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白虎坐镇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强子注意到了胡静的眼神,于是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将协议书在她眼前晃了晃。zi幽阁.ziyouge.

    胡静回到座位上后,一直盯着强子看,她从来没有好好的正眼瞧过强子,这一次近距离的瞧瞧,却发现强子如此的帅气,如此的大度,如此的风趣,如此的幽默。

    强子也注意到了胡静的这一点特别,只是没有去思考什么,因为这些不产生不了什么直接的效果,只能让时间来证明一切。再了今人家送了一份大礼,2%的股份,这是一个很大的面子,所以强子自然也乐意。

    这时,看着对面三个女人有有笑的样子,强子心里狠狠的笑道:“你们等着吧,我要的可不是这么一点点股份,我要的是你们三明,周亮的俊其立房地产。

    当然这种野心不能让她们看出来,所以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强子最终心里认定的就是装孙子也要装的最像。

    只不过强子心中的算盘只是开始了一部份而已,因为三后,刘英也顺利的进入到了三明集团,成了一名医院的副院长,这个职位居然是胡静一口答应下来的。

    直到此刻,强子那故意看黄书,被人家撞到,挑*逗起胡静兴趣的作戏,才终于起到效果没有白做。其实强子这一招叫的好听一点就是抛砖引玉,不好听一点就是勾*引人家,强子不禁摇了摇头笑了笑。

    等于现在在三明旗下帮自己的人除了刘英和妹妹外,强子还有一个最愿意帮自己的人张妮,只是这个人飘乎不定,强子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不过只要找上她办事,没有一次办不成的。

    因为这个人如此神秘所以也是一颗定时炸弹,强子不禁计上心来,有机会得试探一下她的用心才好。

    拿到这些股份后,强子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因为从胡静的眼神里,他又见到了一颗燥*热的心,而这颗心却离的他很近很近,只是自己没有伸手抓住它而已。

    为了能够在接下来的计划中处于主动地位,自己必须要去接触胡静,只有拿下她,自己的千秋霸业才会有希望,这时的强子刚好站在胡静浴室的外面,他深知不能这样闯进去,他不知道她到底存有几分神秘。

    正当强子还在左右自己的思想时,里面传来胡静那骄嗔嗔的声音:“强子,你进来一下吧,我需要你帮忙”

    虽然沈欢和何燕还没有回来,凤婶也不在场,但是强子的心还是一直扑嗵扑嗵的跳个不停。

    毕竟做这种事情,强子只为沈欢做过,从没有为胡静这做。要不是胡静把自己叫到自己的房间来,强子哪会想到要进来胡静的房间,也就不会撞见胡静洗*澡这回事了。

    强子咬了咬牙想道,这两这个胡静一直用另一种眼光看着自己,分明从之前的那种讨厌一下子转变成了温柔而带有一点含情脉脉的眼神。再了自己需要这个女人的帮助,这就是个机会,自己为何不抓住这个女人给出来的机会呢?再者这个女人长的是蛮好看的,只是性格有点古怪,身材那也长的棒呀?

    强子从进了燎水山庄开始,也没有多少正眼瞧瞧胡静,此刻脑袋里突然闪现胡静的脸庞,让他有点招架不住,自问自己是不是丢一了一个重要的人物没有关注。

    答案是必然的,因为强子接下去的一些计划,要实现就需要胡静和何燕的帮忙,至于何燕只要解开那个心结,也就会顺理成章的成为自己胯*下的尤*物。

    强子的思绪理清了一下后,深深的呼了口气,于是推开门闪了进去。

    胡静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浴缸里,旁边放着一瓶xo,有两个杯子里满上了酒。

    强子站在门口处,将门轻轻的关上,然后站在那里看着胡静不敢妄为的作主走上前去,因为直到现在强子都没有摸清楚胡静这个女人的性格和作风。

    只是轻轻的问道:“不知二姑叫我进来,所谓何事”

    “哈哈,没有事就不能叫你进来吗?过来吧,陪我喝杯酒,”胡静转过头来看了看强子,对着他眯眯的笑了笑。

    强子慢慢的走了过去,端起了那缸边上的一杯xo,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强子本想回到刚才的地方,无奈被胡静拉住:“你就坐在这里陪我一会话吧”强子只好坐在浴缸的边上,看了看她。

