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乡村生活

完全击垮

名窑 Ctrl+D 收藏本站

    ,。

    所以说的多了,母亲也不听,再说了见到自己的母亲在有限的时间里有这么开心,心里也就默默的随了母亲。<

    十天后,余经理打电话给到刘英,让马上回她的办公室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告。电话另头的余经理显得特别紧张的样子,刘英没有多想就立马打车回到了泌春集团自己的就诊办公室。

    然而强子护送沈欢从另一家公司回到三明时,看到了刘英坐在了出租车上,于是跟沈欢告了个假,跟了上去。

    看着刘英快速的进了办公室,强子感觉到非常的奇怪,刘英有什么事不是都跟自己商量的吗?怎么这次为何不打电话跟他说呢?

    强子轻轻的走到了门口,耳朵贴在门口,聚精会神的听起里面的动静来。

    “许总,你不能这么说呀,我当初卖给人家,我怎么知道人家将那些药倒手给到三明集团呀,”强子听出来了是余经理在那里接许海的电话。

    强子顿时想冲进去凑他一顿,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冲进去,只要不对刘英够成威*胁,就应该静观其变。

    “许总,你不能这么说呀,我们两个出生入死都这么多年了,你也不能就这了这样一件事就取消我们多年的合作吧”余经理明显有点咽不下那口气一样,处处受着许海的压制也要他心里很不服气。

    “不,许总,你听我解释吧”

    里面沉静了一段时间,但是没有听到刘英说话。

    “许海,你他*妈的真的要这么做吗?你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儿子开法拉利撞人的事情抖出来呀”听到余经理这么一说,强子的心里就激*动起来,心想,这个余经理说的许海儿子撞人是不是就是说的撞到自己的妹妹呀?不管怎么样,听到泌春集团,强子就想到了他那可怜的妹妹。

    “好,许海,你要知道,如果那个女孩子还活着,你这一辈子也会遭到报应的。”明显听到余经理重重的合上了手机,房间里突然死气沉沉的,刘英没有说话,余经里也不再说话,只是传来余经理那气愤的叹息。

    “说,你为什么要帮三明集团来整我,你说呀?”强子听到了啪的一声,然后就是凳子倒地的声音。

    “余经理,你疯了,你干嘛打人呀?”

    “我疯了吗,你们把我的财神爷给整走了,我找谁去呀?你赔得起我的损失吗?你那合同上的药,休想还再要回去,给我滚“又是一声重重的响声划过房间。

    强子知道这很定是余经理打了刘英,于是推开门冲了进去,朝着余经理一脚飞踹,将余经理重重的踢到了墙角边下。

    强子看了看护着脸蛋的刘英,向她点了点头。

    刘英赶快将门关上,然后折返回到原地。

    强子走上前去,一把拽住余经理的衣领,将他拉了起来。

    |“余经理,你给我听好了,以后要是你再来***扰刘英,你就不是这个下场了,滚”强子放下了余经理,他真的被吓坏了,急匆匆的就往门外跑。

    “站住,你过来,”

    强子看了看余经理,于是恶狠狠的说道:“快说,许海的儿子撞死人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在哪里发生的,快点告诉我”

    一听到这人简单可以活命的机会,余经理二话不说脱口道:“两个月前吧,大概记不清楚了,在一个十字路口,许海的那个大儿子驾着那辆红色法拉力将一个背着包走人行道的女孩子撞飞了后直接逃走了”

    强子当时就愣住了,余经理说的跟妹妹回忆的一模一样,泪水就哗哗的流了下来。

    这时,余经理称着强子在那里分神的那一刹那,偷偷溜走了。

    强子久久的站在那里,他真的不敢相信,居然许海还有一个儿子,想想他那个年纪,他的儿子可能也比不了强子小到哪去。强子心里狠狠的骂道:“有个有钱的老爸你就牛了是吧,许海,你的儿子犯了法就想着办法逃是吧?你***不是个人”。

    “我听余经理讲过他有一个儿子,不过好像在上个月就去了加拿大”刘英在一旁提醒了一下强子,强子转身直直的盯着她看:“你是说,出事后,许海这个王八蛋就安排他走了是吗?”

