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冲到谷底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沈欢是一个多愁善感人,她将自己的纱巾取了下来,然后扔到了沙发上,然后倒了一杯酒到自己的身上。<强子的眼睛顿时就睁的大大的,那酒慢慢的从那两个肉包之间的那条沟里往下狂泻而下,经过小肚子,直接流向了她下面的那块黑土地。

    接着那酒就从那块黑土地的毛发中溢了出来,吧嗒吧嗒的掉到了地上,染湿了一大片区域。

    看到沈欢如此作贱自己,强子不禁心中有点替她们难过起来。想想,你们难过,我就陪你们难过吧。

    于是走了过去,也拿起一瓶酒,打开盖,咕咚咕咚开始喝了起来。

    “啊”胡静突然发现了强子,大叫一声,跟着何燕快速的往楼上冲去。沈欢被强子的突然袭入感到羞愧难当,于是慌张的将那条纱巾拿了过来,盖住自己的身子。满脸通红的起身就往楼上走去。

    强子看了看三个人都急匆匆的往楼上冲去,更让强子不可思议的是,沈欢走过的地方,下面都会留下一道长长的水印。一直延升到楼上。

    没有接到沈欢的电话前,强子等于是一个闲人,看着家里还有三口人的吃饭问题,强子心里非常纠结,为的就是想让家里人过的开心快乐,想不到自己的工作一夜间缩水如此严重,这是早在三天前他想都没有想到了事情。

    强子找到了一个临时工的工作,是在步行街的一家小吃店里当打手,这家小吃店每天都异常火暴,适应的前两天老板见到强子做事勤快认真负责,于是答应了强子这个额外的要求,那就是以后强子的工作要是没有了,自己可以随时过来帮忙赚点外块。

    强子在步行街的小吃店工作了三天了,但是并没有接到沈欢叫凤婶打来电话,看来是一直闷在家里。

    强子想到了那天跟沈欢在床上发生的那尴*尬一幕,心中反而有点于心不忍,于想了想,忙完后,提了两袋子水果去了燎水山庄,为的就是想了解一下沈欢她们的情况。

    走进大厅,三个女人坐到沙发上,好像是刚刚吃完晚饭。

    强子笑了笑,将那种自己认为还可以的水果,她们认为拿不出手的水果悄悄的放到一边,对着三个女人笑着说道:“三位姑姑,最近还好吗?”

    “哦,我倒以为谁呢?原来是那个吃里扒外的家伙呀”胡静不屑一顾的看着强子,明显看得出鼻孔里冒着很大的火气。

    “三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又是沈欢站在了强子这一边,她瞪了一眼胡静,然后对着强子笑了笑。

    “二妹,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护着他干嘛呀,是他出*卖了我们,留着他还有什么用,早辞退算了,以免将来留个祸害”大姑何燕也开口了,一脸的不开心写在脸上,鼻子胀的很高很高。

    强子刚进来是就有一股不妙的感觉,所不到这么快就爆*发了出来,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等一下,三位老板,你们可否说的明白一点,不要老是对我冷眼相对,莫名其妙的”强子振作了起来,拿出了在他们面前这么久来唯一一次具有命令性*语气的话来。

    何燕愣住了,胡静哼了一声摇了摇头,沈欢有点替强子担心起来,那额头上深深的皱纹清晰可见。

    “你说,这次你们从沁春拿那么低价的药给我们,却高于市场合5%的价格给我们,你有何居心”胡静气愤的站了起来,指着强子的鼻子大骂。

    “我们并不是说这几十万块钱怎么样,你说你对得起我们吗?尤其是二姑,她对你有多好,你知道吗?为让我们相信你,她居然十几年来第一次与我们翻脸,你敢当着她的面说你没有骗她,说呀!”何燕也相当气愤的扭过身子不想看到强子。

    强子低下了头,他知道沈欢那张渴望的脸在看着他,可能她真的想知道这件事情跟他一点关系没有,都是他的朋友做的,可是强子心里清楚,自己不敢抬头见她。自己怕抬头见她,看到那双渴望结果的眼睛时,自己会让她失望透顶,他不想这样的结果。这些天来,在小吃店里,他默然发现,在沈欢他们三个女人身边的日子,让他对沈欢增加了无丝的牵挂,然而这种牵挂却时时在小吃店里差点害了那些顾客。她与陆芳比起来,还有刘英,这三个女人居然会轮翻的从他的脑海中闪过,一分一秒的思绪慢慢的罐注到他的脑袋里。

