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第一百八十四章 聪明的小鸡仔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李峰苦笑着甩了甩自己麻木的右手,话说瓮中之鳖,网中之鱼,案板上嫩肉,还不是任由自己随心所欲。可是现实教训我们,不要随便小看人一种你不太了解的动物。李峰起先见着在网兜里挣扎的蛇鱼,自觉得意,没太顾及,伸手想要捏着蛇鱼头,虽知道自己竟然被眼前自己认为软弱无害的小鱼伤到了。

    整只手臂麻麻的有些不听使唤,李峰这次可不敢在小瞧蛇鱼了,小心翼翼用竹子夹着扔进水潭,这玩意原来可以瞬间麻醉对手,怪不得这么肆无忌惮在水里晃悠呢。今天收获可真不错,有娃娃,自己可是轻松多了。

    十多分钟后,右手麻木感消散,随手从木床山摸了一个香瓜,随意擦擦,空间土地,空间水,绝对是无污染绿色食品,而且还是优质的绿色食品呢。

    “真香啊,李峰啊李峰为什么你就这么的能干啊,这瓜种的一个字,吊,自己这么干让人家干了一辈子农活的的人怎么好意思啊。”李峰啃着小脑袋大小的香瓜,心里那个yy,这人有些时候挺没有正型的。浓郁的香味,红黄色的瓤,满是香甜的瓜汁,吸一口,满口香甜,咬一口清脆。这东西比着外边卖的淡不味的香瓜强了八帽窝子呢。

    前几天蒋莉莉小店装修已经正式完工,这几天说不定就开业了,几个刚毕业的小女生捣鼓水果派,利用世界上各种水果搭配出最适合你的口味,无论是水果酱,水果沙拉,水果拼盘,水果沫子冰沙,水果汁混搭,最后李峰还小声提醒了一句,水果酒。李峰当然不会吝啬的拿出自己酿造的最为珍贵的枣子酒,淡淡枣香,醇厚的味道,琥珀色无不夺人眼球。尤其是李峰神神秘秘说着这里放了多少种中草药精华,多么多么对身体好。

    不过如今是个说大话完全不顾及的年代,在座的真没几个人相信呢,不过尝了一口味道的蒋胖爷几个老人可是留上心里,老周家两口子前些曰子过来时候身体可不如现在啊爽朗,前些曰子似乎提到李峰送过去二瓶枣酒,还有吴侃他爸,身体竟然比在医院还要好些,前几天会市里察看,癌细胞竟然没有继续扩撒,照着样,少说多活一年半载。这老头好像还显摆自己的灵丹妙药,神神秘秘,说不定这小村子里还真有什么奇人异事。

    王老可是见着吴侃父亲身体从极度虚弱到如今可以像个正常老人一般散散步,钓钓鱼,虽说癌症没治愈,可着稳住了身体本钱,这癌细胞扩散,可是神仙难救,在这小村里竟然活生生发生了这么大奇迹。

    死亡对于不少人来说恐怖的,可是经历病痛人心里都知道死亡并不可怕,或许那是一种解脱。自己恩人身体比起吴侃父亲还要好些,说不定还有希望呢,神奇的毛蟹生长的这片山水里孕育着大山的灵秀。

    “小宝,你看你蒋伯没啥爱好,平时爱喝两口,你这枣酒酒精度不高,喝着不伤身,正好,来来来给蒋伯现弄十斤。”蒋胖爷胖嘟嘟的如同安西教练,小眼睛眯缝,不对是眼睛被脸上的脂肪挤出黏在一块,这老人挺乐呵,平时竟然爱和磊磊,萌萌,二孩,铃铛玩一块,什么掏鸟窝,挑马蜂,寻找蛐蛐。孩子玩啥这人跟在边上看着,学着,忍不住下手,试验试验,前两天这老人很是牛叉拿着竹竿包裹着火团烧马蜂呢,虽知道最后马蜂没烧到,自己手背烧出几个水泡。

    “噗。”“对不起,蒋伯,实在你说的话吓着我了,实话说吧,这酒可不容易光光草药每个一年半载很难弄齐全,再说还要山里特定位子泉水,要是年景不好,天干了,泉水没了,这酒就白搭了。对了,铃铛那块毛巾来。”李峰望着对面脸上吊着几颗绿茶叶,自己这一口茶似乎挺烫的,接过铃铛递过来湿毛巾,李峰赶紧帮着擦拭一下,好在老人为人乐呵,不讲究,抹了把脸,直说绿茶洗好好,提神明目,促进血液循。李峰觉着这有些扯淡了,无语点头称是。

    至于边上几个老人,王伯,成伯,林伯不用说,这枣酒喝过一些,觉着还不错,只是不明显,这也是,他们三呆的时间长,身体早早调理不错了,如同吃灵丹妙药吃多了效果差。倒是周艳爷爷奶奶,两人拉着李峰手不松,直说只从喝了这酒精神头好了许多,如今老奶奶的血压不用吃药可以稳住了,老爷子身体也觉着有劲了,这不昨天拎水桶打水开始刚过来两三趟已经气喘吁吁,这次来回少说十来趟,不过额头出点汗,可见身体素质好了。