    胡静看起来有心事,自己又倒了一杯酒,慢慢的陶醉着,完全不顾自己的春*意外露。

    强子看了看端起酒杯的胡静,两个红红的脸蛋上焕发出灿烂的光茫一样,高高的鼻子将她的两只眼睛镶欠的格外匀称,两边眉宇间带来一阵红红的润色,这是强子认识这么久以来,发现胡静最美的一次。

    强子由于坐在浴缸边上,整个浴缸的景象也就一目了然的显现在自己的眼前,想躲也躲不开。

    胡静本来就坐在浴缸中有一段时间,那些泡泡也就慢慢的融化掉了,表面只有那么一层淡淡的白色泡泡,从上往下看,水底的东西都能够看到个十之**。

    虽然胡静是躺着,但是最先进入强子眼前的就是那两个跟沈欢和何燕有得一拼的肉包,然而胡静是一个从来没有与男人走进过,或者对男人动过情的念头,她的两个山包保养的很好。

    看到那上面两个立起来的肉包,再加上上面那两颗红的发紫的葡萄,强子的喉咙处流过一道口水,但实际是一道强力的电流,击中了强子的下面。

    顺着她那迷人的包包往下看去,那个肚脐眼里居然镶着一根首饰一样的东西,挂在她的肚子上格外的好看。

    最让他感觉到意外,让强子目瞪口呆的是她居然下面居然没有那澎起来的黑毛发,只是白白的一片。

    强子从上了解过,这就是人们的最让男人消*魂的白*虎,强子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燥*热,只好将自己挪了挪,然后往后退了退,调整了方向方便自己的眼睛再一次入*侵。顺便也倒了一杯洒与她碰起杯来。

    然而让强子想不到的是,这次强子没有穿牛仔裤,这条休闲的裤子根本挡住不了强子那膨胀起来的帐篷,所以胡静还是看到了,而且是突然见到强子的倔起,故她被酒沧到了,低着头不好意思的在那里咳嗽着。

    “酒也喝完了,如果二姑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强子站了起来,转过身去,不想让她看到自己那高耸着的东西。

    “你难道就这么不想见我吗?你是恨我吗?”强子听到水声响起,她知道胡静站了起来。

    “你是我的老板,我只为你们服务,谈不上想见不想见,或者是恨与不恨”强子知道胡静正在擦着自己的身子,但是她没有转过身去。

    “你知道吗?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需要我的帮忙?”胡静冷不丁的从后抛出这么一句话来,让强子心里胆*颤了一下。

    “哈哈,二姑怎么可能知道我想要什么呢?”强子只能呵呵的笑了两声,胡静这么一句话确实一下子打乱了强子的思绪。

    “你别紧张,我开玩笑的,我又不是算命大师,怎么可能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呢?”胡静在后面再次冷冷的抛出这么一句话,让强子吓的冷汗出了一身。

    “哈哈,二姑还真会逗笑,就喜欢拿我来开涮”强子只是将那剩余的xo倒时了自己的嘴巴,因为刚才她的一席话不得不让他有所警惕,毕竟这个社会人外有人,外有,一招不甚,满盘皆输,冷汗已经在后背上溜了一圈,不禁让强子深知这个社会的险恶。

    “你知道吗?我知道你跟二姐的事了,她的心已经在你这里了”突然胡静走到了强子的面前,赤*身果体的站在强子的前面,按了按强子的心。

    “二姑,你还是把衣服穿好吧,这样不好,让人看见……”强子还没来的及完话,自己的嘴*唇就被她的嘴*唇给堵住了。

    “既然你知道这个秘密为何还要这样做,你值得吗?”强子强*行的将她推开,看着她。

    这样一句话,让胡静站在原地沉思了很久,她的两个xiong包随着她激*动的情绪而上下起伏,不断的碍着强子的眼睛,她还在沉思,强子走过去将浴巾包住她的身子,转身出了浴室。

    强子快速的出了房门,靠在门边上,心跳的异常历害,不知怎么的,他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感觉跟沈欢和刘英都是不同的,这种不同的心情又代表着什么呢?

    强子心里扑嗵扑嗵跳着的心让他激动不已,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这样过,难道这个自己一点好感也没有的女人能够给自己带来这么大杀伤力。

    浴室里的胡静看着门慢慢的合拢,眼神也随之暗淡了许多,他走了,这个坚强的姑娘哭了,哭的是那么的伤心,泪珠子掉落在地上的那一瞬间都会弹起阵阵破碎的水珠,飘到胡静的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