    两天前,他虽然不信迷信,但是还是给自己算了一把财运和桃*花运,一翻解释下来,强子的财运短期内会有所破财,必须要做到万分小心。桃花运上是他生命中已经泛起了三朵桃花,只是有远有近,有深有浅,有浓有淡而已,但是必须要防有一外来插*入者。强子笑着离开的,现在想来,这三个女人难道就是一直占据自己心头的刘英,陆芳,沈欢这三个女人,然而这三个女人的身*子都被强子见过,如果按照古代的案例来说,那这三个女人会以身相许了。

    可是这不是古代,是一个赤果果的社会。

    “你说,你是不是真的这样做了,你能告诉我吗?”沈欢看着低着头的强子,好像在想着什么事时,顿了顿才开口的。

    强子被沈欢这句话拉了回来,听得出来,沈欢需要听到强子的这个答案。强子鼓起勇气抬头看了看沈欢,然后强子向她点了点头。

    看到强子那颤*抖的点头,沈欢全身一阵痉*挛,眼角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两眼瞪着强子看,像一把利剑一样,穿过强子的xiong*膛。

    “风婶,给我准备好洗*澡水,我要将身*子洗的干干净净的”沈欢突然站了起来,对着风婶叫唤着,并且狠狠的盯着强子,心里似乎在说,我与你有过肌肤之亲,想不到你这人居然如此恶心,你不配得到我的身*子。

    强子被沈欢请出了燎水山庄,临走时,胡静居然作了一件让他终身都愧*疚的事情,她跟着强子冲了出去,从钱包里拿出8000块钱,对着强子辟头盖脸的摔了过去,然后转身就跑进了屋内。强子真的愣住了,他真的不知道这是谁的意思,自己也知道这么一走,这个工作可能也就完了,可是想不到胡静这个死女人居然在他面前拿钱侮辱他。

    也就是这一次,强子心中暗暗发誓,平生一定要胡静身上成千上万倍的讨回来。

    屋内沈欢满脸的泪水却一直没有停下,虽然是一个征战商场多年的老手,可是面对自己心中人的欺骗,让她回到了普通女人的行列。

    凤婶和何燕还有胡静都被沈欢这一动作吓坏了,为何生了强子的气就要洗*澡,而且还是要凤婶使劲的将身子的每一个地方擦它很多遍。生怕粘了一些脏东西一样。

    何燕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可胡静这个古灵精怪的家伙却看穿了沈欢的心事,于是将凤婶

    支开后,跟何燕一同开始为她擦起身*子来。

    何燕跟胡静心里自然清楚的,面对沈欢这种大美女的赤果果身*子,自己是无法比拟的,毕竟三姐妹中,沈欢是长的最漂亮最有风*情,身材最好的,该凸的凸了,该凹的凹了。可谓当初追她的男人每天都有一大把手捧鲜花的,她看都不看一下。可是现在却为了一个小小的保镖却伤心落泪,何燕和胡静实在是想不通。

    “二姐,这个赵强跟你什么关系呀,你那么在乎他呀?”胡静哪管得了那么多,反正见到自己的二姐为了那个叛徒伤心时火气就腾的起来了。

    “没事,没事,我只是认为自己太单纯了”沈欢抹了把眼泪,然后抢过胡静手中的浴*巾,站起身来,走出了浴*缸。

    两人跟着沈欢来到大厅,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嘴唇明显有点颤抖,看得出,她很生气。

    “二姐,我就知道赵强不是个好人,亏我们对他那么好,好心没有好报的家伙”胡静拿起一个葡萄放到嘴里,突然见到沈欢转过身来,瞪着她看,顿时那嘴里的那颗葡萄就连皮带骨一直滑到了肚子里去了。

    “二姐,我说错什么了,你也不要这要害我呀,害得我连子也吃下去了”胡静搞怪的样子逗笑了沈欢。

    可是笑也只是暂时的,毕竟一夜之间让她们三姐妹的事业一下子冲到谷底,是人都会快乐不起来的。

    强子走了,自然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他知道,自己可能真的伤了沈欢的心。心里也曾想到,如果沈欢对自己没有意思的话,怎么可能会将女人最珍贵的初*夜给了他,而且是一个年纪这么大没有接受任何男人爱的女人。

    强子心里的点难受,可是生活摆在那里,被“请”出来了,也就意味着强子的那8000块钱

    的工资是以后都失去了。

    强子觉得对不住沈欢,这个一定要自己负责任的,可是自己只是个穷小子,人家是一个大富姐,怎么能够相提并论呢?

    夜晚来临的时候,强子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而远在燎水山庄的沈欢也睁着大大的眼睛,怎么也睡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