    “哪里?爷爷奶奶,这里山好水好,空气没啥一氧化碳,二氧化硫,粉尘,空气清新,对身体好,我这酒只不过是辅助作用。”众人觉着李峰说的有些道理,这里绿色植被密布,远远看来一片绿色,很难发现这满山的绿意中还有如此山水画般村落,一个不大的月牙湖泊围着二三十户人家,在南边一座亮丽两层小楼,只有边角一处露出白色的瓷砖。靠着大河的地方,如同别墅点缀的竹屋,清秀,篱笆扎起来的菜园,一片刚刚出土的嫩黄绿,远望大河背靠青山。

    如今屋后不大一片树林,十多亩地方成了老人们聚会喝茶聊天的休憩地方。老人喜欢这些静静地平淡生活,自己烧开的开水,随手从脚边拔几株苦哈哈草,晾干陪着点红糖,早上早早泡上一大壶,在风口晾凉了,一天啥时候想喝倒上一杯,一碗,舒服。或是爱冰点,做成凉茶,在这个夏天,真的是爽毙了。

    “别说这些天我的失眠好了呢,每天睡到自然醒,打开门见着院子里大树上几只叫不名字的小鸟欢快蹦跳,脚边几只饿了小野鸡,围着自己要食物吃,真是,这原先怎么没觉着怎么样野鸡比养鸟还有好玩,每天你屁股后面跟着四五只小鸡仔。你们不知道我家有只小鸡,可聪明了,昨天我捉了虫子,这不正好虫子多一条,我家小黄,偷偷多捉着一条,你们猜猜它藏哪里去了。”这位老爷子李峰不是太熟悉,听说是市里做过啥干部,如今退休,在家里养养花种种草,逗弄一下自己养着的小黄鹂和七彩文鸟。在不大圈子活动,哪里有这里面水靠山,无限广阔,尤其是唧唧咋咋小野鸡,虽不如黄鹂声音悦耳去有着一种别样的感觉。这是大自然和人工雕琢区别嘛,每天领着几只小野鸡晨跑,捉虫子已经成了老人每天必备功课了。

    “还能藏哪啊,鸡笼呗,对了,笑吧小宝,你看看有没有时间再给我编几个,我前些曰子进城,遇见爱鸟朋友,这不在我家见着你编的笼子极其喜欢说哪买,要买些,可不那些名贵的金属笼子雅致多了。”周老师依旧白色衬衫一丝不苟,整整齐齐,多少年的习惯,油光锃亮的皮凉鞋,穿着灰色袜子,穿凉鞋不穿袜子是很不礼貌事,周老师绝对是不会做的。

    “周老师,这次不是我不想编,主要是竹篾没了,这要是上山砍竹子,一来一回拾掇好,少说四五天呢。”李峰提着着竹鸟笼,双手就发颤,这丫上次可是差点没把自己累趴下呢。这次说啥,不能开这个头了。

    “那算了,你看,老蔡,你家小鸡到底把从子藏哪去了。”周老师见着人家不愿意,这事在说就没啥意思了,忙着转头问起老蔡家鸡仔的事。

    “是啊,老蔡一只小鸡还能聪明升天了啊,快说说,不然哪天我炖鸡仔汤喝喝。”蒋胖爷姓子有些急切,说话大大咧咧,众人也不知道,不过老蔡听说这人要拿自己的小鸡仔开刀可是急了。这可是自己心肝宝贝,以后得注意着馋嘴家伙。

    “你们绝对想不到,小黄竟然捉着虫子放到我边上,唧唧咋咋一阵乱叫,开始我还不听明白呢,最后我试着把虫子捡起来,小家伙立马欢快的铺张翅膀加入剩下虫子抢夺。你们说说我家小黄是不是很聪明。”老蔡得意洋洋望着四周的老人,同样的野鸡苗子,自己养出这么聪明小鸡,心里那个得意劲别说了,比起升官发财还有愉快呢。

    “老蔡,你说真的,走走,我们去看看,我活了这么大半辈子还真没听说这么聪明的小鸡呢。”众人跟随着点头,心里半信半疑,不过老蔡平时沉默寡言,颇为严肃,有一气势,李峰觉着这老人曾经绝对是杀伐决断握着一方权柄的。

    “嘿,走,让你们看看眼界,顺道捉些虫子,让小黄给你表演一下。”老蔡一路走来,捉了七八只大青虫,这些肥嘟嘟的圆头圆脑的家伙,可是懒散,慢慢悠悠,最是容易捉的虫子,而且个顶个的肥大,有人还油炸吃,做豆腐汤啥的。

    老蔡回去没急着表现,拎着玻璃的水壶,里面泡着各种李峰分不清啥么的草药的花茶。

    “大伙试试握着花茶怎么样。”老蔡着花茶可也不便宜,一两怎么说上千块,味道清淡,带着一丝一丝药香味。

    “不错,淡雅,纯正,老蔡你好东西不少啊。”几个老人点点头,这茶还真不错的,虽然李峰觉着自己苦哈哈也挺好,当然当着众人面说出来不适合吧。自己这会要低调做人,最好这些人忘掉啥枣酒,自己可不多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