一直守在抢救室外,沈欢和何燕有公事在身,只好有时间抽身过来看看。

    直到晚上七点,胡静是记得这个时间的,抢救室的灯总算熄灭了,刘英和四个副刀医生才走了出来,每一个人都汗水淋漓,一脸的疲备。

    “英子姐,我哥怎么样了”从晕*迷中刚刚醒过来不久的赵春丽就迎了上去,担心而且焦急的看着刘英和身边的几位医生。

    “春丽,放心吧,你哥抢救过来了,没有多大的事,只要我们看紧点,不让他发烧就可以了”刘英疲备的伸伸懒腰,高兴的拍了拍赵春丽的胳膊。

    “谢天谢地,英子姐,谢谢你们救了我哥,谢谢”赵春丽向着他们五人深深的鞠了一躬,以表谢意。

    “辛苦大家了,你们都累了一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跟春丽呢?到时我让我二姐和大姐都过来轮流换班照顾强子,你就放心吧”看着刘英他们远去那疲备的背影,胡静想说些什么,但是还是没有说出来。

    虽然手术做了很久,强子的伤口处理比较麻烦,但是刘英还是放心不下,她想回到强子的家去,可是看到强子的母亲刚刚死去,强子又深受重伤≡己又怎么能够离开呢?于是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躺在了沙发上。

    此时一个问题绕上了刘英的脑袋,那就是谁跟强子有深仇大恨呢?想置强子于死地。

    刘英想呀想,可能是由于手术的原因太过于劳累,刘英沉沉的睡着了。

    相对于来说,前半夜强子都一直比较稳定,所以赵春丽也没有多少担心的,看着受伤的哥哥,还有死去的母亲,赵春丽的泪水就吧搭吧搭的掉了下来。

    到了十一点钟,胡静过来了,换了赵春丽的班,为的就是需要赵春丽回家处理一下母亲后事。

    “春丽,你回家看看吧,看哪些需要准备的,你哥有我照顾呢?母亲已经走了,不要太难过了,节衰顺便”胡静轻轻的将两眼睛湿润红肿的赵春丽搂入怀里。

    赵春丽满怀感激的向胡静点了点头:“静姐,谢谢你,我跟我哥都会感激你的”

    然后转身就走出了病房。

    看着强子安静的躺在病床上,会心的一笑,胡静不禁想道:“难怪那个时候大姐,现在的二姐对强子如此看重,他确实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义的男人”。

    胡静看着强子,不知不觉得睡着了。

    大概不知什么时候,病房里的信息数据显示强子的身体各项机能突然下降到了安全指数下,报警声传进了睡梦中的胡静耳中。

    胡静从旁边弹了起来,看了看那些数据都处于标准线以下,紧张的不得了,于是按响了值班室的电话。

    医生很快就赶了过来,然后对强子进行了检查,原来是强子手术后发烧导致的一些并发症,医生给强子打了两针,但是还是不见作用,强子的脸上直冒汗水。

    医生也慌张了,不知道该用什么药,静定剂也用过了,退烧药也用过了,还是没有效果。

    “王医生,你说,还有没有其它直接刺激的方法,”胡静紧张的看着值班的王医生。

    “胡总,我想你这位朋友要必须立刻将烧退下来,越快越好,有到是有一个法子,只是……”王医生有点吞吞吐吐。

    “什么方法,你快说出来呀”

    “胡总,你是知道的除了打针吃药外,中国从古至今都流传着一种男*女shen体降温的方法,所以除非现在有人愿意脱*掉自己的衣服紧紧的抱紧他,将他的烧快点退下。病人现在已经处于生命的边缘了,如果不能立马将烧退下来,就会……”王医生又开始说到一半不说了。

    “就会怎么样,你倒是说呀”胡静拍了王医生一把。

    “可能会直接休克死亡”听到这句话,刘英吓的向后退了两步。

    这种要不要救强子的意念飞速的在胡静的脑袋里转着,救,一定要救,胡静拿下了主意后,让医生回到值班室,说是自己来想办法,其实这也只是

    星兽圣皇sodu

    一种不好意思的说法而已,王医生看了看胡静,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当王医生走了之后,胡静将门紧紧的关上,心里扑嗵扑嗵的跳个不停,然后走到了强子的病床前,看着强子那满头的汗水,胡静咬了咬牙,心想,反正强子都见过自己的身子了,已经算不了什么第一次了,于是轻轻的将强子的衣服从头到脚脱了下来。

