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337.打湿衣服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他往后退了退,捂住自己那火辣辣的脸,看着神情各异的三个人。< 心里不禁想道赵强你又是何许人也,明明已经被人家解雇了,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可能自己只是自作多情吧,操这哪门子心啦。

    周亮这时心里就感觉到非常的诧异,这个赵强不是叫自己的人刺伤了吗?这小子怎么又出现在这里呢?对于周亮这种做事非常缜密的人来说,他是不能够让自己布置的事情败露的。必须先下手为强,决不能让强子知道事情真相的,要不然自己辛辛苦苦布置的这个局就会毁于一旦,试想周亮怎能强此罢休?

    “赵强,你这么急着找沈xiao姐,想必你知道她去哪了”周亮慢悠悠的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口说道。

    这话一出,胡静和何燕一起转过身来死死的盯着强子看,从上而上仔细的打量着强子,似乎眼前这个强子不是她们认识的那个赵强,而是一个贪图虚荣的小人。

    强子感觉到受到莫大的委屈,自己好心好意的来找她们商量如何解救沈欢,看能不能找到线索,好快点找到沈欢。想不到被周亮这卑鄙小人给利用了,心里那个急呀?当场否认吗?强子心里又想到她们那两个娘们很定又不会相信强子的,毕竟周亮是一个有文化有钱有礼貌的男人,这两个傻女人宁愿相信周亮也不愿意相信强子这种没有读过多少,并且在学校有过污点的,又没有钱的男人的。

    强子痛定思痛后,转而想了想,现在不能被她们抓个现成,要不然就真的有口说不出了,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强子看了看周亮那邪恶的眼神,心里恨的牙牙养的。突然想到了那天沈欢与他在公园交he的场景,突然盯着周亮看,咬牙切齿的叫道:“周亮,你那天明明跟二姑在一起,为何要嫁祸给我?”

    何燕和胡静听到强子这么一说,齐刷刷转过身来看着周亮,听到强子这么一说,周亮喝到嘴里的茶瞬间就喷了出来,打湿了自己的衣服。

    “你胡说,我是早上跟沈欢在一起,我们两情相悦,情窦初开,又怎了吗?我们分开后,她就不见踪影了,”周亮极力的想掩饰掉自己的慌张,可怜惜惜的看着何燕和胡静。

    “哦,我知道了,你怎么知道那天我跟她在一起,想必你一直跟踪我们,快说,是不是你把沈欢给抓起来了,穷小子,要钱找我要的,用不着绑架”周亮站了起来,然后伸出自己的巴掌在强子的脸上轻轻的拍了几下,对着他暗暗的笑了笑。

    强子显得很是无辜,毕竟自己没有干这事,可是何燕和胡静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的,毕竟自己是缺钱的主,周亮这么一说,确实让她们很容易相信的,自己如果还不快点走,后果就不堪设想。

    强子计上心来,这沈欢如果真的被周亮雇人所绑,那很有可能就是在树林见到的那几个人,要是能找到这三个人就能够找到沈欢了,强子心里默念着,转身走到周亮的前面笑嘻嘻的说道:“周少爷,你等着吧,我会把沈欢找回来的,到时候你不可能抵赖哦”

    强子转身走了出去,丢下三个一愣一愣的人在那里不知所云。

    “你,你怎么说话呢?跟我有什么关系呀?”周亮对着何燕和胡静使劲的摊着手,想表达这件事情跟自己无关,可是却看到了何燕和胡静那不可信任的眼神,顿时脑羞成怒,看着强子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周亮那闷气憋在心里瞬间就要暴发出来一样,拳头拧的紧紧的,手深深的掐进了沙发之中,刻上了深深的印痕,心里狠狠的骂道:“赵强,你等着瞧,跟我作对,我让你死无完尸”

    赵强其实是故意离开燎水山庄的,当时自己啥情况也不懂,只能听天由命的使了一招“欲擒故纵”的法子,没有走多远就偷偷的躲了起来,为了就是能够逮到周亮的把柄,从而摸着线索找到沈欢。

    周亮果真在大厅里有点按耐不住,于是起身来到山庄的前,然后掏出手机神情紧张的瞄了瞄四周。

    “喂,事情怎么样了”周亮轻声细语的打着电话,生怕有人来一样。

    周亮挂掉电话,然后看了看燎水山庄的招牌,暗暗的笑了笑“燎水山庄,哈哈,无聊山庄吧”