    “对是对,可是我有一件事不明白,那就是为什么出事的车为何不换掉车牌和车身呢?|”刘英始终感觉有点不对劲。

    “你快走,说不定余经理报了案”刘英拉着强子的手,然后将强子往门外塞。

    “你不要担心我,这是我的工作办公室,我只要承认什么不知道就可以了,你快走吧”刘英见到强子担心自己的样子,于是急忙消除了他的担忧。

    果不其然,强子走一会,警察和保安就来了,不过由于强子这个人不在,余经理的话全当是放屁了,所以也就不了了知。

    现在最近刘英担心的事情终于出来了,自己的供货渠道被咔掉了,也就是不能再提供给三明集团的药品,按照之前合同说好的,十天内如果合同内的药品没有到位,就算刘英他们违约,也就是他们得补偿50%的违约金,也就是说,强子和刘英必须要拿出十万块钱来补这个违约金。

    回到家,刘英一直发愣,主要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强子说,虽然两人在这次合同后赚了二十万,但是这次得付出违约金就得十万,也就是剩余十万了,可是母亲和妹妹的医药费就这个月整整花了八万多,且又买了那么的家具和电器,这样一来,刘英自己当初偷偷给强子存起来的十万块也剩余不到三万块了,所以这才是刘英比较紧张的问题。

    直到晚上,强子比以前要回来的晚,回来后显得有气无力的,但是却还是装了一把充气汉,在三个女人面前笑了笑。

    刘英这段日子里,是最清楚强子的想法的,也知道他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不高兴,一眼就能瞄出来,所以吃过饭后,刘英走进了强子的卧室。

    “说吧,是不是又遇到了难题”刘英看到坐到床上,露着个膀子的强子正低头想着事。

    强子抬头了看了看刘英,见门也被刘英轻轻的拉上了,于是对着她笑了笑:“没什么事,只是有点心闷而已”

    “是不是你老板有托话给我呀”刘英盯着强子看,反而让强子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不过听到她说这句话时,他抬头看了看刘英。

    “我们违约金明天我就会带过去的,只是怕她们三明集团也撑不了多久了”刘英轻轻的叹息着。

    强子看了看靠在床头的刘英,心里不禁想道。如果这些就好了,如果三明集团真的倒闭了,自己的饭碗也就没了,自己在刘英面前就什么也不是了,再加上合同违约,自己的工资也从三万再次降到了二万,这多多少少对于本来缺钱的强子来说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强子心里其实也想到了,自己家里的钱应该也不多了,虽然刘英一直帮忙打点一切,照生活消费来看,家里也没有多少钱了。

    强子根本不知道此时刘英居然动了要将自己的那套别墅卖掉的想法。

    刘英带着违约金去的,回来跟强子一同回来的,最要命的是由于三明集团已经有80%的部门岗位停产,所以银行也收回了何燕的贷款数目,一下子,一家市里面可以跟沁春集团一较高下的企业一夜间就忽然坍塌。因此胡静和何燕最后施压于沈欢,将强子的工资降到了8000块,这对于强子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噩耗。

    钱,钱,对于强子来说是多么重要,沈欢也没有办法,自己的集团几乎一夜间变成了一座空城,而不远处的沁春集团下的医确是异常火暴。

    所以将让强子回去了,有事出去时才会叫凤婶打电话叫强子过来,也等于说这都成了强子的一门兼职,这让强子想都不能想。

    三明集团一夜破产,顿时整个城市里的人都惊呼不可思异,破产一事成了城里男女老少饭后的舆论话题。

    至此,强子根本不知道刘英已经将自己的那套别墅以低价50万的价格抛了出去。

    但是她并没有透露任何风声,这件事情瞒了强子有一段时间。

    作为一个男人,强子知道这个关键时刻自己得想办法赚到更多的钱,要不然的话,母亲和妹妹就没有钱治病了。

    但是强子想到了沈欢三姐妹,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能否过得了这个坎。于是吃过晚饭就赶到了燎水山庄。

    沈欢三姐妹真的被三明集团破产的事情完全击跨了一样,三个女人穿着半透明的纱巾在房子里又是说又是笑的,好像傻了一样。但是强子知道,这三个女人是在麻醉自己,但是看到这三个高才生的女人都如此不堪一击,不禁摇了摇头。

    她们三个在洒精的麻醉下,一个个脸上红扑扑的,xiong前的两个肉包由于酒精的刺/激都特别挺拨顶立,透过那纱巾,强子见到了三个女人不同的肉包里不同的葡萄。