    当她的视线划过强子那男人那粗*大的ing*根时,她的脸上骤然飞上了两块红霞。

    看着强子赤*身果体的躺在那里,胡静笑了笑,嘴角却带有一丝丝甜密,慢慢的将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tuo了下来,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强子由于昏迷根本就看不到胡静那s型的身材,也感觉不了她身上那颤*抖的电流。

    强子自然在昏*迷中感受不了胡静那脱*衣时有点胆*颤的感觉,毕竟她还是一个女,虽然曾经偶里有过男女jiao*合的场景描写。但是要到自己亲身体会时却自然不懂得该如何去做。

    胡静看着强子那条硕大的男*gen,还有那黑黑的毛发,顿时就有点喘不过气来。虽然她在上,电视上看到了男性的果体,但是如此近距离的欣赏一个男人的真实rou*体还是头一次,心一直扑嗵扑嗵的跳个不停。

    突然强子开始胡言乱语起来,不停的摇着头,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多,嘴里不停的喊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胡静一个字也听不清楚。

    胡静知道如果自己还不决定以身退烧的话,有可能自己就会误了强子的治疗时间,这样会要了强子的命的。于是想也没有多想,躺到床上靠在强子的身边,接着紧紧的将强子抱在自己的怀里。

    顿时强子身上的热气扑进了胡静的脸上,瞬间就让强子没有那么难受了,只能任由胡静紧紧的抱着。

    胡静将xiong前的两个肉*包紧紧的顶在强子的xiong前,从他那男人的气息中,可以感觉到自己xiong前的肉*包的那两颗葡萄突然间受到挤压慢慢的硬了起来。

    随着强子那胡言乱语慢慢的越来越弱,头也不再摇的时候,胡静突然间感觉到自己身子下面有一根硬硬的棒子顶住了自己。在自己的胯*部传来阵阵酥*痒,她当时也不知道这硬绑绑的东西确实为何物,只想认证一下而已,于是腾开抱紧强子的手伸到下面摸了摸这个硬硬的玩艺起来?

    当胡静的手接触到那根硬硬的棒棒时,胡静的手突然传来一阵滚烫,赶紧将手赶紧缩了回来。

    胡静有点惊讶不已,于是低头看了看,顿时就吓了一跳,那玩艺怎么变得那么大,直挺挺的立在下面那个秘*密处。

    顿时她体内传来一阵电流,散开到了身子的各个部位。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后,胡静感觉到强子没有那么热了,而且那个数据仪也恢复了生命指标数据。于是高兴的摸了摸强子的额头,烧果然退下去了。

    胡静看了看强子,放开强子的身子,准备起身去穿衣服时,突然强子一把胡静搂在怀里。

    “你不要走,不要走”胡静转过头看了看强子,他依然紧闭双眼,明知道强子是说的梦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胡静却愿意让强子这样抱着,任由他的男*gen紧紧的顶在自己的身上。

    看着强子那俊俏的脸蛋,胡静当时就被迷*住了,于是将自己的脸埋在强子的xiong*膛上,紧紧的贴着生怕他丢失一样。

    胡静突然间被电流电到了一样,整个身子开始软了下来,无力的躺在了强子的身边,全身一股爽*爽的感觉瞬间就袭上了她的心头,口干舌燥起来。

    胡静看了看强子下面那根强大的命根,自己的xiong包传来一阵酥*痒,不禁体内传来一阵急流将胡静电到,她的眼睛彻底迷茫起来,一只手不听使唤的伸到强子的下面,紧紧的抓住强子那根玩艺。

    胡静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突然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伏在了强子的身上,然后开始不断的亲吻着他,不断的亲吻着。

    随着一声轻轻的叫声,胡静慢慢的坐到了强子的身上。

    胡静慢慢的坐到强子身上不断的起*伏,强子嘴里了也开始一一呀呀的叫了起来,那苍白的脸上突然间也出现了丝丝红*润。

    让强子和胡静也想不到的是,强子虽然受伤在身,但是他的伤口却是好的出奇的快,体内也瞬间就恢复了过来,主要是在部队里练下的基础让他躲过这一场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