    转身再次走进了屋内,神情似乎放松了很多,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正当强子紧眉想事的时候,身后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强子弹地跳了起来,向后看了看,顿时吓出一身冷汗。

    “怎么是你,找我有事吗?”强子一看拍自己的是胡静,马上放松起来,不屑一顾的拍了拍手中的灰尘,蛮不再乎的看着她。

    “这个你拿着,可能也许能够帮助到你”胡静将手中的一块泥土放到强子的手上,看了看强子,语重心长的接着说道:“刚才打了你,我向你道歉,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强子一听就恼火了,你个八婆,随便打人家一个就说个对不起就好了,那要是我将你当场将你强*暴了,然后对着你说对不起,我向你道歉,请你不要放在心上,这有可能吗?强子心里难以接受这种道歉,心里不非常恼火。

    看着强子没有说话,胡静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接着说道:“赵强同志,对不起,刚才胡静同志无意中打伤了你,忠诚的向你道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小女子计较”

    胡静一向高傲视人,今天一改往日的态度,确实让强子有点不可思议,于是咳嗽了两声,装作没有听见的一样,然后轻轻的说道:“老板娘多才多艺,能力出众,还需要向这样的穷小子帮什么忙吗?”

    胡静其实也是三个女人中最赖皮的一个,没有她办不到的事情,当然前提下是只要事情还得有救,她就能搞出个死恢复燃。只见她走上前去,盯着强子看,然后深情款款的说道:“这块泥是那天二姐失踪从周亮的鞋子上掉下来的,你去看看这哪个地方有种泥样的,然后记得帮我找到她,暂时就不要让她回来,家里有狼”

    “你不是很讨厌我吗?为什么要求我去做,我要是不去呢?”强子也是个不服输的人,哪能这么轻易的就被这个胡静摆平。

    “你会去的,因为你跟我二姐有了肌*肤之亲,你难道不为你的行为负责吗?”胡静的话是冷的,全身都散发着一股冷气,强子瞬间就感觉到自己突然间冷了很多,发出阵阵颤*抖。

    “她是怎么知道自己跟沈欢已经有了身体之事了,难不成她看到了,不可能,不可能,那天明明没有人的呀,况且自己从来没有提过此事,相信沈欢也不会说起吧,难道这个女人是在给我打个马虎眼,想试探我吗?”强子心里就想定了这个女人可能是在试探自己,这种东西只能否定,决不能承认。

    “二姑作为老板应该知道,无中生有,诽谤他人的事情是多么无聊的吧?”强子沉默起来,不再说话,只是看着胡静。

    四目相对,分外碰撞,你来我去,互不相让,察言观色,不分上下。

    两个人居然都能够表现的那么镇定,这是两人都没人预料到对方会如此谨慎。

    “赵强,你也知道,在这个山庄只能我二姐对你最好了,不管你们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再过问,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如果有我二姐的消息请一定要先告诉我,我走了”胡静对着强子认真的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强子当时就纳闷了,这个女人不是一向狂妄自大的吗?怎么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难道是另有目的,强子的思绪错综复杂,不知道这个胡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强子拿起那块有点风干了的泥块看了看,似乎有点熟悉。但是又有点记不起来一样。

    这时在燎水山庄的大门口一侧,一双贼兮兮的眼睛正盯着强子的一举一动。

    转身离开山庄后,强子一路上拿着那块泥土左看看,右瞄瞄,突然强子的脑袋闪过一个地方—废弃垃圾填埋场。那里就有很多这种泥土,相对于来讲,这个市区这种泥土是比较特殊的,一般的都是红黄相间的泥土,像这种风干了的应该是黑棕色的泥土,这个在市郊一个废旧垃圾场才有的,当初就是为了搞一个垃圾填埋场,所以从河道里挖了好多的淤泥上来铺盖在地草皮上面的。

    强子为何会想到这个地方,还得说说他的一段丑事,那时还在读,强子不愿意学习,整天只知道玩,慢慢的跟着一伙流氓就混熟悉了。成天偷东西,偷a/片到这个地方来,跟他们老大一起搬个vc放起a/片,并且吃那些偷来的东西,坐到那个泥土上,所以他的裤子那时每天都是黑棕色的,他母亲根本就敢给他买白色的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